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29章 遇险

第29章 遇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慕晴在王叔的提点下,订了当地的一家特色餐馆,因为涉及到一些灰色收入的问题,她就没让王叔作陪。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高店长却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竟然还带来了他们公司的真正的老板,刘宏。

    刘宏四十来岁的模样,个子很高,却瘦,眼神浮、眼袋大,唇色泛紫,一副酒色过度的空虚模样,但他保养得倒是蛮好,穿着打扮也很显品味。

    听到高店长介绍,许慕晴既意外又吃惊,但她脸上倒是没有显露出什么来,反而表现得对刘宏的到来很是高兴,伸出手去和他说:“您好,刘总。”

    刘宏上下打量了她一圈,也回握住了她的手,笑微微地说:“你好啊,难为许小姐跑这么远过来。来来,先坐下,坐下再说。”

    没两下他就反客为主,看得出,是个很有掌控欲的男人。

    他也十分健谈,菜还没上桌时,他先看了许慕晴的图册,和她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末了才问她:“许小姐是单身?”

    许慕晴不动声色,说:“不是。”

    刘宏和高店长相视一眼,笑了:“哦,不是吗?那怎么王叔说你是离了婚现在一个人在创业办公司的?”

    许慕晴:……

    她没想到王叔为了不想让她白跑一趟,在这些人面前不但替她大力吹了一下她的产品,还很夸张地透露了她悲惨的婚姻经历以求博得他们的同情,一时倒有些尴尬,便咳了咳说:“呃,我以为单身的含义是一个人,但我还有孩子啊,所以算是有伴的呢。”

    刘宏便指着她笑:“许小姐,还真是狡猾大大的呀。”

    许慕晴只好傻笑。

    一时酒菜上桌,几人话题就更广泛起来了,刘宏名下除了目前在筹备的这场大商场,另还有几家小店,都散布在龙城周围。他想去许慕晴现在所在的城市开一个采购点,专门为自己商场配货,就问许慕晴有什么好建议没有。

    这些问题,他既然有这想法,肯定是前期早就做过准备工作了的,问出来,无非也是寻个话题罢了。不过许慕晴以前好歹也在姑姑店里做过几年,对超市货源渠道货品质量这些多少都还能说出些道道来,因此,倒也提了几点很中肯且颇有见地的建议。

    席上宾主皆欢,三人连吃带聊,吃过饭后又转战茶楼,一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散场。

    许慕晴早累得上下两只眼皮打架了,却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作陪,好不容易把他们送走,她回到宾馆,几乎是开门就躺下了,连澡都没洗,就那么合衣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难得什么梦都没有做,可到早起醒来时她仍然觉得难受,四肢酸软得好像被什么重型机器辗压过一样。

    桌上的手机叮叮咚咚已不知道响了有多久,她很艰难地爬起来接过,就听到高店长的声音:“哎,许小姐,你在哪呢?昨儿不是说今天去人家场子上看看吗,还没起?”

    许慕晴这才想起,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刘宏说是邻省一个市里面有家超市做得很成功,货架也十分有特色,还说要她跟着一起去观摩观摩的。

    挂了电话后许慕晴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是十点半了,难怪人家催她。

    洗了个战斗澡出门,许慕晴发现竟然下过雨了,地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天空飘着一点零星的雨丝,带出了仲秋季节的一点寒意。

    今日一起去的多了一个女人,刘宏介绍说是他们商场的另一个合作伙伴。

    高店长开车,几人中饭都没吃就出发了,龙城和他们说的地方相邻,开车过去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只是路有些险,山区嘛,许慕晴哪怕自己都开过这样的路,可坐在车上,从里往外望时仍旧觉得惊心动魄。

    中饭也是在那边吃的,刘宏并没有要许慕晴请客。

    吃过饭以后又到处逛了一圈,把那里几家做得相对比较好的大商场超市都转了一遍,许慕晴没觉得人家的货架做得比自己的更好,所以信心又足了些。

    回程时雨就下得大了起来,高店长和另外一个都说还要留下来有事,就让刘宏和许慕晴先回去了。

    这一次,是刘宏开的车,许慕晴并不争这个先,她那开车的速度和技术,她怕一坐上驾驶位就被这些个猛人喷。

    刘宏年纪虽然不小了,可开车比高店长的速度还要快,许慕晴坐在副驾上,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系了安全带,手抓着头顶的扣环,简直连动都不敢随便动一下。

    看到她那么紧张,刘宏笑:“许小姐是头一回走这样的路吧?”

