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唱诗班的天后 > 第九十四章 冰糖葫芦(二)

第九十四章 冰糖葫芦(二)

作者:火中取青天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妇人不甘心就这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于是带着孩子踏上千里寻夫之路。

    面对茫茫的战场,除了血迹斑斑的土地以及一些战争残骸,还有的就是数不尽的看不清面目的尸首。

    也许是敌人进攻过于凶猛,己方的军队并没有收起袍泽的尸首,就这么让他们尸横遍野。妇人和孩子不顾自身的安危,就那么一具、两具尸体的翻找着,既不希望看到躺在地上的人中有自己的丈夫,又希望能早点找到尸首,让丈夫入土为安。

    这种既迫切又矛盾的心情被那个演员表现的是淋淋尽致。

    终于,在一处乱石堆处,一个孩子发现了父亲的尸首。血肉亲情,虽然尸体已经变了形,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认了出来。

    当听到丈夫尸首就在孩子身边时,妇人猛地呆住了。一刹那,脑子里一片空白,似乎人成了空心的一样。风从身体里穿过,带来了无尽的悲凉与荒寂,也带来了无尽的悲伤。

    妇人迟迟无法移动,虽然心里着急,但是嘴不能说,腿不能动,就那样远远的焦急的看着尸首,焦急的看着。

    还是孩子们发现的母亲的异样,扶过母亲到父亲身旁,一家人才算“团聚”。

    身体完全失控的妇人只能任由眼泪流下,静静的看着丈夫的尸首。往日那熟悉的音容笑貌仍在,然而在次相见却是天各一方。

    故事就定格在这一刻,所有的同学都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沈老师也很激动,用力的鼓着掌:“这个舞台剧的构思很巧妙。我给的题目是战场上。你们并没有刻画行军打仗的场景,而是选择了战后的战场这样一个悲伤的场景来刻画,很是独出心裁。其中妇人的表演者袁玉芬同学的表演更是让人感动,虽然无言。但是更具有表现力和张力。其他几位同学的表演虽然稍微的单调了一些,但是总的来说这部作品不失为一个优秀的作品。袁玉芬同学九十五分,其他的四位同学八十五分。大家都要向袁玉芬同学那样用功,把自己的演技磨练到收放自如。好了,下一组准备表演。”沈老师狠狠的夸奖了一番袁玉芬,其他的同学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只是觉得她有个好剧本而已。

    下一个表演的组别就是袁叶他们一组了。大家把道具都准备好,肖宇先走到台上报幕:“舞台剧《冰糖葫芦》,表演者:袁叶、蒋梦洁、张雨涵、胡雪庭、肖宇,请欣赏!”

    灯光暗了下来,然后一段嘈杂的话语从舞台上响起。

    那是一段清晨早市上的生动画面,间或几声车响声中,夹杂着散步的、晨练的、出来吃早点的人的互相寒暄问候的声音——

    “赵大娘,早啊,你老的腿脚还挺利索的呢,走的很快啊。我都追了你半天了。”

    “王大爷,去公园练太极啊,有毅力,你老走好!”

    “小红啊,出来给你妈妈打豆浆啊,真是个乖孩子!路上注意安全啊!”

    “小李啊。这么早就去菜市场买菜了,媳妇还没起呢?真是个好小伙儿,懂得痛媳妇儿啊!”

    这一段寒暄全部是由袁叶一个人完成的,然而每个人的声音却完全不相同,却又毫无不协调感,给大家呈现了一幅完整的早市画面。

    接着,越来越多的声音加入了这个队伍。卖混沌的小贩的吆喝声、卖点心的小胡的“每日前十名半价促销”的呐喊声,各种小商贩们的声音纷纷出现了,井井有条,丝毫没有混乱感。此起彼伏,错落有致。

    然而此时舞台上依然只有袁叶一个人,大家充满了好奇与惊讶,到底她是怎么有序的发出如此多的惟妙惟肖的声音的?

