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星际公略 > 37脆弱(重写版)

37脆弱(重写版)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沙尔塔在心里做出的决定,方绍云在他没说出来之前当然不会知道。现在的他正忙着背着沙尔塔踏着地下世界的人造天光,向着租来的房子走去。

    黑石星这个地下世界虽然看不到天空,但日夜轮转靠着人造光源的应用还是体现得很完美。不光四周围的光线大致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清晨黎明,就连那种环境中微微的露水味都拿捏得足以乱真。

    走在街区由纯黑色石块儿铺成的道路上方绍云很感慨,他呼吸着周围不知道怎么处理过的空气明明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原始森林,但那股充斥在空间中的清新气味还是会让他不由自主的将记忆拉回到曾经经历过的事件里。

    潮湿、莹润、好像充满了最原始的生命活力,要不是记忆中的这种味道大多伴有杀戮跟鲜血,他还真是挺怀念这种味道的。只是……对于经历过太多太多事情的他来说,这种味道闻在鼻子里通常都会让他肌肉紧绷神经兴奋。说起来固然是会有些好笑有些夸张,但在这种味觉的包围之下他只要一闭上眼,背着沙尔塔的双手就会不自觉地松开,迅速而隐秘的像腰带上的冰冷刀具摸去!

    “王?”

    身体忽然一轻沙尔塔双脚落到地面的同时,微闭假寐的双眼也不由自主的睁了开来。

    看了看四周围的环境瞧了瞧自家王有些愣神的表情,沙尔塔明智的选择什么都没问跟着前面的脚步继续向前走。

    周围的环境走到现在已经进入了他们租住房间的五十米之内,既然他的王将他在这里放下没打算继续背了,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傻到去问。

    在他的思想里,他的王方绍云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是有一定道理的。身为他的护卫就算他一时不能理解、感觉疑惑,也没有必要缠着对方去详细询问。他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也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只要是王作出的决定哪怕是没有任何道理,他沙尔塔也会百分之一百的去落实、去执行!

    “好了,到了。”手指按在门口的电子键盘上哔哔哔的输入了一长串数字打开门锁,方绍云才在咔哒一声房门打开的声响中清醒了过来摇头苦笑。

    “沙尔塔,进去吧。”

    “是。”

    低低的应了一声跟在方绍云身后走进房间关好门,注意到正厅里显示的时间沙尔塔刚想道别一声回自己房间去休息,就看到走进正厅没几步的方绍云忽然一停眼神一凝的看向了关闭房门周围掉落在地上的灰尘跟石屑。

    这些东西没什么奇怪的,依稀记得是坎坎克过来时留下的结果,可是他记得当时坎坎克明明没有受伤,在这一地狼藉中又怎么会有鲜血?看这样子,还像是刚留下没多久新鲜人体中落下来的。既然不是坎坎克……那么,又会是谁呢?!

    走回门口蹲在那几滴血迹面前粘起一点放在鼻端闻了闻,方绍云非常庆幸自己眼力好四处一看,立即就又发现了下一滩!

    跟着这些血迹的指引一路走到房间另一侧毕明峰的卧室门前一看,虽然这里的门是关着的没有任何受到暴力破坏的痕迹,可门口地上的血渍还是说明了进去的人受过伤、或是毕明峰带着受过伤的人进去过!

    不管造成这次事件的原因是哪一个,他都不是很希望这个中校大人遇到危险,亦或是把他们卷进新的麻烦中去。因为从昨天开始到目前为止,他跟沙尔塔经历过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

    “毕大哥,毕大哥!是你回来了吗?”砰砰砰的敲了几下门方绍云招呼着房间里的人,“平时你早上锻炼不是没这么早回来么,怎么今天……”

    ?!

    手上用力,卧室的房门压根就没锁,就方绍云轻轻敲得这几下过去,只是虚虚合上的卧室房门竟然就一下子打开了。

    只是房间一开方绍云立即就发现了不对?

    房间床头一片凌乱还没什么,更严重的是毕明峰正倒在床上无声翻滚,套在身上的白色t恤和床单已经被他左侧身体上的浓重色彩染的一片通红!

    “毕大哥!?”方绍云心里一惊忍不住跑上前去。

    “王!他这是?!”

