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51章 惨胜

第51章 惨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秦力的到来,那两人谁都没有在意。

    萧方舟只是盯着许慕晴,低吼着问她:“你们两个串通好的是不是?”

    “是。”

    “那些照片也是p上去的?”

    “你觉得呢?是不是真的,你不会去问问你家曲婉然?”

    “你疯了!”萧方舟简直不能相信,“这样毁了我,你就很乐意?你让隽东以后怎么想,怎么看?”

    “那你要他怎么想怎么看呢,萧方舟?你在做那些事之前,有想过让他怎么想怎么看吗?而且,我有冤枉你吗?难道曲婉然没在对刘维铭下药,难道没有对他起过那样肮脏的想法,做过肮脏的事情,仅仅只是为了从我手上拿到所谓的标书,为了一单生意?萧方舟,生意不是你这样做的!我早就和你说过,生意场上,各展手段各凭输赢,愿赌服输我斗不过你,我可以承认我输。但是,你不能无耻到去伤害我身边的人!我也绝对不允许,他们再被你所伤害!”

    “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是啊,你没有想过,你只是做了!”

    “许慕晴!”

    “别喊我……滚,别离我那么近,滚!滚远点!别碰我!”

    许慕晴剧烈地挣扎了起来,萧方舟还想要捉住她,忽觉腕上一痛,仿佛被铁钳挟住一样,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回过头来,发现秦力已站到他的面前,伸手将许慕晴往自己身后一捞,淡淡地睨着他说:“她让你放开,你听不见?”

    “这是我和她的事,你又算是哪根葱哪根蒜,给我滚!”萧方舟试图推开他。

    秦力却是笑:“滚吗?不好意思,好像我家许小姐的意思是想你滚!”

    说完,他手一扬,萧方舟就不得不后退了好几步,要不是他反应还算快,差点从楼梯上真就那么滚了下去。

    看着面前明显比自己还要高还要有力量的秦力,萧方舟很聪明地选择不再与他对抗,他站稳了,只是看着许慕晴,说:“原来是找到新男人了……我就说,你的底气怎么就那么足!只不过,许慕晴,”他看起来都有些气急败坏了,“你对我就一定要这么恶毒吗?我真的从来就没有想要伤害你。好,就算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道歉,我忏悔,你要公司是不是?我也可以给你……”

    “新男人”这样的词,不要说许慕晴了,就是秦力听得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过前者比他要更先炸毛,许慕晴几乎是立即推开他,冲萧方舟吼道:“滚!谁他妈的要你来道歉,要你忏悔,你少恶心你自己也恶心我了!以前我只当你有些卑鄙,没想到,原来你还可以这么无耻!生尔为人,萧方舟,你摸着你的良心问问你自己,是我对你恶毒,还是你为人太无耻?你以前对我做的那些也就算了,几年过去,你倒是越来越出息了,还让你的女人去对另一个男人进行□□,你不觉得自己的道德底线设得太低了吗?说你甘戴绿帽都是抬举你了,或许在你萧方舟的字典里,指不定,绿帽子还是个赞美的好词呢。”

    “你!”

    “你什么你?别用你的手指着我,也别再打我身边人的主意,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在乎的人已经不多,如果你再敢伤害到他们,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你信不信?还有,除了看儿子,麻烦你以后不要再为任何事来找我,因为每一回见面,除了见识到你的愚蠢、刻薄、无情无义之外,我再见识不到其他的。这也让我越加恶心,为自己,居然喜欢了你这样一个男人而感到恶心,我不想这样经常性地见识到自己曾经的愚蠢,所以,也请你,不要再到我面前来卖蠢!”