    而且这些声音远近各不相同,有的仿佛就在眼前。而有的声音却像是从隔壁的胡同传来的,一下子就把小小的舞台拉到了广阔的空间,距离上的错落感一下就呈现在大家的心里了。

    舞台表演地第一步第二步,永远是定景和造势,制造出整体的气氛,诱导观众投入。在这样的氛围中,主角人物才能上场。

    在观众的期待中,男女主角登场了——一对身有残疾的男女乞儿。

    胆小怯懦的胡雪庭扮演的乞丐男孩衣衫褴褛,面容黝黑,脸上脏兮兮的。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还拄着拐杖,双腿严重的畸形,走路都要一跳一拐的。

    乞丐男孩抬头看了看,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满意的坐了下来。残疾的腿畸形的蜷缩着,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搪瓷碗,放到面前的地上。

    即使是如此落魄的乞儿,眼睛里却依然充满了神采。满怀着一种企望,伸长了脖子看着街道的对面,仿佛在盼着什么。

    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扮演乞丐女孩的张雨涵登场了。

    刚一上场的张雨涵,几乎在第一时间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在表演上逐渐蜕变的越来越有灵性的张雨涵,一上场就表现出了高过同班大部分一头的表演能力,令人惊艳。

    她扮演的这个女孩,是一个小儿麻痹症患者,驼背、小臂畸形歪曲;身体上的残疾和容貌上的清秀可爱形成了一种奇怪的、令人心疼的对比,令人一见难忘;而外部的形态还可以设计,张雨涵自己的表演则令所有在场的老师同时会心的点起头来。

    她选择了一种奇怪的侧行上场,侧着身子佝偻着背斜行着,左右张望;走起路来就象一个小偷一样轻手轻脚,但是目光的神情中却不是心虚和警惕;而是一种惶恐和茫然,一种仿佛随时都要面临欺凌和压迫的悲伤——这样的外部形态和表演节奏的选择,使所有的观众心里产生了一种恻然,同时也有了期待和疑惑。在下意识中,人们都会想: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她受过多少委屈多少苦难,承担过多少欺凌和恶意的侵犯。才会这样的缺乏安全感,看起来这样的可怜。

    张雨涵和胡雪庭的上场造型,引起了老师们一片小声的激赏;尤其是张雨涵的造型和上场动作,那种准确传神的外部形态的选择,令人一下子就被剧情紧紧抓住了。

    好的造型,是成功表演的第一步。这也是沈诗诗在上课时反复向他们强调的!

    一般人以为造型是造型师和化妆师的工作。这绝对是错误的——化妆部门是技术部门,不是创作部门,而造型本身是一种创作。

    所有艺术类大学影视专业的老师,教表演时一定会教造型,并且反复强调造型。我们正常人在生活中对任何事任何人的应激反应,都是受视觉里接收到的事物刺激而产生的——面对一个衣着华丽的美女和面对一个破衣烂衫的乞婆,每个人的反应必然不同。

    比如,沈诗诗曾经在课堂上要求张雨涵做一个练习,让她演一个妓女,一个风尘女子。可她怎么样都入不了戏——因为她内心抗拒,她自己就不相信;于是沈诗诗立刻对男生们说:谁给她一根烟!

    点着了的香烟拿在手上,带点忧郁的神情靠墙一站——即使是那么清纯的女孩,也立刻找到了风尘女子的感觉,因为这根香烟使演员自己都相信了。

    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基础表演理论中,很重要地一点就是这个。也就是周星星在《喜剧之王》里说的。对角色的把握要“从外到内再反应到外”。

    所以好的造型是既帮助自己进入角色,也帮助自己搭档对手戏的演员找到角色感觉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个重要的环节如果由化妆师来完成、人物造型如果由化妆师来设计,那对演员来说就一点亲和力都没有,使他无法相信,也就无法入戏。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好的剧组所做的一切造型,定妆时演员地意见甚至比导演还重要,那是因为就创作规律而言,必须由演员来选择自己表演中的外部形态。

