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82章 番外二

第82章 番外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番外——包子们的故事

    穆芝遥满十六岁的时候,穆罗云和冯晴就开始留意着为他和穆芝谦挑选妻主,但无论是新科状元还是世家贵女,甚至是少年成名的小将军,穆芝遥都是不愿。

    挑挑捡捡很快就过了一年,穆芝谦已与宁国侯家的小世女两厢情悦,只等穆芝遥定亲之后就要下定了,穆芝遥依旧没有任何表示。冯晴都有些急了,穆罗云倒是毫不在意,只说儿子既然不喜欢,那就再挑,反正孩子才刚刚十七,再挑上一年也使得。

    冯晴怀了孩子之后精力就不如从前,对穆罗云这种对儿子的一径纵容即使想纠正也是有心无力,直到腹中孩子过了五个月,渐渐安稳下来,穆芝遥过了十七岁的生日,穆芝谦也满了十六。才去了穆芝遥宫中。

    穆芝遥和穆芝谦都满十五之后,冯晴就让两人住到了钟晴宫斜后方的芷兰殿,让两人自己学着管束下人,打理自己宫里的事务。

    在这一点上,两个孩子都愿意听他的话,事情也做得有模有样,穆芝谦聪敏灵慧,许多事都是一点就透,这一点上像极了萧逸,但却不似萧逸那样不沾人间烟火的清冷,当真是个妙人,很少让冯晴操心。

    宁国侯府的小世女陪父亲进宫赏梅,第一眼就喜欢上了穆芝谦,宁国侯府世代忠良,小世女又是文武双全,冯晴对这门亲事也是十分满意,找了机会让穆芝谦与小世女说过几回话,再问他意思的时候,穆芝谦便红着脸答应了。

    他们两个这四年来都一直跟在冯晴身边,穆芝遥也渐渐脱了以往小家子气的模样,做起事来成熟大气了不少,只是在婚事这一节上,总叫人放不下心来。

    冯晴特地找了穆罗云忙得脱不开身的一天,想着一批官员外放,穆罗云要一个个见过来,起码就得半天时间。这才去了芷兰殿。

    他只带了两个贴身宫人和穆罗云常年塞在他身边的几个功夫好手,进了内殿之后更是一个都没留在身边,只让他们在外头守着。

    穆芝谦只听了几句话就知道他想和穆芝遥单独聊聊,很快就寻了个由头出去了。

    冯晴看着乖巧行礼的儿子,不由叹了口气,拉着他在自己站起来。

    “父后,您怎么过来了?有事的话让人来叫我们过去就好了。”

    穆芝遥起身之后就伸手扶着冯晴,他身量已与冯晴差不多了,只略矮少许。他扶着冯晴坐了下来,冯晴便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示意他也坐下来说话。

    穆芝遥亲手给他倒了水,笑道:“父后来我们这儿母皇不知道吧?一会儿该训我们不懂事,让父后操心了。”

    “你母皇去书房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啊...”冯晴接了他递的水,却没有跟他玩笑,正色道:“这儿就咱们父子两个,你也别和我打马虎眼,你跟我说说,你的婚事,你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父后...我哪有什么打算?”穆芝遥低下了头,轻声道:“我不想嫁。”

    冯晴皱眉:“你这都十七岁了,别说这种小孩子的话。你自己看看,大皇子早早嫁了人,穆芝容更是早几年就嫁到了敕族,谦儿和宁国侯府里小世女也算是定下来了,你这是打算拖到什么时候去?”

    “父后和母皇不都说想多留我和谦儿两年的嘛,”穆芝遥半是撒娇般说了一句。

    冯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有些犹豫,终于拍了拍他的手,轻声道:“遥儿,你跟父后说实话,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沈真?”

    穆芝遥一怔,张了张口想要否认,冯晴已经轻轻叹了一声。他是多敏锐的人,只穆芝遥这一个愣神,就猜到了七八分。何况穆芝遥是他的孩子,他又怎么会不了解。

    “遥儿,她的夫郎如今都有了身孕了,他们小两口恩恩爱爱的,你该知道吧?”

    穆芝遥知道瞒不过他,也就点了头:“我知道,父后,我没有想过要如何,可是...我也不想嫁给旁的什么人。”

    “那你可曾想过,若是你一直不定亲,谦儿的亲事也就很难定下来?”冯晴见他黯然的模样,也着实心疼,但还是劝道:“遥儿,世上的好女子何止沈真一人,你不试着去看,怎么知道将来不会喜欢上旁的人呢?”

