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35章 傻子

第35章 傻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两人这里的气氛正诡异的时候,救场的人来了。

    隽东爬起来没看到自己妈妈,飞快地赤着脚从房里跑出来,见到许慕晴还在,他松了老大一口气,连走路的姿势也慢下来了,倒也还记着要有礼貌,先跟秦力打招呼:“伯伯早上好。”然后再挨到许慕晴身上,揉着眼睛撒娇,“妈妈~~”

    许慕晴缓了缓气息,在他头上揉了揉,温和地说:“醒啦?去刷牙洗脸,吃过早饭,我们跟苗阿姨出去玩儿去。”

    隽东眼睛亮晶晶:“是去郊游吗?”

    许慕晴笑,摇头:“不是。”

    “去游乐场?”

    还是摇头。

    “啊,那就是逛街!”隽东瞬间没劲了,瘫在许慕晴膝盖上,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作出一副“此人已死请勿打扰”的怪样,□□着说,“我不和苗苗阿姨逛街,好累的说。”

    许慕晴被儿子逗得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小屁屁:“你们就负责玩,我和苗苗阿姨逛。”

    “才不信你的咧。”说是这样说,隽东还是很积极地洗脸刷牙去了,还顺便把他姐也叫醒了,声音特别夸张,骗她姐说,“姐,快起快起,妈妈和苗苗阿姨今天带我们去玩好玩的,好好好好玩的!”

    没一会,许可就也揉着眼睛出门来了,小姑娘已经快八岁了,这两年她长高了不少,也抽了条,褪去了一点婴儿肥,长发乌黑、眼神明亮、皮肤白里透红,站在那儿,亭亭玉立的,很有一点小小少女的靓丽可人。

    她十分自觉地担起着照顾弟弟的责任,帮他挤牙刷,给他洗小脸蛋儿。

    许慕晴便把杨阿姨准备好的早餐端出来,等他们洗漱完就招呼他们过去餐桌那儿吃早饭。秦先生也自觉得很,听见喊,原本说对早饭没兴趣的他,还是兴致勃勃地端起了碗。

    许慕晴也由得他,对着他,她总有一种送瘟神的无奈感,想着赶不走那就好吃好喝供着吧,好歹也算是有了一点情份,日后相遇,才好相见。

    哪晓得秦先生好意思得很,饭后猫猫打电话来,他们要出门了,隽东问:“伯伯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他还惦记着昨晚上跟秦力出去吃东西的兴味,因为有他在,平素妈妈不许吃的东西都可以吃个够,所以小小的他也很是明白,跟着秦伯伯走,有肉吃啊!

    秦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考虑了那么一会,就很自然地笑应,说:“好啊。”

    然后,就那么准备出门了。

    计慕晴忍不住抚额,就是许可也看了他好几眼,最后没忍住,提醒他说:“伯伯你不换衣服吗?”

    秦力说:“噢,我原来那套太脏,扔掉了,等下出去买。”

    许慕晴:……

    许慕晴只好认命地带着秦力先在附近随便买了套衣服,还真是随便,他们这旁边就没有什么成人服装店,于是只好去超市里买那种大众款的服装。

    好在夏天的衣服也简单,一件t恤衫沙滩裤就可以出门了,考虑到今日是陪猫猫选婚纱,要去的地方比较高档,许慕晴就很良心地给他挑了条牛仔裤。

    出乎她的意料,秦力一点都不挑,完全就是她给买什么他就穿什么的架式。

    他衣服架子也好,这么普通的衣服,也硬给他穿出了几分硬朗的感觉,除了贵气感没有了,英俊却是半点也不逊色。

    猫猫开着车过来接他们,隔着车窗,她先和孩子们打了招呼,末了看到秦力,怔了怔,接着勾勾手指把许慕晴勾到自己面前,问:“请了个这么帅的业务员?”看到许慕晴摇头,想了一想,作出恍然的样子,凑到她耳朵边就开始八卦,“噢,这个是不是就是你昨天晚上问我的那个,叫什么什么常艳还是常红的?跟你啥关系啊?”

    许慕晴:……

    猫猫最后一句话语气特别暧昧,许慕晴不由很是尴尬,将前者的脸扭过去:“准备开你的车啦,这么晚才过来,你是还打算有下次是吧?”

    虽然没有回头,但她还是能够感觉,秦力在笑。

    上车以后,猫猫才回头冲着秦力打招呼:“嗨,我叫苗兰,帅哥你哪位?”