    从没见过这种事情的沙尔塔也瞬间傻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昨天见到还是生龙活虎的男人怎么只是出去晨练了一下就变的这么憔悴。

    头上半长不短的黑色头发彻底失去了光泽,躺在床上翻滚摇晃的额头上也爬满了流满一脸的虚汗。喉咙中发出一声声让人颤抖的低吼,明明声音走出几步就听不到了可站的这么近一听就偏偏让人忍不住胆寒。

    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低吼、像是记忆中最恐惧的事情被人摆到眼前。明明躺在那里的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在发出声音,可看到他这幅模样还是会让人感觉无法忍受!

    “杀!杀!杀!!”毕明峰倒在床上身体不断痉挛,血液凝结而粘到他左半边身体上的t恤也随着他越来越剧烈的动作拉扯着他曾经的伤口,“迟……天……你这个混蛋!只要我回去,只要我回去!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难道是ptsd(战后心理综合症)?!”

    耳边传来毕明峰狂躁的怒吼剧烈的情绪波动,方绍云有些难以置信。他虽然一直知道这个男人曾经经历过某些波折,可看他近一段时间的正常表现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平时他不是都像正常人类一样心绪平稳神志清晰吗?怎么这一刻却……难不成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沙尔塔快!先将他的身体给我压住!”

    没有时间犹豫,经历过几场类似事件的方绍云立即果断采取措施让不知所措的沙尔塔将人死死压好。

    战后心理综合症这种病简单来说就是一种受创之后的心理障碍,这种障碍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又会因人而异、发病时间也各不相同。有人事后立即发作,也有人整整一生都不会受到影响,而更多的人则是像毕明峰这样之前没事儿事后可能受到了某些刺激从而导致病症的突然爆发!

    敏感、易怒、充满暴力倾向,严重了不但会性格大变还会伤害自身导致伤残。这种病症上辈子遇见的时候都是在一些性格神经质又爱讲道理、又聪明又敏锐习惯多想的兵身上,治疗这种疾病的方式方法也不过是心理咨询配合药物慢慢辅导。可是,他没有想到连毕明峰这种理性的人都会出现这种症状,虽然他平时也很爱说教、但他表现出来的心理素质并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

    “沙尔塔压住他。对!不要让他的身体拉扯随便乱动!”一边教导着沙尔塔应该怎么做,方绍云一边走到毕明峰身边扯烂他的上衣检查起他的身体。

    不过幸好,虽然不知道他断掉的左臂上为什么又出现新的伤口,但这些伤口虽说看上去很是凶险可也只是皮肉伤,血也已经全部止住了。万幸不是旧伤重创让人束手无策,如果真是他断掉的胳膊再次出现了问题,这次他身上的麻烦可就大了。

    “迟天、迟天、迟天!你这个……混蛋……”

    被沙尔塔压住胳膊和腿无法移动,毕明峰狂躁的情绪无处发泄开始不断流泪。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他紧闭的眼角奔流而下,急促到几乎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的呼吸急切而短促、眉头紧皱明显充满痛苦,身体由于被人压住不能移动,浑身的肌肉紧紧绷住犹如石头。

    见此情景,方绍云略微思索便抬起双手精神微微一凝。数到呼吸之间他两手手掌突然一亮,熟悉的金色光芒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上。

    轻声让沙尔塔让开一些位置,他匆匆将手掌错开一上一下的贴在了毕明峰的额头跟胸膛上。几乎是在手上金色光泽落在毕明峰身体上的那一秒,他的右手就猛然一下挣脱了沙尔塔的控制一把抓住了方绍云按在他胸膛上的手掌。

    而后,在沙尔塔气急败坏有些生气的抱怨声中他的呼吸逐渐平复、喉咙里的低吼也最终消失。如果不是之前曾亲眼见过他失去控制疯狂流泪的模样,任谁也无法将现在这个躺在床上安睡、神情平和宁静的人跟之前那个癫狂的疯子联系在一起。

    虽然,他的眼角依然挂着泪水缓缓而下。虽然,他唯一剩下的右手依然紧紧握住胸口上的那只手掌。虽然,此次事件过去不足数分钟时间短暂,可对他们这三个亲身、遭遇体会过的整件事的人来说,从进到卧室到时间发展到现在的时间却犹如万年。

    “王,他已经好了!所以您的手……”见毕明峰全身肌肉终于放松陷入沉睡,沙尔塔瞪着一双有神的眼睛直直看着他握住自家王右手的手掌。

    该死的!他当然恨不得一下将那只爪子拍掉,也省得这个家伙当着他的面霸占着他的王、他的绍云的手!

    “沙尔塔你那是什么表情?”像是注意到沙尔塔恨不得吃人的视线,方绍云一个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你也知道病人需要别人来照顾,这手他要抓就让他抓一下吧。”

    “这怎么行王!”

