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水潭伏击(1)

第二百二十二章 水潭伏击(1)

作者:锋利的柴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段丛林中间的草坡是漫无边际的,像极了小野在满蒙时见过的大草甸子,“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穿行在山林之间,作为尖兵的小野不由得想起了一句中国诗词,这是他唯一能会的诗词。(

    “小野君,听说支那人的攻势很凶猛,你们以前的战斗也是这样的吗?”新兵小寺一郎低声的问着身边的小野勇。小野勇是已经参军8年的老兵,只是因为小野勇的憨直和口吃的毛病,所以小野至今还是个兵曹。他们两个是同乡,小野勇年长,平时的时候没少照顾自己的这个小同乡,所以小寺一郎很是信服小野勇。

    “不,现在,现在的他们强”小野安慰的拍了拍这个小家伙,小寺一郎只有19岁,在小野的眼里就还是个孩子而已。小野认识的很多同年兵都战死了在战场上,就只有小野自己还活着,因为他有口吃的毛病,所以才会被调来缅甸驻守山林。在旁人看来的苦差,小野倒是很满意,至少能吃上热饭,在行军的途中不用再小心翼翼的提防路旁突然射出的子弹。

    “一郎,咱们这只是运送物资,支那人离咱们还远着呢,你不用担心”同班的老兵佐佐木打趣着小寺一郎,小野班里的老兵居多,就数小寺一郎的岁数小,老兵们都喜欢拿这个小家伙打趣逗乐。佐佐木是北海道来的老兵,曾经和小野勇一样驻守过满蒙,后来因为受伤回了国,折尺是因为前方的战事兵力吃紧,他又被征召入伍派来了缅甸驻防。

    “听说,拉加苏那里打的很激烈,我的好几个同乡都战死了,支那人真是太可怕了”佐佐木拍着手里的步枪,“听说他们漫山遍野的来,步枪都是美国货,是可以连的”佐佐木自打调进缅甸驻守,就一直在各个山岭阵地辗转,还没有和远征军交过手,对远征军的情况并不是太了解,这些消息都是押运物资的时候听守军说的。

    “那我们为什么不那种可以连的步枪?”毫无城府的小寺一郎举着自己的步枪问佐佐木,小寺一郎的步枪是从前线淘汰回来的,枪栓生涩不说,就连膛线都快要磨光了。小寺一郎缠着小野已经好长时间了,就是为了能换一支好枪,可是新到的物资都是为前线准备的,像他们这样的后方守备部队使用的都是前线部队淘汰下来的旧枪械,就连佐佐木使用的也是旧枪。

    “一郎,闭嘴”佐佐木赶紧捂住了小寺一郎的嘴,左右晃看了几眼,见其他的几个尖兵并没有注意这里,这才慢慢的松开了手。“一郎,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能议论的,我们只是士兵,那些事情自然会有上官去考虑”佐佐木的谨慎让小寺一郎有些惊慌,使劲的咽了两口吐沫,用眼角打量着没有说话的小野勇。

    “行了,都别说了,咱们快走吧”小野勇用步枪拨开山路上的野藤,露出一条隐在山林间的小路,这是他们经常前往拉加苏运送物资,久而久之踩出来的一条山路。这条山路极其的隐蔽,除了小野勇他们几个老兵,其他的人根本就找不见,这也是为什么押运部队会派小野勇的班做尖兵的原因。

    这次运送的主要是粮食和迫击炮弹,小野勇的步兵班带着十几匹骡马负责运送迫击炮弹走山路,距离他们5里外的岔道上走着十几辆马车,那是要送去拉加苏的粮食和配给品。把炮弹和粮食分开运输,这是为了防止有人袭击押运部队的同时,损毁炮弹。

    “小野君,你还有水吗?我渴了”小寺一郎舔着起皮的嘴唇,哀求的看着小野。出的时候每个人都背了一壶水,可是小寺一郎好动也渴的最厉害,还没有转入秘密山路之前,他就把自己的那壶水给喝完了,现在只好求助于小野了。