    许慕晴说:“是,看着挺可怕的。”

    刘宏说:“习惯了就好了。”

    两人很随便地聊着,走到半路的时候,刘宏突然说:“烟瘾来了,我下车抽支烟行吧?”

    许慕晴看了看天色,虽然还是阴沉沉的,但雨已明显小了下来,就说:“您随意。”

    刘宏就在路边停了车,拿了烟站在边上吞云吐雾起来。

    许慕晴头抵在车窗上望着外面,这一片都是山,笼在雨后的云雾深处,看起来,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空旷感。

    但她并没兴趣多看,她是农村出来的,几乎看着山长大,虽说她家乡的山没有这么大这么险,风景却总是相似的。

    她只觉得累,应付这些人很累,跟着他们跑来跑去很累,她也很想孩子,她还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这么久,因为一直有事,她都没来得及打电话,也不知道他们哭了没有。

    掏出手机,她看着屏幕上隽东和许可的小脸,忍不住轻轻抚了抚,微微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也许是太累,就是发这么一会感慨的时候,她竟然睡觉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她仍然在车上,周围依旧是厚重而沉寂的大山。

    路上很安静,几乎没有看到什么人车来往,入耳听到的,只有雨刮器唰唰的响声。

    刘宏抽烟已经回来了,就坐在她的旁边,离她很近很近,她的风衣外套已经被解开了,而他的手,就那么大喇喇地放在她的胸口上。

    并没有伸进去,只是就那么放着,他的样子也说不上有多猥琐,但是眼睛里有光,那样的光许慕晴在很多男人脸上看到过,当他们对某个女人感兴趣的时候,就会冒出那样的光,有一个很通俗的形容的词,就叫作“勾引”。

    老实说,这还是许慕晴第一次被萧方舟以外的男人这样对待,以前蒋开勾引她,那都是言语上的,他很直接地和她说:“许慕晴,我挺欣赏你的,好女人嘛,多个男人也不算多,要不咱俩试一试?”

    许慕晴觉得蒋开很搞笑也很无聊,就没搭理他,她没有回应,蒋开过后也没再怎么骚扰她。

    那什么所谓的在“君诚”长期开好房等着她,也只是她用来刺激萧方舟的借口罢了。

    职场女性,尤其是一个人单抢匹马出来跑业务,许慕晴早就做好了会遇到这种事的准备。

    她并没有太吃惊,她唯一意外的是,刘宏居然下手这么快,而且这么大胆。

    她瞟了胸前一眼,没有动,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刘总这是在干什么?”

    “你说呢?”刘宏的手甚至还在她上面捏了捏。

    许慕晴就坐直了些,捏住他的衣袖,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移开去:“刘总自重,男女终究有别,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妈就告诉我,女人有几个地方,男人是不能随便去碰的。”

    “那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女人也可以不用拼得那么辛苦?许小姐条件这么好,要想公司生意红火,随随便便就可以达到了,你说是吧?”

    许慕晴沉默。

    虽然说这一年里因为各种变故让她变得苍老了许多,但许慕晴知道,她其实长得还算不错的,也许还称不上绝色美女,可中人之姿到底还是当得上。以前在乡下老家,村里的阿姨老婆婆们都喜欢逗她,还和她妈妈说:“你们家丫头很不错,长得漂亮,又活泼,以后指不定是有大出息的。”

    这就是她的大出息,至今为了生存,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跟人谈生意,被个色狼一样的老板问到面门上来说:“你的条件很好,就看许小姐会不会用,敢不敢用了。”

    许慕晴笑,把自己的包抓过来,转过脸问刘宏:“刘总会打算用强吗?”