    沙尔塔见当事人竟然不在乎立即更想将躺在床上的那个家伙一拳轰飞。只是他哪想到这才刚从床上直起身子站到地上,双腿一虚身体一晃差点就直接摔倒在地上。

    这时候他才恍然想起他自己也是失血过多——虚着呢!万幸从那边回来的一路上休息了一会儿没有自己走回来,要不然现在还不得坐到地上?

    “沙尔塔,你怎么样?!”

    “没,没事。”沙尔塔站在原地扶住额头闭上眼睛醒了醒神,“就是有些头晕、身上没劲儿,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说着这些话为了更加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他还轻轻地在原地跳了两下,不过还没等他高兴的像方绍云表示表示,迎面而来的目光立即就让他收起笑容站在原地表情严肃。

    你当如何?不过是对面方绍云恨铁不成钢的凶狠表情吓到他了。要不然你以为他这个神经粗大的家伙会为了其他人来改变自己的脾气?

    “还跳?还不快点回你房里去睡觉?”方绍云咬着牙说出的话都是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今天失了多少血你知道吗?600cc有没有!你现在还没有晕倒那是你身体底子好,要是再不注意你就小心你的……”

    “可是王!”见自己的王关心自己沙尔塔当然很是高兴,但是那被另一个人抓住的手掌一直看在他的眼里,你让他心里有事儿怎么可能愿意去睡觉?

    当着王的面昏倒在地固然有些丢脸固然有些不像是护卫应该做出来的事情,可是如果去休息不昏倒的代价是让王照顾另外一个人,这种事情他又怎么可能愿意?!

    “怎么?你不愿意?”

    方绍云看出了沙尔塔的不情愿,尝试着拉了拉按在毕明峰胸口上的右手却发现依旧被对方死死的抓住。他也只能没辙的白了一眼这个昏睡的大男人,叹息了一声他的脆弱。不过也没事儿!谁没有个虚弱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呢?只要这种照顾不会给他带来麻烦带来不快,照顾他一下也没什么。

    “沙尔塔。”

    “在!”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方绍云顺着这小子热切的眼神看像自己的右手像是明白了什么立即狠瞪回去,“立刻!马上!我命令你小子给我去睡觉!!”

    ……

    作者有话要说:

    沙尔塔在心里做出的决定,方绍云在他没说出来之前当然不会知道。现在的他正忙着背着沙尔塔踏着地下世界的人造天光,向着租来的房子走去。

    黑石星这个地下世界虽然看不到天空,但日夜轮转靠着人造光源的应用还是体现得很完美。不光四周围的光线大致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清晨黎明,就连那种环境中微微的露水味都拿捏得足以乱真。

    走在街区由纯黑色石块儿铺成的道路上方绍云很感慨,他呼吸着周围不知道怎么处理过的空气明明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原始森林,但那股充斥在空间中的清新气味还是会让他不由自主的将记忆拉回到曾经经历过的事件里。

    潮湿、莹润、好像充满了最原始的生命活力,要不是记忆中的这种味道大多伴有杀戮跟鲜血,他还真是挺怀念这种味道的。只是……对于经历过太多太多事情的他来说,这种味道闻在鼻子里通常都会让他肌肉紧绷神经兴奋。说起来固然是会有些好笑有些夸张,但在这种味觉的包围之下他只要一闭上眼,背着沙尔塔的双手就会不自觉地松开,迅速而隐秘的像腰带上的冰冷刀具摸去!

    “王?”

    身体忽然一轻沙尔塔双脚落到地面的同时,微闭假寐的双眼也不由自主的睁了开来。

    看了看四周围的环境瞧了瞧自家王有些愣神的表情,沙尔塔明智的选择什么都没问跟着前面的脚步继续向前走。

    周围的环境走到现在已经进入了他们租住房间的五十米之内,既然他的王将他在这里放下没打算继续背了,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傻到去问。

    在他的思想里,他的王方绍云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是有一定道理的。身为他的护卫就算他一时不能理解、感觉疑惑,也没有必要缠着对方去详细询问。他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也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只要是王作出的决定哪怕是没有任何道理,他沙尔塔也会百分之一百的去落实、去执行!

