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战太平 > 第二十九节 还是秘密武器

第二十九节 还是秘密武器

作者:上帝在发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臼炮的发射速度并不快,每次发射完之后炮手们还要反复清理炮膛。如果不仔细清理的话,傅学贤制造的那些成分不明确的火药爆炸之后的残渣很有可能会腐蚀炮膛,最后导致炸膛。

    看着一枚枚石弹划破天空砸进清军的营寨里,甚至砸破营墙,受伤的清军倒地呻吟。太平军的将士们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的跳着。

    看啊,这就是我们的火炮,我们将使用它走向最后的光荣胜利。

    杨秀清对臼炮的表现非常满意,这种火器设计出来就是为了对付清军的坚固营寨和城墙后有生力量的。一百五十步的射程能保证它可以在清军威力最大的火器,劈山炮射程范围之外开火,比较低的技术门槛和制造成本可以让太平军更多的列装这种武器。

    在太平军取得稳定根据地之前很难**制造出口径比较大的加农炮来,不过清军方面也没有加农炮,杨秀清骄傲的认为自己为太平军赢得了火力上的优势。虽然臼炮在野战中表现不佳,但是现在估计没有什么清兵敢和太平军正面野战了。

    默默承受炮击而不能发动反击对士气的打击非常严重,被三道长壕围起来的清军被臼炮从天上打下来的石弹一顿狠打却毫无还手之力都有一种自己是在被屠杀的错觉。实际上臼炮的杀伤力未必很强,在杨秀清研制出供臼炮发射的榴弹之前,臼炮使用的石弹一次最多只能伤害四五个清兵,而且这种粗制臼炮糟糕的准头只会伤害那些祖上不积德的家伙,但凡运气好点的都能全须全尾。

    周巡抚虽然没有指挥作战的经验,但是他也意识到如果任由太平军这么轰下去的话,他就要约束不了准备逃跑的绿营兵了。

    首先作为报复手段的是劈山炮,周天爵知道绿营也有火炮,他的巡抚标营装备的火炮还不算少,他准备用劈山炮来上一次报复性射击。至少在火力上不要太难看,不能让绿营兵感觉自己只能挨揍没有反制手段。但劈山炮的表现让周天爵大跌眼镜,这种明显管子比太平军推出来的丑八怪长一截的火炮发射出去的铅子在接近太平军臼炮之前就满天飘了,根本起不到报复的作用。

    而蒋岸的好运气又一次立功了,当清军推倒营墙露出后面的劈山炮反击之后,他就指挥着臼炮向劈山炮的炮位发动了对应的报复射击,三号臼炮发射的一枚石弹正好击中了清军一门劈山炮的炮身,掀倒的劈山炮还击中了几个清军士兵。

    劈山炮劳而无功的反击让清军原本就不高的士气更加低迷,如果说劈山炮反击之前只是感觉着有点毫无还手之力的话,那劈山炮无力的还击只是证明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清军的确对太平军的火力毫无还手之力。

    周天爵很快就接受了“发匪的火器在我军之上”这个残酷现实,毕竟在儒家文化中地位等同禽兽的海外洋夷都能拥有远超大清的坚船利炮,那发匪身为高贵点的中国人,又沾着点洋教的洋字,自然应该精通火器才对。

    接受残酷现实无助于解决现实问题,他必须想办法解决太平军的火力压制。周巡抚没有啥好的法子,他用了一个相当经典的战术,敢死队。

    广西巡抚不光许下了五十两白银的重赏,要是不幸丧命还有额外的二十两安家烧埋银子。七十两银子已经足够让绿营中的好汉意动了,周大人很快就凑出了一个一百五十人的敢死队。

    这一百五十人的敢死队在一位军官的带领下冲出南面的营门,嗷嗷怪叫着冲向太平军的臼炮阵地。这个时候负责保护臼炮的那一个连鸟铳手全部行进到臼炮前面,并且在军官的指挥下列出了两列横队,前后两排鸟铳手之间并不对齐,这样前后两排可以同时开火,形成强大的射击火力。

