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星际公略 > 35兄弟(重写版)

35兄弟(重写版)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大,我回来了!老大!老大!我回来了——!!”

    虽然扛着一个人,但坎坎克的速度依然不减。短短的三分钟一路狂奔,他的行进路线可谓遇山越山、遇水涉水。

    从城西跑到城东本应十几分钟的距离硬是被他缩短到五分钟之内,这才刚站到他跟罗安·特里克居住的房屋门前,便狠狠一脚踢出很干脆的将门锁踢得粉碎。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太着急了呢?

    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他哪有时间跟那需要验证声音、输入密码的门锁墨迹!万幸他在离开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只是将门锁上没有打开相应的防护开关,这要是打开了那个他要是还敢像刚才那样一脚踢出,现在八成就已经倒地不起了。

    “老大!老大!你还醒着吗?!”

    呼呼的人影闪进房内神情激动,跟在他身后一并过来的方绍云却不能不管敞开的大门引来好奇人的窥探。

    叹息的先对传来讯息问他怎么办的沙尔塔回了一个安慰性的讯号,随手关好房门找了件东西将门堵住以后,他才追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走进了房内。

    不过,他刚走进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便猛地一下窜进了他的鼻子里。再顺着那道大呼小叫搓着双手不知所措只知道叫人的身影一看,床铺上一个浑身是血的高大身影便立即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个人从外形上来看确实是早上见过的罗安·特里克没错,可无论是他失去金黄光泽的头发,还是敞开胸襟空无一物的胸膛都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男人虽然粗野可整个人总是透出一种旺盛的活力。在他身上最显眼的标志,就是那一头狂放的金发跟他胸膛正中的金色狮形印记!可是反观现在,这两点特征全都消失不见。要不是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熟悉过他的气息知道坎坎克不可能认错人,他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让这个强大的男人变成了这样?

    躺在那里不光出气多过入气,外形方面竟然也变了这么多!?还有他那被不知名利器破开一个裂口直接贯穿整个腹部的伤口……这要是再拖下去,他果然会像坎坎克担心的那样直接死掉。

    “老大!老大!你醒过来看看我啊!我已经把沙尔塔带过来了!”

    卡尔夏人坎坎克跪在床前看着罗安·特里克紧闭的双眼苍白的脸色简直要疯了。他明明很想抓住熟悉的宽大手掌将床上的人叫醒,可又担心要是他再用力这个人会不会直接死去。

    这一次的行动,最失败的就是他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要不是他老大眼明手快反应及时,他跟他估计都会交代在那里!

    在他老大拼死的反击下,对他们出手的那个人也受了不轻的伤。可就算将那个人打得再狠伤得再重一万倍,他也宁愿他老大没事儿,不用像这样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受罪!

    “老大!老大!你同族的小子被我找来了,进行那个仪式的方法是什么?”他手掌紧紧抓着床单,指尖几乎戳进了床里,“你要是再像这样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说,我又怎么可能知道你们冈迦族中的不传之秘?!我以前只是听说进行那个仪式需要用到另外一个人的鲜血,那么是不是直接杀了这小子将他按在你身上给你放血,你就能康复就能完好无损的活过来了?!”

    情急之下,坎坎克简直口无遮拦。

    先不管他说出这番话的真实想法是什么,站在他身后早就退到方绍云身边的沙尔塔却先变了脸色。

    他虽然对眼前这个焦急的男人很同情,也很担心躺在床上的罗安·特里克,但要是对方打的是不管他的意愿强行放血进行那个仪式的注意,他就算拼死也是不会同意的!

    进行那个仪式不光要那个人愿意,还要那个人献出自己大量的鲜血。可以说只要仪式一开始,进行仪式献出血液的那个人就不能再停下。进行仪式的时间虽然并不长,可说起来也挺危险。毕竟一次性损失那么多血液,不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不可忽视的负担!

    “坎……坎坎克……你这混蛋……胡说什么!?”

    “老大!”

    熟悉的声音响起虽然依然虚弱,可也瞬间让坎坎克兴高采烈喜笑颜开。

    就看脸色苍白神情虚弱的罗安·特里克一睁开眼,便想抬起手掌对着趴在床边的坎坎克直接扇过去!

