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八十章 不远的未来(完结)

第八十章 不远的未来(完结)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章不远的未来(上)

    穆罗云的声音不大,还带着点方才调侃他的笑意,冯晴轻声又喊了一声“陛下”,便再说不出话来。

    穆罗云听他的声音微微打着颤,心里又软又疼,虽说方才调侃了他,却不舍得真在这个时候做什么,只是轻轻捏了捏他的手臂,哄道:“好了...瞧你,心里老这么多事儿,什么时候才能把身子养好呢?朕还盼着你养好了身子给我生个女儿呢。”

    冯晴轻轻“哼”了一声,嘟囔了一句,还不是你每次都非要盯着我喝避子汤。

    他声音压得很低,但穆罗云还是听到了,瞬间就板起了脸:“现在不行,上回你生乐乐的时候你三姐可是说了,你至少还得好好调理三年。乖一点,朕是真的怕了,你别吓朕。”

    “臣哪有?”

    “怎么没有,你自己看看冬天的时候都难受成什么样了?朕瞧着心里难过,”穆罗云压着他的手臂,让他不能乱动,强调道:“你别跟我瞎折腾啊,你敢乱来,我...我把那群太医都下狱。说到做到。”

    冯晴忍不住嗤笑出声,穆罗云也无奈,她舍不得把冯晴怎么样,但是这件事当真不能依着冯晴的意思乱来。只得把冯父搬出来当救兵:“等容儿的婚事办完,让你父亲进宫来陪你住一阵子。”

    穆芝容的婚事可以说是极尽盛大。两方都做足了准备。穆罗云和冯晴亲自把穆芝容送到城外,以示重视。

    待穆芝容的事完全办完,又给今年已经十五岁的穆芝灵选定了亲事,便又到了腊月。这一整年从头到尾几乎都在为几个孩子的亲事忙碌了。

    入冬之后穆罗云看冯晴身上又开始不好受,也实在揪心,见他晚上没睡好眼里都有了血丝,更是心疼,搂着他轻拍:“你这又畏寒又怕热的,哪个时候才能过点舒心日子啊?”

    “可不是,”冯晴也无奈,自嘲道:“好在冬夏中间还能有个春秋来缓一缓。陛下,今年的除夕宴臣已经安排好了,元宵的节宴就交给洛洲办吧。”

    “你决定就好,”穆罗云给他揉了揉太阳穴,看他还是睡不着,也干脆和他聊天:“你要是忙不过来,就把后宫的事多交些给他。自己好生歇着。”

    “倒也不是忙不过来,只是臣想带遥儿去行宫住几天,”冯晴道:“沈真的事儿也过去一年多了,臣看他心绪好像好了些,想着行宫里没宫里这么大的规矩,想带着他和谦儿,去住一段时日。”

    穆罗云点头:“也行啊,行宫本就是建了消暑避寒的,咱们倒是没正经去过几回,朕安排下,过几天和你们一起去。”

    “陛下,臣说的是...就臣和遥儿、谦儿三个,”冯晴见她自说自话地就加上了她自己也有点好笑,轻笑道:“陛下要是去了,那又是好大一摊子事儿,臣就想躲个懒,陛下就别为难臣了吧。”

    穆罗云无言以对,转念想想,冯晴说的也在道理,只得叹了口气,妥协道:“那好吧,你们去,不过不许住太久,过了年去,住上一两个月,开春了就回来啊。”

    冯晴点头,被她搂着,只觉得身上暖暖的,“嗯”了一声。故意拿发心蹭了蹭穆罗云的下巴挠她,一边轻笑了声。

    穆罗云看他玩得还挺自得其乐,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纵容地任他逗着自己玩,心中实在有些难受。每次看冯晴身上不舒服,她都恨不能替他受着。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些醒悟。然而现实已经无法改变,她也只能尽力让他好过一些。

    冯晴这些年来也对自己身体越发注意了,有个头疼脑热的,都留心着多休息些。一来后宫里招人烦心的事几乎没有了,他的心思多数都放在几个孩子和养身上头。二来,他也知道穆罗云的心事,不希望她为自己太过操心,愧疚。