    刘宏很自豪地表示:“我从不对女人用强!像这样的事,我比较喜欢大家都心甘情愿。”

    “那就好。”许慕晴吁出一口气,拉开包,取出杨阿姨为她准备的防狼棒,放在手里掂了掂,细声细气地说,“刘总有品格那是最好的了,不然的话,我还真怕难以收场。”

    刘宏:……

    刘宏脸都黑了,盯着她。

    许慕晴瞟了他一眼,甚至还给了他一个妩媚的眼风,温柔但是坚定地说:“回去吧。”

    刘宏就扔了她一句话:“许小姐别后悔就行了。”

    许慕晴的确不后悔,她只是很懊丧,也很气馁。

    创业的路比她想象的要难,创业路上遇到的人渣,也比她想象的要多。

    到了龙城后,刘宏把她扔到宾馆门口就走了,虽然他没有再说一句话,但许慕晴也知道,自己这笔生意,很悬。

    人家不是没有替代品,也并非就要非她不可,只是她没想到,这世道,一个女人出来做生意,除了要产品不错外,还得拿身体做本钱。

    她很想掉头回去,却到底没有。晚上觑到高店长已经回来了,就开着车在商场出口不远处等着他。

    等到了人行稀少处,她把车子拦到他面前,放下车窗,淡淡地喊了他一声:“高店长。”

    高店长上了车,说:“那什么,很对不起哦,我们老板说因为价格问题,他没有看上你……”

    “我不想和高店长说这个。”许慕晴扬声打断,转过身来望住他,“高店长知道我找你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她说着拉下自己外套的拉链,露出锁骨处一处绯红的新鲜伤疤,“我不追究您和刘宏到底给我设了什么陷阱,我现在只想问您一句,除了刘宏,商场里还有谁可以越过他做得了主?”

    合上衣,她神色淡淡地又补充,“你可以不帮我,但是我跑这么远,不是白白要受这种侮辱的。高店长还年轻,职业生涯还长着呢,您不想毁在流氓罪这一项上吧?当然,您帮了我我也不亏待您,只要这笔单子能做成,五个点的提成,我不会少了给您的。”

    这个世界上,有刘宏那样能力一般但运气暴棚智商也低到没有下限只晓得用下半身思考的蠢人,自然也有高店长这种,虽然算不上绝顶聪明但很懂得审时度势的能干人。

    许慕晴和他说话时的气势摆在那里,尤其是,他太了解自家老板了,昨天他也只是跟他稍微提了句,说这次过来谈疏果架的女业务员长得挺漂亮的,刘宏就心痒痒地要跟上来了,还设计了外地一游那么一出。

    回程的路上尽是荒山野岭,就他们两人同行,要说刘宏对许慕晴做了什么,高店长是绝对相信的。

    只不过刘宏估计是没吃成,反倒让许慕晴威胁了,所以下午他回来时,他才那么恼羞成怒。

    而许慕晴也做得出,居然敢拿这个来威胁他,一边威胁他,一边还拿高额提成来贿赂他!

    他跑出来打工是为了什么呢?讨好老板是为了赚钱,那帮一帮许慕晴也不过是为了钱罢了,成了,两人一起发财,没成,他也没损失,许慕晴也再不好难为他。

    所以高店长虽然被威胁了不高兴,但他也并没有考虑多久,很快就做了决定,告诉许慕晴说:“除了刘宏,你还可以找刘家的小公子,刘维铭。他是老板的独子,年纪不大但做事比他老子要磊落能干很多,一般他决定了的事,就连老板都不会反驳他。他现在就在你们市里,负责商场采购中心的运作,你回去找他谈,只要他点头,就完全可以的。”

    转了一个圈,许慕晴又得回到原点。

    不过,能拿到这个情报,也算是很难得的了。

    从高店长那儿拿到刘维铭的地址和电话,许慕晴请王叔吃夜宵和他说了自己准备回家的事。

    王叔以为她差不多谈成了,还很真心地恭喜了她。

    许慕晴半个字也没提自己过来后的遭遇,只和他道谢,第二日天还没亮,就退了房踏上了返程的路。

    天空依然还飘着毛毛细雨,一场秋雨一场寒,连着下了两日的雨,这秋日早上山区的寒意,几可浸骨。

    因为路不熟,天气也不好,许慕晴车开得并不快,也所幸她开得并不快,所以车子暴胎以后,才只是打了个旋转,然后横立在路边。

    许慕晴直到车子停下来心跳都是静止的,暴胎时那一声暴响几乎将她吓傻,她感觉到停下来的车子摇摇欲坠的,便也不敢大动,屏着呼吸拿起旁边的手机,几乎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挪下了车。

    下车以后她才发现真正的惊险,车子的后轮几乎有一半已经滑落正道,就那么惊悚地挂在悬崖边的公路上,而拼命抵挡它后退的脚步的,就是轮子底下那颗已经被生生轧断了的细幼的松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