    杨秀清出于某种非常阴暗的心理并没有将他南面的主力放在臼炮阵地后面,他非常担心臼炮炸膛给他的部队造成伤亡,这对太平军士气的打击也是非常严重的。勇士们并不畏惧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但是被己方不靠谱的武器爆炸害死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所以当清兵派出敢死队出营之后杨秀清也做出了回应,他派出了自己的卫队,一支三十多人组成的骑兵,这些人将骑着马迅速迂回到清军敢死队的侧后,一旦这支敢死队和护卫臼炮的鸟铳手展开白刃战,杨秀清的卫队就会从侧后发动冲击。杨秀清的卫队相对来说也算是一支还算堪用的中型骑兵,每个人都装备着一件棉甲,不少人的骑枪都是精心挑选的老树树干制成的,柔韧性非常好,而且他们的健马都是从向荣那里缴获的河曲马或者蒙古马,杨秀清还给这些战马披上了一层比较厚的棉布,除了看上去威武一点多少还有点防御功效。至于像西欧骑士那样在棉布后面披上一层锁子甲,对不起,那就超乎杨秀清的能力范围了。

    杨秀清虽然做出了应对措施,但还是俏媚眼给瞎子看,他高估这支敢死队有多敢死了。

    像这种绿营兵一开始还有点用银子堆出来的悍不畏死之气,不过当他们奔跑到距离鸟铳手大约三十步的时候,太平军的鸟铳手就用鸟铳给了他们迎头痛击。清军很明显没遭遇密集排枪的经验,一百杆鸟铳聚集在一起同时开火的威力对于一百五十人的敢死队还是相当可观的,大约有十几名绿营兵惨叫倒地。

    一直负责对付土匪山贼和天地会的巡抚标营从来没有被这种密度的火力攻击过,一下子就显得有点蒙,等到太平军的鸟铳手丢下鸟铳拔出腰刀发动反冲锋的时候,这些回过味来的敢死队员们就一触即溃了。

    反正敢死队不管死不死都有五十两银子到手不是,谁会傻到为了那二十两安家烧埋银子送掉自己的小命?四散奔逃的敢死队员甚至没让杨秀清的卫队找到发动侧后袭击的机会,这些孙子跑的实在是太快了,一眨眼就跑到了清军的火力范围内,杨秀清可不愿意把自己宝贵的骑兵队投入到这种无谓的追击中去,要是周大人新仇旧恨一起算根本不顾这些废柴的性命用劈山炮乱轰,恐怕还真要损失几个卫士。

    敢死队的失败让清军彻底丧失了斗志,周天爵也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蠢了。

    “向荣果然是绿营宿将啊,”周天爵苦笑地对自己的幕僚说道:“就这么点发匪就打的我的巡抚标营鸡飞狗跳,他都统着那些绿营兵面对发匪全师在大黄江口还能全身而退,我不如他远矣。”

    “大人这话有失偏颇,”一位幕僚赶紧宽慰他道:“向荣那丘八如何赶上大人心有沟壑?他也就是能打仗罢了,若论方略……”

    “方略也是老夫的错啊,”周天爵算是彻底明白了:“官军如此不堪,怎么能速剿呢?还是要等到各地大军汇集再说啊。”

    杨秀清没有留给周天爵多少感慨的时间,他很快又使用了另外一个秘密武器,五六十个健壮的太平军将士一手抓着火把,背着一个圆滚滚的包袱走到最前面来,这是杨秀清准备的另外一件秘密武器,因为可靠性相比臼炮来说更差,所以这些东西大部分时间都是封存的,这次由杨秀清的结拜兄弟杨辅清来指挥使用。

    杨辅清岁数还小,不过二十岁上下,但在杨秀清身边耳濡目染的接受了不少不靠谱的未来军略,他本人也是天地会出身,单兵素质不错,在杨秀清的卫士中还算得人望。

    这五六十个健壮汉子都是杨秀清精心挑选的掷弹兵,他们不仅身强力壮,而且都是意志坚定的勇士,很多人在大黄江口之战中都有斩首的功劳。虽然名叫掷弹兵,但他们要投掷的不是使用破片伤害敌军的手榴弹,而是一件既古老而又年轻的武器。

    某种意义上的生化武器。

    我国早在唐代就出现了使用破片造成伤害的“霹雳流星”,那是一种外面是陶制外壳,里面是黑火药的火器。最早是配合投石车使用的。杨秀清曾经在中晚唐藩镇争雄的历史记录里见过这东西的记载。不过他要使用的武器不是唐军曾经用过的火器,而是相对晚一些,宋朝人开发的新货。

