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残颜妾不二嫁 > 第六十八章 结局

第六十八章 结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恨瑶。”柔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慧妃和颜悦色的样子没有了当初的厌烦,讨好的笑:“我正要去找你呢。”

    “你是?”苏恨瑶疑惑歪过头。

    对方怔了怔,强行挤出一丝笑意:“我是你额娘。”

    额娘,好意思说,当初不是千方百计要将她赶出府吗,现在又来讨好,这宫里没有一个好货色。

    “恨瑶给慧妃娘娘请安。”苏恨瑶施完礼,自顾自站起身子:“恨瑶是要去太子爷那里,告辞。”

    慧妃忍了又忍,保养良好的脸上扭曲不成样子,挤出一个字:“好。”

    苏恨瑶也不客气,扭头就走,身后传来宫女气愤的谩骂:“慧妃娘娘,就算是皇商,她也是皇家的女人,怎么可以对您如此不敬呢?!”

    慧妃盯着苏恨瑶趾气高扬的背影,恶狠狠道:“对主子出言不敬,来人,给我掌嘴!”

    三天,整整三天,她呆在这深宫大院里,简直受够了!若不是惦记着素和简南欠她的那几千两黄金,她才懒得赖着不走。她得想办法让他还给自己,万一落马,新王登基不认账怎么办?

    也不知道素和简南使了什么法子,没见新王登基,更没见他卸任。

    苏凤来过几次信,说外面生意一切安好,唯一的不好就是苏恨瑶钻进了钱眼里。

    一列宫女迎面而来,恭敬拜倒在她面前:“苏姑娘,容妃娘娘请你过去一趟。”

    苏恨瑶正要婉拒,但又不知是中了什么疯魔,竟然一口应下了。

    容妃卧在病榻上,许是大病初愈,脸色泛白,绝美的脸上可见年轻风华,她一双幽蓝的眼镊人心魄,那张脸与素和湮西竟有八分相似。

    “容妃娘娘,如果您是来为素和湮西做说客的,恨瑶看还是算了吧。”她开门见山,不想多说废话。

    “不。”她摇摇头,仔细端详苏恨瑶,手里拨着佛珠温和道:“我只是看看你长何种样子,湮儿喜欢你,爱屋及乌,我也喜欢你。”

    “……”好吧,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老人家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派人来请也请的是苏姑娘,而不是苏妃娘娘,对她说话自称我而不是本宫。凭这一点她也得尊敬人家。

    “这深宫我见多了,也看开了,湮儿性情放荡不羁,对认定的东西从来不撒手,我此生不求他能身处高位,但求能幸福安康一世。”容妃和蔼的笑,伸手摸了摸苏恨瑶的手,冰凉似乎没有温度。

    “怪我没有保护好他,让他打娘胎里带病,好在这孩子是个武学奇才,别看他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私底下把什么事都做得很好。”她扬起一抹温情的笑,很满足。

    苏恨瑶沉默抽回手,把一支普通的簪子发在她手上。

    她时至今日才发现,两人相处这么久,没有互赠过任何东西。是她没有平常女孩子那般爱打扮,还是真心强悍过头像个爷们?这只簪子是他们在崇州的时候,在河岸边散步的时候从农家摆地摊人手中买下的,没有任何花式,就像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轰轰烈烈一般单纯的爱情,可以超越世俗看法。

    “请您转告他,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了。望他珍重。”施礼背过身,她一直在微笑,却很苦。

    屏风后的人失焦走出,一月未到,她就这样轻易放弃了,他措手不及,他以为她会懂他,陪他熬到最后。

    “额娘爱莫能助了。”金容儿将那个发簪发进他手中:“湮儿,记住若是不爱了,缘分也就断了。”

    这话说的十分有深度,似乎在暗示什么。他重重点点。

    东宫,素和简南所在的寝宫,眼下只有几个宫人在做打扫,不见一个守卫的侍卫,可见气数已尽。

    推门而入里面是冲天酒气,随处可见酒坛子碎片,她尖起脚尖一小步子走到男人面前,他衣服凌乱不堪,醉眼朦胧躺倒在一堆酒坛间。青色的胡渣看上去有些苍老。

    “你来了。”素和简南努力直起身子,重心不稳一歪又倒了下去。

    “嗯。”她撕开一只酒坛的封口:“来陪你喝酒。”

