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再次遇袭

第二百三十六章 再次遇袭

作者:锋利的柴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过的很快,点点的繁星已经出现在了夜空中,山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暗,几米之外的物体就已经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了。?[?〈[  今夜又是一个无月的天,在这样的条件下行军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尤其是像赵志他们这样还要背着伤员行军,就更是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脚下一滑,赵志带着背上的严世军一块摔倒在林地里,还好有厚厚的落叶充当了他们身下的垫子。“不走了,先休息一会,累死我了”赵志摊开了四肢躺在地上死狗一般喘着粗气,他背上的严世军这会正趴在离他1米远的地方呲牙咧嘴的做着怪相,缅甸女孩敢果则是趁着休息的时间挨个的检查着伤员们的情况。中了毒箭的伤员还好些,他们还能自己走路,几个被弹片和子弹击伤的家伙则是要靠人背着才行,山路崎岖,他们的伤口又绽开了。

    “长官,这丫头咋办呀?这要是带回去了,小姑奶奶和琳达医生她俩还不得剥了你的皮?”嬉皮笑脸的老炮凑到赵志身边搜摸着香烟,眼睛里满是戏昵。这一路上,敢果对伤员们的细心照顾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喜爱,尤其在敢果洗干净了脸之后,那不亚于袁青青的相貌更是让老炮他们赞叹不已,都在打趣赵志这是捡到宝了。

    “滚一边去,人家还是个小姑娘呢”老炮的打趣让赵志脸上有些兜不住了,装着恼怒的样子用脚踢着老炮,敢果的容貌的确让赵志感到惊讶,可自己不像老炮说的那样想要把敢果占为己有,就袁青青和琳达就已经够赵志有些吃不消的了,要是再加上这么个小姑娘,那赵志岂不是连渣都剩不下了吗。

    背对着赵志正在给严世军检查背部伤口的敢果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她感到后背火辣辣的,分明就是有人在窥视自己,而自己的身后就只有那年轻军官一个人,难道是他在看自己?敢果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心中想到的事情马上就要做,当下便转身回头向赵志看去。果然是他,敢果的眸子正好对上了赵志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的眼睛。冷不丁被敢果的眼睛看了个正着,赵志有些脸皮烫,急忙起身招呼大家继续上路,争取早点赶到山洞与财主他们会合。

    天空中的星星越来越多,山林里的能见度比起刚入夜的时候好了不少,唧唧的虫鸣声响起,在缀满了星辰的夜空下,宛如一种轻柔的奏鸣曲。耳中满是这种天籁之音,不知不觉中大家的脚步都快了几分。若不是大家那满身的血迹和硝烟味,这队穿行在山林中的人倒像是去野游而不是正在打仗。

    再次上路,老炮替换下赵志背起了严世军,而缓过劲来的赵志则替代狗子当起了尖兵。顺着来时的山路走下去,赵志端着枪不时的打量着周围,那些能够无声潜伏到了眼皮子底下射箭的缅甸人给赵志的压力很大,他生怕山路两侧会突然飞出毒箭来,虽说赵志的手里已经有了解药,可是羽箭本身也是会要人命的,更何况赵志手下已经没有几个完好的人了,他经不起再次被偷袭了。

    “停下”走在最前面的赵志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安,急忙挥手示意身后的队伍停止前进,队伍随着赵志的动作慢慢的蹲在了山路上,伤员们被放进了路旁的草丛里,还能端枪的人都举起了步枪,目视前方提高了警惕。哗啦,黑暗中突然出的响动打破了所有的寂静,赵志心中一惊,手里的冲锋枪不由得又捏紧了几分,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出声响的黑暗。

    寂静的黑暗就像是正张着大嘴要吞噬一切的凶兽,赵志他们本能的保持了对黑夜丛林的厌恶,因为有太多的士兵就是这样被黑夜吞噬在了丛林里的。蹲在地上的赵志运足了目力看向前方的黑暗,好像是有人在前面的草丛里摸索前进,有了这样的想法和念头,赵志的心高高的悬了起来,手里的枪口也随着自己估计的方向移动着。

    不能老呆在这里不动,这样只会成为敌人的枪靶子,得要及时的离开这里才好。还没有现敌人的所在,赵志不敢直接向前冲,那就只有往后退了,脱离这段山路之后再寻找时机转换路线。只有这样才能安全的带着弟兄们达到山洞,带着大家活着离开这片丛林。可是令赵志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生了,就在大家后退的时候,一个狙击手不小心踩在了一根枯树枝上,树枝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不亚于一颗手雷爆炸的带来的震撼。

    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个踩断了树枝的狙击手满脸涨红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不敢抬头去看其他的人。空气厚重了不少,弥漫着肃杀之气,大家都屏气凝神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子弹都是早就上了膛的,只要扣下扳机就会有水泼的子弹覆盖前面的草丛,可是没有人开枪。不是大家害怕了,而是因为在这样的夜色里开枪,暴露目标不说,还有可能会因为混乱而造成自己人的误伤。