    他对这家伙身后那个晚辈的看重,不清楚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教导他的途中,不光教会了他冈迦族人最基本的战技,就连生活常识、族中秘辛都没有一个落下。

    在以前他不是没有接受委托教导过这些族中的小辈,可比起那些虽然尽力但并未上心的家伙,眼前的这个沙尔塔才是他真正在意的学生!

    天赋异禀、心态成熟、不喜言语……

    除了不是族中出生,不像一般族人那样好斗成性之外,他的身上简直具备了所有冈迦族人引以为傲的优点!

    强壮的身体、对待认定同伴坚定不移的意志。虽然他对那个人类小子的忠诚有些太让人头痛,可也不是什么太过的缺点不是?

    而且冈迦族人延续了这么多年,找遍族中历史才出现了这么一个天赋惊人的孩子。这要是让他因为刚才坎坎克的话误会了什么,以后的事情可就麻烦了!

    “沙尔塔……这混蛋的话你……不要介意。我相信……”罗安·特里克费力的抬起手向门口的少年招了招,让他走到身前,“就算他不强迫你,就算我不求你,你在知道我的情况之后,也会答应救我的是不是?”

    “……是!”

    面对罗安·特里克的问题,沙尔塔根本没有犹豫便用力点头表示肯定。

    他的声音虽然很轻,但那也是因为害怕王担心,害怕王知道了仪式的细节之后阻止他而已!从他本心来讲,他很早以前就想做些什么来报答这位尽职尽责的‘族中’前辈了。不管是因为他对他的用心,还是对他的照顾,很多事情不用对方去说,他也必定会愿意去做!

    救他、血祭。

    虽然进行那个仪式会让他虚弱上十几天,但只要能救对方一命,他沙尔塔绝不后悔!

    “罗安大哥,那我开始了?”

    “等等沙尔塔!你准备……”

    “王,对不起。这一次还请您原谅沙尔塔的任性!您的治疗能力虽然强大但对这样的伤势只能缓解见效太慢,虽然您也能运用精神力增大治疗效果,可对您的身体负担也一定很大吧?”

    将目光对准罗安·特里克腰腹间狰狞几乎贯穿整个胸腹的伤口,沙尔塔没有因为身后方绍云的阻止而停下手中的动作。

    在直接运用精神上的沟通,详细说了一遍整个仪式的过程并拜托他事后照顾自己之后。沙尔塔心里自嘲的一笑,恨不得立即狠狠扇上自己几个嘴巴!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越过王私自决定某件事情了……

    王却依然没有怪他!

    回传过来的精神沟通虽然频繁,可无论怎么看都只有知道细节之后对他的担心,没有一丝因为自己的忤逆而生出任何一点不满。

    想让他停下,换自己上来用精神能力治疗罗安·特里克的伤口……虽然这个方法也许真的有用,也许真的不需要他耗费那么多的鲜血。但身为只想让他平安、快乐的护卫,他沙尔塔又怎么舍得让他心中最在乎的那个人受这样的苦、受这样的累?!

    “沙尔塔……你的脸色……”

    “没事罗安大哥,我只是第一次进行这个仪式有些紧张。”收回自己的思绪,被人点名叫到的沙尔塔有些抱歉的对床上的前辈笑了笑。

    就看他用力的对对方点了点头,顺便将趴在床边赖着不走的坎坎克叫到一边之后,直接撕掉眼前破败的衣物很干脆的让罗安·特里克的整个身体露了出来。

    结实的胸膛出现在他眼前,恐怖能够看到森森白骨鲜红内脏的伤口出现在他的视线。他稍微迟疑了一会儿,想到对方也许是想保住某些秘密才不去医院治疗伤口以后,转过身对身后的方绍云说了句放心,便用指甲在手腕上用力一划猛地一下带出了一大捧鲜红的鲜血。

    先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沾着温热的血液在罗安·特里克身上画了一个图案。从外形上来看,它粗犷的线条虽然凌乱却带着一种奇异的美感。

    像是一只奔腾的雄狮,又像它在对天长啸。只是寥寥数笔、数道,那如同象形文字一般的图形便已经成功完成,并如同突然活过来了一样发出了微红的光亮。

    而后,又用一些血在他的身体四肢、额头脖颈上画了一些圆圈写了一些另外两人全然不知的字体。下一秒!银光一闪亮如白昼的画面中,沙尔塔的身上仿佛不可控制的涌出大量的光华,催着他正在淌血的手腕上鲜血劲射而出如同灵蛇一样循着罗安·特里克肚子上的伤口瞬间钻了进去。

    “呃——啊——!!!”