    “好,很好,我本来是想要来跟你讲和的,但很显然,你是硬要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我早已经见过棺材了,还是三副,你不记得了吗?”许慕晴说着笑了起来,笑声很轻很轻,轻得像是梦似的,带着哀冷和惊痛,“其中有一副棺材,埋的还是我妈。不知道这些年里,我曾经的婆婆,你们萧家那个最伟大的萧老太太可有没有做过恶梦?”她一笑,又说,“我猜她应该不会,因为她大概就跟你一样,或许永远都不会认为是自己做错了,而只是别人做得不对,是别人碍了你们萧家人的路。这样也好,心宽宽地活着,萧方舟,我说过的,我希望你们都活着,好好活着,活到长命百岁,天长地久,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萧家人,一个一个遭报应。”

    “你现在的失利,也只是才刚刚开始而已,急什么呢?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做怎么应对吧,如果你就这么被打败了,我会觉得,很没有成就感的!”

    “好。”萧方舟几乎是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我会让你好好看着,看一看,我们两个,到底是谁,会遭——报——应!”

    萧方舟终于走了,许慕晴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秦力本来想说什么的,结果她在他开口之前就摆了摆手,说:“对不起,请让我先静一静。”

    他以为她的静一静是躲到哪里哭一场,或者把自己关在哪儿发发呆,结果她就坐在茶几旁开始泡茶,一杯又一杯,一杯又一杯的。

    下午的办公室里,盛夏炙阳带着暑气都被挡在了空调和窗帘之外,室内温凉,溢满了茶香,她身姿毕挺地坐着,动作也很优雅,如果表情不要那么沉肃或者说是狰狞的话,秦力想,倒也是蛮令人舒服的一幅午后休闲图。

    终于,在连着泡了好几泡茶叶之后,她才抬起头,看着他:“你还喝得下去么?”

    秦力便摸着胸口吁了口气,说:“谢天谢地,你终于安静完了。”抚了抚肚子,那里面已经灌满了茶水,他站起来晃了晃,语气夸张,“能听见水响了吗?”

    许慕晴就笑了笑。

    看她面色已经缓和了下来,秦力这才好奇地问:“你们女人生气了都这样么?”

    “都哪样?”

    “浪费呀。”他一指先头被她倒掉的茶水,这茶叶虽不算顶级,但应该也不便宜,就那么泡好了又倒掉,她还真是舍得。

    所以他才坐下来替她喝。

    “怎么能算浪费?”许慕晴的语气淡淡的,“这茶有毒,喝了伤身体的。”

    秦力:……

    他端着一杯茶水,就那么瞪着她。

    许慕晴笑,这次倒是真的开心了:“哄你的。”她说,忍不住抿了抿唇,连眼睛都亮了起来,少了沉郁,多了一点明媚的颜色,“泡茶的人心怀忿恨,恨也是毒啊,心毒。”

    还懂得自我解嘲了,看来是真的恢复了。

    秦力挑眉,没想到她自我恢复得如此之快,而且方法还这么特别。

    嗯,以后可以学学。

    说完那句话,许慕晴自己也端起了一杯茶,浅浅饮了一口后,便轻轻抚着杯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进门那会你想说什么?”

    秦力:……

    谁知道想说什么了?都过去这么久了。他很努力地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说:“哦,我是想说,嗯,你那样做挺愚蠢的。

    许慕晴抬眼看他。

    秦力就笑,神情嘲讽,话却说得很轻柔:“口头威胁还不愚蠢么?除了让对手对你更警惕,更小心,大概也没有其他作用了。”

    “那你有更聪明的?”许慕晴淡声问,面上倒是平和,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发怒。

    秦力说:“有,用行动啊。像你……咳,像刚刚那个姓萧的,不管怎么样,哪怕手里拿了把刀随时捅向你呢,他嘴里永远说的都是,‘我不想伤害你’。”如此评价完后他还总结一句,“所以他比你要聪明。”

    许慕晴:……

    这人讲话永远都是如此直接,许慕晴略感无语,倒也不和他争,只平静回说:“受教了。”

    秦力便一笑,大喇喇地答:“好说,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不过是你嘛,我再友情教你一招,打狗的路上,要么你就一棒子把它打死,要是打不死,那就不要去理它,省得狗逼急了跳墙,反倒伤到了自己。”

    他说这话时,还自嘲地笑了一下,也许,是他也曾被这样的一只“狗”所伤害过?许慕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谢谢你,我会注意的。”