    两人到了这时,真正可以算得上心意相通,彼此也多了几分老夫老妻的感觉。几年相处,因着冯晴的身体状况,她添了无穷的耐心和温柔,因着冯晴的性格,她也学会了包容。更重要的是,冯晴肯再信她,把一颗心交给她,让她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要好好珍惜。这个人这么好,她不能再让他有一点点不痛快。

    穆罗云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她这几年通身的气场都有些变了,整个人都沉稳下来,无论是对着朝臣还是几个孩子,都给人一种稳如泰山的持重包容和坚定,敛去了前些年的凌厉和急躁。就好像玉石磨去了棱角,打磨出了温润的光泽。

    穆罗云听得冯晴呼吸渐渐平稳,总算是睡着了,才小心地摸了摸他的长发。

    是你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冯晴并不知道她七想八想地想了些什么,待操办了除夕宴后,他就开始收拾东西,打算初九启程,搬去京郊的行宫住一阵子。

    穆罗云原先倒是答应地挺好,临到人要走,一想到这一两个月都瞧不见这人,心里就开始懊恼了。反反复复地叮嘱了许多事,只恨不得把自己也拾掇拾掇,打包到行李里,和这父子三人一道去。

    冯晴起先还认认真真听着她交待事儿,到后来连不语都听不下去了,冯晴索性挥了挥手让他出去,自己拉下了穆罗云的脑袋,吻住了她的唇。

    穆罗云一愣,见他两手勾在自己颈上,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立马什么都说不出了。抱紧了人吻了回去,一路从眉心吻到颈上,哼笑道:“明儿朕抱你上车,你就做好一路睡到行宫去的打算吧。”

    她原以为冯晴面子薄,听了这话定是要斥她的,谁料冯晴竟只是一笑,眨了眨眼,轻轻哼了一声,呢喃道:“听陛下的。”

    自是一夜缠绵。

    **********

    冯晴带着穆芝遥和穆芝谦去行宫的事对后宫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冯晴处理后宫事务从来也就不是事必躬亲的风格,大多只是定个章程。这几年下来六司十二局的人也都习惯了,就算冯晴不在宫里,后宫一整套班子也运转地很好。遇着要拿主意的事就去问洛洲,洛洲拿不定主意的则交给穆罗云。

    只是今年又到了三年大选之年,一下子便多了不少事,虽说是三月四月大选,但是从正月一过,基本上就要开始为这件事做准备了。

    穆罗云自己是完全没想起来今年就是大选了,她身边伺候的各个都是人精,当然知道她待冯晴如何,自然也不会去提醒她这个事。

    至于礼部的朝臣,一来这事本来就要到二月才正式提上议事日程,二来皇帝现在后宫和睦,膝下又已有四位皇女,和君后还恩爱甚笃,任谁都看得出来,皇帝的心思根本不在选秀上头,她们更不会没事去提前提起这事自讨没趣。

    一来二去的,就拖到了正月底,洛洲看实在无法,只得和她说了。

    穆罗云当真愣了愣,奇道:“这都又三年了?”

    洛洲忍笑:“陛下,上回选秀的时候,七皇子还没出生,这会儿都两岁半了,可不是三年了么?”

    “哦,是啊,时间过得真快。那就选吧,你看着办,”穆罗云一想还真是这样,听洛洲提到小儿子,忍不住笑了笑:“朕说个大致意思,你按着办。还是跟上回一样,意思下添两个人就行了。不必选多,也不要门第太高的。”

    洛洲很能领会她这话里的“精髓”,点头应下了,犹豫了下,才问道:“不知君后何时回宫?毕竟是大选,不少事儿还得君后把关。”

    “最近就先不去烦他了,前边的事儿你就自己先看着办吧,”穆罗云迟疑了下,还是摇了摇头:“等三月正式开始选了,他也该回来了。”

    若不是洛洲今日提起,穆罗云根本没想到大选的事。看来冯晴挑着这个时候出宫,也是有心想躲一段时间清净。眼不见心不烦。穆罗云想到这一节,忍不住笑弯了眉。原本想着过几天就去把人接回来的心思也淡了,打定主意让他多躲个十天半月的。

    穆罗云抱着这样的心思,就一直没提接冯晴回宫的事,实在想得厉害了,干脆找一天微服出宫,策马跑个几十里到行宫去,和这父子三人待上半天,晚上再赶回宫里。

    冯晴住了整整两个月,穆罗云跑这里跑了四五次,但每次出门也都是做足了安全防范的,冯晴见了也并不阻拦。眼看快要到三月,穆罗云再一次出现在行宫里,他才笑着命人收拾行李。

    “诶?不多住几天么?”穆罗云倒是疑惑了:“朕原打算过半个月再过来接你们的。”

    冯晴笑笑:“快要到大选之期了,臣若是不在,岂不是要叫人看笑话?”