    “大哥!”

    罗安·特里克痛苦的大吼声中,一直在关注着局势变化的方绍云一把抓住了坎坎克的肩膀。

    他虽然也很想知道这种仪式进行的原理、详细的作用,可也知道这种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最好都不要有人去打扰。

    进行仪式的人要是换成别人,他才不会像这样抓住身边冒失鬼的肩膀。

    要不是害怕他的举动害到了专心致志的沙尔塔,他又怎么可能暴露自己身体上的力量,让这个想动又动不了家伙露出现在这种莫名震惊的表情?!

    “安心看着!不要给沙尔塔添麻烦!反正罗安·特里克死了对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你要是执意过去我也不会拦你!”

    “你——!”

    一看方绍云将自己放开,坎坎克便揉着酸麻的肩膀低喝出声。

    他实在有些想不通眼前这个本应身体虚弱的精神能力者,在力量上面怎么也是这般强大?!

    能将他按在原地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的强大力量他又怎么可能认错,这种事情要不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要不是刚刚过去十几秒,就算任何一个人给他说,他又怎么可能会相信!?

    “……好小子!原来这才是你的实力?!那是不是沙尔塔那家伙也跟你一样是……”

    “闭嘴!”

    狠狠地一道斥责声中,方绍云跟坎坎克的视线猛的对在了一起。就在他们互相都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细微的嘶嘶声却突然一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顺着那道声音望去,就看床上罗安·特里克身上的肌肉竟然如同流动的波涛一般起伏流转。而腰腹部裂开被利器贯穿的伤口,也在这样的画面中彼此拉近像是粘合一般逐渐连在了一起。

    在那道巨大的伤口重新合上之后,沙尔塔身上外露的银色光芒也稍微淡了下去。只是那勃勃流出如同泉涌的鲜血还是跟刚才一样,向着罗安·特里克身上流去。围成一个环、形成一层薄膜盖住了床上他的身体,终于!在那层血膜完全渗进罗安·特里克的身体以后,轰的一声银色光芒全部散尽,沙尔塔高大的身体也在同时向着身后一仰无力倒下!

    “沙尔塔!”

    一把接住眼看就要倒在地上的身影,方绍云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虽然明知道眼前这个混蛋只是身体虚弱并不会死,可亲眼看到他这么无力的倒下去,那一刹那还是会心头一震仿佛被人用匕首捅了一刀一般难受!对他来说,这个家伙可是他一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生命体。是明知道他瞒了自己很多事情,只为挣得自己关注却也毫不在意的生命!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是塔萨族的王对这个家伙握有生杀大权,是他毕生的追求、是他的唯一。可又有谁知道,不光是他对他身份非常特殊!他沙尔塔对他方绍云也是放眼宇宙无人能替的珍贵兄弟!

    喜欢他的忠诚、感动他的私心。

    私下里哪怕只是偶尔想到这家伙有一天会离他而去,心里也会很不愿意!

    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认定了他对自己的意义!都已经是这样了,他又怎么可能还把他当成普通的属下、任意的欺凌并且呼来喝去?!

    而且经过昨天基地中他小心的坦白,他也已经决定今生今世塔萨族的族人只会有他们两个。不是不想他轻松、也不是嫌弃多一个人多一份责任,只是在听了他的话、感觉到他的担忧之后不想让他恐惧而已。

    回顾塔萨族整个族群的历史就能看出,这一族人的生命历程通常久远好像永无止尽。既然是这样,他就更应该在意这全心为他付出,只为得到他欢心的族人不是吗?

    感情、忠诚,还这个人对他的用心……

    对于经历过太多事情,早就习惯生生死死、却一直在追求永不背叛的他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意义?!

