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62章 骚扰

第62章 骚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猫猫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但许慕晴觉得,她其实是不明白的。很多东西,必须要自己去经历才能懂得,一如她当年,一门心思想要嫁给萧方舟,又一如她现在,鼓足了劲,只想着要赚钱,要打败萧方舟,要证明许家人还好好地存在着。

    也许很多年以后,她也会如后悔嫁给萧方舟一样,再后悔自己把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种事上,但是,谁知道呢,不到那一步,人总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的。

    她只知道,这是她目前活下去的唯一目标,而为了这个目标,牺牲什么,浪费什么,在此时的她看来,都是值得的。

    猫猫挨着许慕晴坐下来,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叹了一口气说:“许慕晴,我明白你的意思,因为太明白了,所以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昨天晚上我心软了呢,差一点点就心软了,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那是他第一次跟我说喜欢我……但是我又害怕,我害怕自己会越陷越深,也害怕他的这种喜欢是不长久的,等到他不再喜欢我的时候,许慕晴,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所以还不如就这样,就让我和他的感情停在这个最遗憾的时候,这样,他不会忘记我,他也会一辈子都记得我,都记得他曾经这样喜欢过我,也挺好的,是吧?”

    许慕晴听罢微微一怔,而后笑了笑说:“你比我要聪明很多。”事实上,猫猫也一直都比她活得要清醒,她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也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是我瞎担心了。”

    人生最糟糕的不是失去爱的人,而是因为太爱一个人而失去自己。

    许慕晴就曾经因为太爱而活得渐渐失去了自我,让自己的世界变得越来越狭窄。

    但猫猫没有,她和刘维铭在一起以后,她照样经营自己的事业,照样和朋友们聚会就聚会,玩闹就玩闹,她把她的爱情,只当成是她自己的爱情在经营着,所以哪怕没有同样热恋的回应,她也依然热烈地投入其中爱了一场,所以即便刘维铭对结婚并不热衷,她也兴致勃勃地一个人挑选着婚纱。

    她一直都只做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因为值得,所以她投入,也因为不再值得了,所以即便痛苦,她仍然干脆利落地抽身离去。

    而这样理智的她,又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一时冲动而选择和另一个男人闪婚?

    她之所以同意了,必然是因为,那个男人身上,有值得她同意嫁给他的优点。

    “我错了,我更正我的话,猫猫,我相信你。”最后,许慕晴说。

    猫猫回答:“嗯。”

    许慕晴又说:“要好好过日子。”

    猫猫说:“会的。”

    两人便相视笑了笑,过后许慕晴没再主动和猫猫提过刘维铭的事情,猫猫也不和她提他。

    她和刘维铭的生意依然继续,她去了他新签下来的商场,在那里,还见到了刘宏。

    刘宏现在对她已经没有恼意了,当然,口头上占她点便宜也还是经常的,只要不过分,许慕晴一概无视,便是那些挑逗的话,她也是听到当作没听到。

    倒是和她一起过去的小袁很感慨,回来的路上还问她:“会不会觉得女人做生意比男人要难很多?”

    小袁是许慕晴新请的业务员,年纪挺轻的,面皮也还有些嫩,所以乍一听到刘宏那些大喇喇的带色的言语真是有些吓到了。

    许慕晴看他那样忍不住笑:“看多了就习惯了,习惯了也就没觉得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区别了,做生意嘛,只要你肯拼,男人女人都一样。”

    小袁就点点头,嘀咕着:“也是啊,我就觉得晴姐你挺厉害的。”

    许慕晴失笑:“我算什么厉害?”

    她的确是不算得厉害,如果真的厉害,她就不用到现在还要忍受刘宏的语言骚扰,如果真的厉害,她就会在恒信事件后,像萧方舟压制她一样将他压制住。

    甚至于和蒋开的生意,也不会被他半路截胡了。

    虽然她也小小地坑回去了一把——她后来还是见了蒋开,不过并不是为了应他的约,而是为了让他赚更多的钱,萧方舟不是要跟她抢么?那就抢吧,她让蒋开传消息回去,说她愿意提高十个点购买货架厂,萧方舟果然就又随之提高了价码。

    可除了让他付出比原本更高一些的价钱外,她还是失败了。

    她失去了这次的机会。

    而商场如战场,时机永远都是一闪即逝的,她错过了这一次,或许就将会错过很多很多。

    因为市场留给她的时间总是有限的,货架生意如今的利润已越压越薄,竞争也越来越大,如果她不能在这个熟悉的行当尽快立足,那随着时间的过去,她也只会越走越艰难罢了。

    蒋开也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果断转型,并在事后还打电话给她,说她:“不明白你还坚持什么,都单身女人了,玩一玩你也没勇气么?而且我开的价码实在是不低了。”

