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129章 番外

第129章 番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总,外面有个财经报的记者说想要做个专题采访。”

    “嗯。”许慕晴看着文件漫应了一声,想到不对,又抬起头,看着她的秘书小姐,这回声音微微扬了扬,“嗯?”

    秘书小姐就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许慕晴就忍不住笑了一下,说:“这些记者现在也越来越聪明了……这是好事,尽管配合他们让他们采访。”手指微曲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她又嘱咐,“叫李总作陪。”

    秘书小姐就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点了点头,说:“好的。”

    然后默默退了出去,心里却在想着,估计就算有李总出面,那些记者大概也是无法满足的。

    自从福布斯宣布许慕晴成为新的全国女首富后,关于她的一些事迹不胫而走,那些堪比八点档连续剧的剧情,引得全国媒体争相追访,不过许慕晴从来就不接受采访,以至于她多年以前推广生态木时的采访照片和影象资料就成了唯一的媒体资料,被一次又一次转载和提及报导,与此同时,她在那次推广会上表现出来的大气、沉着和冷静的姿态,也使得世人对她更加追捧和好奇。

    有时候,秘书小姐会觉得,许总之所以不愿意接受采访,大概也就是想要继续保持这样的神秘?毕竟高山仰止,所谓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嘛……

    不过漂亮又能干的秘书小姐估计是怎么也想不到,许慕晴不愿意接受采访的原因只是因为——

    秦先生打电话给许慕晴:“我听说今天又去了一拨记者是吧?”

    消息还挺灵的,许慕晴笑笑:“是啊。”

    “不许接受!”秦先生真是心塞死了,许慕晴现在身边的倾慕者就已经够多了,前段时间还有个人专门混进大森林,就为了勾引她这个传说中的“超级富婆”,加上李英杰也一直不肯结婚,对她虎视眈眈的,所以秦力的危机意识前所未有的强。

    这要是上了报给那些媒体这一说那一说还得了?怕是全国想攀富婆的大小老嫩哥们要一哄而上了,他还是省省心吧,杜绝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为好。

    许慕晴其实自己也愿意低调一些行事,所以从善如流地答应说:“好,你放心,我也不耐烦应付那些记者们。哦,对了,”赶紧转移话题,“你那边还要多久才回来呀?”

    “怎么,想我呢?”秦力立马高兴起来,颇的些傲娇意味地说,“终于发现没有我不行了吧?”

    “嗯嗯,是啊。”

    主要是孩子们很想他,他这一去都半个月了,连得已经上初中的许可都忍不住说,“家里没有秦伯伯在,好像都不那么热闹了。”

    秦力很喜欢这种被家人惦记的感觉,所以洋洋得意地发表了一番类似于“我很重要”的宣言之后,才得空问起许慕晴的行程:“你今天还要做什么去呀?”

    许慕晴看了看时间:“刘维铭约我吃饭,我等下会出去一趟。”

    “他约你干什么呀?”秦力对所有约许慕晴出去吃饭玩乐的男人都没有好感,更何况在市面上流传的一些故事里面,“刘维铭”还是她的“绯闻男人”之一,“早些回家,隽南皮着呢,我们两个要都不在家,早晚他得翻了天。”

    “好,知道啦。”许慕晴柔柔和和地应,像足了一个柔顺温婉的小媳妇儿,又哄了在外面奔波的男人几句,看着也差不多了,她就收拾东西,驱车赶去了刘维铭订好的餐馆。

    许慕晴过去的时候,刘维铭已经到了,很难得,他这次居然没有带乱七八糟的人在身边,还就他一人单刀赴会。

    许慕晴看到就他一个人坐在包厢里面还有些不适应,左右看看后问:“就你一个人呀?”

    刘维铭以前几次约她吃饭,总是会喊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一起作陪,那些人,大多是听说他认识许慕晴,然后哄着他约她出来给他们围观的,还有一小部分,是要他牵线,想要和她谈些生意。

    许慕晴因为感激刘维铭在她最困难时候对自己的帮助与力挺,但凡有这样的情形,她也会酌情配合着给他些面子闹闹气氛,三不三的,应他一两回约。

    知道她不喜欢闻烟味,刘维铭将烟灭掉,没好气地说:“人多了你嫌闹腾,怎么,就我一个人来你还不满意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挺好奇的,难得你也有能安静下来的时候嘛。”