    “呵呵,来,喝。”他眯起眼笑,看不清她的样子,脑海里是她十六岁那年红衣飘玦的样子,只一眼,就入了迷。

    “那是的我很纯真漂亮吧,才让你情不自禁狠狠绑在身边至今。”她给自己灌下一口,像好哥们之间调笑:“当年的事澄清,我可是一句道歉都没从你口里听到啊。”

    “说到底是少了信任不是吗?而你从来不解释,我觉得没有爱,至少还有恨,这样你就可以在我身边一辈子。”他泛起苦涩的笑:“哪知这一辈子也快到尽头了。”

    “……”她把酒坛递给他,袖里的东西滑入酒坛中,她在心底微笑,再见,素和简南,你爱的终究是一缕执念,那个年少的苏恨瑶,却不是她。

    他扬扬唇,似乎察觉到什么,但还是一口气喝下剩余的酒:“你在他身边很幸福,从来洋溢着我从未见过的幸福,我有时在想强行把你留在身边是对还是错,大抵是疯魔战胜了理智,我觉得你这辈子不能逃出我掌心。你曾指责我这不是爱你,我却还是一昧偏执强行留你。在他身边很好吧,他可以为你做很多我无法办到的事……”

    他声音越来越弱,最终陷入无尽的昏迷,眼角划过一滴冰凉的泪,她伸手给他拂去,忘掉曾有执念,愿你拥有美好的开始。

    起身,轻轻合上门。

    正要缓口气,突然,她警惕摸上腰间的青麟长鞭:“谁在那缩头缩脑,出来!”

    但见素和逸从墙角现身,瞅着她一脸阴阳怪气的笑:“原来是女皇商。”声音尖声尖气,显然入了没根的太监列队。

    “原来是大皇子,失敬失敬。”她抱拳换上一副职业微笑。

    “长得不错。”素和逸摸着下巴围着她转了一圈,眼底有火苗在飘,这个眼神很熟悉,素和湮西眼底常常会有,额,她怎么又想到了他。

    就算他对她有非分只想也吃不到嘴,好不忌惮道:“大皇子若无他事,苏氏告辞。”显然,她的自恃过高害了自己。

    “你想干什……”素和逸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与此同时,她觉得浑身无力软软瘫倒在他怀里,只能眼珠子恶狠狠盯着他。

    他觊觎苏恨瑶整整三天,就是找不到机会下手。既然这些人从他身边夺走了重要的东西,那他也势必要讨回一些本钱。

    他扬起一抹恶毒的笑,指尖滑过她的脸颊:“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么?”

    她想喊,可是身子疲软发不出一个音节,各种恐怖的念头袭上心头,她彻底断掉与素和湮西的关系,现在真的没有一个人可以救自己了。

    “别哭,我会好好疼你的。”说完,他眼神示意随侍用抹布口袋把她罩住,他用马车把她送出西城门。

    四年后平安镇。

    黄沙天气后,市镇又开始活跃。老板娘撑着把油纸伞,在店门口拍了拍满头黄沙,扭着屁股四处查看酒楼里的情况。

    “听说最近马贼猖獗,这会不会危机到咱们平安镇啊。”

    “这也说不准。”旁人捋了捋胡须,一脸担忧。

    “哟,苏老板。”侯三眼睛始终不离她的屁股,笑得十分猥琐:“苏老板,你说你一个带着个孩子怪辛苦的,家里总得有个男人不是?要不考虑考虑小爷我?”