    穆罗云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脸:“你若喜欢这里,就再住一阵吧。大选的事,不想管就交给洛洲也没有什么要紧的。左右朕就想要你一个,添两三个人意思下,给个封号也就行了。”

    “陛下,就算没有大选,臣也该回去了。”冯晴拢着袖子站在院中,被阳光照得眯了眯眼,轻笑了一声:“臣得见一见苏辰。”

    “见苏辰干嘛?”穆罗云下意识地哼了一声,回头才想起来苏辰除了暗恋过冯晴外,还是个医术一等一的大夫,立刻又有些急了:“你哪儿不舒服?”

    “恩,暂时还没有,不过过些时日就难说了,”冯晴抿了抿唇,一本正经地道。

    穆罗云不解,正要再问,就被他拉住了手,轻轻放在了他腰腹的位置:“陛下可明白了?”

    不远的未来(下)

    穆罗云一下子就愣住了。难怪他分别前的那一晚上对自己那么纵容热情,原来是早就算计好了的。难怪那天之后他就来了行宫,一住就住了两个月,不肯早些回去。

    她还以为他是因为大选的事想避一避,看来当真是十足的自作多情。

    冯晴看她僵在那,面色阴晴不定的,心里也有几分发憷,这件事可以说是他自作主张,完全瞒着穆罗云的。依着穆罗云的意思,到今年年底才许他停了药,考虑要孩子的事。

    穆罗云对他的心思,他当然知道。也知道穆罗云平日里对他可以千依百顺,但在关乎他身体的事情上却是很执拗。心里不由有点不安,抓着穆罗云的手喊了声“陛下”。

    穆罗云沉默了很久,许久才长长地叹了口气。一伸手把人抱起来放进马车里,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吩咐不语带着宫人照顾好后面一辆车上的两个孩子,沉默地出了行宫。

    冯晴见她牢牢地抱着自己,几乎很少让他感觉到马车的颠簸,就有点想笑,轻轻扯了扯她的袖子:“陛下,三姐和苏辰也说臣的身体可以了,不信你问她们。”

    穆罗云还是不说话。

    冯晴也无奈,只好动了两下,示意她放自己下来。穆罗云这才肯给点回应,在他背上拍了一下,斥道:“别闹,摔下来不是好玩的。”

    “陛下,陛下陛下...腰上酸。”

    “我真是服了你了!”穆罗云被他连续三声喊得半点气性也没了,简直给他气笑了。恨恨地掐了一把他的腰,一点一点揉起来:“美人计苦肉计,你这三十六计还真是用得炉火纯青啊?”

    冯晴低声回嘴:“管用就成。”

    穆罗云苦笑,对于自己这全面溃败的局面已经不打算再去拯救了,叹气道:“你干嘛非得跟朕对着干,啊?就再等一年不行么?真要让朕担心死啊?”

    “陛下...”

    “别顾左右而言他,老实交代,”穆罗云见他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立刻绷起脸来:“是不是早就打算好的?就吃定了我是吧?”

    她的手劲控制得极好,冯晴舒服地哼了两声,伸手搂着她的腰:“陛下,臣和你说你又不肯信。臣的身子真的可以了,太医、三姐还有苏辰,他们总不会跟臣联手骗你吧?何况也不是故意算计陛下,想带遥儿和谦儿散散心也是真的。陛下别生气,臣这儿跟你赔礼了,还不成么?”

