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18章 三逝

第18章 三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门两丧。

    不要说是许慕晴她们村,便是十里八乡,也是很少见到的。

    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不过并不需要许慕晴和许母沾手,最亲近的姑姑一家都赶了回来,替他们坐镇,加上别的一些亲戚和同族亲友、乡邻帮忙,甚至连孩子她们都不需要怎么操心,三餐饱暖,自有人顾着。

    她们就只需要专心一致地难过。

    城里离乡下这边并不远,开车也就是四个多小时的路程,所以许慕明伤妻杀人的事,在村里早已传遍。好在许父许母为人不错,四邻六舍相处得很好,许家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还是很清楚的,便也并不怎么排斥,只除了背后感伤叹息两句,倒也没有谁在她们面前说些不好听的话。

    只是田家人不甘心,在许父和许慕明出殡当日赶过来闹了一场,不过她们也没有占着什么好就是了。许家一夜之间相当于家破人亡,她自己田家的女儿做错事在先,现在也只能说是被惩罚了,又有什么好过来搅场子的?

    田家人来了,田家人又被赶走了,人来人往的嘈杂,多是多非的纷纭,许慕晴通通没有听进耳里看进眼里,她只是呆呆地,像个木偶一样,由人支配着做她该做的事。停灵在家三个日夜,她几乎没有吃饭,也没说话,唯一发表意见还是在众人商量捧灵的孝子该由谁来当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让隽东来。”

    姑姑试图劝过她:“隽东才一岁半。”

    乡下迷信的,这么点大的孩子甚至都要避忌丧葬大事,让他捧灵,且不说他外孙子的身份,光这一点就很让人忌讳。

    许慕晴却是决绝不依,许母听到后也是同样斩钉截铁,说:“就随她!”

    于是隽东和许可就披了重孝,由亲戚抱着,一人抱一块灵牌上了山。

    萧母倒是想来闹——他萧家的孙子,而且还是萧家目前唯一的孙子(萧方舟两个哥哥生的都是女儿),她都还没死呢,就让他先给外姓人捧灵摔盆了?奈何许慕晴根本就不容她说话,她才跳出来,话还没讲两句,许慕晴就从地上爬起来,拿了把刀往那祭桌上一砍,杀气腾腾地盯着老太太,问:“你是要逼得我们一家都死绝么?”

    萧母便什么话都不敢说了,只能就着邻居相劝的势忿忿不平地退了下去。

    出殡后四邻散去,亲戚也各自归家,许家就只留下了些道场师傅,伴着嘈杂的鼓声锣声静静入夜。

    许慕晴在表嫂的帮助下,安顿好受了惊的儿子和侄女以后,挣扎着去许母的房里看了一眼,还是姑姑在陪着她,房里灯光晃眼,映衬得床上躺着的那张面孔,是如此素白苍凉。

    经此一事,许母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衰老和病弱了下去,她强撑着一口气,无非也就是不想让余下还活着人更加难过。

    她听到许母气若游丝地和姑姑说:“……去劝她,去劝她,让她好歹也吃一些,要活着,要好好活着!”

    许慕晴听罢靠在门上,眼泪顺着干涸得发疼的脸颊流下来,痛到麻木。

    “你还好?”一个声音小心地在她耳边响起。

    她回过头来,看着萧方舟那张担忧不止的脸。虽然说有许父临去之前说的话,但这些日子,他仍然很尽职地扮演着一个好女婿的角色,跟着多有操劳,忙里忙外,甚至声音都冻得嘶哑了,脸上也起皮发皱,嘴角都烂掉了。

    但他从没来烦过她,只是默默地帮着忙。她休息的时候他会偷偷到房里来看看她,看她有没有被冻到,身体还正不正常;她夜里守灵,他会很细心地检查炭火有没有熄,被铺够不够暖;别人都忙得顾不上的时候,唯他还记着她,让儿子,让许可,让一切可让她心软的人,给她送些吃的过来。

    亲戚都在她耳边说:“还好许慕晴嫁的男人不错,这家里里外外都能安排得妥贴。”

    许慕晴虽说五感近于麻木,但她并不是真的死人,他为她做的这一切,她都看在眼里,要说全无心软,怎么可能?