    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之后她就搬了许多资料,让秦力熟悉。工作上,她是个很认真的人,说了让他做自己的业务员,还真就认认真真地把他往一个好业务员的路子上教,不管是他想学还是不想学。

    快下班的时候,刘维铭过来了。

    他之所以这么晚才到,无非是要把尾巴都清理干净。其实他的反击计划很简单,就是假装受胁,然后一面拿着曲婉然的照片进行移花接木,一面说服程总帮他——也不需要多的,只要他帮忙讲一段话就可以了,程国兴讲话之前需要一个引子,他们当时还想着,如果萧方舟和曲婉然没有动静那就另安排人问那个问题,没想到,最先按捺不住的,反倒是萧方舟自己。

    当然,冲进会场里去的女人也不是猫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种事,刘维铭还是玩得挺纯熟的,他连自己的照片都不用,又怎么会让猫猫去露那种脸?

    而且他也根本不需要用到自己出面,哪怕萧方舟最后证实那些照片是假的,但最坏的影响已经造成,他想要全部挽回声誉,几乎已成为不可能。

    所以这也是萧方舟出离愤怒的原因。

    刘维铭并没有跟许慕晴分享计划成功的喜悦,在他,这样的事也不值得去高兴,他已经知道她拿下了恒信的消息,因此极力鼓动她好好庆祝庆祝。

    许慕晴一边做事一边任他说,只到最后才浅浅地用一句话打发了他:“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再见你了,又何必?”她看着他,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她肯来听你的计划,不是因为原谅你,只是不想看到贱人们太得意罢了。”

    刘维铭微微一滞:“你也知道,我是无辜的。”

    “很无辜吗?”许慕晴嘲弄地笑了一笑,问,“那么,去见曲婉然,跟她吃饭,也是她绑着你去的吗?”

    刘维铭忍不住嘀咕:“……生意应酬嘛,我哪知道她那么阴险?”

    “是吧?那你知道当年萧方舟出轨的时候,他跟我说的理由是什么吗?也是‘生意应酬’。所以你们两个都不过是犯了男人们常犯的错,然后很不幸,他遇到了一个会偷偷给我打电话发信息告诉我他有□□的女人,而你,大概要更惨一点,人家还帮你免费拍了□□,以供世人欣赏。”

    “许慕晴。”刘维铭一脸苦逼地看着她,“你讲话就一定要那么刻薄吗?”

    许慕晴很直接地表示:“不能。”说罢她摆摆手赶他走,“刘总若没有了别的事,那就麻烦忙您的去吧,您替我高兴的心意我收到了,很感谢。但是庆祝什么的,抱歉,我没那个心情。”

    她的确没有那个心情,如此的胜利,杀敌八百,她更是自损了一千,萧方舟固然没有落得什么好,但猫猫兴奋待嫁的心情以及她的姻缘也给毁了个一干二净。

    而且,离婚夫妻混斗什么的,说出去好听吗?尤其是他们中间还夹着一个孩子。

    这样的胜利,实在和惨胜没有什么分别。

    刘维铭无可奈何地走了,许慕晴只出了一会神就继续忙着接获订单后的事情,她还带着秦力去见了她聘请的那个兼职的设计师,又去工厂那里看了看,指使着他认了半个下午的木头。

    她看上去是如此的平静,平静得连秦力都不由得佩服她。

    他忍不住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那会儿华灯初上,他们正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许慕晴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也没什么难的,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还真没有很顺利的事,只有一次又一次感觉自己快撑不下去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强迫自己把目光看远一点,再看远一点,想象着以后,会如何如何风光,如何如何把今日种种都一一还回去,这样的话,平静下来也就没有那么难了。”说到这里,她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脸上依稀露出了点许慕晴式的自嘲一般的俏皮,“这个时候,一般我就会允许自己发一发白日梦。”

    秦力不由得哑然失笑,说:“大概你也并不把它们当成是梦。”

    “是吧?”她似感喟地说了这么一句,嘴角挂起了一点淡淡的笑意。

    她当然并不仅仅只把它们当成是梦,那是她的向往,也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力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