    “成,哪儿敢说不成啊?回宫以后让苏辰来瞧瞧。”穆罗云觉得自己也是认了命了,这辈子被他吃定了就吃定了吧,只要他好好的就行了。

    冯晴点头应了,转头想起大选的事,又问了穆罗云几句。

    穆罗云一挑眉:“还选什么选?你这身子经得起折腾么?让礼部下令把今年大选取消吧。”

    “这样不太妥当吧?”冯晴有点不放心:“无缘无故取消大选,总是不太好。”

    “怎么无缘无故了?你这不是怀了孩子么?在那些大臣眼里,大选一个是为了皇嗣,再一个就是平衡朝臣势力。是君后肚子里的嫡嗣重要,还是那些还没影的侍人重要啊?”穆罗云笑:“再者说,朕这几年都是除了钟晴宫别的地方一脚都不到的,宫里宫外的又不是不知道。你当她们傻呢?说不定巴不得取消呢。谁乐意把儿子送进来当个摆设啊?给她们个理由,她们能做出十篇八篇文章来证明朕取消得好。”

    冯晴“哦”了一声,眼中一点慧黠,干脆伏在她肩上,不肯正面对着她,轻声道:“那以后呢?”

    穆罗云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甚至想到他执意在这时候怀上孩子,是不是早就有这层考量。这人的玲珑心思啊...一边摸摸他的长发,低声笑了笑:“再过三年大皇女就十七了,以后慢慢的几个皇女也都大了,后面的大选,就着重给孩子们选妃了。明白?”

    冯晴心思多灵透的一个人,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她这意思就是往后都不再往后宫添人了。禁不住眼中一热,轻轻“嗯”了一声。

    穆罗云低头亲在他发心:“往后的日子还很长,朕也不敢跟你保证未来一定如何如何,但不管怎样,朕都想和你一起走下去。你明白吧?”

    “臣...懂,”冯晴有些哽咽,却还是抬起脸来看着她,定定地点头:“陛下待臣情义至深,臣在心中亦是这般待陛下。无论将来如何,臣...一人一心,永远都是陛下的。”

    穆罗云满足地叹了口气。冯晴的这一句承诺,比任何情话都更叫她动容。他的一颗心,曾经毫无保留地交给她。却被她弃若敝履。如今他还是肯捧着交给她,对她说一人一心,永远都属于她。上天待她当真是眷宠无双。

    **************

    冯晴回宫的第二天穆罗云就下旨取消了今年的大选,正如她所料,朝臣里除了礼部稍微引经据典据理力争了一下,旁的都没什么意见。而礼部的老尚书一听到君后已有两月身孕,也立刻闭了嘴。

    谁都知道以穆罗云对冯晴的宠爱,他生下女孩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女、太女,将来的皇帝。自然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坚持要选秀给他添堵找不痛快。

    冯秀得知消息后很快把在外云游的苏辰找了回来,两人联手给冯晴诊了脉。

    这几年冯晴养尊处优,一应用度都是最好,除了为几个孩子操心一些以外,也几乎没有烦心的事。身体的确是好了许多。苏辰也是看着他身子有起色,没什么大事了才会出外云游。接到冯秀的传信赶回来已是一个多月后了,还带了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说是她收的小徒弟。

    冯晴看她对那孩子诸多照顾,那男孩也十分护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有一丝藏不住的打量和隐约的敌意,不由掩口笑了笑,便有意拉着穆罗云弯腰,对她咬耳朵。

    穆罗云丝毫不介意他的举动,弯着腰仔细听他说,反正在这钟晴宫她的帝王架子是从来摆不出来的。一众下人也是见惯不怪,各个目不斜视地做自己的事。

    冯秀正在一旁和苏辰商量给他开什么样的安胎药,见两人恩爱和睦自是欢喜,却还是略略板起脸,瞪了冯晴一眼:“像什么话?”

    “没事没事,屋里都是自家人,不必拘礼。”冯晴还未开口,穆罗云连忙把冯秀拦了下来,笑道:“君后身子如何?要用哪些药尽管和御药房说......”