    伤心之余,她也考虑过往后的生活,想着还是不要那么逞强了吧,就给他一个机会,与他和好又怎么样呢?哥哥和父亲说是那样说,但总还是希望她日子不要过得太苦,能有个男人依靠的。

    人生已是如此艰难,她总要给自己一点退路,哪怕,仅仅是一点缓冲的余地。

    他这个港湾虽说风雨飘摇,但闭上眼睛,仍然可以假作安稳。

    基于上面的考虑,许慕晴没有再拒绝萧方舟的好意,他试探着伸手过来扶她,她也回抓住了他的手。

    如无意外,此事之后,她和他大概也就可以前情尽释了,或许做不到心平如镜,但些许微澜,应该也荡不起什么风波。

    两个一起去看了睡下的儿子,之后,她顺着他吃了点东西,疲倦睡去。

    翌日连道场师傅也都走了,姑姑家的表哥表姐们也尽离开,只有姑姑放不下心,还在陪着她们。

    家里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许慕晴一早上收拾好,去许母床前谈了很久。

    关于往后,她们还有很多事要做的。

    许母之后自然是要和她一起回城去住,她身体不好,一个人在乡下许慕晴是决计不放心的,许可也跟着她,往后自然就是她的女儿了。

    然后家里酿的酒,还有酿酒的那些东西,都转卖给其他人,这个家,大概不到许母百年,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当然,许母同意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许慕晴答应不和萧方舟离婚,就原谅他,好好地过下去。否则,她一个女人,上有老下有小,不是病就是弱的,拖也要拖死她。

    许慕晴都答应。

    许母不放心,还把萧方舟叫过来,看到他们两个确实是和好了,方才欣慰地点头同意了之前说的事。

    许慕晴便又忙着卖家里的东西,那些都是伴了许父一生的老伙伴,他爱惜它们如命,每次用过后,总是要擦得油光水亮,抹得一干二净。

    而从她记事时,家里的酒香就没有散过,她喜欢闻这样的酒香,也喜欢吃许父酿过酒后大锅里锅巴,放学了或者做事后饿极回家,抓一把在手上,是喷喷的香。

    但现在,这些都随着许父的离去,再不复存在了。

    她收起伤感,跟人谈好后,最后一次替许父将这些东西都擦拭干净,看着它们被人一车一车搬走,余下还有一些酒,她就拿着送给了来帮过忙的亲朋好友,顺道辞别。

    这日黄昏,邻居喊许慕晴去地里摘菜——她父母因为许慕明的事先前离家,地里种的一点菜都死完了,好在大家也都晓得这情况,于是去摘菜的时候就会顺便喊上许慕晴或者她姑姑。

    冬际天燥,尽吃肉食人也受不了,况且许母和许慕晴都是前段时间亏损厉害,正需要些清淡的慢慢温养。

    许慕晴也不推辞,人家好意她都领,当然也会回些礼。只姑姑这会恰巧不在家,萧方舟也因为有个以前还算玩得好的同学家里有事,因要借他的车,就拉着他当壮丁去了。

    许慕晴回头看许母精神尚好,收拾旧物的时候翻到了许慕晴小时候画的画本子,她此时正带着两个孩子在翻看,脸上难得还露出了些笑意,便上前与她说了一声,和邻居走了。

    也没有去多久,毕竟菜地并不远,只是去井里洗菜的时候耽搁了些功夫,结果就这么一会儿时间,萧母过来了。

    萧母已经有几日没到许慕晴家来了,自从那天她拦了隽东,不许他做许家捧灵的孝子被许慕晴吓走后,就被萧家兄弟勒令不许过来——实在是许家太惨,萧家名声在地方上又不好,这时候再整出些什么事出来,总要顾忌着些众怒难犯。

    但有一件事老太太实在是忍不了了,她也是一个人在家,她也身体不好好不好?结果呢,说好的换媳妇不换了,孙子也给人家当孝子贤孙就差改姓了,特么的更过份的是,萧方舟他们后日都要离家了,她今天才晓得,自家那个好儿子是宁可带许家那个要落气的老太婆走,去养人家娘也不肯带她走,好好养一养她!

