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残颜妾不二嫁 > 第一章 前尘似海

第一章 前尘似海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城最奢华的婚礼。

    迎亲的铁骑队红妆上阵,足足排到城外三十里地,场面气势恢宏。花轿前敲锣打鼓、抛洒礼钱、随侍丫鬟的队伍足足两千余人,花轿后面的陪嫁妆奁动用十辆马车。

    喜庆的红色渲染整座莫城街头巷尾,大有百里红妆,万人空巷的盛况。

    素和简南微抿着薄削的唇负手而立,一袭裁剪合衬的喜袍勾勒出他硕长挺拔的身形,喜袍的色泽让他原本俊逸的面容越发妖治夺目。

    他没理会离王府越来越近的花轿,而是将复杂的目光投向东华园的方向,嘴角泛起嘲弄的笑。

    苏恨瑶啊苏恨瑶,本王是娶正妃了,倒是你有勇气兑现承诺去死吗?

    饶是他深邃的眸子底下是一片冰凉,无数女子依旧怀着无限的憧憬前来观摩这场婚礼。

    哪怕只是被他没有焦距的目光掠过,也甘之如饴!

    “七王爷又娶了。”

    “哎呀,这么隆重,也不知是哪家姑娘有这么好的福气。”

    “听说是皇上下谕旨赐婚,左丞相家大闺女。”

    “这么说这次不是娶妾,而是正妃?”

    “可不是嘛。”

    ……

    看热闹的人们七嘴八舌探讨着这场婚礼。

    正妃之位已出,莫城无数年轻女子的心被撕成一片片。

    莫城众女心中的美男就这样葬送了。

    “王爷,吉时已到,这……”喜娘在一旁小心翼翼规劝。

    “让她自己走出来。”抛下一句话他绕过火盆,径直往正堂而去。

    新娘由侍女扶着从喜轿里出来,自行完成跨火盆这些新婚夫妇合力完成的习俗。怯生生尾随他去正堂行合欢礼。

    **

    东华园内。

    “冬儿,外面何事如此吵闹?”苏恨瑶发青的双眼无神的盯着一夜未灭的蜡烛。

    冬儿搁下手里的针线活,顺手将厚实的袍子披在她身上,柔声道:“夫人,是王大人嫁女路过王府。”

    “嗯。”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让她的脸添了分不正常的红晕。

    “夫人,您、您不要紧吧……奴婢马上去给您熬药。”冬儿脚还未迈出门槛就被她叫住了。

    “今天是他娶王妃的日子吧。”她虽足不出户,却事事明了。

    “夫人……”冬儿立在原地欲言又止,指甲深深掐进肉里。

    苏恨瑶扬起浅浅的笑容道:“傻姑娘,我还去计较那些虚名作甚,扶我去院子里走走吧。”

    “是,夫人。”冬儿眼圈红红的上前扶着她如柳扶风的身子,心底叹息,若没有当年那件事夫人也不会成这般模样。

    当年的夫人一袭妖治的红装是多么的风华绝代,名门贵族家的公子为求亲踏破了右相府上的门槛。

    现在呢,百病缠身,整日蒙着灰色的面纱,裹着一身深紫色的袍子。那是让人不敢轻易接近的色泽。

    沿着布满青苔的小径前行,这一带绿树掩映,曲径深幽。

    入夏的青草有种恬淡的味道,青翠欲滴的灌木枝叶繁茂,花香弥漫,招来各式蝴蝶土蜂。

    这是便是东华园。

    它坐落在高高的围墙内,围墙年久失修有股浓烈的灰尘味道,前庭和内庭以及后院都被她用来种植种草药和瓜果蔬菜了。

    满园郁郁葱葱,这是她这些年来的心血。

    “我们还剩下多少积蓄?”苏恨瑶不经意的问冬儿。

    “约六十两,怎么了夫人?”夫人今天怎会突然想到这个从不关心的事?

    苏恨瑶看着冬儿十五六岁的脸,恍惚间想起了十五六岁的自己,年轻而美丽。

    “给冬儿找个普通人家这钱置办嫁妆也应该够了。”

    “夫人,奴婢不想离开您。”冬儿低声啜泣起来。

    她泛青的十指抚摸着地里的药草,珍贵得像自己的孩子:“跟着我这样的主子让冬儿受苦了。但冬儿和我一样很喜欢这里对吧。”

    “奴婢不想离开夫人您,奴婢曾发誓要服侍您一辈子。”冬儿双膝下跪,双目泛红,她恳求道:“如果没有夫人奴婢早步入风尘,无论如何奴婢不会离开夫人。”

    苏恨瑶叹了口气,扶起冬儿并吩咐道:“先去把脸洗尽,看看你都哭成什么样子了。再找找那件凤合衣,拿出来晾晾,这春潮气候衣服都快霉了。”

