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84章 敢吗

第84章 敢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许慕晴他们一行人回来,看到秦力一个人趴在沙发上,神情萎靡目光幽怨地盯着门口。

    杨阿姨不知道他和许慕晴之间发生的是是非非,看他惨兮兮的样子还觉得怪不落忍的,以为他真是要忙事情所以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吃饭,因此关心地问了一句:“小秦你吃饭了没有哇?”

    小秦瞥一眼许慕晴,后者正言语温和地招呼着跟秦力打招呼的孩子们去洗澡,从她脸上,一点也看不出生气的模样,不过进门之后,她一眼也没有看他,由此可见,她的确是还在恼着他的。

    看她头也不回地带着两个孩子进了房间,秦先生有些闷闷地回答:“吃过了。”

    杨阿姨只当他累坏了,听到他这样说就“噢”了一声,说:“那你好好休息吧。”

    许家人睡得都早,加之她们今天回来得本来就晚了些,所以洗漱过后就都睡觉了。

    秦力一个人被丢在客厅里,许慕晴没有再出来。

    他无聊地拿着手机在手指上转圈圈,心说转个双数就去睡觉,转个单数就给她再打个电话。

    结果第一次转就转了个双数。

    秦先生黑线,再转,还是双数。

    第三次终于转的是单数了,他喜滋滋地开拨许慕晴的号码。

    ……占线!

    秦力无语问天,正森森地感觉到来自电信公司的恶意时,许慕晴房里的门开了,他半截身体探出去,正好见到她一边握着手机,一边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

    见秦力这时候还在,她微微有些意外,顿了顿后,到底还是没有收回脚去,关好房门,径直去了客厅的阳台打电话。

    她这一通电话打得真够久的,秦力数着时间,发现居然差不多有半个小时。

    不过再久也没关系,总是有挂断的时候。

    许慕晴打完电话后,准备回房,秦力在半路上伸手截住了她:“和你说句话好不好?”

    许慕晴站定了,双手环胸,冷淡地看着他。

    秦力说:“我饿了。”

    许慕晴:……

    看到他一副讨饭吃的模样,她不忍卒睹地转开了视线。

    秦力继续说着:“……吃不下。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你知不知道?许慕晴,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件事没有告诉你,那就是,我和红姐的关系不是外面人想的那样。我和她很小就认识了,那时候她家就在我家旁边,我有时候回家进不了门,或者没有饭吃,都是在她家里过的,后来她经营清吧需要些助力,我就出面帮了她几回,但我和她没有那种关系……”

    “我知道了。”许慕晴打断他,“还有吗?没有的话,我要回房睡觉去了。”

    “许慕晴。”秦力巴巴地叫住她,“你这是要干什么呀?我告诉你那些事,可不是要你和我生份的,我……”

    许慕晴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可思议地打断他:“秦先生这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我是在生你的气吧?”

    ……

    秦力一副被憋到的样子看着她,顿了好一会,才说:“好吧,你是该生气的。”又委委屈屈地扯了扯她的衣袖,“不过你不要生气太久啊,我怕我会忍不住的。”

    她闻言忍不住冷笑一声,问:“你会忍不住要干什么?”

    秦力眨眨眼,跃跃欲试地:“要我现在示范一下吗?”

    许慕晴:……

    她推开秦力,面无表情地走了。

    其实这个时候,她挺想问一句秦力,如果以后她要对上红姐,他会怎么办?

    不过想一想又没有意思,未来的事,谁知道呢?红姐远在国外,她此时不要说羽翼未丰,就连羽毛都还没有长出来,又何谈对付谁,不对付谁?

    事实上,她也并没有真的迁怒秦力,他能在这个时候把那些事告诉她,也说明,他是真的有些在意她的。

    只是她觉得,和他的关系进展太快了,简直有些莫名其妙,所以想借此冷下来而已。

    冷几天吧,不管她和秦力今后会怎么样,她依然坚持初衷,不愿意太过得罪他,尤其是知道红姐利用了她哥哥的事情之后。

    红姐可以借刀,她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还有萧方舟和田婷婷,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可仔细想想,其实还是有蛛丝马迹可以寻的,比如说,萧方舟对她哥哥家的事异乎寻常的冷淡,比如说,如非必要,他从来不会登哥哥家的门,记忆里,有时候她想请兄嫂过来一起吃餐饭,萧方舟也是百般推诿,说什么“就我们两个过过二人世界不好吗”之类的。

    她曾经以为那都是他爱她的表现,但现在想起,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她不愿意作一些不好的猜想,因为那太恶心也太可怕了,她努力地让自己去想接下来要做的事,可脑子里总是飘过一些不合时宜的画面。

    如此折磨一晚,许慕晴又失眠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脸色苍白难看。

    坐在镜子面前,她难得地化了一下妆,化妆的时候隽东也醒了,他在床上睁开一只眼睛瞄了她好一会,才爬起来蹭到她膝盖上,说:“妈妈,你也给我化一个呗。”

    许慕晴就笑着在他额头中间点了一颗红痣,小人儿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哈欠,出门后到处去献宝,问这个问那个:“我好看吗?”