    离婚以后,出现在许慕晴身边的男人,要么是亲戚要么就是客户,她在这边的亲戚猫猫都认识,客户嘛……不是她说,这个男人看起来就不像是,尤其是他对许慕晴的态度,有一种诡异的熟稔感。

    所以也不怪猫猫那么好奇。

    秦力脸上又有了那种疏离的冷漠,语气淡淡:“你好。”

    连名字都懒得说,一副拽得个二五八万的模样,还是许慕晴看不过眼,圆了一回场,跟猫猫说:“叫秦力,内向着呢,你别理他。”

    秦力:……

    猫猫性子好,也看出他其实是不太想跟她说话,就和许慕晴吐了吐舌头,转而谈起婚纱的事。

    只有两人的时候,她才偷偷问许慕晴:“说实话,那男人到底谁啊?”

    许慕晴就看了一眼秦力的方向,她们在选衣服,他就和两个孩子在另一边玩店里提供的积木,一大两小都聚精会神地盯着桌上一堆东东,夏日明亮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晕出一点温暖的余光。

    这样的秦力,身上有一种少见的,大男孩的温柔和温软。

    许慕晴收回目光,她不想骗猫猫,事实上,她也没觉得这事有什么好隐瞒的,就说:“他是秦力,典石成金的老板,你还记得吗?”

    说秦力猫猫没印象,说典石成金猫猫就记得了,主要是那一次许慕晴吃的亏太大,她受的惊吓也太多!她忍不住有些磨牙:“怎么是他呀?”

    言下还有一些意外,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就处到一起来了,很明显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人。

    许慕晴犹豫了下,到底没有说详细,主要是,田婷婷那事,她跟谁也没有说过:“好像是他遇到了什么事吧,被我撞上了,就在我家里住两天。我想着,他以前怎么的也算帮了我,而且,他那人……能量不低,我能有机会帮到他,也算是结份善缘了。”

    最后这句倒是实话,也是许慕晴多方考量后,最终把他带回家的原因。

    人都有私心,她也一点都不例外,而且哪怕他最大的靠山秦常彥已经倒台了,她相信,秦力还是有些力量的。

    她不和他牵扯太深,也不图他什么,就想着,万一要是再遇到许慕明当初那样的事,她不至于太抓瞎。

    猫猫闻言默了默,她也做生意,自然也知道人脉的力量,并不反对许慕晴这样想这样做,不过,她还是提醒她:“那你也注意些分寸,别什么事都往身上揽,他那人,我觉得环境肯定复杂着呢。”

    猫猫这样颜控的人,对着秦力那张脸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理智的话,很显然,在她心里许慕晴这个朋友要比帅哥要重要得多。

    这让她觉得很温暖,就笑着点了点头,于是这个话题也就告一段落。

    等到猫猫终于选好衣服进去试,许慕晴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回头,才发现秦力不见了,两个孩子倒是还趴在桌子上,许可正帮着隽东扶着垒得高高的玩具。

    眼看着摇摇欲坠,许慕晴忙跑过去帮忙,一边漫不经心似地问了一句:“秦伯伯呢?”

    好吧,说出“秦伯伯”这三个字的时候她忍不住寒了一下,实在是这称呼跟秦力那形象太违和了!

    隽东对她的问题完全不理,鼓着小腮帮子聚精会神地只继续把积木往高处垒,倒是许可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不知道诶……他说他出去一下。”

    许慕晴点头表示知道,哪晓得他这一下,去了很久都还没有回转,她本想随他的,可到底还是忍不住,转出去寻了寻。

    才走出没多远,她就远远地看到秦力站在商场的一个转角,他身边还站着另一个面目有些模糊但样子看着很是恭谨的男人。

    他们似乎正在说着什么,秦力仍旧是那副懒洋洋的冷冷淡淡的模样,看到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许慕晴就很自然地继续往前面走着,然后折身进了旁边一个公共洗手间。

    等她出来后,秦力跟那个男人都已经不见了,然后一回头,她就看到了曲婉然。

    她们一帮子人走走说说,恰好快到猫猫选婚纱的店门前,其中有一个和许慕晴也算是老熟人,是萧方舟的大嫂。

    这些年,她在成长,萧方舟的成长就更是惊人,生意越做越大,他大哥就干脆辞了那边的职,跑这边跟人合伙开起律所来了。

    至于曲婉然,生意场上,也算是常遇见了,

    她没太当回事,垂眸顾自走自己的路。

    只不曾想,猫猫恰好这时候推门出来,她身上穿着店里的一套婚纱,手上也拿着一套,正探头出来寻她:“亲爱的快来快来……”余光看到另一边的曲婉然时满脸的笑意都忍不住沉了沉,语气倒是没怎么变,“乱跑干什么呀?要是一不小心遇到个疯狗什么的,也讨厌不。”

    猫猫不喜欢曲婉然,既是因为他们这些年总是和许慕晴做对,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刘维铭。

