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尽巅峰 > 第一章 名为何阳的男人

第一章 名为何阳的男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墨夜色,空气中夹杂着清晨特有的清新。

    “砰砰……”两声枪响让空气都好似沾染上一层火药味。

    这是一家很普通的网吧,建在一座三层建筑物的第三层。由于正值晚间明日又是周末的缘故,客流量却是不少。浓重烟味与噪杂喊叫声构成了一章混乱的乐曲。

    何阳推门而入。平庸无奇的相貌和身材使得他并未引起多少注意。

    他走到柜台前,交了一个小时的上网费用。拿到卡以后随便找了一台机子玩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感受到地面传来一阵震动的何阳微笑着摘下了耳机。然后拍了拍旁边一个正在上网人的肩膀,那人屏幕上各种花炫技能缭乱,显然正在与人PK。不过因为何阳的举动使得他被对方抓了一个空隙,于是决斗就此失败终了。

    那人一下就火了,摘了耳机看了一眼何阳。发觉并不是什么壮实凶狠之徒后就欲发作,但何阳将身上钞票都放到他手上外加说的一句“哥们,送你了”的举动让他硬生将火气转为疑惑纳闷。

    何阳估摸着也没有解释的打算,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就站了起来。眼睛望向了网吧大门、

    “砰。”网吧的大门给人用力踹开。

    准确的说,是踹飞。那扇应该算半豆腐渣工程的玻璃门很欢乐的进行了一个飞跃,最后拍到了一个正专心致志上网没有注意到动静的可怜家伙身上。

    “啪。”那个可怜的家伙血液顿时飙飞,那扇玻璃门也崩离开来。玻璃碎片乱飞,不少人都遭了殃。其中一个眼睛竟然被扎进了玻璃,随着那些鲜红血液留下,那人也捂着眼睛在地上死命翻滚嚎叫。

    这一系列动作的始作俑者是一个裸露着刺有一头东北虎刺青的上半身的光头佬,而他身后还跟着十来个气势较他一般无二的大汉。

    这个架势显然让不少遭受牵连正准备狠狠教训一遍罪魁祸首的人偃旗息鼓,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何阳没有遭受到牵连,但是他并未如其它与他一样的人漠不关心的继续玩着电脑。反而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望向大门的他瞳孔急剧收缩。过了一秒恢复如常,嘴角却又高高扬起。

    领头的光头佬显然也注意到了在一群网民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的年轻人,露出一个冷笑,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把小折叠刀,拉开刀刃后在手上拍了几下,道:“自己过来吧。”

    何阳站在原地,脸上笑容仍在,只是愈发阴冷。

    他身旁那个一看到光头佬是在对年轻人说话就立刻戴上耳机玩着游戏的男人偶尔略带歉意抬头看到年轻人脸上的笑容,后脊梁骨都一阵阵打颤。

    光头佬见何阳这番反应,伸出一条如血般猩红舌头舔了舔嘴唇,顺带露出一口白牙后说道:“从你做出那件事开始,你就应该知道自己是绝对逃不掉的。过来吧。”

    何阳终于说话了:“那件事?你应该知道原委吧。”

    “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最少也会把他们剁成108块,可惜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过来吧,给你一个痛快。”光头佬叹息道。

    “为什么不过来?”何阳反问。

    光头佬哽住,没说话。

    “为什么不过来?”何阳重复道。

    光头佬这次没沉默,叹了口气:“知道你很能打,尤其在你那个狭窄地方人多优势展不开,我们都只有被宰的命运。不过即便你真的解决了我们,你能够逃得掉?早晚都是一死,不如成全一下我们。”

    “我不是一个好人,你们应该清楚的。”何阳笑道。

    光头佬眯起眼,用折叠刀拍打手心的动作也停止下来。他知道,眼前这头猛虎要开始展露它的獠牙了。

    如他所料,何阳将整台显示屏整个搬起来。没有丝毫阻塞感就扯断了连挂在显示屏上的线路。而残余在主机上的电路则绽放出微小却美妙的电弧,一闪即逝。

    看着那台向着自己脑袋飞过来的显示屏,光头佬没动,因为他身后一个大汉走到了光头佬前面,之后猛地一拳打出。

    不花哨,就是很普通的一记直拳。却硬生将显示屏整个屏幕打碎,前冲之力也停止下来,落到地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响。

