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战太平 > 第十四节 异端十字军

第十四节 异端十字军

作者:上帝在发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元1851年的chun天,罗马公教的马赖司铎在一位姓杨的将领的引导下见到了杨秀清。马赖司铎和这位中国未来的帝王一见如故,虽然罗马教会一直否认洪秀全和国朝太祖来自于上帝的神圣xing,但是马赖司铎和太祖皇帝成为了好朋友,双方交流了许多关于信仰的见解,马赖神父此后跟随太祖的军队的一起运动作战,并且参加了著名的浔州之围和北上桂林的军事行动,他这个时期的ri记成为后来一份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资料。太祖皇帝和马赖司铎一直保持了长久的友谊,这种友谊是罗马公教能在皇帝的指导下健康发展,在中国立足的主要原因。”

    ——节选自《罗马公教,帝国的友人在行动》,天朝忠君爱国天主教会印刷的众多传教小册子之一。

    通过和太平军将士的短暂交流以及那位给他带路将领做的简单介绍,马赖已经对太平军有了一个简单的认识。

    首先这的的确确是一支敬拜上帝的武装,他们都非常尊崇上帝,但是他们因为缺乏引导,所以对上帝的认知有不少偏差。比如那位带路的杨将军,他就对圣子非常推崇,认为圣子有很高的学习能力以及政治军事能力。虽然说上帝是万军之耶和华,但是主基督从来没有表现过什么政治军事能力啊?

    还有一点就是太平军中并没有任何来自罗马公教的圣职人员,也没有听说他们是哪位圣职人员引导或者洗礼的,这又让马赖有些懊恼。因为按照罗马公教的规矩,所有的圣职人员都必须经过罗马教会的认可,也就是所有的天主教神职人员都需要接受那位缩在罗马的教皇领导。

    当然啦,现在已经不是中世纪了,教皇的权威早就大不如前。更何况,就算是在中世纪,法国国王还干过把教皇抓到法国后来另立zhongyāng的事情,德国的那位被绝罚的神罗皇帝最后也成功复仇气死了那位把他教籍开出的教皇。意大利现在风起云涌的统一浪cháo弄得教皇焦头烂额,估计他也顾不上中国广西的教团组织工作。

    怎么说呢,马赖忽然已经意识到面前的这些太平军将士并不是简单的“受到迫害举起义旗的教徒”,很有可能是“心怀叵测的异端”。基督教天生就有内斗的基因,从一开始的东正教会与罗马教会的冲突再到路德宗,加尔文宗与罗马教会的冲突。教会的内斗贯穿了整个欧洲历史的每一页。马神甫作为一名神职人员,下意识的就想起了异端斗争这根弦。没办法,内斗太多,这都成神职人员的本能了。

    马神甫带着期许和惊讶见到了已经挪到了大帐里的杨秀清。

    映入他视野的是一个不太高大的中国人,穿着一件略显破旧的黄sè长袍坐在大椅上读书,皮肤略微发黑,体格很健壮,证明他曾经从事过辛苦的体力劳动。眉毛很浓,鼻梁高挺,眼睛非常有神。虽然马赖并不能很好的辨别黄种人的面庞,但他还是承认这位被称作“左辅正军师”的杨先生是一位俊朗的青年,尤其是他身上撒发出来的那种气质令马赖眼前一亮。

    马赖见过很多中国人,中国人在他眼中是两个极端,大部分内地的中国人见到他这个外国人就像是看见麻风病患者,生怕一接近他就染上什么怪病。而广东的那些买办们总是想方设法的借用外国人来谋求好处,很是奴颜婢膝不讨喜。

    杨秀清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敲响家门的冒失陌生人,这让马赖觉得比较舒服。

    为他带路的杨国清告诉过他,他要拜会的左辅正军师杨秀清是执掌这支军队军政大权的宰相。所以马赖把杨秀清想象成中国的黎塞留或者马萨林,jing通神学而熟悉政务,充满上帝赐予政治军事天赋。

    马赖的第一印象告诉他,面前的太平军领袖并不是那两位执掌法国大权的红衣枢机,而是一位东方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看上去温文尔雅,和煦友善,但是眼睛中透露着令人讶异的莫名力量。

    “您好,尊敬的杨将军。”马赖审慎的选择措辞,因为他不清楚太平军到底属于基督教的哪个派别,所以并没有使用宗教sè彩的词汇,而是用了将军这个词。

    “您好,教友。”杨秀清放下书籍伸手示意亲卫搬过来一把椅子:“你在找我们?”

    一个卫士搬来一把四方椅子,马赖接过来座下后对杨秀清说。

    “我是来自佛郎机的教士,罗马教会授予我司铎圣职,”马赖缓慢的用西南官话问着:“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虔诚敬拜耶和华的教徒。”

    从法国跑来就为确定太平军是不是基督教徒组织的,这也太虔诚了吧,这么辛苦教皇不封他个圣徒做做?