    “侯爷,看您说的什么话呢。”她摸摸垂下来的一缕发,妩媚又多情朝他走去,侯三盯住她的屁股咽了咽口水。

    她拿起桌上的筷子,迅速插进他不断敲击桌面的手,入木三分,一时间血流如注疼得那货痛不堪言,尖叫连连。她扬起一抹狠绝的笑:“老娘喜欢的大爷,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来调戏老娘。”

    “不敢了,不敢了。”侯三大声呻吟呼痛:“你,你拔出来,快,快,我再也不敢了。”

    苏恨瑶轻笑一声,拔出筷子,侯三又一声惊叫,痛晕了过去。

    场面何其血腥,众人实在吃不下饭,把铜板子一放匆匆走人。在平安镇何人不知平安客栈老板娘苏姐是个带着个孩子貌丑无盐的寡妇,侯三精虫浸脑居然连这种女人也勾搭。

    “娘。”潇然迈着小短腿扑到她怀里,手里握着一窜糖葫芦。

    苏恨瑶皱皱眉,开始一番数落:“谁给你的?我不是说了不可以接受陌生人的东西嘛?除了这一条不允许以外,你可以随便在平安镇横着走。”

    糖葫芦可不是大漠有的东西,她心里不安。

    “是个大胡子叔叔给的。”他把糖葫芦背在身后跑去找冬慕姑姑,生怕苏恨瑶把糖葫芦给丢了,这玩意酸酸甜甜他还是头一回吃到。

    为保行踪隐藏得万无一失,他们设法甩掉了海晏,说到底他终究是素和湮西的人。

    冬慕也嫁了人,是平安镇本地一老好人,专门帮人跑货去帝都,顺便也帮苏恨瑶做事。

    “诶,我说你们怎么还不走,打烊了今天不做生意了。”苏恨瑶挥挥手,在这安平镇她就是地头蛇,有名的黑点老板娘,她敢说别人就不敢说二。

    四人带着黑罩子斗笠把面目遮了个全,装扮实在诡异。

    为首的那人正要伸手去夹桌上的菜,苏恨瑶一掌拍在桌上,屁股坐上去:“没听见老娘说的话吗?”

    那人动作凝固了,似乎这辈子也没见过这般不讲理的人。

    旁人拉了拉他的衣袖,似乎在告诉他苏恨瑶这人不好惹,他犹豫了片刻轻叹一声,只好走人。

    翌日清晨轰轰烈烈的马蹄声吵醒了苏恨瑶,她豁然睁眼,拿起青麟长鞭翻身下床,只着了件亵衣就跑了出去。

    来人约莫有三十几人,皆是身着骆驼皮衣,蒙面黑巾,手持弯刀,身材高大骑在高头大马上。为首的男人目不转睛盯着急速奔来的苏恨瑶,眼中压抑着其他情绪,只一瞬又恢复了清明。

    “新来的没人告诉你,这里是老娘的地盘吗?”苏恨瑶看着被他们抓起来的平安镇民,举着鞭子气汹汹警告。这些人就是搞得人心惶惶的马贼,不过是新手,让她来教教他们什么叫真正的心狠手辣。

    为首的男人似乎根本不屑于跟她费口舌,身旁的男人怒道:“你敢这样骂我们当家的,找死!”说着挥剑迎战。

    很久没有对手了,手快长蜘蛛网了。苏恨瑶兴奋挥鞭,两人来来回回过了三招,那人便在她手下败落。

    “废物!再来!”

    接着又有五人迎战,不出一炷香的时辰,五人统统落下马,倒在地上痛哭声音。

    为首的男人终于开了口,可以压低的声音深沉:“好身手,姑娘年纪轻轻就一副好身手。”

    “不年轻了,快二十三了。”她摸摸头发,一脸叹息,古人二十三的确是个老姑娘了。

    他嗤嗤低笑道:“老子今年二十八,正准备找个婆娘暖床,瞧你这副心狠手辣的样子,配得上老子!”