    真是叔可忍嫂也不能忍了!

    于是在路口觑着许慕晴不在家,老太太就麻利地溜进了许家,当然她一开始也没说别的,就理直气壮一句话:“我来带我孙子。”

    按说奶奶要带孙子,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关键是隽东并不亲近这个奶奶,还每每看到她就哭,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许母本想顺着她,因为现在是不顺她不行了,她毕竟是萧方舟的妈,许慕晴和萧方舟的感情已经有了裂痕,往后要想和他能好好过下去,势必不能跟他的家人都形同水火。

    可孩子看到萧母就吓得厉害,一步都不肯亲近她,许母只得搂着他,一边还劝,劝的话也无非就是这个是奶奶呀好孩子不要怕什么的。

    萧母就觉得碍眼了,她本来就是刻薄性格,儿子不亲近她就算了,尼妈的连个这么丁点大的小屁孩子都排斥她?恼起来了,嘴巴就开始没遮没拦,指着小孩子骂许母:“他这是几个意思,看见我就哭?是不是你们教的,啊,你说,是不是你们教的?要不然他才多大,就晓得冲着我哭?你们想让他跟着姓许?啊,是不是?我告诉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们许家人还不晓得做了什么缺德事正遭报应呢,别牵连了我孙子,他姓萧,再怎么和你们许家也没关系!”

    萧老太太这在许家一下死了两口人的家里讲这种话,等于是直接拿刀在戳许母还血淋淋的伤疤,盯着面前的人嘴巴都哆嗦了,指着她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还是人吗?”

    萧母这是干什么来的?吵架来的啊!听到这话还得了,瞬时就炸了:“我怎么不是人了?啊,我哪里就不是人了?要讲不是人,有你家更不是的人的吗?儿子儿子是杀人犯,女儿女儿不要脸,嫁不脱一样,年纪轻轻就往人男人面前凑,还倒贴,倒贴也就算了,还老指着这么点恩义想让我儿子给你们家当牛作马……”

    许慕晴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这恶毒老太太在跳着脚骂:“……就没见过比你们家更不要脸的,我儿子是看你们家女儿可怜呢,怕她父兄不靠以后就死在外面也没有人管,不得已收留了她,你们倒是好,还蹬鼻子上脸了,还连老带小地要我儿子养,一家子封门死绝了啊,要别人家来养?!”

    她气得冲上去,把菜篮子往萧母头上一扣,厉声吼道:“滚!”又从地上团团转着捡了块大石头,把个萧老太太立时就吓得屁滚尿流。

    她吓跑了还不肯服输,边跑边喊:“要杀人啦!要杀人啦!媳妇杀婆婆,天地少见啦!”还有什么“哥哥是杀人犯,妹妹也要当杀人犯了,一家子全成杀人犯了啊!”

    恼得许慕晴拨脚就要追上去狠狠教训教训这死老婆子,却被许母喊住了。

    许母声音凄厉,叫她:“许慕晴!”

    许慕晴只好转回来,却在看到许母那个样子时心里一凉,连忙扑上去,惊叫了一声:“妈妈!”

    只见许母脸色青白,呼吸急促,整个人已经从小凳子上掉下来了,瘫坐在门边。

    两个孩子也是吓得不行,看到许慕晴过来都不知道反应,只一味地往许母怀里躲。

    许慕晴不得已将两个孩子抱出来,也顾不得他们,只扶着许母,小心翼翼地唤:“妈妈,妈妈~~”

    许母哆嗦着已是说不出话,费了很大的劲,才咬牙切齿地说:“离,离婚!”又指了指隽东,“儿子,许家的,许家的!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