    呼朋引伴,一向是刘维铭的爱好。

    刘维铭就耸了耸肩:“今天有些烦躁,所以谁也不愿意喊,这不觉得一个人吃饭没味,就喊你来嘛……有全国女首富相陪,我就算失恋了,也心里甚感安慰啊。”

    “你又失恋了?”许慕晴挑眉,没有理会他的打趣,嘲讽地说,“你这恋还失得真够快的。”

    她见他的次数不算多,但就算是这不多的次数里,他每次带出来的女伴都是不一样的,他身边的一些朋友和她漏底说,现在的刘维铭就是他们那个圈子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换女朋友比人家换衣服还要勤快,偏偏他有钱,出手也大方,于是总有年轻女孩们前赴后继。

    每当看到这样的刘维铭,许慕晴就很庆幸当年猫猫没有嫁给他。

    再不在意,大概也会被他伤得体无完肤吧?

    对许慕晴的嘲讽,刘维铭只是笑笑,待得点了餐以后,以十分闲散的姿态靠在椅背上和她说话:“失恋并不是说自己提出分手的就不叫失恋嘛,总是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那个人才是悲剧。”

    “你够了啊,少拿出这套理论来唬人,我不是你那些年轻女孩儿们,不需要你跟我讲这些有的没的来哄我。说吧,找我是有什么事。”

    刘维铭就朝她竖了竖大拇指:“不愧是我的红颜知己,这世上,最了解我的大概就是你了。”

    “红颜知己”这个词,引得许慕晴朝他丢了一个大白眼,刘维铭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才说:“这话可不是我说的,你是不知道,现在关于你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流言有多少。昨天我一朋友结婚,我去喝酒,就听到有一群哥们姐们在侃你的大山,都说你能爬到现在的位置,那背后站着的男人都快组成一个连啦,十分荣幸,小生不才我,也是你的入幕之宾。”

    许慕晴啼笑皆非。

    这些东西,她还真是很少听说,一来是她本身也忙,二来,真正了解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的为人,晓得那些传言之谬,自然也不会搬到她面前去脏她的耳朵。

    大概也只有刘维铭才会这么多嘴多舌百无禁忌地把这些事当成笑话说给她听了。

    许慕晴很好奇,就多问了两句那些八卦详情,听后也只是默然无语,叹为观止地评价了一句:“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要真照那些人说的,她这些年,光顾着伺候讨好男人或者是抢男人去了,哪还有时间创业兴家呀?

    尤其是她和刘维铭的事,更是不忍卒闻,说什么他是她从自己好闺蜜手里抢过去的……对此,八卦传播者外加当事人之一的刘维铭倒是挺无所谓的,还说:“能成为你背后的男人之一,说实话我是觉得很高兴。”

    看许慕晴闻言一副无语凝噎的样子,刘维铭哈哈大笑,说:“其实你要是不愿意人家背后这么编排你,也不是没法子,上报纸澄清啊,就是因为你从来不肯接受人家的采访,所以大家才这么肆无忌惮地胡猜乱说,连什么‘某某高官不愿意你太高调,所以就算你成了女首富也只能低调行事’之类的都出来了。”

    他这话乍一听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过许慕晴很快就匝摸出味来了,乜斜了他一眼说:“刘维铭,你还真跟我客气起来了啊,拐弯抹角什么的,你觉得真的合适你?”

    刘维铭一愣,旋即大乐:“还真是瞒不过你呀。行,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啦,我新女朋友是做财经新闻的,她想采访采访你,怎么样,给不给面子呀?”

    才说自己失恋了,这马又跳出来一个新女朋友,许慕晴看着刘维铭,似笑非笑的说:“你确定真的是你女朋友?”“炮友”这样的词眼,她还真说不出,于是顿了顿后补充一句,“等你们真确定关系拿下证以后,放心,这个面子我一定会给你的。”

    听话听音,刘维铭也是个人精,并不会在这种事上强求于她,因此也十分痛快地说:“那好,一言为定啊。”

    许慕晴笑笑。

    两人胡侃大山乱聊一气,都不喝酒,一餐饭也就很快就吃完了。出来的时候,许慕晴在门口看到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大厅里,见到她的刘维铭,他们马上站了起来,很明显,是认得他们其中一个的。

    果然,刘维铭冲着他们招了招手,那个女孩子走了过来。

    “刚到的么?”刘维铭问她。

    女孩子很乖巧地点了点头,目光却忍不住扫向许慕晴,冲她笑了笑。

    许慕晴一扫眼发现面前这姑娘还挺漂亮的,衬衣牛仔,既有学生的清纯味儿,又有社会新鲜人的朝气勃勃的干练劲头。

    刘维铭在女孩头上轻轻拍了拍,并没有给两人作介绍的意思,许慕晴也无心认识他这些过眼云烟一般的花花草草,只是微笑着一颌首,和他说:“那我就先走了。”

    刘维铭很大咧咧地摆了摆手,说:“行。拜拜。”

    十分的简单干脆,许慕晴的余光瞥到女孩瘪了瘪嘴,她笑一笑,便头也不回地迈步走了。

    隐隐地,听到身后女孩跟刘维铭撒娇:“说好的介绍我认识她呢?”