    穆芝遥点头:“父后,您跟母皇说说,我真的不在乎这个,先给谦儿把亲事定下来吧,谦儿也快满十六了,现下定了亲,过两年正好出嫁。”

    穆芝谦养在冯晴名下,一般情况下,当然没有弟弟先于哥哥定亲的事。穆芝遥早已不是不知人情世故的小皇子,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冯晴有些想不通,穆芝遥到底是为什么会对儿时那种懵懂的爱慕心思这般死心塌地,但他不想强制儿子定亲成亲。他千方百计想要护着他,给他一世的幸福安稳,又怎么能忍心在这样一辈子的大事上强迫于他?

    穆芝遥见父亲沉默,也是有些愧疚,屈膝在他身边跪了,轻声道:“父后,对不起,这都是遥儿的不是......”

    冯晴勉强摇头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长发,这个动作他有好几年没有做过了,穆芝遥一愣之下,瞬间湿了眼眶。

    冯晴亲手给他擦眼泪,微微凝眉:“遥儿,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我要再想想。你自己...也再想想。好吗?”

    穆芝遥点了头,冯晴再没多说什么,弯腰扶他起来,关照了一些事,就回了钟晴宫。

    穆罗云回宫的时候,就看到他一个人斜靠在榻上,望着窗外的发呆,一手缩在毯子里,另一手隔着毯子搭在腹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拍。

    后宫里琐事颇多,哪怕无事时冯晴也喜欢看看书,他看的书五花八门涉猎极广,连穆罗云都是甘拜下风。所以冯晴虽然大多数时候看起来都是平和的,但这样闲坐发呆的时候当真是很少的。

    穆罗云见他身边一个下人都没,眉头一挑就上前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怎么不让人在身边伺候着?”

    冯晴似乎是被她吓了一跳,惊得一个激灵,回了神才皱了皱眉,一手撑着软榻想起身。

    穆罗云没想到他入了神,连忙移到他身后坐了,扶着他靠在自己怀里:“怪我,惊着你了。没事儿吧?”

    冯晴喘了口气,摇了摇头:“没事,想事情想得出了神,没瞧见陛下回来。”

    他斜靠着还不是太明显,坐起来之后肚腹就明显有了圆润的隆起,方才一番动作下来,孩子也凑起了热闹,微微动了起来。穆罗云有点懊恼,心疼地给他揉了会儿,一边问:“听下人说你去看遥儿和谦儿了,为遥儿的事犯愁么?”

    两个人朝夕相处十来年,对彼此心里挂念的事,处事的想法都能猜个七八分。冯晴苦笑,把下午的事都说给她听了。

    穆罗云越听越惊讶,到最后眉头已经紧紧拧了起来:“不行,让遥儿再挑挑,谦儿毕竟比他小了一岁半,晚一年定亲也没关系。”

    冯晴不说话。他知道穆罗云对穆芝遥的偏爱,但想了会,还是摇了摇头:“我怕过一年,遥儿还是一样的心思,等谦儿满十六了,就先给他定下来吧,过一两年嫁出去,年纪正正好。”

    穆罗云紧了紧手臂拥着他:“再过一年也不迟啊......”

    “陛下,萧逸临去的时候,没有对我们说一句托付谦儿的话,因为他知道我们会明白,”冯晴推开她的手,自己撑着坐了起来,认真道:“对臣来说,谦儿和遥儿都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为了遥儿的事耽误谦儿。若是那样的话,臣对不起萧逸的信任,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陛下...可明白臣的心思?”

    穆罗云自然明白,而且无法反驳,终于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好吧,听你的。咱们就只说遥儿体弱,咱们想多留他两年。”

    冯晴“嗯”了一声,勉强笑道:“人家说皇帝的儿子不愁嫁嘛,何况是咱们捧在手心里的遥儿。”

    穆罗云知道他是在开解她也开解自己,也点了点头:“说实话,朕真是没想到他竟还对沈真有情。前些年沈真几乎就没在京城待着,这都四五年了,他怎么还惦记着沈真呢?”

    “臣...隐约猜到一些,这几年每每有人提到沈家的事,遥儿总是很在意,臣今天和他聊了许久,他对沈真的事知道的不少,想来是用了不少心思。”冯晴撑着腰站起来走了两圈,低声道:“他若只是这两年不想出嫁,倒也没有什么。只是...这孩子这般长情,臣当真有些担心,真不知将来是福是祸。”

    穆罗云看他一人走得并不吃力,也就坐在榻上瞧着,一边问他沈家的近况。

    冯晴朝她笑笑:“陛下怎知臣知道?”