    ……

    作者有话要说:

    “老大,我回来了!老大!老大!我回来了——!!”

    虽然扛着一个人,但坎坎克的速度依然不减。短短的三分钟一路狂奔,他的行进路线可谓遇山越山、遇水涉水。

    从城西跑到城东本应十几分钟的距离硬是被他缩短到五分钟之内,这才刚站到他跟罗安·特里克居住的房屋门前,便狠狠一脚踢出很干脆的将门锁踢得粉碎。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太着急了呢?

    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他哪有时间跟那需要验证声音、输入密码的门锁墨迹!万幸他在离开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只是将门锁上没有打开相应的防护开关,这要是打开了那个他要是还敢像刚才那样一脚踢出,现在八成就已经倒地不起了。

    “老大!老大!你还醒着吗?!”

    呼呼的人影闪进房内神情激动,跟在他身后一并过来的方绍云却不能不管敞开的大门引来好奇人的窥探。

    叹息的先对传来讯息问他怎么办的沙尔塔回了一个安慰性的讯号,随手关好房门找了件东西将门堵住以后,他才追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走进了房内。

    不过,他刚走进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便猛地一下窜进了他的鼻子里。再顺着那道大呼小叫搓着双手不知所措只知道叫人的身影一看,床铺上一个浑身是血的高大身影便立即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个人从外形上来看确实是早上见过的罗安·特里克没错,可无论是他失去金黄光泽的头发,还是敞开胸襟空无一物的胸膛都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男人虽然粗野可整个人总是透出一种旺盛的活力。在他身上最显眼的标志,就是那一头狂放的金发跟他胸膛正中的金色狮形印记!可是反观现在,这两点特征全都消失不见。要不是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熟悉过他的气息知道坎坎克不可能认错人,他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让这个强大的男人变成了这样?

    躺在那里不光出气多过入气,外形方面竟然也变了这么多!?还有他那被不知名利器破开一个裂口直接贯穿整个腹部的伤口……这要是再拖下去,他果然会像坎坎克担心的那样直接死掉。

    “老大!老大!你醒过来看看我啊!我已经把沙尔塔带过来了!”

    卡尔夏人坎坎克跪在床前看着罗安·特里克紧闭的双眼苍白的脸色简直要疯了。他明明很想抓住熟悉的宽大手掌将床上的人叫醒,可又担心要是他再用力这个人会不会直接死去。

    这一次的行动,最失败的就是他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要不是他老大眼明手快反应及时,他跟他估计都会交代在那里!

    在他老大拼死的反击下,对他们出手的那个人也受了不轻的伤。可就算将那个人打得再狠伤得再重一万倍,他也宁愿他老大没事儿,不用像这样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受罪!

    “老大!老大!你同族的小子被我找来了,进行那个仪式的方法是什么?”他手掌紧紧抓着床单,指尖几乎戳进了床里,“你要是再像这样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说,我又怎么可能知道你们冈迦族中的不传之秘?!我以前只是听说进行那个仪式需要用到另外一个人的鲜血,那么是不是直接杀了这小子将他按在你身上给你放血,你就能康复就能完好无损的活过来了?!”

    情急之下,坎坎克简直口无遮拦。

    先不管他说出这番话的真实想法是什么,站在他身后早就退到方绍云身边的沙尔塔却先变了脸色。

    他虽然对眼前这个焦急的男人很同情,也很担心躺在床上的罗安·特里克,但要是对方打的是不管他的意愿强行放血进行那个仪式的注意,他就算拼死也是不会同意的!

    进行那个仪式不光要那个人愿意,还要那个人献出自己大量的鲜血。可以说只要仪式一开始,进行仪式献出血液的那个人就不能再停下。进行仪式的时间虽然并不长,可说起来也挺危险。毕竟一次性损失那么多血液,不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不可忽视的负担!

    “坎……坎坎克……你这混蛋……胡说什么!?”

    “老大!”

    熟悉的声音响起虽然依然虚弱,可也瞬间让坎坎克兴高采烈喜笑颜开。

    就看脸色苍白神情虚弱的罗安·特里克一睁开眼,便想抬起手掌对着趴在床边的坎坎克直接扇过去!