    刘维铭说:“呵呵,急什么,时候到了,独家总是少不了你的。”

    什么时候是时候呢?许慕晴并不知道,她只是知道,没多久,刘维铭身边的女孩已经又换了一个人了。

    猫猫和许慕晴偶尔聊起刘维铭的这些烂事的时候,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当然,这些事情,严格说起来,和许慕晴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了。

    因为再怎么样,刘维铭于她,也只是一个还有一些商业来往的外人而已。

    就目前唯一跟她还算有点关系的“外人”,大概就只有田婷婷了。

    说实话,许慕晴已经有好久没有想到田婷婷这个人了,直到田军过来找她。

    十年过去,田军都已经开始发福变胖走样了,但他的智商并没有随着年纪一直往上长,再见面,他都没怎么绕圈子,直接和许慕晴说:“如果你给我五百万,我保证我姐的事,没有人会知道。”像是怕她不同意,他还特意提醒了她一下,“毕竟如果让别人知道,你把一个好端端的人关进精神病院实在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所以五百万的价,一点也不贵的。”

    许慕晴放下笔,深深地看着他,点头:“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不贵。不过,”她稍停了停,微微一笑,说,“这钱我可以给任何人,但是抱歉,就是没法给你。”

    “为什么?”田军对她的这人答案很是觉得愕然,旋即神情带了点不顾一切的凶狠,“你就不怕我把你做的那些事都捅出去?”

    许慕晴神色寡淡,复又低下头去:“那你就去捅捅看吧。”

    “你……你不在乎?”

    “我在乎。我只是更不能接受别人的威胁,尤其是你这种人的威胁。”

    说完这句话以后,许慕晴便按响了秘书小姐的电话:“来个人,请我办公室里的这位先生出去。”

    “许慕晴,我不信你不怕……要不四百万……两百万……许慕晴,我一定会给你曝光的,你这个小人,什么全国女首富,就是个杀人犯的妹妹而已,你哥哥他是杀人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把自己的嫂嫂关到精神病院里……嗷,唔唔唔!”

    田军还想要再嚷嚷,被从外面冲进来的李丙一下掐住脖子捂住了嘴,李丙身材高壮,把田军整个人夹在腋下挟得死死的,他还有余力问许慕晴:“要做了他吗?”

    他说话声音大,气势也猛,把个田军差点吓傻,瞪大了眼睛哀求地看着许慕晴。

    许慕晴也看着他,看了许久许久,才冲着李丙摆了摆手:“把田先生请出去吧。”

    她没打算难为他,也没有打算接受他的威胁。

    每个人都要为她自己的事付出代价,这件事,在许慕晴做的时候就有认知,哪怕她今日压下去了,日后呢?谁知道会不会再被翻出来。

    尤其是,许可也在一日一日长大了。

    许慕晴回到家的时候,孩子也才刚放学,于是三个孩子,都在书房里默默地写作业,他们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搬了家,现在的房子是个小复式,较之之前宽敞了许多,至少能有一个独立的书房给大家用了。

    隽南年纪最小,不过有学习习惯良好的哥哥姐姐带着,他也知道放学回来后要写作业了,便是没得作业写,他也喜欢装模作样地拿个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

    只他坐不住,听到外间稍微有些动静便跑了出去,这一回他看到许慕晴,格外高兴,扬着小本子跑到她面前,一下就扑进了她怀里:“妈妈,你回来了啊,我好想你的咧。”

    隽南七岁多了,个子长得快体重也重,许慕晴再抱不起他,就只能顺着他的冲劲往后面退了两步,母子两个齐齐跌坐在沙发上。

    她搂住儿子,尚没有说话,就见隽南回头到处看了看,嘴巴已经撅起来了:“爸爸还没有回来啊?”