    扮演少年乞丐的胡雪庭,一看见驼背女孩张雨涵出现。眼中立刻有了一种温柔的光彩,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努力的拖动着残疾的腿,尽力将上半身向前探去,仿佛这样就能觉得自己距离女孩更近一些……

    驼背女孩看见少年乞丐,高兴的举起畸形的不对称的小臂。兴奋地和男孩打着招呼。

    这时,几个衣着华丽地女生嘻哈打闹着经过,正好看见驼背女孩的这个动作,一个女孩立刻象看见恐怖片一样夸张的惊叫起来;而另外几个女生纷纷指着驼背女孩哈哈大笑。

    驼背女孩被那个女孩的尖叫声吓了一跳。随即惊慌的用畸形的手掌徒劳地遮住自己地头和脸。身体紧紧地蜷缩成一团。

    少年乞丐看见了这一幕,突然发狂似的吼叫起来,他奋力地撑起身体,冲着那几个女生做出一个丑陋凶怪的表情来,不停的向她们吐着口水。

    几个女生惊叫着相携跑开了,留下焦急的少年乞丐带着哭不出来似的神情。心疼的看着街对面的驼背女孩。

    这时。肖宇和蒋梦洁扮演的一对恋人经过。蒋梦洁娇声招呼着卖冰糖葫芦的袁叶,要了一根冰糖葫芦。

    肖宇付了钱。接过冰糖葫芦给自己女朋友。蒋梦洁吃了一个,立刻皱着眉头递还给肖宇,摇了摇头。

    肖宇迟疑的吃了一个,立刻指着袁叶骂道:“你这是什么破玩意儿啊!甜不是甜酸不酸的,红果里的核都没去干净!”

    袁叶立刻赔着笑脸解释起来;肖宇刚要跟他争吵,蒋梦洁连忙拉住自己男朋友,道:“算了算了,没多少钱的事,扔了,跟这种人费那劲呢!”

    在他们争吵的时候,驼背女孩在街道的对面一直注视着这一幕,眼睛充满向往的看着他们手里的冰糖葫芦;少年乞丐看了看驼背女孩,他突然用力的撑着身子,一点点的向肖宇和蒋梦洁走去。

    好容易挪到了肖宇脚边。骤一低头看见他的蒋梦洁吓得一声大叫,厌恶的看着他邋遢残缺的身体。“亲爱的,那个乞丐真是脏死了,快帮我赶走他。怎么会有这种人的出现啊?城管们都去哪儿了?严重影响北京的市容嘛!臭乞丐,赶紧走,不然我就要投诉了,让你在这混不下去。”

    肖宇连忙护住自己女朋友,退后了一大步;少年乞丐刚刚举起手来,指向肖宇手里的冰糖葫芦时。肖宇已经随手把冰糖葫芦扔进了身后的垃圾筒里,然后拉着女朋友扬长而去。“乖啊,咱们眼不见为净,何必和一个小乞丐闹气呢!我带你去吃正宗的冰糖葫芦,咱们不吃这小摊贩的,不卫生而且不好吃。”

    袁叶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冰糖葫芦,望着吕无忘和安田枝子的背影咒骂了一句什么,走开了。“我也没逼你们买啊,看不上我的冰糖葫芦就自个儿请便,还诋毁我的糖葫芦的品质。真是没素质。”

    少年乞丐回头看了看驼背女孩;女孩脸上满是黯淡的神伤,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

    少年乞丐猛得回过头来,用力的撑着地,向那个垃圾筒爬去。他爬到垃圾筒前,奋力的把垃圾筒掀倒在地,找到了扔在里面的那串冰糖葫芦。用力的在衣服上不太脏的地方擦了擦……

    然后,他按着垃圾筒的边缘,一再努力地想要站起身来。却一次次摔倒……

    终于,他费尽全力站了起来,像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事业一样,他欣慰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他一跳一拐,一跳一拐的向那个驼背女孩挪去。

    驼背女孩充满着希冀的望着他手里的冰糖葫芦,眼睛里蓄满了泪花,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前倾着……

    正在这时。全场的观众突然听到了背景音效里传来一种低低的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近!