    “省着点喝,咱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离最近的水源还要翻过三座山头”小野苦笑着摘下自己的水壶递给了小寺一郎,这个年轻的家伙好真是不省心呀。小寺一郎接过小野的水壶,美美的灌了一大口,还想再喝时想起了刚才小野说过的话,这才恋恋不舍的盖好了水壶递还给了小野。既然小野说了还要赶很长的山路,那应该能遇见野果什么的吧,那些东西也是能解渴的,还能填饱自己的肚子,看来今天是不用再吃那些馊饭团了。

    小野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引路,其他人各自牵着自己负责的骡马跟在后面,走在山路间少了刚才在平原是的毒日头,可是随即而来的是湿热闷气,不大会的功夫,所有人身上的军装就被汗水给沁透了。没有人抱怨,他们是负责给前线输运物资的辎重兵,这就是他们的工作,是他们的使命,就连年纪最小的小寺一郎也是紧咬牙关在苦苦坚持。

    “好了,休息一会吧”眼见着小寺一郎的脸色越来越白,腿脚也开始跌跌撞撞的软,小野及时的下令休息,距离拉加苏还有差不多1o里的山路,休息过后,还要半天的时间才能到达拉加苏的前线阵地。安顿好了小寺一郎,小野勇拿起了几个空水壶,他要去打水,顺着山脊走出不远,就是一道山溪,那是上次运送物资回来的时候现的。

    “前辈,您带上我一块去吧”见小野好像是去弄水,小寺一郎来了精神,小狗巴巴的望着小野勇,满眼的祈求。小野勇不由的心中一酸,这个一郎自打应征入伍来到缅甸,就一直呆在大洛的兵营里,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物资运送,像他这般大的孩子正是好动的年龄,天天龟缩在兵营里,真是委屈他了。

    “好吧,不过你得背上自己的步枪”小野勇答应了小寺一郎的请求,换来的是小家伙的雀跃不已。按照小野勇的要求,小寺一郎在枪膛里压上了一颗子弹,因为在密林里,你永远不知道会从那里就突然冒出一只猛兽来,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多做点准备要好。端着自己的步枪,小寺一郎跟在小野勇的身后顺着山脊走进了丛林,日本也有山林,但没有缅甸丛林这般的遮天盖地,而且也没有这么多的毒虫猛兽,对于丛林里出的所有声音,小寺一郎都是倍感好奇的。

    “到了,就是那里”走出去了大约一里路,小野勇顿住了脚步,指着前面的一个山洼对喘着粗气的小寺一郎说道。山洼里真的有一道山溪,弯弯曲曲的从山脊里流出,在山洼里形成了一个不大的水潭,而从水潭里漫出来的溪水再顺着山势一路流下山,慢慢的渗进了泥土和草坡中,若不是小寺一郎看见了那个小水潭,仅凭着山下草坡的潮湿,任谁也想不到在这处低洼里会藏着个水潭,而且还是清澈的山溪。

    “走吧,这次让你喝个够”小野勇拍着小寺一郎的肩膀,快步走向那水潭。小野勇显然是来过多次了,他并没有马上就奔去水潭边,而是举着步枪仔细的观察着水潭周围的动静。这个水潭显然是山中鸟兽的公用水源地,水潭边的泥泞中满是各种鸟兽的足迹,小野勇慢慢的收起了步枪,显然它没有在那些鸟兽的足迹中现有可疑的地方。

    “再等等”小野勇拉住了心急的小寺一郎,小野勇眯起眼睛侧耳在风中听着什么,突然小野勇出手了,一块石头被小野勇闪电般扔了出去,正中一只树丛间觅食的小鸟。扑棱棱的一阵响,那支被石头打中的小鸟在树丛间不停的挣扎着,小野勇还是呆在原地倾听着周围的动静,这个百战老兵从来都不敢掉以轻心。

    水潭边的树丛中,除了那只鸟的挣扎,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小野勇对着小寺一郎打出了稍等的手势。放下步枪,小野勇狸猫一般窜进了水潭边的草丛里,他以水潭为中心,搜索了几处可能会出现危险的地方。上次小野勇来这取水的时候,就在几个不放心的地方设下了陷阱,可是检查了陷阱之后,小野勇现这些陷阱并没有被引。

    “一郎,来吧,你可以放心的喝水了”小野勇站在水潭边喊着还隐在树林中的小寺一郎。听见了小野勇的叫喊,一直很担心的小寺一郎终于露出了笑容,提溜着两只步枪和水壶,欢叫着奔出了树林,直奔那清澈的水潭。

