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战太平 > 第三章 议事

第三章 议事

作者:上帝在发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广西,柳州,钦差行辕。

    广西右江道不知道他的顶头上司周天爵大人并没有在桂林,而是跟着钦差到达了柳州,所以这封报告自然而然的转到了柳州的钦差行辕。

    钦差大臣李星沅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这位五十九岁的老人是道光十二年的进士,湖南经世派的代表人物,翰林出身,曾在名臣陶澍幕府中担任幕僚,后来更是一路从西北做官做到西南,又从西南做官做到东南,乃是地方督抚中的中流砥柱。他能力出众,除了整理盐务,河道等具体事务外,从西北到东南,他都有剿匪的功劳。鸦片战争后更是在广东整理海防,在上海拒绝俄国商船入港,被清廷依为柱石。本来已经告病回家休养了,结果广西乱起,被咸丰皇帝当成一张王牌打出来了。

    不过李大人的情绪不是很高。

    广西的匪乱越来越厉害了,作为多年的封疆大吏,李星沅敏锐的感觉到一场大乱正在广西的山川中酝酿着,作为一位致仕后又被起伏的老臣,他很希望自己能剿灭匪乱,带着盛誉回乡。不过他心里很清楚,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估计是不能看到匪患被剿灭的那一天了。

    原来的广西巡抚郑祖琛,广西提督闵正凤都因为防范懈怠去职,新来的周天爵和向荣都是有名的骄兵悍将,周天爵不仅资格老,而且在鸦片战争中表现“优异”,向荣向军门则是屡次镇压大型“匪乱”的好手。本来这是强强联手的好事,不过周天爵的主意趁各处盗匪立足未稳从速剿灭,而向荣的意思是镇之以静,等贵州兵,广东兵等各路人马汇集之后在慢慢拔钉子。双方方略差别极大,偏偏这二位都是很有主意的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双方意见不合,彼此又是心高气傲之辈,两个人闹得非常难看,李星沅虽然是钦差大臣,但也要靠这两位来负责具体事务,这两位彼此不和,弄得他是非常头大。

    这次右江道的奏报一到,他就把周天爵和荣禄叫过来一起商议军情。

    老钦差一边一口一口的慢慢饮茶,一边等着那两位大人过来。

    没多久,门子就高声通报两位大人过来了,一个身穿麒麟补服的将领就一步三晃的走进来了,这位就是一品武将广西提督向荣向军门,他进来先向稳坐当中的老钦差抱拳行礼,然后就坐下了。他坐下好一会儿,两个仆人才架着架着一个胸口是个仙鹤的老头一步三晃悠的走进来。这位就是广西巡抚周天爵周大人,老人家今年都已经七十九了,都已经随心所yu不逾矩九年了。李星沅也不知道咸丰皇帝是怎么想的,居然把这样一位老头重新请出山,这不是逼着老头去当烈士吗?

    周大人一进门,李星沅和向荣赶紧起来抱拳。

    “老大人来了。”“向荣见过老大人。”

    周天爵没好气的应了一声,才在仆人的搀扶下坐到了椅子上。三人坐毕,端起茶碗一口一口的啜饮,似乎浑然不把这次见面的目的放在心上。

    “果然好茶,”未来烈士周大人赞叹一声:“不知是子湘从哪里弄来的。”

    “家乡湖南的一点山茶罢了,不知道老大人喜欢。”李星沅嘴上挂笑,心里骂了一句老匹夫倚老卖老,他都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人叫他的字了,下面人不是恭敬的叫他一声石梧先生,就是李大人,李抚台,谁还敢直接叫他的字?也就是这位嘉庆朝就中进士的周天爵敢这么叫他。

    周天爵和李星沅嘻嘻哈哈的说着套话,向荣向军门更不愧是一代名将,深知不动如山的兵法奥义,一口一口的吞茶,真不知道那不大的茶碗里究竟有多少茶水,竟然能让向军门喝这么久。

    拖了不知道多久,周天爵忽然厉sè道:“兄弟蒙皇恩以总督衔巡抚广西,剿灭匪乱,如今洪贼悍顽,在武宣聚集群匪,右江道星夜行文,言浔州危矣,不知道子湘有何方略教我?”

