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战太平 > 第二十五节 谈判

第二十五节 谈判

作者:上帝在发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佛祖菩萨,道君老祖。信男弟子穆扬阿敬拜上苍,多谢庇佑,日后定焚香供养,大斋僧尼,重塑金身。

    广西右江道穆扬阿穆大人感慨莫名地跪拜在佛像前,身后是赶过来凑热闹的浔州知府和桂平县令。虽说是知府和县令两位大人不过是来拍马屁的,不过他们也万分虔诚地拜服在佛像前。

    苦日子总算过去了,太平军两天前突然拔营北上,只留下浔州府城墙外的好几道壕沟作为战争给大地留下的疮痍纪念。

    本来这三位大人都做好了杀生成仁的准备。桂平县令准备了三尺白绫,宫怨味十足。浔州知府就大气很多,三尺白刃,一旦浔州失手就自刎以报皇恩。穆大人则还在犹豫要选择来点砒霜还是吞金自尽,服砒霜据说会比较痛苦,而吞金据说致死率又不高,无奈的穆大人又不能找个死囚来试一试,所以还在犹豫选择哪一种方式自杀。

    太平军果然讲义气,发匪似乎看出了穆大人的无奈,转头就北上去找广西提督的麻烦了。躲过一劫的浔州府上下在穆扬阿大人的带领下恭敬地去向佛祖叩头还愿。

    “唉,诸位大人夙兴夜寐,为国操劳,穆某人都看在眼里。”祭拜完毕的广西右江道举杯祝酒:“这次杀败发匪,护得州府百姓黎庶周全,除了圣天子威德庇佑,也要靠诸位大人竭诚奉公。兄弟在这里先拍胸脯,绝对不漂没诸位的功劳,请功的奏折已经发给钦差行辕和巡抚衙门了。”

    “穆大人才是劳苦功高。”“学生一听穆大人的话就好像胸口烧了团火,暖洋洋的。”

    刚刚礼拜完佛祖神明,就开席喝酒吃肉了,倒是也有几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豁达禅意。菜是从最上楼叫来的席面,八冷八热,桌上的各位倒不是什么官员而是六房书办,当地的士绅大户,这马屁功夫到底是弱了一些。不过从大悲到大喜的穆大人已经没多少心思再和他们折腾了,人生一世草生一秋,穆大人还有多少时光可以用在这种折腾上面,且由他去吧。穆大人随随便便的满饮一杯酒就告辞离去,只留浔洲知府和桂平县令在那里招呼。意兴阑珊的穆大人自己轻省的躲开慢慢的赏月饮酒去了,有些时候,独酌无相亲也是一种潇洒自然。

    请功文书和他的辞官文书都已经上发了,穆大人师爷用如花妙笔编出来了太平军浔洲血战的故事。发匪穷凶极恶地攻城,外无援军,内无强兵,唯有八旗勇士穆扬阿领导浔洲百姓奋勇登城杀敌,保卫浔洲,保卫大清。总算是圣天子恩德庇佑,虽然穆道台不幸脚上中了一箭,但还是把太平军杀的丧胆,据说太平军大头目里面有一个叫杨秀清的家伙高呼大清不可战胜:“此非浔洲,乃张巡许远之睢阳也。”

    不过浔州城里面没有断指南八这样的好汉,不然也能落下几颗人头的战功。现在太平军走出大山,大黄江口之后广西地方遍地哀鸿,到处都是要兵的声音,要是浔洲能拿出来几十颗长毛的首级,穆扬阿大人未必不能从实职道台再往上升上一升。

    不过话说回来,有了这番经历之后,穆大人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和平主义者,他就打算用杜撰的脚伤做理由,就说自己的脚伤只要碰见潮湿环境就痛痒难忍,医生建议要到寒冷干燥的地方修养,这天下旗人能去的地方,除了关外就剩下北京顺天府寒冷干燥了。皇帝小儿还是让穆大人混个病休回北京老家修养去吧。人家可是把自己亲闺女都送到紫禁城里了,皇帝总不能不给面子吧?

    大凡大船将倾覆,控制航行的船长未必能有所察觉,依靠船只生活的老鼠反应却最为敏锐。北京的咸丰皇帝还希望他的全明星阵容能镇压匪乱,他任用的贤臣能洗刷社稷来上一次中兴,挽回国运。但像武宣县令刘作肃,广西右江道穆扬阿这些第一线的官员们已经感觉到了王朝即将倾覆的绝望。

    不过上天对咸丰皇帝虽然刻薄,但是他的运气总不是太坏,他选择的广西巡抚周天爵就在认认真真的办差。这位七十九岁的老头离开了让他扫兴的武宣县城后就率领着他的巡抚标营坐船穿过了两岸均是绝壁大山的大藤峡,成功穿过了大藤峡并没有让周抚台高兴起来,因为他手下的巡抚标营耍啥也不肯坐船了。