    其实真还挺好看的,他皮肤白,眼睛大,小脸儿还有着圆嘟嘟的婴儿肥,点上一颗小红痣,就跟年画上的小金童似的。

    大家都夸好看,他便得瑟地在客厅中间滚来滚去,看到这样的儿子,许慕晴就又觉得,不管人生再如何艰难,总还是有它美好的值得珍念的另一面的。

    就是因为这个,她愿意暂时放下过去到底如何如何,而好好地展望一下未来。

    一家人一起吃过早饭以后,许慕晴送两孩子去上学,她不和秦力说话,秦力也不招惹她,只故意作出一副无精打采可怜巴巴的模样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许慕晴也不理他,将他放到办公室,和小袁商量些事情以后,就一个人开车去了李氏木材厂。

    昨天从四医院回来后,她就把唐春还有李英杰都喊到一起见了个面,三人拟定好了合作条约:李氏木材厂今后更名大森林,由许慕晴全面接手经营管理,李英杰负责生产,至于唐春,他名下虽拥有大森林5%的股份,但不需要他出资,他也不能干涉木材厂内部营运,只负责帮忙处理一些外务事宜就好。

    也就是说,5%是付给唐春的保护费,他得保证木材厂能够安全运营下去。

    所以今日唐春就派了李丙过来坐镇,至于许慕晴和李英杰,前者请了专门的财务公司来清理木材厂余下的资产负债,后者则要开始试做新木料了。

    在清理的同时,许慕晴还要调查和李氏有纠纷的客户资料,估算赔偿。

    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许慕晴已经尽可能地做得低调再低调了,但是,她将要接手李氏的消息,还是很快地流传了开去。

    然后没两天,就有人过来闹事了,一开始许慕晴和李英杰都没有出面,直接交给李丙去处理。李丙是混惯了的,做事一向简单粗暴,倒还真帮忙过滤了一些存心来占便宜的小人,只不过,和李氏真有经济纠纷的客户也确实有,人家手头还拿着合作合同的,对这些人,许慕晴的原则是,想要闹事的,就一律报警打出去,愿意好好谈的,就再请进来好商好量。

    愿意好商好量的客户很快就进来了。

    彼时许慕晴正和财务公司的人在谈话,听到李丙手下的人过来说时她还笑了笑,说:“来得还蛮快的。”

    这也说明,李氏的确是受了许多有心人明里暗里的“关照”。

    出去外间简单收拾了一下的会客室,许慕晴看到里面坐了两个中年男人,一个清瘦,一个大腹便便。

    看到许慕晴进来,两人互视一眼,才转过头来问她:“现在这里就是你在负责的?”

    许慕晴笑:“你们好,我叫许慕晴。”

    她伸出手去,那两人非常草率地握了握她的手,态度也十分倨傲:“既然还有人愿意负责就好,我们今天来,就是想问一下赔偿的问题的。”

    “他那批货,不但害我损失了一个大客户,还严重损失了声誉,所以赔偿是绝对不会少的。”

    “我听外面的人说,如果闹事就打出去,嘿,我倒想问一下,你们打算怎么个打法?许小姐年纪轻轻,做事倒是不讲究嘛。”

    许慕晴一直没怎么插话,听到这句后终于忍不住了,说:“不是我不讲究,实在是不讲究的人太多了。我不知道您二位跟李氏合作有多久了,但不管多久,我想正常的,”她起身推开窗户,示意他们往外看去,“应该没有哪一家厂子会是这个样子吧?”

    那外头是先前被打砸过后的一片狼藉,许慕晴特意没有收拾,将那些断凳断椅还有残缺的木材都放在那里。

    “还有李嫂子,都五十多岁的人,只是晚上在自己厂房外边走一下路而已,就被人打得断掉了几根肋骨,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要是再讲究一些,不但这个厂子会永远关门下去,就是你们的赔偿,那也是想都不要再想了。”

    那两人闻言脸色沉了下来,看着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慕晴仍然笑,云淡风轻的:“我的意思是,有人愿意谈,我就好好跟他们谈,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也不是奉陪不起。法制社会嘛,打官司也是可以的,但是闹事打砸什么的,我希望还是可以省省了。”

    “哦,外面站了一溜黑社会样的人,原来就是许小姐说的要好好谈。不过就是不晓得,许小姐是想要怎么个谈法?”

    许慕晴伸手跟他们要了合同,然后拿来和自己这边的比对,末了,她将一张写有赔偿方案的纸张递给他们,说:“李氏是个什么局面,不用我多说,相信你们也是清楚的。所以我也不妨和你们说句透心底的话,原本我是很不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的,不过我和李家有旧,我不愿意看着李叔叔一辈子的心血就此没落,所以这才答应出手相帮,但是我帮忙也是有底线的,超出我能力部分之外了,我一定会建议直接申请破产的,至于破产后诸位的赔偿问题,自然就有法院来判。”

    许慕晴其实很不愿意用这样蛮横无理的方式跟他们讲话,但是没有办法,这些人全都来者不善。她让唐春去调查了一下和李氏有纠纷的客户,尼妈居然十家有十家是和鑫平有过或者是有合作关系的。

    就是不知道鑫平许了他们什么好处,让他们联合起来欺压李氏。

    “至于你们说,我们的木材导致你们损失了大客户还有商誉的事,我不明白,既然我们的产品连做深一步加工都不行——我看过你们说的问题木材了,全部问题都是容易开裂、变形,这样的木材,只怕是一进你们的加工场就能发现问题了,还能影响到你们什么?先不说李氏的木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就算是有,难道这个时候,你们不是赶紧重新采购新的木材先把单做完再来找我们算账,而是未经质检,就把这些东西强行做成成品送给你们的客户?”

    “所以,许小姐这是不肯承认我们的损失了吗?”

    “承认。”许慕晴痛快地说,“但是,这个损失赔偿是有待商榷的,既然你们说,我们的木材有问题,好,运回来,我们收下,照价赔给你们就是,如果你们不接受,也行,那就等着,李氏马上就会恢复营运,我再还你们一批同等数量的合格的木材。”

    “谁还敢要你家的木材啊,难道被坑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坑我们第二次么?”

    “如果再有第二次,我愿意照十倍赔偿,可以吗?”

    十倍!

    那两人都倒吸一口气,同时站了起来:“你当真?!”

    许慕晴说:“白纸黑字,合同为证!你们敢信,我就敢签,可以吗?”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