    周天爵忽然变脸抢白,玩的就是平地起风雷的手段,不过李星沅也是积年的封疆大吏,怎么会吃他这一套,依旧不急不缓的饮茶。

    李星沅镇之以静,向荣就不那么好说话了。他把茶碗放到小几上,低声说道。

    “右江道信口开河,洪贼盘踞武宣县金田,浔州在武宣县东,要从武宣县东去浔州有两条路,一条是翻过大山入武宣县城东去,只能走大藤峡,大藤峡中间是黔江,两岸都是大山,洪贼从哪里找那么多船装他那些老幼妇孺?要么就是出大黄江口,我已派遣两镇总兵领部署在那里等他,洪贼脑子坏了才会从武宣县出来去他的破烂浔州。”

    “洪贼在武宣整ri招兵演武,群匪纷纷来投,兵马ri盛。”周天爵冷笑道:“向军门就在柳州坐看洪贼势大?难道就不怕御史参你一个观望养贼么!”

    又是这一套,也不知道来点新鲜的,向荣暗自冷笑,嘴上说道。

    “我已命各镇总兵从各路围住武宣,不让洪贼流窜四方。广西武备松弛,绿营不习战阵,若是贸然交兵,王师若是小挫,让洪贼抓住机会流窜四方,谁来担这个责任?”

    周天爵道:“那广西兵一ri不成,洪贼就一ri不剿么?”

    “我已请钦差大人移文云贵总督,广东将军,让他们拣选jing锐来援,只等贵州兵,广东兵一到,就大军围剿,定然万无一失。”

    “小儿见识!”周天爵大吼一声,浑然不像个年近耄耋的老头。

    “道光十八年,老夫就办过这些拜上帝的教匪。办教匪,要的就是雷厉风行四个字!郑祖琛他们为何辜负皇恩?就是因为他们逡巡才让群贼坐大!”

    “本帅在湖南剿灭青莲教李沅发靠的就是老成持重四个字!兵者,国之大事。若是一着不慎让洪贼流窜广西,又是谁的责任?”

    “郑祖琛不能制匪,被圣天子罢黜,老夫明ri就移兵武宣,看看谁畏葸不前,耽误王事。”

    周天爵以总督衔任广西巡抚,手下自然控制着广西巡抚的那支标营。广西巡抚标营分为两营,共有兵力一千五百多,这支人马加上广西提督手里的提标四千多人就是整个广西绿营中最有战斗力的那部分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因为巡抚进项比较多,所以抚标中空额比较少,训练多,装备好,可以说战斗力是广西绿营里最强的。

    正是因为手底下有这样一支部队在,周天爵才有资格在这里和赵星沅、向荣叫板。

    真是麻烦,赵星沅面上依旧温良,可是心里发苦。年轻的咸丰皇帝可是一直牢牢盯着这里呢,要是师老无功,他不觉得年轻的天子有包容他的气度。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新天子当国还没有点气xing?

    看来真应该有点行动,不能让洪贼躲在武宣称大王了。他瞥了一眼向荣,开口道。

    “周老大人是持重的老臣,本官一向钦敬有加,洪贼久在武宣,实在是要采取手段的。不过荣帅所言不错,要四面围剿才能不让洪贼流窜四方,祸乱广西……”

    向荣看了一眼原本政治立场和他站在一起的钦差大臣,心里明白这位李大人这回估计是站在周老头那边了。

    清朝虽然不是文贵武贱,但是正常情况下一省巡抚是完全可以压住提督的,向荣以前能和周老头扳手腕那是有李星沅这位钦差站脚帮腔,现在李钦差站在周老头那边,那可就是轻松殴打他这个提督了。

    既然广西文官系统的最高官员和zhongyāng督导组组长达成一致,那军区司令向司令也只好低头了。

    很快,三位大佬就达成一致,要尽快剿灭盘踞武宣乡间的洪贼。

    清军这边忙着,太平军那里也没闲着,在用一次盛大的仪式庆祝了洪教主的生ri之后,太平军的领导者们就聚在一起议事了。

    这次与会的除了上帝的儿子们,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昌辉,石达开外,还有胡以晃,秦ri纲,杨云娇等人,可以说是太平军的一次中层干部扩大会议了。

    表面上看来,他们这次讨论的主题是下一步行动的要点,但实际上杨秀清已经和萧朝贵达成一致,两个人决定将太平军带出紫荆山区,向整个广西运动作战,第一步就是攻击武宣县城。

    所有人到齐之后,首先都向洪教主祝寿,然后分座四方。

    “既然已经举事,那么我们就要商议一下下一步的动向,”洪秀全第一个开口:“各位兄弟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嘛。”