    “是,夫人。”夫人今天居然说了这么多话肯出来走走,这也许是好事。

    冬儿抹抹眼角,奔屋里取凤合衣。

    直到冬儿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苏恨瑶才拖着疲倦的身子迈出东华园。

    三年前,她曾发誓永不迈出这里半步,是时候该走出来了。

    恍惚间她又想起了那些破碎的场面——

    她一席红妆,明媚如春的笑容里总会映出少年泛红的脸。

    “简南,你为什么总会脸红?”她嘴巴里叼着狗尾草,目光直逼他。

    “因为,因为我,我……”少年不自然的扭开头。

    “我什么我,把话说明白点。”她瞪他。

    “因为,因为苏恨瑶很美。”说完少年长长舒口气。

    时光漫过指缝,他们走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

    “素和简南的女人只能是我苏恨瑶一个,你若敢有二心,我立刻就去死。”她得意的叉着腰宣布眼前男人的所属权。

    “额,不要啊。”素和简南挑了挑眉佯装难过:“你要死了我怎么办啊?”

    “那你就发誓一辈子只有我一个呀。”拿眼睛瞪他。

    素和简南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好,我发誓!”

    “素和简南,你拿什么娶我?”她故意刁难他。

    他想了想认真说道:“心啊。”

    “我不要你的心。”

    “额,那你要什么?”

    “信任呀。”

    大婚在即,他突然违背承诺,并施展一切手段残忍对待她。

    她受够了他的暴戾恣睢,不堪忍受他的凌辱。

    “告诉本王那男人是谁?”他钳制住她的下颌骨,冰冷眸子像利刃不断凌迟她的爱。

    “他根本就不存在!”她痛不欲生,极力解释,最终还是失败了。

    他根本不信任她!

    “是三皇兄对不对?”他嘲讽的神情再次刺穿她的心脏。

    “素和简南,你竟然怀疑我和三王爷有染?你居然不信任我?仅凭别人一面之词你就不信任我?”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别人说她不贞他就敢信。

    突然间她觉得一切都很荒唐,连这份爱也是徒有虚名。

    他冷冽眸子里散发着厌恶,冷笑道:“苏恨瑶你少在本王面前演戏了,你不是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本王做王妃吗?呵,别人穿过的破鞋本王拿来何用?你就乖乖等本王娶你做妾吧。”

    “我不嫁你!”她狠狠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

    “这可由不得你了。”

    他说到做到,以残忍的方式击碎了她的所有天真与幻想。

    为什么会演变到这个地步?她不甘。

    事态朝着更加残忍的方向发展。

    “怎么会这样?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煞白一张脸,眼睁睁看着下体淌血不止。

    她无法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甚至她自己都不知孩子是哪来的。

    “事实就在眼前,你要本王拿什么相信你?”

    “素和简南,你会后悔的。”那一夜她流干了她所有的泪。

    “面对你这种恬不知耻的女人本王干嘛要后悔?”他漠然的注视着一切事情发生。

    他恨她。他根本没碰过她怎么会有了孩子?

    “好歹毒的男人。”她绝望的看着他,无助感抽空了她。

    十三房妾室大多冷眼旁观这场,窃窃私语这顶绿帽子的分量。连平时最良善的妾室谢芸芸也不敢站出来维护她。

    她成了苏家的禁忌,苏父高居右丞相因不堪忍受奇耻向皇帝请求辞官归乡,众姐姐纷纷与她划清了关系,她是莫城人茶前饭后的笑谈。

    毫不犹豫的拔出近旁侍卫的刀划破自己的脸,血肉顿时模糊一片。

    “想这样证明你的清白,你以为本王会信你?”素和简南对她的厌恶更深一层。

    “是不是清白我自己最清楚。”她指着血流不止的右脸颊,盯着他的眼睛道:“我是在祭奠这被你毁掉的一生,它可以时刻提醒我记住这些恨与痛!”

    他无言以对。

    她又继续道:“请王爷赐白绫吧。”

    “想解脱?休想!”他残忍的笑:“别忘了你已是本王的人,想做鬼也得先经过本王应允!来人,送这贱人回东华园。本王要她孤独终老,痛苦致死!”

    “谢王爷。”她施然行礼凄惨笑道:“苏恨瑶发誓永生不会离开东华园半步,日日赎罪,她这一生最大的罪过就是爱上了王爷你。”

    **

    拉回思绪,站在荷池边苏恨瑶摘下终日戴着的灰色面纱。

    右手手指颤抖着摸上那条骇人的伤痕,它像一条蜈蚣蜿蜒在她脸上。

    我是清白的。

    可是谁会听进我的话呢?

    呼吸着初夏的空气,百荷池里锦鲤自由自在的游泳,她对着它们笑:“我一直压制心里的苦闷,最近常常产生幻觉。昨晚我想了一宿,人死了灵魂就会不会更接近自由呢?”

    面对幽绿的池水,她取下头上唯一束发的玉簪,紧紧攥在手里。披散着头发义无反顾跳了下去。

    我曾说愿乘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它已经实现不了了。

    冬儿拿来的凤合衣是我早准备好的裹尸布。

    看来我们真的永世不得相见了。

    简南,我解脱了……

    她闭上眼,坠入无底深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爷,残颜妾不二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安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安瑾并收藏王爷,残颜妾不二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