    “都说没事了,陛下非不信,”冯晴笑着从椅中起身,一手抚上微微有些隆起的肚子:“这孩子特别乖巧,也不像怀乐乐那时候吐得天昏地暗的。”

    穆罗云连忙扶了他一把:“哪儿乖了?你这几天不都没胃口么,朕看着你吃那一点点都觉得饿。”

    苏辰抿唇忍笑:“陛下不必担心,君后身体的确好了许多,只要这几个月好好调理,一定能顺利生下这个孩子。”

    冯秀也点头赞同。

    穆罗云这才算真正放下了一颗提着的心,一心期待起冯晴肚子里的孩子来。

    比起穆芝乐来说,这个孩子当真是没有给冯晴吃太多的苦头,不知是因为他的身体调理得当了,还是因为孩子的性子比较安稳,直到他肚子都挺起来,身形十分明显了,冯晴才开始觉得有些吃力。

    等到了深秋,他腹中孩子快要足月,身子重得起卧翻身都要叫穆罗云帮把手,偏偏保持一个姿势时间长了又会浑身酸疼,本就有的骨痛的症候更是折腾得他难以安枕。当真是难受极了。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

    身上不舒坦,心里也就跟着犯拧。惦记着这一胎若还是个男孩儿该如何是好。穆罗云看他自己为难自己,也当真是无可奈何了。只得把人照顾得更细致些。索性暂时停了早朝,只在每日午后他午睡的时候去书房处理一些事务。

    幸好这个孩子没像穆芝乐那样磨蹭半个月再出来,在足月之后,就按部就班地踢踢打打,昭示自己要出生了。

    冯晴本来还觉得自己体质毕竟不如常人,这孩子估摸着也要拖个十天半月的。半夜阵痛起的时候,还愣了愣,觉得孩子今天动的实在有点厉害。

    谁料过了一会儿,阵痛竟逐渐规律频繁了起来。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孩子真的要出生了。

    穆罗云从他第一次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后就醒了,想叫太医冯晴却说自己没事,待到冯晴察觉不对让她叫人,阵痛已是很密集了。

    太医来看过之后,只说一切正常,大约再有一两个时辰,产口就能全开了。

    这一个多时辰自是十分难熬。冯晴身上疼得厉害,孩子也下来得挺快,他抱着肚子想起身换掉汗湿的衣服时,肚子已经坠成了饱满的水滴状。穆罗云见他疼得红了眼眶,小口小口地抽气,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给他换好了衣服,便让他靠在床边坐好了,自己半跪下来给他揉腰和肚子,一边低头亲了亲他沉坠的肚子:“阿晴,生完这一个,咱们不再要孩子了。”

    冯晴看着她,勉强弯眉笑笑,伸手递给她握着,明知故问:“为什么?”

    穆罗云毫不避讳:“朕看不得你受苦。就算还是儿子,咱们也不要别的了。”

    冯晴有些口干,指了指小几上的水杯,让她喂了几口,靠在她怀里轻笑:“不行,我想要个女儿。”

    穆罗云被他有恃无恐的样子气得牙痒痒,摸着他的肚子感受着孩子越来越剧烈的动作,偏生又心疼得紧。一叠声地哄着他肚子里的小祖宗动作轻些。

    冯晴咬牙扛过一阵疼痛,笑眯眯地看她:“陛下,我想要女儿,我们两个人的女儿。也许像你,也许像我,我们可以从小...唔,从小教导她,看着她长大、娶夫,成为一个好妻主,好皇帝...呃,你、你答应过我的,不许、不许反悔。”

    见他疼得几乎没有间隙了,穆罗云也红了眼眶,抱着他点头。一边扬声叫太医进来。

    太医们也都知道她是绝不肯离开的,倒也不多劝,只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怎么让冯晴更轻松地生下这个孩子上头了。

    冯晴虽说疼得整个人都快虚脱了,意识迷迷糊糊的,但在听到孩子一声啼哭后还是打起了精神,想看一眼。

    穆罗云亲手抱着孩子给他看,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是女孩!是咱们的女儿!是朕的太女!”

    众人都齐声跪下道贺。冯晴朝穆罗云笑笑,安心睡了过去。

    穆罗云看着怀里眼睛尚未睁开的孩子,低头亲了下,又在冯晴额头亲了亲。

    谢谢你,我的君后。

    穆氏王朝142年,太宗皇帝穆罗云得皇六女,生而即封太女,即世宗皇帝。

    作者有话要说:计划80章完结的。

    结果最后一章超长了。。就分了上下~

    其实相当于两章的份量了~~\(^o^)/~

    正文完结。。下面更番外啦。、应该是明天后天没有~周五开始更新番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