    曲婉然不知道是要报复还是想要干什么,明明不喜欢刘维铭,却总是喜欢对着他做出一些娇娇之态。

    曲婉然那个人,外表看着气质高雅得很,内里活脱脱就是个呛口小辣椒,挨了骂要她全无回应怎么可能?她冲着猫猫笑了笑说:“苗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啊,嘴巴永远比脑子快,还站在人家地盘上呢,就造人家的谣了,这样的地方要是也有疯狗了,那还有谁敢过来买东西么?也不怕人家宁可生意不做也要把你赶出去,到时候,可就很难看了哟。”又瞟了许慕晴一眼,跟她身边的人说,“那句话还真是说对了,说什么乌合之众还是蛇鼠一窝呀?都是喜欢巴到男人不放的,哪怕倒贴也在所不惜,这前头一个是这样,后面一个更差不多,管人家喜欢不喜欢硬往上面贴,贴了就算了,还总以为天下的女人都看得上她选的男人,笑死人了。”

    这一下打击到了两个,而且话说得比猫猫的要难听很多倍,猫猫的脸色立马就挣得红了,瞪着曲婉然,冷笑:“你倒是高贵,你倒是不倒贴,真要那么高贵,就别捡人家不要的撒!”

    说完,一拖许慕晴的手,进里面去了。

    外面的曲婉然也被她最后一句气倒,只萧方舟的大嫂看了一场好戏,不由得暗地咋舌,跟身边的女伴对视一眼,劝她:“你和她们计较什么呀?一个两个泼妇样的人儿。”

    曲婉然甩开大嫂示好的手,森然瞟了一眼许慕晴和猫猫进去的店,哼声说:“她总是会后悔的!”

    她一定会让她们后悔的!

    36

    猫猫力用得很大,许慕晴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她拖进去了,还差点摔了一个跟斗。

    隽东跟许可在里面隐约听到一点动静,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也跟着兴兴轰轰地跑出来,还问:“妈妈,苗苗阿姨,哪里有疯狗啊?”

    猫猫正在气头上,闻言恨声答说:“哪里来的疯狗?到处都有呢,隽东和可可你们可得小心点!”

    隽东懵懵懂懂的,倒是许可看出了苗苗阿姨不高兴,拉住了还想要说话的弟弟。

    许慕晴安抚地望了一眼孩子,随着猫猫进了里面的更衣间。

    猫猫一把坐在椅子上,用力捶了捶靠背:“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许慕晴叹气,很是抱歉:“对不起啊,我……”

    “又关你什么事了?”猫猫气咻咻地瞪她。

    “那不生气了行不?”许慕晴柔声劝慰,“你这样生气,会让我很不好意思的,怎么说,你会跟她结怨,还是因为我。”

    猫猫翻白眼:“因为你什么呀?少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了!我是看不惯她那妖精样,明明就是个臭□□,装清纯给哪个看呢?也就是那些臭男人们喜欢她那个调调!”

    猫猫嘴巴是有些不饶人,但基本的修养还是有,极少用那样侮辱性的词语骂别人,这次很显然,曲婉然是真的触到了她的痛脚。

    许慕晴忍不住握住她的手:“那好,不是因为我那就不生气了,好不好?你生气那就是如她的意了,我们得开开心心的,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嗯?”看她还是气呼呼的,不由得无奈,哄她说,“你要是还是觉得不开心,那这样吧,我帮你把这口气出了,怎么样?”

    猫猫回过头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怎么出?和她打一架么?”

    许慕晴笑,其实这么久了,哪怕曲婉然再可恨,她也没有对她有过什么偏激的想法,更无心应付她的挑衅,主要是,在她看来,她于她,根本就是无足轻重,光是她这个前妻的身份,就足以令得心高气傲的她如梗在喉,过不好日子!

    只这一次,她也着实有些惹毛她了呢,便说:“打什么架?你看我哪时候跟人干过架呢?出气么……也不是只有打一架或者嘴上占点便宜就叫作出气的,还有一种气,是让她只能干巴巴看着,发不出来,也咽不下去,那才叫真正不好过呢。”

    猫猫说:“还有这样的?”

    许慕晴点头:“嗯。”却不说自己到底要怎么做,只道,“明天你要是有空,到时候我请你过去,你只管看好戏就好了。”

    说是这样说,猫猫的心情到底还是受了些影响,加之隽东他们也等得不耐烦了,于是那一天,还是无功而返。

    不过也不急,猫猫的婚期定在十一,距离现在还有几个月呢,慢慢挑也是来得及的。

    一行人就很干脆地转战了体育馆,在里面流连了一天。

    秦力在她们准备离开婚纱店的时候返了回来,还是一个人,而且也没有要说离开的话,更无意跟许慕晴解释她看到的那个男人是谁谁谁。他不说,许慕晴也不问,她是真的就把他当成是一个临时的客人,也许他会意外地多停留两日,但终有一天,他会离开的。