    “我家君后喜欢把事情掌握在自己可控的范围里,受不了两眼一抹黑的糊涂,”穆罗云毫不避讳,向他招招手:“聪明人的通病。何况,是关于遥儿的事。”

    冯晴对她的话也不恼,当真扶着腰走了过去。一边和她说沈真家里的近况,说到季宁如今正在京城待产,沈家上上下下都十分期待。穆罗云看他有些摇摆的姿势,心里也软软的,伸手牵住了他:“要是遥儿真就这么死心塌地地喜欢沈真,要不要...让沈真娶平夫?”

    冯晴只觉得腹中孩子蓦地踢了一脚,重的他一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由苦笑:“看来臣肚子里这一位不太同意陛下的话。跟臣这儿大闹天宫呢。”

    穆罗云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抱着他坐下来,单膝跪在他身边摸了摸起伏不定的肚子:“小宝贝这么大脾气呢?疼得厉害么?要不要叫太医来?”

    “多大的事啊?也值得叫太医?”冯晴低头,见她一脸认认真真的心疼,挂在平日里日渐威严沉稳的脸上,忍不住笑了笑:“陛下...臣现在有些相信,夫妻的缘分是老天注定的。”

    “怎么说?”

    冯晴笑笑,却没有接话。就好比他和穆罗云,最初那十年,谁能想象他们竟会变成今时今日这般的恩爱夫妻?兜兜转转快二十年,他当真有些相信缘分天定这句话了。

    也许,遥儿的未来,该顺其自然一些。

    穆罗云没得到他的回答,也并不在意,只紧紧握了他的手:“你放心,凡事都有朕。”

    冯晴点头:“臣知道。”

    ***************

    穆芝谦知道冯晴要在他生辰之时给他定亲,怕这样对穆芝遥的名声不好,原是怎么都不肯,穆芝遥与他谈过之后,才肯谢了恩。

    他满十六岁的这一日,穆罗云和冯晴为他举办了盛大的宴会,顺势给他和宁国府的小世女定下了亲事。

    这算起来是冯晴膝下第一个定亲的孩子,对方又是世代功名显赫的宁国侯府,场面自然十分宏大。冯晴和洛洲忙了整整两个月,才堪堪把定亲的事办好。

    冯晴身子渐重,许多事就都交给了穆芝遥和洛洲。在这些琐事上,穆芝遥已经很能帮得上忙了,甚至对于一些要拿主意的大事,他也处理的得心应手。洛洲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见状也是高兴,对冯晴笑道:“遥儿如今是越发像你了。这些事比我做得好多了。”

    冯晴也有些欣慰,无论穆芝遥的将来在何方,自己有能力总是比懦弱无能要好些。看着穆芝乐和穆疏华都围着这个哥哥转悠,他也温柔地哄着两个孩子玩儿,不由笑了笑:“遥儿比我当年有耐心。”

    “唔,君后说的也是,殿下当年...更开阔些,也多了几分骨子里的傲气。比起来,遥儿更柔一些。”洛洲也玩笑了一句,他们这么多年相伴,着实称得上是知心老友了。

    穆罗云回宫时远远就看到他们两人站在廊下讲话,进院子之后除了在自己宫里跟着教引宫人学着绣嫁衣的穆芝谦,剩下的几个孩子都围上来请安,穆罗云也很高兴,拦了冯晴的礼,一手一个把穆芝乐和小太女都抱了起来。笑道:“今天这么热闹,都在你们父后这儿玩呢?”

    穆芝乐立马不乐意了,踢了踢腿要从她身上跳下来:“才不是在玩,我在帮二哥做事呢!”

    穆芝遥稍大一些后,穆罗云最宠爱的就是这个小儿子了,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听了这话连忙讨饶:“哦,是母皇说错了,我们乐乐是大人了,在给二哥帮忙呢。”

    小太女还在不懂事的年纪,却也点了点头,一本正经道:“在帮忙。”惹得穆罗云朗声大笑。

    冯晴笑着看他们闹了一会儿,穆芝遥怕他吃力,便放下手头的事过来扶着他,冯晴拍了拍他的手,心中也明朗起来。他希望几个孩子都能快快乐乐的。而穆芝遥如今心思纯净,懂事体贴,又有能力,只要他自己不觉得苦,在心里正正经经地惦记一个人,既不悖逆伦理,又没有伤害他人,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即使一年不嫁,十年不嫁,只要他了解自己的选择将会带来的结果,并且能够承受。认定了即使是这样,心里放着沈真是快乐的,值得的,那么就这样了吧。