    因为他们使用的黔江水道一过大藤峡之后先是向北拐了个弯然后再往南拐,这个弧形弯的顶点有一个很著名的名字,金田。质朴的绿营官兵们认为他们是在乘船向太平军的核心根据地前进,说啥也不敢再乘船往前走了。他们派出民意代笔向巡抚大人表示,他们标营不是不愿意去救浔洲,而是不愿意将全军陷入被乱匪伏击的危险,毕竟前路要经过著名匪巢,所以最好还是改走陆路。

    周巡抚当然知道改走陆路会是什么结果,标营虽然准备了一些骡马和大车,但是比起水路来肯定要慢一些,于是巡抚标营就会逐渐减慢进军速度。比如,为了防止敌人趁机攻击我们因为行军而疲惫的将士,我们必须要降低速度,百里厥上将军嘛。或者,拉大炮的骡马已经很累了,为了保证他们不被累死,爱护大清的国有财产,咱们还是扎营休息吧。诸如此类的理由必然是层出不穷。

    巡抚标营这种暮气让老周头伤透了心。

    你们可是堂堂巡抚标营,理论上讲是全国都能排的上号的精锐部队,怎么能连一个已经确定乱匪遗弃的小村子都不敢去呢?

    暴脾气的周老头一边痛骂手下的将领,一边派手下去募集“勇士”,他打算寻找一些和太平军有仇的老百姓组成新队伍,这样的队伍至少比他的标营更有战斗意志。

    于是乎周天爵的队伍不可避免的又停了下来,因为他又要整顿军心又要招募壮士,这个时候他迎来了一位特殊的使者。

    王澹大气不敢出的站立在周天爵的大帐里,他就是那位在鹭墟组织民变的秀才,认怂之后作为陆仁功劳的一部分被太平军带到了杨秀清的大帐里,也不知道杨秀清对他说了什么,他就加入太平军了,现在作为太平军的识字教员来用,这次也不知道杨秀清动了哪根筋派他来和周天爵谈判。

    王澹正在周天爵封疆大吏的王霸之气下瑟瑟发抖的时候,周天爵也在看着王澹,这个不知死活的太平军年轻人很明显是被刚刚裹挟进去的,因为他头皮上刚刚长出来一层短头发茬。这个打扮比较像是乡间那些没工夫收拾头发的农夫,相较而言,和王澹同行而来的太平军战士在周大人看来简直就是“越南洗剪吹”的翻版,让老头子心里面赞了一股邪火。

    “说吧,你们来找老夫作何事?闹到你们这个样子就别想着什么招安了,要是你们回头把领头的贼人杀了倒是还能考虑一下。”周天爵强压住叫人过来给这几个混球剃头的冲动开口问道。

    “我们不是来求招安的。”王澹叹气道,他实在是有难言的理由才加入了太平军,最近对大清朝廷的忠义之心和人类的求生本能一直斗争的非常厉害,搞得他有点轻微精神分裂现象。

    “那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不会是来劝降的吧。”周大人毕竟是老年人精力衰微,每天的精力非常有限,立刻就觉得这些忘八蛋是来消遣自己的,下意识地打算把他们全都斩首示众。

    “大中丞说的什么话,”王澹干巴巴地回应道:“学生不过是来为大人宏图事业略尽一点绵薄之力。”

    “学生?”周天爵没好气地说:“你识字吗,就自称学生。”

    “小人狂妄,”王澹脸色灰白地答道:“不才已经食廪三年了。”

    所谓食廪就是廪膳生员的意思,明清科举一般有四个阶层,童生,秀才,举人和进士。其中秀才又称作生员,他们每年都要接受考试,其中的佼佼者会受到国家提供的粮食补助。这些能领到国家奖学金的学霸就是廪膳生员,王澹因为学问不错,家里又有势力,混了一个廪膳生员的名额。

    “国家既然以秀才许之,为何忘怀忠义,屈身事贼?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周大人随口问道,他挺好奇像王澹这样按理说是统治阶级的家伙怎么会产生如此高的革命热情。

    “春秋大义,华夷之辨,不敢忘怀。”王澹声音没有一点起伏,似乎是背诵经文一样说道:“所谓忠义,忠于华夏,义待同胞。”

    原来是个迂书生,周天爵把王澹的表现当成了木讷。

    “你说能帮助老夫,你打算如何帮助老夫啊,取洪贼人头报效?”

    “我家军师听说周大人与向大帅不和,如今我军北上和向荣交战,还请周大人作壁上观……”

    王澹还没说完就听见暴躁的老周头怒气冲天地吼道:“叉出去,叉出去,老夫与向荣不过是方略不合,又岂是因私废公之辈!”

    周天爵的师爷赶紧跑出来连哄带推得把王澹他们哄出辕门,几位巡抚标营的军官也在一旁好言相劝。没办法,周大人态度恶劣是他的事。刀枪无眼,世事无常,如今结个善缘,日后落到长毛手里也好说话啊。

    看见书评区有朋友怀疑能不能完本……这本书一开就有读者在读者印象里刷司礼监秉笔,御马监掌印,就差提督东厂了……这本书俺是认真写的,不过人艰不拆,事情还是有很多,昨天这不又断了一天么?一到年底事情多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战太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上帝在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帝在发笑并收藏战太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