    “好了,到了。”手指按在门口的电子键盘上哔哔哔的输入了一长串数字打开门锁,方绍云才在咔哒一声房门打开的声响中清醒了过来摇头苦笑。

    “沙尔塔,进去吧。”

    “是。”

    低低的应了一声跟在方绍云身后走进房间关好门,注意到正厅里显示的时间沙尔塔刚想道别一声回自己房间去休息,就看到走进正厅没几步的方绍云忽然一停眼神一凝的看向了关闭房门周围掉落在地上的灰尘跟石屑。

    这些东西没什么奇怪的,依稀记得是坎坎克过来时留下的结果,可是他记得当时坎坎克明明没有受伤,在这一地狼藉中又怎么会有鲜血?看这样子,还像是刚留下没多久新鲜人体中落下来的。既然不是坎坎克……那么,又会是谁呢?!

    走回门口蹲在那几滴血迹面前粘起一点放在鼻端闻了闻,方绍云非常庆幸自己眼力好四处一看,立即就又发现了下一滩!

    跟着这些血迹的指引一路走到房间另一侧毕明峰的卧室门前一看,虽然这里的门是关着的没有任何受到暴力破坏的痕迹,可门口地上的血渍还是说明了进去的人受过伤、或是毕明峰带着受过伤的人进去过!

    不管造成这次事件的原因是哪一个,他都不是很希望这个中校大人遇到危险,亦或是把他们卷进新的麻烦中去。因为从昨天开始到目前为止,他跟沙尔塔经历过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

    “毕大哥,毕大哥!是你回来了吗?”砰砰砰的敲了几下门方绍云招呼着房间里的人,“平时你早上锻炼不是没这么早回来么,怎么今天……”

    ?!

    手上用力,卧室的房门压根就没锁,就方绍云轻轻敲得这几下过去,只是虚虚合上的卧室房门竟然就一下子打开了。

    只是房间一开方绍云立即就发现了不对?

    房间床头一片凌乱还没什么,更严重的是毕明峰正倒在床上无声翻滚,套在身上的白色t恤和床单已经被他左侧身体上的浓重色彩染的一片通红!

    “毕大哥!?”方绍云心里一惊忍不住跑上前去。

    “王!他这是?!”

    从没见过这种事情的沙尔塔也瞬间傻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昨天见到还是生龙活虎的男人怎么只是出去晨练了一下就变的这么憔悴。

    头上半长不短的黑色头发彻底失去了光泽,躺在床上翻滚摇晃的额头上也爬满了流满一脸的虚汗。喉咙中发出一声声让人颤抖的低吼,明明声音走出几步就听不到了可站的这么近一听就偏偏让人忍不住胆寒。

    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低吼、像是记忆中最恐惧的事情被人摆到眼前。明明躺在那里的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在发出声音,可看到他这幅模样还是会让人感觉无法忍受!

    “杀!杀!杀!!”毕明峰倒在床上身体不断痉挛,血液凝结而粘到他左半边身体上的t恤也随着他越来越剧烈的动作拉扯着他曾经的伤口,“迟……天……你这个混蛋!只要我回去,只要我回去!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难道是ptsd(战后心理综合症)?!”

    耳边传来毕明峰狂躁的怒吼剧烈的情绪波动,方绍云有些难以置信。他虽然一直知道这个男人曾经经历过某些波折,可看他近一段时间的正常表现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平时他不是都像正常人类一样心绪平稳神志清晰吗?怎么这一刻却……难不成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沙尔塔快!先将他的身体给我压住!”

    没有时间犹豫,经历过几场类似事件的方绍云立即果断采取措施让不知所措的沙尔塔将人死死压好。

    战后心理综合症这种病简单来说就是一种受创之后的心理障碍,这种障碍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又会因人而异、发病时间也各不相同。有人事后立即发作,也有人整整一生都不会受到影响,而更多的人则是像毕明峰这样之前没事儿事后可能受到了某些刺激从而导致病症的突然爆发!

    敏感、易怒、充满暴力倾向,严重了不但会性格大变还会伤害自身导致伤残。这种病症上辈子遇见的时候都是在一些性格神经质又爱讲道理、又聪明又敏锐习惯多想的兵身上,治疗这种疾病的方式方法也不过是心理咨询配合药物慢慢辅导。可是,他没有想到连毕明峰这种理性的人都会出现这种症状,虽然他平时也很爱说教、但他表现出来的心理素质并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

    “沙尔塔压住他。对!不要让他的身体拉扯随便乱动!”一边教导着沙尔塔应该怎么做,方绍云一边走到毕明峰身边扯烂他的上衣检查起他的身体。

    不过幸好,虽然不知道他断掉的左臂上为什么又出现新的伤口,但这些伤口虽说看上去很是凶险可也只是皮肉伤,血也已经全部止住了。万幸不是旧伤重创让人束手无策,如果真是他断掉的胳膊再次出现了问题,这次他身上的麻烦可就大了。