    穆罗云和两个孩子闹了一翻,才让人把孩子带下去洗手,准备用膳,自己过来扶了冯晴,一边对穆芝遥笑了笑:“这几日忙坏了吧?该叫你父后给你多涨些月例银子。”

    穆芝遥一本正经地点头:“谢母皇金口。”

    天色将暗,洛洲很快告辞离开,穆芝遥朝两人行了个礼,说是还有事要回去和穆芝谦商量,也先一步走了。冯晴也没拦着,和穆罗云携手进了屋里。

    穆罗云这几日难得看到他这般轻松的神情,奇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咱们家遥儿想通了?”

    冯晴浅笑:“不,是臣想通了。”

    穆罗云听他说了方才的想法,倒也没什么意见。在她看来,自家儿子那真是哪哪都好,不想嫁那就不嫁,将来看上了谁,那是她的福气。

    冯晴也不去跟她争辩这么着宠儿子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反正儿子的教养多数是他在管着。只随口应了一声,笑道:“臣肚子里这个最好是个女儿,回头就能丢给陛下去操心了。”

    ***************

    也许是日子过得顺心了,老天都在帮忙,冯晴说了这话之后两个月,当真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儿。

    穆罗云大喜,在孩子满月时大宴群臣,冯晴调养了一个月之后,身体也恢复了许多,比起以前生穆芝乐和穆疏华时可说得上是好了太多了。

    后宫宴请诰命时,冯晴把大多数的事都交给穆芝遥安排,一方面是想锻炼他,另一方面也是给他找些事做,让他过得充实些。

    沈昂的夫郎也有诰命在身,自然也在受邀之列,冯晴原本还有些担心穆芝遥,但谁想沈昂的夫郎竟没有进宫。

    他是二品诰命,冯晴也就顺势问了一句,很快就知道他家里有白事,还未到一年,不宜进宫来道贺。

    冯晴心里一惊,面上却是不显,装作不经意地去看和几个诰命站在一旁赏花的儿子,见他瞬间僵直的身姿,就知道他也听到了。

    “遥儿,你去殿里看看你皇妹醒了没?”冯晴微微笑着朝他招手,待他走到自己身边,便握了握他的手,让他进屋里去。

    穆芝遥也勉强笑了笑,点头应了。

    冯晴这才接着与旁人说话,其实就算不问他也能猜到了。沈昂天天上朝,肯定是没出事,沈真在朝为官,若是去世了也会有消息传来,而沈昂夫妇两人都是早年孤苦,二老都早逝,家中亲人,只剩季宁而已。

    果不其然,被他问到的几个诰命都道他家女儿成亲三年,这好不容易有了孩子,结果季宁却难产没了,只留下襁褓里的孩子。

    几个诰命怕讲这些冲了喜气,都不敢多说。冯晴也不再多问。只等穆罗云下了朝后,和她说了这件事。穆罗云听到他说季宁难产没了,还很是愣了一下:“季宁?”

    冯晴“嗯”了一声,穆罗云这才反应过来:“你说沈真的夫郎?难产去了?”

    “是啊,”冯晴叹了口气:“臣和遥儿也说过了,遥儿的心思,陛下想必也知道......”

    穆罗云沉默了一会儿,搂着他亲了下:“朕答应过你,遥儿想怎样便怎样,咱们问问遥儿的意思吧,看看他的想法,若是他还是想嫁沈真,朕改天就和沈昂说定了这件事,等沈真孝期过了,朕让他风风光光地嫁进沈家。”

    冯晴有些无奈,但还是调侃了一句:“这倒好,嫁过去就有了个儿子。过几天我和遥儿聊一聊再说吧。”

    其实穆芝遥的心思不问可知,冯晴给他把嫁给沈真的种种不利之处都摆出来分析了一遍,听他依旧是死心塌地的,便不再多说,只伸手抱了儿子一下:“遥儿,你永远是我和你母皇最疼爱的孩子,哪怕将来你后悔了,也不要怕,要告诉我,好吗?”

    穆芝遥红了眼,狠狠地点头:“父后,我记住了。”

    穆氏王朝149年,穆芝遥在二十岁生日当天嫁给了户部侍郎沈真,其后夫妻恩爱,育有一女两子。

    作者有话要说:包子们番外。主要是穆芝遥和穆芝谦的。其他包子还小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