    他对这家伙身后那个晚辈的看重,不清楚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教导他的途中,不光教会了他冈迦族人最基本的战技,就连生活常识、族中秘辛都没有一个落下。

    在以前他不是没有接受委托教导过这些族中的小辈,可比起那些虽然尽力但并未上心的家伙,眼前的这个沙尔塔才是他真正在意的学生!

    天赋异禀、心态成熟、不喜言语……

    除了不是族中出生,不像一般族人那样好斗成性之外,他的身上简直具备了所有冈迦族人引以为傲的优点!

    强壮的身体、对待认定同伴坚定不移的意志。虽然他对那个人类小子的忠诚有些太让人头痛,可也不是什么太过的缺点不是?

    而且冈迦族人延续了这么多年,找遍族中历史才出现了这么一个天赋惊人的孩子。这要是让他因为刚才坎坎克的话误会了什么,以后的事情可就麻烦了!

    “沙尔塔……这混蛋的话你……不要介意。我相信……”罗安·特里克费力的抬起手向门口的少年招了招,让他走到身前,“就算他不强迫你,就算我不求你,你在知道我的情况之后,也会答应救我的是不是?”

    “……是!”

    面对罗安·特里克的问题,沙尔塔根本没有犹豫便用力点头表示肯定。

    他的声音虽然很轻,但那也是因为害怕王担心,害怕王知道了仪式的细节之后阻止他而已!从他本心来讲,他很早以前就想做些什么来报答这位尽职尽责的‘族中’前辈了。不管是因为他对他的用心,还是对他的照顾,很多事情不用对方去说,他也必定会愿意去做!

    救他、血祭。

    虽然进行那个仪式会让他虚弱上十几天,但只要能救对方一命,他沙尔塔绝不后悔!

    “罗安大哥,那我开始了?”

    “等等沙尔塔!你准备……”

    “王,对不起。这一次还请您原谅沙尔塔的任性!您的治疗能力虽然强大但对这样的伤势只能缓解见效太慢,虽然您也能运用精神力增大治疗效果,可对您的身体负担也一定很大吧?”

    将目光对准罗安·特里克腰腹间狰狞几乎贯穿整个胸腹的伤口,沙尔塔没有因为身后方绍云的阻止而停下手中的动作。

    在直接运用精神上的沟通,详细说了一遍整个仪式的过程并拜托他事后照顾自己之后。沙尔塔心里自嘲的一笑,恨不得立即狠狠扇上自己几个嘴巴!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越过王私自决定某件事情了……

    王却依然没有怪他!

    回传过来的精神沟通虽然频繁,可无论怎么看都只有知道细节之后对他的担心,没有一丝因为自己的忤逆而生出任何一点不满。

    想让他停下,换自己上来用精神能力治疗罗安·特里克的伤口……虽然这个方法也许真的有用,也许真的不需要他耗费那么多的鲜血。但身为只想让他平安、快乐的护卫,他沙尔塔又怎么舍得让他心中最在乎的那个人受这样的苦、受这样的累?!

    “沙尔塔……你的脸色……”

    “没事罗安大哥,我只是第一次进行这个仪式有些紧张。”收回自己的思绪,被人点名叫到的沙尔塔有些抱歉的对床上的前辈笑了笑。

    就看他用力的对对方点了点头,顺便将趴在床边赖着不走的坎坎克叫到一边之后,直接撕掉眼前破败的衣物很干脆的让罗安·特里克的整个身体露了出来。

    结实的胸膛出现在他眼前,恐怖能够看到森森白骨鲜红内脏的伤口出现在他的视线。他稍微迟疑了一会儿,想到对方也许是想保住某些秘密才不去医院治疗伤口以后,转过身对身后的方绍云说了句放心,便用指甲在手腕上用力一划猛地一下带出了一大捧鲜红的鲜血。

    先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沾着温热的血液在罗安·特里克身上画了一个图案。从外形上来看,它粗犷的线条虽然凌乱却带着一种奇异的美感。

    像是一只奔腾的雄狮,又像它在对天长啸。只是寥寥数笔、数道,那如同象形文字一般的图形便已经成功完成,并如同突然活过来了一样发出了微红的光亮。

    而后,又用一些血在他的身体四肢、额头脖颈上画了一些圆圈写了一些另外两人全然不知的字体。下一秒!银光一闪亮如白昼的画面中,沙尔塔的身上仿佛不可控制的涌出大量的光华,催着他正在淌血的手腕上鲜血劲射而出如同灵蛇一样循着罗安·特里克肚子上的伤口瞬间钻了进去。

    “呃——啊——!!!”