    杨秀清和萧朝贵对视一眼,各自微眯眼睛闭口不言。他们二人联手绝对能控制讨论的最后结论,不过杨秀清并不愿意让别人留下跋扈的印象,所以和萧朝贵商量好了,等别人先说,他们两个最后再一锤定音。

    洪秀全言毕,却没有人开口说话。韦昌辉和石达开各有各的主意,他俩打定心思只要杨秀清和萧朝贵不开口,他们绝不开口说话。秦ri纲和胡以晃也是明白人,他们这种中层参加这种会议就是充个样子,省了回头传达的步骤。

    洪秀全、冯云山见所有人不张嘴,也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秦ri纲和胡以晃见天父的儿子们都不张嘴,他们这些凡人也就不开口了。

    杨云娇司掌女营,她又是萧朝贵的妻子,明白里面的门道,自然是闭嘴不张。

    所有人都不开口,自然沉默起来。

    胡以晃,他家是豪绅出身,因为受人欺负才加入拜上帝会,后来散尽家财为军资,在拜上帝会中地位比较高。胡以晃读过书,见识广,还中过武举,他见所有人都不开口,杨秀清的眼睛又直直的看着他,无奈开口了。

    “大凡起事,都应该以转战四方为第一要务,咱们既然已经举义,那就应该先出金田东去!”

    “东去是大黄江口,那里可是有清妖两个总兵盯着。”既然开口的是胡以晃,那韦昌辉也就没必要闭着嘴巴了:“咱们能灭掉这股清妖吗?”

    “不行就翻紫荆山,”石达开说道:“咱们都是走惯山路的,绿营清妖久不cāo练,只要咱们撒开腿,他们怎么能追上咱们,翻过大山突然出现在武宣城下,一定能一股拿下武宣。”

    “我军有老幼妇孺,走山路的速度未必比清妖快多少。”冯云山开口道:“不如盘踞紫荆山区以逸待劳,我们熟知地理,多伏击,肯定能拖垮磨死向妖头的。”

    广西提督向荣的大名已经是这几位耳熟能详的了,他可是出身陕甘旧历沙场的宿将。

    “咱们以万余人敌广西一省,甚至数省。”杨秀清摇摇头:“打到最后被磨死的没准是咱们。”

    “东出大黄江口试试吧,”萧朝贵开口道:“咱们练团营练了这么久,总要和清妖见个真章。”

    “嗯,这样也好。”石达开看了一眼杨秀清,“总要手底下见个真章才是。”

    注:太平军纯属错误词汇,无论满清还是太平天国双方都没有用这个词,太平天国文件里自称天兵,圣军,满清行文习惯称太平天国为发逆或者粤匪。太平军这个词的产生估计和民间百姓或者后世文学创作有关。

    韦昌辉原名韦正,他改名应该是后来的事情了,洪秀全分封五军主将的时候他还是“正胞”呢……秦ri纲原名秦ri昌,因为避韦昌辉的讳才改名,本文为了避免麻烦和混淆直接用他们改名后的名字,韦俊之流就不改了……

    (道光)十八年,调署湖广总督,寻授河南巡抚,擢闽浙总督,皆未行,调授湖广总督。汉口镇为商船所聚,苦盗。川匪充铅船水手,每行劫杀人;陕、楚交界jiān徒掠贩妇女,并为民害:天爵捕治如律,劾失察有司及承审纵延者,悉褫其职。荆州沿江旧于冬季委员巡缉盗贼,天爵谓属具文,罢之;遴幹吏暗侦,与地方官掩捕,以获盗多寡定功过。襄阳匪徒传习牛八邪教,又有天主、十字各教,捕诛数十人。每有疏陈,宣宗辄手诏褒嘉。连年水灾,滨江、滨汉堤垸多坏,疏请依治黄河法,遇险立挑坝,并以草护堤;饬治河州县,有大工解任专治,立限保工,限内失事者罚,绅董亦如之;汉水多湾曲,立砖石斗门以备蓄泄:并如议行。

    短短一瞥清史稿就可以看见周大人的确很早就收拾过西方侵略者的急先锋了,后面更有周大人镇压太平天国时以七十九岁高龄在战阵上手刃逃兵的记录……不知道是清史稿按例吹牛还是确有其事…吹牛的例子很多,比如本来该死在天京之乱却被清史稿弄的跨越时空被向荣打死的秦ri纲同志…也不知道汉军旗的赵尔巽他们是怎么编的……不过考虑到周天爵老先生是咸丰三年殁于军营的……真是当得上老而弥坚这四个字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战太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上帝在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帝在发笑并收藏战太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