    光头佬并没有躲过一劫的庆幸,那个大汉显然也没有。因为一个动如猎豹的身影紧随着显示屏冲了过来。

    “就是现在。”凭借长期的厮杀经验,光头佬估算着何阳已经进入了他的攻击范围。已经涔出不少冷汗的手心抓着折叠刀就刺向了何阳的脖颈。

    可惜,算的准不代表能刺中。

    在距离何阳脖颈仅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时,光头佬的手停了下来。

    不是他良心发现,何阳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如同铁箍一般使他动弹不得。

    何阳又打出了一记深得快准狠要义的勾拳,光头佬没有傻愣愣的站着,抬脚就是一记阴险的撩阴膝。只是到底慢了一筹,何阳的拳头先他一步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胃里若翻江倒海的感觉使得光头佬力感全无,那刁钻的膝盖攻击哪里还有半点威势。而何阳也没有因此露出自得,身后一阵劲风传来让他知晓了又一人的攻击已经到来。

    何阳还放在光头佬小腹上的拳头微微一用力,力道全无腹中还剧痛成了名副其实软脚虾的光头佬立刻向后倒去。何阳做完这个动作又一个侧身,足以把普通人打的吐血的拳头顿时落空。

    何阳抓住了来人的手腕,但并未如先前对待光头佬一般转过身给身后攻击他的人狠狠一拳,而是进行了一个过肩摔。

    他正前方一个提着一把显然已经开过刃的军刀的大汉没有丝毫犹豫就向后闪去。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何阳居然将身后男人直接扔了过来。

    没错,那个体重看起来最少也在一百八十斤徘徊的壮实男人居然被扔飞了!

    庞然的身躯让那个提着军刀的男人知道自己哪怕是蹲下都是在做无用功,于是当即下定主意准备通过拳头将这个与他共赴过几回生死关的男人停下来,但耳边传来的一声小心却让他愣了一下。

    小心?小心什么?

    很快,男人反应过来。双臂合力将那个飞过来的庞然身躯打到旁边后立马做好了战斗准备。果不其然一个带着阴冷笑容的平凡面孔出现在他眼前。

    “好恐怖的笑容。”饶是已经见过不少世面的男人心中也不由生出这般念头,不过手头倒是没慢,手上军刀一把刺向何阳的心脏。

    这时候,又一个就站在他旁边的男人也从拿着一把军刀朝着年轻人后背。

    不少已经放下玩游戏心思正盯着场上这场一辈子估计只能见到一次这种规模战斗的人为年轻人狠狠捏了一把汗。

    而何阳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他双手分别捏住了刺向他身体的两片军刀!

    那两个男人身材上比起何阳来说壮实了不知多少,看他们的样子也的确是用了全力。只是那两片匕首偏偏就无法向前移动一分一毫。

    略显失望的发现这个事实并感叹何阳恐怖力道时两人也没泄力,反倒很默契又加了一只手上去,又分别用双腿死死夹住何阳一条腿。这个时候同时抬脚攻击何阳无疑是个大好机会,不过这种情况下手上力道难免会减少一些,万一给他抽走了手上两把军刀可就得不偿失。

    所以他们采用了一个更稳的打法,拖住何阳,让同伴负责解决。

    何阳估计也知道他们两个的想法,便用了一个很普通也很有效的方法化解,他松开了手。

    恨不得把吃奶力气都用上的两人虽然考虑过会有这一遭只是无奈何阳动作实在太过突兀,完全没来得及松力,于是忽然没了支撑的身体向后倒去。何阳趁着这个机会迅速在他们两人小腹上敲了一拳。又很轻松在已经丧失力道的两人手中拿过了军刀。也没问两人是否愿意放开就毫不犹豫割掉了他们两人缠绕在他腿上的两条小腿。

    之后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做出这种残忍举动的歉意神色,反倒称赞起军刀的锋利来。

    其它几个正提着刀冲过来的男人见状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恐惧,他们不是没见过狠人。确切来说他们自己就是狠人,放过血,杀过人。要真让他们来卸别人两条腿也是敢的,只是他们做出这些举动后或多或少会流露出一些类似于恐惧,兴奋之类的情绪。