    “啊,这水是甜的,真甜呀”小寺一郎顾不上手上的脏,急吼吼的伸手撩起一捧水低头就喝。这的确是纯正的山溪,清澈而清凉,从水潭上面望下去,甚至能看见水潭底部的石子,小寺一郎痛快的把头埋进了水里,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清凉和畅快。看着小寺一郎有些孩子气的折腾,小野勇只是一笑,草草的喝了几口水,便靠着水潭边的一颗树抽起来烟。

    “哇,好舒服呀”小寺一郎把头从水中抬起,便自觉的将水壶里灌满了水。见小野勇在抽烟,丝毫没有要马上回去的意思,小寺一郎眼珠一转,伸手从水潭边生长的茅草上摘下几片稍大些的草叶。将几片草叶叠放在一起,卷成一个底部为锥形的圆筒,这样小寺一郎就有了一只草叶做成的杯子,再也不用在手上喝水了。

    “前辈,请喝水”小寺一郎满脸堆笑的用一只草杯为小野勇送去了水。小野勇端详着手中的杯子,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家伙难道不知道用水壶喝水吗?是有些甜丝丝的味道,小野勇一仰脖子,就喝干了杯子里的水,想起了刚才小寺一郎的话,仔细的在舌尖回味了一下,喝进嘴里的水是有些甜味。小野勇干脆学着小寺一郎的样子,举起水壶,将水壶里的溪水直接倒在了自己的头上,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头而下,瞬间便驱赶走了小野勇身上的燥热。

    “舒服死了”小野勇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将胸中的闷热吐了出来,而小寺一郎已经脱了光膀子,看样子,这个小家伙是想要用钢盔舀水冲澡了。小野勇抬头看看天色,反正还早,就让这个孩子放纵一次好了,小野勇嘴角噙出一丝笑意,背靠着树木开始闭眼假寐。水潭边的风都是凉飕飕的,耳边传来小寺一郎用钢盔泼水的哗哗声,小野勇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了,他是真的有睡意了。

    突然,小野勇感到了一丝异样,水潭边湿润的空气中有了一丝甜丝丝的味道,久经阵仗的老兵们对这种带着腥味的鲜甜味是不会陌生的,那是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一郎”小野勇急急的喊着小寺一郎,哗哗的泼水声消失了,刚才站在水潭边上的小寺一郎也不见了,代替他的是一只装满了水的钢盔,小寺一郎的军装和步枪还好端端的放在一边。

    小野勇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了。突然,小野勇顿住了脚步,他听见了一种不同于丛林中鸟兽行进的声音,紧接着小野勇就感觉自己背上的汗毛竖了起来,这是危险来临的预兆。经历过战场生死相搏的老兵们几乎都有这种本事,他们能在危险来临之前感觉到某种异样,小野勇就是这一类人。

    “刷”小野勇一个回身,腰间的刺刀已经拔在了手中,顺着身体的回转便劈砍了出去。咦,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小野勇郁闷了,自己的身后没有人,难道是自己的预感出了问题。就在小野勇想要回身再去找寻小寺一郎的时候,突然,一只说不上宽厚却绝对有力的手狠狠扣住了他的下巴,眼前锋锐的寒芒一闪,一把磨制的很是锋利的刺刀上闪动过的光闪瞬间刺痛了小野勇的双眼。

    被那只手控制住了下巴的小野勇在心中狂叫了一声:“糟了!”那只扣在他下巴上的手不但有力,而且非常有技巧。拇指和食指死死扣住小野勇的双颊,而剩下的三根指头配合着手掌稳稳的扭住了小野勇的下颌,那种犹如钢爪扣进身体里的疼痛,让小野勇一时间竟然失去了反抗的力量,“滋”得一声,锋利的刺刀从小野勇的喉咙上狠狠划过。

    喉咙间喷溅而出的血出沙沙的声音,像极了小野勇家乡山间风吹过树叶的声音,扭住自己下颌的那只手松开了,小野勇的身体沉重的倒在了地上。在小野勇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终于找到了小寺一郎,和自己一样,小寺一郎也是被人割开了脖子,光裸着的身体还在茅草从中抽搐着,脖子上的伤口还在冒着血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远征军之溃兵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锋利的柴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利的柴刀并收藏远征军之溃兵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