    杨秀清狐疑地看了一眼马赖:“当然我们是信奉神上帝的军队,我们都戴十字架的。”

    戴十字架和信上帝是两回事!

    “那你们之中有罗马教廷的圣职人员吗?”马赖接着问道。

    “当然没有,”杨秀清越来越迷糊了:“我们是纯粹中国人的军队。”

    “中国人也可以是罗马教廷的圣职人员,等等,您知道罗马?”马赖被杨秀清的博学多闻吓到了,大部分中国人包括清朝的高官都处在连英国和法国都分不清的初级阶段。杨秀清居然知道罗马是啥,不会是把罗马当成骡马了吧。

    “意大利的教廷嘛,怎么了?”杨秀清看着眼前这个老洋鬼子,说好了传教士都是帝国主义先锋队的,怎么光关注宗教信仰问题了。你好歹也问问将军部下有多少人,将军有何战略目标啥的啊,真是太不专业了。

    “将军果然博学多闻。”

    “哈哈哈,没啥,两三年前我还是个不识字的烧炭工呢。”

    “您曾经是烧炭工,那您是怎么接触到主的呢?”马赖又不淡定了,在意大利弄得教皇焦头烂额的秘密党人就是“烧炭党”,这群家伙鼓捣的教皇要费尽心力才能维持住教皇国的统治秩序。

    “嗯,后来我遇到了洪天王,他让我要信主。”

    “红天王是一位神父吗?”马赖下意识地把洪秀全当成了某位神甫的化名,就是不知道这位神甫是那个教派的。

    “嗯,我不太清楚……”杨秀清觉得用神父来形容洪秀全不太合适,人家一代教主,上帝二儿子,绝对应该用神父来描述,但他又的确在干神父们一直干的事,骗老百姓信上帝。

    “这么说您看您理解吗,”马赖斟酌一下语气:“这位洪先生有没有结过婚?”

    “当然,天王有好几个闺女,年初刚生了个小子,他儿子一生出来我们还一起庆祝来着。”

    完蛋了,肯定不是天主教的神甫,天主教的神甫不管底下多乱来明面上还是要守贞的。看来这支武装多半是新教徒们拉起来的。

    心情寥落的马神甫接着问:“将军,那你们平时都组织什么活动呢?能不能正常做弥撒,有负责告解的神职人员吗,会给新教友做洗礼吗?”

    “告解,就是忏悔吧,我们没jing力弄那个。洗礼和弥撒是啥?”

    一群不知道洗礼和弥撒的基督教徒?马赖感觉胸口压了一块大石头,压得他喘过气来。

    “你们如何敬礼上帝呢?”

    “我们有洪天王啊,”杨秀清为了照顾侵华急先锋的宗教感情没有说出自己玩“上帝下凡”的故事:“我们紧密团结在洪先生周围,他的话就是上帝的意思……”

    莫非是伪先知的队伍?马赖胸口的那块大石头越来越重了,太平军也已经急速向异端军队方向滑落。

    “他的话如何能代表神上帝呢?”马赖觉得天主之所以让他遇见太平军就是帮助这些人从伪先知的魔掌里跳出来,皈依正信。

    “洪天王是天父次子,和耶稣基督一样都是神在世间的代行者,我们要将他转达的天父意志播撒到五胡四海……咦,快去叫大夫,这洋人昏过去了!”

    居然是异端十字军,听到天父次子这里时马赖眼前一黑,从大喜到大悲的快速过度让这位法国人昏了过去。

    才几句话就昏过去了?杨秀清看着仰天摔倒的法国鬼子直摇头,就这心理素质当啥帝国主义侵略的急先锋啊,我还没给你念上帝他们家户口本呢。

    注……这个注本来是上一章的……马神甫来华是1952年的事情,我把这件事提前了,第一次完整的周末加更完成。这位先生就是引起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之一,他1956年在太平天国余波未平的广西传播天主教顺道鼓动教民不鸟朝廷,被当地县令勒令站枷,给活生生站死了。

    我大清虽然对杀头有刑部复审秋后处决的规矩,但大部分犯事的小民都享受不到那种福利,他们会在铁笼子里活生生站死……但这位可不是普通小民而是洋大人。本来英法公使都吵吵着要重新修约,大清县令弄死洋人的事情本身是违反之前签订的《中法黄埔条约》的,按照条约规定,大清是无权处理犯罪法国人的。所以说按照强盗的规矩,大清还真是理亏。

    法国就是因为他的死亡而加入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法国人是掳掠圆明园的首犯。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战太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上帝在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帝在发笑并收藏战太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