    却从来没有过似何阳这般平淡,像是完全不把性命当回事。

    得杀多少人,放过多少斤血才能像他这样。

    这几个大汉不知道,他们也不想知道。那只会徒增他们心中的恐惧罢了。

    恐惧的种子并未发芽,这几个大汉的脚步仅仅迟钝了一下就又继续前行。

    不过脸上的谨慎较之先前无疑更多了一些。

    何阳没有站在原地静候他们的到来,他也向着他们冲了过去。

    两片银刀飞舞。

    那两把军刀在何阳的手中真如两只美丽的银色蝴蝶,在空中不停舞动自己艳丽的身姿。当然,伴随着的,还有鲜红色的血液。

    仅仅不过五分钟的功夫,地面上已是残肢断臂,血流成河。俨然一副地狱场景。

    反观何阳,他除却衣服及脸上沾染了不少血迹外,竟是一点伤势没有。

    所有目睹过这个过程的人都惊得呆了,包括已经恢复了些许力道的光头佬。

    何阳的脸上,仍是没有一丝自得。只是提着那两片刀刃已经成了血红色的军刀走到了光头佬,蹲下身用刀刃拍了拍光头佬的脸,阴冷笑容依旧道:“有让我放过你的理由么。”

    光头佬苦笑摇头:“我这人活了31年,没儿子,没女儿,也没媳妇。父母更是早早走了。可以说两手空空,了无牵挂。没想到我还会成语吧,哈哈。也不怕你笑话,我们这群人压根就不是杨井华的心腹,只是在听到他跟他儿子给你宰了以后过来领你人头想要上位的,落个这样的下场也是自找。”

    何阳一刀扎进了光头佬的心脏,干脆利落。

    看到光头佬眼神彻底昏暗后他也没有拔出军刀,这是他的习惯,表达对一个对手的尊重。

    另一把军刀则轻轻放在了光头佬的身上,这是为了表达对一个对手的非常尊重。

    何阳做完这一切后站了起来,又捏碎了其它人的脖子,之后连带着血渍的衣服都没更换就走出了这家网吧。

    恐惧,兴奋,嫉妒,崇拜……这就是网吧里所有人现在复杂的面部表情。

    在何阳走后足足过了五秒,网吧里除了人物游戏的对打声外再无一点动静。

    而在五秒后,网管第一个反应过来。他看着地上的尸体跟残肢断臂,狠狠的咽了口口水,打了电话报了警。

    何阳下了网吧,走到一楼,坐在台阶上,看着夜色,抽起烟来。这里说是一楼,但这个三层建筑物本就是一家网吧,所以一楼也就是一个通道,自然没人看守,也没人会赶走他。

    周边行人通过月光见到他满身血渍更是躲的远远。

    在何阳将一整包烟差不多抽光的时候,顶着红蓝闪烁警灯的几辆警车呼啸着聚拢过来。

    何阳脸上没有吃惊,他扔下空荡荡的烟盒,叼着最后一根烟,举起双手。对不少已经下车正提枪警惕瞄准他的警察说道:“我杀的人。”

    说完这句话,何阳将手放进口袋。

    一个有些楞头的年轻警察已经认定何阳是要拿东西出来试图反抗,立马摁动扳机。

    枪声响起,何阳没有丝毫想要反抗的意思。任由左胸被开了一个洞。

    有了开头,剩下的自然是水到渠成。枪声接连不断,何阳身上多了一个又一个洞。

    叼着一根烟的身躯开始向后倒去。

    “对不起,小月。没能保护好你,放心,我这就下去陪你。对了,我知道宰了那两头畜生不足以弥补过错。于是我又杀了几个说不上好坏不过手上也沾了血腥的人,当是为了给你积点德。不够的话,只有来生了。”

    何阳呢喃着说了他这辈子最后一句话,两个从十五岁以后就没有闭合超过八个小时的眼睛终于闭了起来。

    “队长,他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确认过何阳已经死亡以后,一个警察走了过去,翻了翻何阳身上的衣物,发觉全身上下都空无一物后转过头对一个中年警察报告道。

    中年警察若有所思。

    两天后

    H市郊外,一个墓场。

    一个中年男人手捧一束鲜花,走到一个墓碑旁,道:“兄弟,你的故事我派人搜查过了,虽然不赞同你的做法。不过,我佩服你。”

    恰巧,又有一个腿脚有些不便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你是?”中年男人疑惑道。

    “小月的哥哥,也就是阳子的大舅哥。你是周警官吧,真是谢谢你了,把事情查了个水落石出,让阳子没背上太多骂名。”年轻男人尊敬道。

    “他是个好人。”周警官摸着墓碑叹息道。

    “应该吧,不过他自己从来没这么认为过。”年轻男人说道。

    两人又聊了几句,终究散了。

    而他们也未曾发觉,那座墓碑下的土地,微微泛红,不久恢复如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无尽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渣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渣贱并收藏无尽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