    说着气势汹汹徒手下马,还滑稽的摔了一跤,实在狼狈。

    苏恨瑶抽抽嘴角摆出招式,不敢轻敌。可是那人只用了一招就把她打败了。

    他去掉脸上的黑巾站在她十米开外温柔笑:“小苏儿。”

    泪水,顷刻间决堤。

    他大笑三声,施展轻功移到她面前,点住她三大穴位,扛起丢上马背:“走,跟老子回家成亲。”

    苏恨瑶:“……”

    潇然拉着冬慕的手站在人群里观望,甜甜道:“那人长得不错,不像大漠男人个个歪瓜裂枣,姑姑我的意思不是说姑父。最终要的是他还给我一窜糖葫芦,我就勉为其难让他做我爹爹了。”

    冬慕:“……”

    夜晚的贼窝十分热闹,因为他们当家的抢了个牛掰的娘们,正在成亲。

    苏恨瑶四肢被束缚着,身上动弹不得,浑浑噩噩被拜了堂成了礼强行送入洞房。

    鸳鸯盖头被掀开,入眼是长身玉立、喜袍裁剪合宜的男人,他的容颜依旧俊美非凡,只是眉间多了一分沧桑,昭示着这些年他的经历。

    他温柔给她松绑,解了禁,她揉揉酸痛的手腕勾唇一笑,扬拳打在了他的右眼上。

    这一拳下去,来人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苏恨瑶慌了神,刚才他下马还摔了一跤,他不会是废了功夫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吧,这一拳力道不小,不会被打死了吧?这怎么可以,好不容易才相聚,自己干嘛不好好说话就把他打死了?

    “素和湮西?湮西,湮西……呜呜呜。”哇一声她嚎嚎大哭,他怎么这样就走了。

    男人倏然睁开眼,长臂一伸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小苏儿,我想你。”强势的吻似乎要将她吞没。

    红烛燃了一夜,他们之间有很多话要说,也有一辈子时间去慢慢说。

    “你做了强盗,那老婆呢?”

    “近在眼前。”

    她拔高了声音,怒道:“我是说赵筱娅。”

    他笑着揉揉她紧皱的眉心,她情绪激动也再说难免:“她?素和简南把她嫁到给了莫云攸做东览国的和亲公主。”

    看素和简南坐上了那个位置,她歪着头看他:“那你呢?”

    他笑了笑,伸手解去自己衣物。

    苏恨瑶老脸一红,下一秒她泣不成声,条条刀痕述说着他这些年来的经历。

    “诶,别哭。”每次她一掉眼泪他就不知所措,擦拭她泪水的手被她一手拍开,她抽了抽鼻子,挽高袖口咬牙切齿道:“老娘回去找贱男算账,情同手足他为何要这般虐待你。”

    “他没有,我自愿让出皇位,皇爷爷无奈病了一场只好……”

    她心里一阵窝火:“别跟我提那老头子,说说贱男为什么虐待你?”

    “……”一别四年,她其他不见长,倒是脾气见长,无论她变成什么样,他都喜欢。

    “四年东征西战因为我跟他定下一个约定,天下太平,他给我庶民身份,永不威胁他的王位。他很好奇,我到底是为了一个怎样的人放弃了所有。”说完他拥着她更紧了些。

    她知道,答案是她。

    “素和逸!”她想起这个恶心的名字,当初他企图侵犯她时,若不是她机智把他弄晕了逃走,说不定她早沦落他国成为被众人凌辱的妓女!

    “素和逸?”说起这个名字他轻哼了一声,狠狠道:“割舌头,剜眼睛,剁去四肢,再用毒药浸在爷的药坛子里,再找来万种毒虫天天撕咬,最后制成尸偶好好虐待。他是在我得到你消息的头一日死的。”说着他还呵呵的笑,笑得她胆战心惊,哎哟,这些年他不会找不到生理解决硬生生憋成了变态吧?

    他修长干净的指执起她的下颌:“小苏儿,我爱你。”

    “唔,唔,我也是。”

    舌尖缠绕,云卷云舒,沉醉彼此。

    她眼角划过幸福的泪,跨过了千年的缘,湮西,你终于带我回了家。

    ------题外话------

    这是老苏的第一部文文,情节拙劣之处还望见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爷,残颜妾不二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安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安瑾并收藏王爷,残颜妾不二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