    “迟天、迟天、迟天!你这个……混蛋……”

    被沙尔塔压住胳膊和腿无法移动,毕明峰狂躁的情绪无处发泄开始不断流泪。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他紧闭的眼角奔流而下,急促到几乎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的呼吸急切而短促、眉头紧皱明显充满痛苦,身体由于被人压住不能移动,浑身的肌肉紧紧绷住犹如石头。

    见此情景,方绍云略微思索便抬起双手精神微微一凝。数到呼吸之间他两手手掌突然一亮,熟悉的金色光芒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上。

    轻声让沙尔塔让开一些位置,他匆匆将手掌错开一上一下的贴在了毕明峰的额头跟胸膛上。几乎是在手上金色光泽落在毕明峰身体上的那一秒,他的右手就猛然一下挣脱了沙尔塔的控制一把抓住了方绍云按在他胸膛上的手掌。

    而后,在沙尔塔气急败坏有些生气的抱怨声中他的呼吸逐渐平复、喉咙里的低吼也最终消失。如果不是之前曾亲眼见过他失去控制疯狂流泪的模样,任谁也无法将现在这个躺在床上安睡、神情平和宁静的人跟之前那个癫狂的疯子联系在一起。

    虽然,他的眼角依然挂着泪水缓缓而下。虽然,他唯一剩下的右手依然紧紧握住胸口上的那只手掌。虽然,此次事件过去不足数分钟时间短暂,可对他们这三个亲身、遭遇体会过的整件事的人来说,从进到卧室到时间发展到现在的时间却犹如万年。

    “王,他已经好了!所以您的手……”见毕明峰全身肌肉终于放松陷入沉睡,沙尔塔瞪着一双有神的眼睛直直看着他握住自家王右手的手掌。

    该死的!他当然恨不得一下将那只爪子拍掉,也省得这个家伙当着他的面霸占着他的王、他的绍云的手!

    “沙尔塔你那是什么表情?”像是注意到沙尔塔恨不得吃人的视线,方绍云一个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你也知道病人需要别人来照顾,这手他要抓就让他抓一下吧。”

    “这怎么行王!”

    沙尔塔见当事人竟然不在乎立即更想将躺在床上的那个家伙一拳轰飞。只是他哪想到这才刚从床上直起身子站到地上,双腿一虚身体一晃差点就直接摔倒在地上。

    这时候他才恍然想起他自己也是失血过多——虚着呢!万幸从那边回来的一路上休息了一会儿没有自己走回来,要不然现在还不得坐到地上?

    “沙尔塔,你怎么样?!”

    “没,没事。”沙尔塔站在原地扶住额头闭上眼睛醒了醒神,“就是有些头晕、身上没劲儿,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说着这些话为了更加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他还轻轻地在原地跳了两下,不过还没等他高兴的像方绍云表示表示,迎面而来的目光立即就让他收起笑容站在原地表情严肃。

    你当如何?不过是对面方绍云恨铁不成钢的凶狠表情吓到他了。要不然你以为他这个神经粗大的家伙会为了其他人来改变自己的脾气?

    “还跳?还不快点回你房里去睡觉?”方绍云咬着牙说出的话都是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今天失了多少血你知道吗?600cc有没有!你现在还没有晕倒那是你身体底子好,要是再不注意你就小心你的……”

    “可是王!”见自己的王关心自己沙尔塔当然很是高兴,但是那被另一个人抓住的手掌一直看在他的眼里,你让他心里有事儿怎么可能愿意去睡觉?

    当着王的面昏倒在地固然有些丢脸固然有些不像是护卫应该做出来的事情,可是如果去休息不昏倒的代价是让王照顾另外一个人,这种事情他又怎么可能愿意?!

    “怎么?你不愿意?”

    方绍云看出了沙尔塔的不情愿,尝试着拉了拉按在毕明峰胸口上的右手却发现依旧被对方死死的抓住。他也只能没辙的白了一眼这个昏睡的大男人,叹息了一声他的脆弱。不过也没事儿!谁没有个虚弱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呢?只要这种照顾不会给他带来麻烦带来不快,照顾他一下也没什么。

    “沙尔塔。”

    “在!”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方绍云顺着这小子热切的眼神看像自己的右手像是明白了什么立即狠瞪回去,“立刻!马上!我命令你小子给我去睡觉!!”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星际公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叔很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叔很萌并收藏重生星际公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