    霹雳毒烟。

    同样是外面是一层陶制外壳,不过里面除了黑火药外还混搭了些砒霜,巴豆什么的。杨秀清一直不知道按理来说进入消化道之后才会产生作用的砒霜和巴豆用毒烟的方式会产生啥效果,不过看到兵书上说也可以用人类的粪便粉末代替砒霜和巴豆之后,他就有点明白这玩意的工作原理了。

    估计和催泪弹差不多,依靠产生具有刺激性的气体伤害对方的鼻子和眼睛,制造混乱。所以砒霜、巴豆、粪便粉末这三种完全不同的东西能来回替换,估计有钱的土豪们还可以开发辣椒面或者胡椒面制造的霹雳毒烟。

    今天的风向不错,春日的南风不用让杨秀清担心会把这种生化武器烟雾反卷回来恶心自己。当清军的士气渐渐消颓之后,他就决定用这些东西进行最后一击。

    三四十个奋勇的掷弹兵在战友的目送下一步步走到清军大营前大约五六十步的样子,他们站的很松,这能降低被清军火器命中的几率。

    伴随着杨辅清的一声令下,掷弹兵们将霹雳毒烟点燃之后迅速地丢向清军大营,他们每个人也就背了四五个霹雳毒烟,这种点完之后就迅速丢掉的投掷方式能让他们迅速丢玩身上的累赘。完成投掷之后他们就迅速撤退了。清楚霹雳毒烟内部成分的掷弹兵们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恶心了,更不用说去闻闻那黑乎乎的毒烟。

    霹雳毒烟产生的刺激性气体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这种刺鼻的气体四散开之后,士气已经低迷到了极点的清军彻底崩溃了。他们不知道太平军使用了什么妖术,但是这种浓雾的确让他们非常难受,北面的营门被溃卒从冯子材部下手里夺过来,接近两千多清军在付出了接近两百人伤亡的代价之后崩溃了,他们宁愿翻过三道又宽又深的壕沟也不愿在营墙内等死了。

    周天爵设计的壕沟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减速。正常人全速冲下壕沟之后再向上会减少不少前面奔跑时的速度,向上爬战壕又会让双腿更加疲劳。这种三道连续的战壕根本就不是用来阻止进攻者的,占据优势的进攻者可以缓慢整齐的走过来,而逃跑的防御者则会被这玩意耗尽体力。

    当清军开始不可遏制的崩溃时,杨秀清就命令东面和西面的太平军包抄过去,他们的任务是平行尾随清军的溃卒,尽可能的把这场击溃战打成一场歼灭战,获得更多战果。而杨秀清则把自己的预备队向东西两面空出来的位置补充过去,他要维持住对周天爵营地的包围,如果真的让绿营兵四散奔逃,他这三个营两千多人马未必能抓住多少俘虏,取得多少战果,周天爵假不假也有两千多人,真变成了赶鸭子多半还有不少人能逃出生天。

    万般无奈的周天爵在幕僚亲卫和张国梁,邓子才的保护下离开了他设计的死地,一旦绿营兵崩溃,那个营地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作为一省巡抚,周天爵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自己被发匪抓住或者杀死。他并不怕死,他可以被愤怒的皇上下狱处决,但是决不能死于乱党之手。一省封疆被叛匪杀死的事情不仅会动摇天下对朝廷的信心,而且不知道会鼓动多少原本就心怀叵测的家伙跳出来痛打落水狗。

    被护卫裹胁着向北跑的周天爵忽然向北望去,他并没有想到北京的少年天子会对他的失利有多暴跳如雷,而是担心向荣的安危。

    我的标营被消灭之后,向荣的日子就要不好受了吧?周天爵蓦然发现,清朝在广西的统治已然岌岌可危。

    周天爵是清朝大吏中为数不多的心学传人,最是崇拜王阳明公,不过运气不太好,阳明公面对的是宁王,他面对的是太平军。

    算了一下应该是欠大家七章。这章四千字,打个商量算两章行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战太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上帝在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帝在发笑并收藏战太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