    许慕晴失笑,说:“哦,原来想我是假的,想爸爸才是真的。”故作伤心状推开他,“算了,你都不想我,那就离我远点吧。”

    被隽南一把抱住:“不是啊,”小人儿在他身上撒着娇,“我也是很想你的嘛。”

    眼看着快把他给惹哭了,杨阿姨终于看不过眼告诉他:“好了,妈妈是骗你的呢,和她认真你就输啦。”

    隽南这才破涕而笑,冲着许慕晴皱了皱小鼻子。

    逗过儿子,许慕晴又去房里检查了三个孩子的作业,基本上,许可的作业她现在是看都看不懂了,隽东的勉勉强强还可以找百度解释一下,所以她所谓的检查作业,也就是看看他们做得整齐不整齐,认真不认真而已。

    检查完之后,她让隽东带隽南出去玩,自己和许可留在了书房里。

    许可的作业要多一些,在许慕晴吩咐弟弟们出去玩的时候,她仍旧认认真真伏案做着自己的事,过了一会儿她没听见许慕晴说话,便抬起头,看到前者正撑着下巴微笑着望着自己,便忍不住微微发囧,问:“姑姑你在看我什么呀?”摸了摸脸,“不会是脸上有墨水吧?”

    她脸上本来挺干净的,被这么一抹,还真抹了点墨水上去。

    许慕晴笑着拿起纸巾帮她擦了擦脸和手,十几岁的许可已经是大姑娘了,皮肤白嫩红润,前些年她的模样瞧着跟她哥哥还有些像的,这几年,却是越长越像了田婷婷。

    只是气质沉静温婉,和她妈妈是完全的两类人。

    许可很喜欢这样的亲近,笑眯眯地任她帮自己擦拭着,眼睛里亮亮的,俱是欢喜。

    面对着这样的她,许慕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东拉西扯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提到田婷婷,问她:“你……想见见你妈妈吗?”

    许可有些吃惊地看向她:“姑姑……”却不知道应该和她说些什么,只是垂下了头,默然地摸着手中的笔。

    许慕晴明白她心里的复杂,但是,这是个坎,她们终有一天必须要面对的。

    她并没有提起她父母过去那些恩恩怨怨以及自己做的事情,许可现在正处在不大不小似懂非懂的年纪,还不具备真正的判断是非的能力,所以她并不愿意把这些事情强加到她头上,因此,她只是稍微提了提田婷婷的现状,然后再问她:“你想去看看她吗?”

    许可想着,缓缓地摇了摇头。

    许慕晴问:“为什么,你不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吗?”

    许可还是摇头,最后低低地说了一句:“姑姑,我不恨她,但是,我也不愿意再见她。”

    许慕晴就没再问她原因,只是替她抿了抿头发,说:“好。”

    是真的挺好的,她并不是圣母,虽然她从没有在她面前说过田婷婷的坏话,但是,这也并不代表着,她就乐见在自己养了她这么多年后,她心里还惦记着那个母亲。

    之所以问问,也是想知道她的态度而已。

    如今,结果她还算是满意的。

    几天以后,出了一趟长差的秦力终于要回来了。

    那天正好是周末,许可学校里也不需补课,许慕晴就带着三个孩子一起去机场接他。

    因为天气的原因,他的飞机晚点了,孩子们却并没有觉得等待是件烦人的事,而是兴致勃勃地讨论着:“爸爸会给我们带什么礼物呀?”

    说这话是隽南,他最惦记的,大约也只有这个了。

    果然他这话一出,隽东和许可就都笑了起来,隽东谆谆教导弟弟说:“等会见到伯伯了你可不能一开口就说这话。”

    隽南仰着小脸,问:“那我应该说什么?”

    “嗯?你得和他说‘爸爸,你终于回来啦,我好想你哦,没有你我觉得日子好难过哟~~’,然后我保证,伯伯肯定会给你买很多很多玩具的。”

    这话真是何其耳熟,许慕晴在一边听到,忍不住挑了挑眉,许可则是直接喷了,点着隽东的小脑袋说:“就你鬼灵精的。”

    孩子们在一边互相打趣说笑得热闹,许慕晴安静地立在一边,从她的位置看出去,机场外面大片大片的天空,大雨过后,是纯粹而剔透的晶蓝。

    有飞机穿越那片蓝色慢慢飞过来,渐渐渐渐,离她越来越近。

    手机里,有一条不久前收到的短信,上面写着:“我回来了,亲爱的。”

    他回来了,她扯起孩子们的手,向着出闸口的方向走过去,心里头,一片安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