    如果说她之前对他还有过一点点的同情,但是在得知秦常彥是哪个的时候,那点同情就再也没有了,相反的,她对他会保有基本的戒备,但是,绝不得罪。

    他要怎么样,随便他,少爷玩得开心就好,只要不连累了她。

    秦力在体育馆里倒是放开了些,而且他什么游戏都精通,游泳、打球、溜冰,打网球的时候,许慕晴和猫猫两人都没打赢他,反被他累得像条狗似的,他老人家施施然擎着个球拍嫌弃地说:“就这个水平……”

    而且他游泳花样也特别多,把个游泳馆里的人都看呆了。也是他脱了衣服以后,许慕晴才确切地看明白他身上的伤,尤其是背上有一处,都裂开口了,她光看着就觉得疼。

    好在他皮肤不算白晳,便是有些瘀伤也不那么明显,因为这个,倒显得他的身材越发的好,劲瘦有力,没有一丝赘肉,他好似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有多受吸引,也浑然不在意那些大伤小伤,许慕晴提醒他,他便笑着问:“你是担心我吗?”

    其实这话也没什么,主要是他讲话那语气,着实让人无语。

    许慕晴就再不管他,任他跟她们打球,还一挑二!还要游泳!还让隽东趴在他背上!那小家伙被他驼着游了几个来回,笑得嘴巴都要歪了,回去的时候,直把他当成是好伙伴第一人,连许慕晴都不要了,只要他抱。

    猫猫在她耳朵边叹气:“你儿子真是太好收买了。”

    许慕晴也唯有苦笑。

    几人直玩到华灯初上,在外面吃过了饭方才回去。

    第二日就是六一,学校不放假,但普遍都有活动,好在两个孩子的时间是错开了的,像许可,她们是下午有表演,而隽东的时间则在上午。

    秦力没有再跟出来,昨天装逼硬要剧烈运动的后果是,他病了,发烧!要不是他上洗手间时被杨阿姨看到其脸色不对,她们都未必会知道。

    许慕晴早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颇是无语,只能让杨阿姨先送孩子们去学校,推门进他房里,他本人倒仍是淡淡的,还怪她家榻榻米不好:“太硬了,硌得我骨头都疼了。”

    他不肯去医院,许慕晴也拿他没办法,只好从小区医院里喊了个熟识的医生过来,帮他简单看了看。

    医生说:“应该是伤处感染引起的发热,其余摸着骨头什么的倒还好,估摸着是肌肉性一类的损伤,不过能去医院做个检查肯定是更好的。”强不过他,到底还是给开了一些药,外敷的,内用的,让先看看再说。

    最麻烦的还是他背上引起发热的那处,夏日天热,他昨天又泡了水,伤口边缘处都有些溃烂了,那医生也好,很细心地帮忙处理了,倒省了许慕晴一番手脚。

    待得医生走了以后,她给他端来早餐,顺便倒水让他吃药:“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不愿意去医院,但身体总是自己的,你这样拖着,自己不难受么?”

    秦力还理直气壮的:“我给你省钱啊,这也不好?”

    许慕晴就看着他。

    这一回秦力倒没跟她抬杠,反笑了笑,说:“千杯……好好,许慕晴,问你个问题。”

    许慕晴点头,顺手把药片抠出来,按照说明一粒一粒数好,数到一半才发现,自己为毛要这么照顾他呢?想要停手,又觉不妥,只好继续若无其事地帮忙把药准备好。

    她的动作很是细微,但到底还是让秦力发现了,他轻笑一声,接着说:“你为什么要收留我?”

    许慕晴瞥他一眼,问:“要听实话吗?”

    “嗯。”

    许慕晴就说:“是你硬要懒上来的,你忘了吗?”

    秦力:……

    看他被噎到,许慕晴终是笑了,把药粒都放在一个瓶盖里递到他面前:“吃药吧。”

    她的语气轻和,竟恍惚给了秦力一点温柔的错觉,让他想起记忆深处似乎也有这样一个人,用这样的声音和他说:“吃药吧。”

    带着怜惜与同情。

    他不由自主地接过来,手指还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指尖,凉凉的,柔软的,一触即离,快得他都来不及产生任何感觉。

    许慕晴的表情也很平常,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不小心,看着他吃完药,她收拾东西,指了指放在一边的早餐:“虽然不舒服,但还是随便吃点吧,完了放着就行,杨阿姨回来会收拾。”

    然后她便起身离开,临出门的时候她回过头来,脸上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关于刚刚那个问题,”她说,“其实真正的答案是,收留你,不过是为了还秦先生之前关照我的情份,还有,如果还有以后,希望您能手下留一点情。”

    这次说完以后,她就真的离开了,房门嗒一声轻轻关上,秦力瞪着那门,像是要把她又瞪回来,良久之后,才自失地一笑:“傻子!”

    也不知道说的是她还是自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