    “大哥!”

    罗安·特里克痛苦的大吼声中,一直在关注着局势变化的方绍云一把抓住了坎坎克的肩膀。

    他虽然也很想知道这种仪式进行的原理、详细的作用,可也知道这种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最好都不要有人去打扰。

    进行仪式的人要是换成别人,他才不会像这样抓住身边冒失鬼的肩膀。

    要不是害怕他的举动害到了专心致志的沙尔塔,他又怎么可能暴露自己身体上的力量,让这个想动又动不了家伙露出现在这种莫名震惊的表情?!

    “安心看着!不要给沙尔塔添麻烦!反正罗安·特里克死了对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你要是执意过去我也不会拦你!”

    “你——!”

    一看方绍云将自己放开,坎坎克便揉着酸麻的肩膀低喝出声。

    他实在有些想不通眼前这个本应身体虚弱的精神能力者,在力量上面怎么也是这般强大?!

    能将他按在原地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的强大力量他又怎么可能认错,这种事情要不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要不是刚刚过去十几秒,就算任何一个人给他说,他又怎么可能会相信!?

    “……好小子!原来这才是你的实力?!那是不是沙尔塔那家伙也跟你一样是……”

    “闭嘴!”

    狠狠地一道斥责声中,方绍云跟坎坎克的视线猛的对在了一起。就在他们互相都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细微的嘶嘶声却突然一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顺着那道声音望去,就看床上罗安·特里克身上的肌肉竟然如同流动的波涛一般起伏流转。而腰腹部裂开被利器贯穿的伤口,也在这样的画面中彼此拉近像是粘合一般逐渐连在了一起。

    在那道巨大的伤口重新合上之后,沙尔塔身上外露的银色光芒也稍微淡了下去。只是那勃勃流出如同泉涌的鲜血还是跟刚才一样,向着罗安·特里克身上流去。围成一个环、形成一层薄膜盖住了床上他的身体,终于!在那层血膜完全渗进罗安·特里克的身体以后,轰的一声银色光芒全部散尽,沙尔塔高大的身体也在同时向着身后一仰无力倒下!

    “沙尔塔!”

    一把接住眼看就要倒在地上的身影,方绍云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虽然明知道眼前这个混蛋只是身体虚弱并不会死,可亲眼看到他这么无力的倒下去,那一刹那还是会心头一震仿佛被人用匕首捅了一刀一般难受!对他来说,这个家伙可是他一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生命体。是明知道他瞒了自己很多事情,只为挣得自己关注却也毫不在意的生命!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是塔萨族的王对这个家伙握有生杀大权,是他毕生的追求、是他的唯一。可又有谁知道,不光是他对他身份非常特殊!他沙尔塔对他方绍云也是放眼宇宙无人能替的珍贵兄弟!

    喜欢他的忠诚、感动他的私心。

    私下里哪怕只是偶尔想到这家伙有一天会离他而去,心里也会很不愿意!

    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认定了他对自己的意义!都已经是这样了,他又怎么可能还把他当成普通的属下、任意的欺凌并且呼来喝去?!

    而且经过昨天基地中他小心的坦白,他也已经决定今生今世塔萨族的族人只会有他们两个。不是不想他轻松、也不是嫌弃多一个人多一份责任,只是在听了他的话、感觉到他的担忧之后不想让他恐惧而已。

    回顾塔萨族整个族群的历史就能看出,这一族人的生命历程通常久远好像永无止尽。既然是这样,他就更应该在意这全心为他付出,只为得到他欢心的族人不是吗?

    感情、忠诚,还这个人对他的用心……

    对于经历过太多事情,早就习惯生生死死、却一直在追求永不背叛的他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意义?!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星际公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叔很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叔很萌并收藏重生星际公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