    价是不低,只是许慕晴看不上,她就只回了他一句话:“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她是需要钱,也需要机会,但是,她并不愿意用自己的底线去换取这些。被人言语骚扰是一回事,出卖自己的*跟灵魂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想要活得像个人,首先就不能把羞辱自己的机会送到他人手上。

    蒋开闻言嗤之以鼻,笑她是“假清高”。

    她没有辩白,以前的时候,面对别人的误会她还会气恼还会争个脸红脖子粗,经历的事情多了,对这些误解也好,偏见也好,她都一概淡然以处之。

    和小袁一路谈谈说说,有个人相陪,原本漫长得可怕的出行似乎也变得短暂了起来。因为想要让他以后负责西北地区的业务,所以她走走停停,在路上又耽误了好些天。

    如此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中旬了,孩子们的特长班早已结束,和杨阿姨一起,都跟着姑奶奶去表嫂的老家玩儿去了。

    家里冷冷清清的,许慕晴很有些不适应,不过她也没在家里待着,才洗个澡就又出门去了。

    今日是刘维铭生日,她都还在路上,他就已经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这样的场,许慕晴是一定要捧的。

    只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刘维铭这次的生日会搞得隆重而高调,他请了很多朋友,还包了一间酒吧给他自己庆生,酒吧中央的舞台布置得跟个小型演唱会一样,十几个衣着清凉打扮妖艳的美女将他如众星捧月一般拱在正中。

    刘维铭正在唱张信哲的那首《过火》:“……让你疯/让你去放纵/以为你/有天会感动/关於流言/我装作无动於衷……”

    那么忧伤的情歌,被他唱得荒腔走板,还用这样的气氛烘托出来,简直怪异得让人发笑。

    但他浑不在意,照样唱得投入十分。

    许慕晴站在门口望了一圈,灯光昏暗,她也只能隐隐约约识得清人影罢了,正踌躇间,看到有人往门口这边过来,便站着没有动。

    等人走近了,才发现过来的是程国兴,他正在接听电话,见到许慕晴还有些意外,冲她微微摆了摆手就去了外间。

    隐隐约约的,许慕晴听到他的声音,是一向的温和,温和中又有着别样的温柔:“……再过会就回去……你也早点休息……”

    他电话打得并不久,没一会也就进来了,看到许慕晴还站在门口,他问她:“是才到么?”

    许慕晴说:“是啊,才从外地赶回来。”

    “听刘总说了。”程国兴颌首微笑,“谈得可还顺利?”

    “嗯,还挺好的。”许慕晴也笑。

    两人说了没几句话,室内灯光陡然大亮,掌声轰然——刘维铭的歌终于唱完了。

    他在台上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他俩,所以下台后径直走了过来:“站在这聊什么呀?是不是嫌我招待不周?”又说许慕晴,“才赚走了我家一笔钱,今日是不是得好好敬我一杯?”

    许慕晴说:“生日快乐……十杯也可以,只要你不借酒发疯就好。”

    程国兴闻言一笑,刘维铭却苦了脸:“许慕晴你可以了啊,就那么一点破事,你打算念到老是不是?”

    许慕晴笑说:“没那打算,不过是先提醒你一句罢了。”

    刘维铭翻了个白眼,说:“谢了啊,你不念叨我就很感激您了。”

    几人说笑着随他去了厅中一桌,那里已经团团坐满了人,多数也都还是许慕晴认得的熟人,其中有一个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是蒋开。

    看到许慕晴,他微微眯了眯眼睛,遥遥冲她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许慕晴就回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

    作为寿星,刘维铭自然是众人的焦点,先是被众人就他的歌声调笑打趣了一番,接着便是轮番的敬酒轰炸。

    场面越来越热,等吹过蜡烛分过生日蛋糕后,整个会场里的气氛就都慢慢变了。

    舞台变成了舞池,灯光迷离闪烁间,男人女人之间的动作也越来越入骨,许慕晴被人挤到了角落里,看着这样的场景简直有些无语。

    她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待下去,就转着圈圈想寻到刘维铭跟他说告辞的事,结果走了几个来回除了惊到几对野鸳鸯,连刘维铭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她不想再待下去,便果断往外头走去,结果还没行几步,就被蒋开追了上来。

    这人酒量不怎么好,也没看他喝几杯,就已经有些糊涂了,从后面扯了许慕晴的胳膊,半抱着她将她推到了一个廊柱之后。

    他用的力气很大,许慕晴又没防备,于是生生被他带了一个踉跄,胳膊肘碰在坚硬的柱壁上,“呯”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疼得她不由自主地弯了弯腰。

    “许慕晴。”她身上的疼意尚未过去,就听到耳朵边传来蒋开因为兴奋而有些紧张的声音,“大家都在玩儿,我们要不要也玩一把呢,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