    是车声!有汽车!

    管灯光地同学突然在这时关掉了全场的照明光,将两个高亮度的白光灯猛得打向胡雪庭的脸部。

    挪动中的少年乞丐根本没注意到街道那头风驰电掣而来的汽车,他的眼里只有驼背女孩充满希冀的目光……

    猛然间,一声巨大的喇叭嘶鸣惊醒了少年乞丐。他猛一扭头,在汽车灯的强光中下意识地遮住了自己的脸……

    背景音效传来惊天动地的一声砰!

    胡雪庭这一刻展现出惊人的形体能力,比他以往任何一次形体课的表演都要好得多。他就地一个横飞,在空中一个小翻滚,落地在滚出几米,形象的演出了车祸的那个瞬间……

    可是他的形体能力没有人欣赏。因为所有人都忘记了这是在演戏,所有人的目光和心灵都被这个可怜的男孩地命运抓住了。

    这时,在舞台后景卖馄饨地、卖切糕的,和所有吃早点的食客,纷纷放下手里的事情,蜂拥而至……(这些人是由已经重新打扮的袁叶以及肖宇蒋梦洁扮演。)

    “哎哟,撞着人了撞着人了……”

    “嗬,这么多血,这还怎么在这儿做生意啊?”

    “是个乞丐,还是个小孩……唉。太可怜……”

    人们议论着拥了上来,围成了一个圈子……

    街道对面的驼背女孩呆呆的望着这一幕,张雨涵地目光由迟滞到清醒,表情由呆板到颤抖——完成了一种令人叫绝地层次分明地表演……

    突然间,驼背女孩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她像个动物一样踉跄着四肢并用,连滚带爬地冲进了人群。抱着少年乞丐的身体嚎啕大哭起来——因为。男孩至死还高高举着手里的冰糖葫芦。生怕撞坏了它……

    这一刻,台上台下。一片寂静……

    许多女生已经是泪如雨下,即使是老师,也红了眼眶……

    看热闹的人群又一次合拢了起来,把哭到脱力的驼背女孩和少年乞丐挡在了观众视线之外——用布景把他们俩围了起来,在大家的遮挡下,胡雪庭和张雨涵快速站起身来,跑进后场去了。

    灯光全暗,音乐也停了。

    柔和的紫色散光灯打在舞台上,造成了一种神秘温柔的气氛;背景音乐响起,是一首老北京民歌《冰糖葫芦》——

    “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透着那个甜啊……都说冰糖葫芦儿甜,甜里裹着那个酸……”

    在活泼欢快的民歌中,观众们的眼前一亮,胡雪庭和张雨涵穿着整齐漂亮的崭新衣服,打扮的干干净净,每人手里拿着一根冰糖葫芦,脚步轻盈的跑上台来,坐在正中间的一个大景块上。

    他们身上的残疾都已经不见了,神采飞扬的年轻脸上说不出的美丽。

    这时,其他参加表演的同学,突然纷纷从后台跑了出来,每人手里都捧着一把零食——有瓜子、花生、开心果、巧克力、各种糖果……一个小孩子童年梦想中的所有好吃的玩意儿,都捧在人们的手中,送到了生活在天堂里的少年乞丐和驼背女孩面前……

    在歌声中,同学们围绕着满脸幸福的胡雪庭和张雨涵,一起面向观众的方向,做了一个定格造型——演出结束了。

    全场掌声雷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唱诗班的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火中取青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取青天并收藏唱诗班的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