    退,还是后退,见前面没有动静,赵志还是选择了继续后退,在来的路上有一块比较大的石头,那里能给大家提供很好的掩护。响声四起,四周的草丛里突然响起了哗啦呼啦的声音,那是有东西在草丛里快窜行出的声响。完了,这是被人给包围了,赵志心中一惊,低声喊着老炮,“老炮,照明弹,快打照明弹”虽说赵志的手里还有几支冲锋枪,可是这样的夜色完全局限了射击的精准,若不能找到敌人的准确位置,那就只能是在浪费子弹。

    根本就不用调整迫击炮的标尺,老炮应声放下严世军,摘下绑在胸前的迫击炮直接抱在了手里,老炮的背包里有能用迫击炮打出去的照明灯,这是临出的时候财主从美军工兵团那里弄来的好东西,一直舍不得丢弃的老炮便一直背着它在作战,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通,照明弹升上了半空,把这片山林照的明亮异常,就在照明弹绽放的那一刹那,赵志被吓了个半死,在山路周围的草丛里正幽灵般的猫腰站着十几条身影,看着他们手里明晃晃的缅刀,就知道他们一定是缅甸人了。来不及去想这些缅甸人是如何追踪到自己的,又是如何抵近潜到了离山路这么近的距离,赵志扯着还在仰头看着照明弹的敢果侧身窜进了草丛里。

    “开火,开火”把敢果一把推倒在草丛里,赵志半跪起身体嘶喊着率先开了枪,3o的弹夹顷刻间便打出了一个密集的扇面,火红的弹雨如流星般扑向那些幽灵们,随着赵志他们那密集的枪声,幽灵们纷纷倒地,或是被子弹击中,或是矮身躲进了草丛里潜伏了起来。“手雷,手雷”老炮惊叫着扛着严世军开始了继续后退,甚至可以说是在溃逃,从草丛里已经扑啦啦的扔过来了十几颗手雷,老炮就是因为看见了这些手雷才会出惊叫的。

    正在换弹夹的赵志手疾眼快捡起掉落在自己身边的那颗手雷反扔了回去,可是有更多的手雷又被扔了过来,无计可施的赵志只好像其他人一样,拖着敢果在草丛里抱头鼠窜。在手雷爆炸的映衬下,每个人都在拼命的奔逃,度稍慢的人就会被飞溅的弹片击中或是被迸的火团吞没。那些举着缅刀的幽灵们又出现在了草丛里,缅甸山民大多是从小就不穿鞋的,长期光脚行走在山林里,他们的脚上已经有了厚厚的连刀都扎不穿的老茧,这种后天养成的随身装备让他们借着夜色行走在山林里毫无声息,十足十的像极了幽灵。

    “走,走呀,跟着他们走,快”赵志咬着牙粗暴的把敢果推向撤退中的伤员们,这种时候这个女孩成为了赵志的负担,想要反击拦截敌人的赵志只有让她先跟着伤员们向后撤。赵志不得不反击,敌人仗着夜色和不停投掷的手雷一直在追着赵志他们打,再这样下去即使不被敌人的手雷炸死,也会被他们追着跑死在山林里,与其是这样还不如反身还击,也许和他们硬拼还能找出一条生路。

    敢果紧紧的揪住了赵志军装的下摆,死活就是不愿意和赵志分开,那一双黑晶晶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死死的盯着赵志,紧紧抿起的嘴巴显得很是刚毅。“轰”赵志刚掰开敢果抓着自己下摆的手,一颗手雷就在赵志的身侧爆开了,只来得及斜斜扑倒敢果的赵志直接被气浪顶起来推了出去,就连敢果也被气浪稍带着在草丛里翻滚了好几圈。

    “呀”刚想着要翻身爬起的赵志只觉得背部一阵剧痛,温温热热的好像有一股热流顺着背部流进了自己的军裤里。赵志的痛呼声让抱着头趴在地上的敢果抬起了头,待她看见了赵志背上的残红一片,立刻就合身扑了过去,在敢果为数不多的国语词语里没有血这个词,急的团团转的敢果只好在赵志背上的伤口抹了一把,然后把自己猩红的手递给赵志看。

    “妈的,这咋又受伤了?”赵志懊恼的在地上捶了一拳,把敢果惊的死死抱住了赵志的胳膊,这个女孩生怕赵志由于剧烈的动作会加重了他背上的伤口。“闪开”赵志奋力的推开了敢果,咬着牙半跪起身体,举着冲锋枪拼命的射击以求压制敌军为其他人赢得时间。子弹一颗颗的冲出枪膛,赵志的身体也随着不停歇的射击在抖动,背上的血越流越多,而专心射击的赵志却置若罔闻般毫不在乎。

    敢果几次扑上去要阻止赵志的继续射击,却都被赵志用肩膀撞了回去,用缅甸语骂了赵志几句之后,敢果一咬牙不再阻拦赵志,而是开始从赵志的背包里掏出子弹和弹夹,开始为赵志递送弹夹和压子弹。由于赵志及时的反扑拦截日军,老炮他们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撤退,被老炮一直抱着的迫击炮也架了起来。

    “老炮,你狗日的快开炮呀,小白脸一个人在前面就快撑不住了,快呀”在山坡上被日军子弹击穿了左肩和半拉屁股的国舅躺在草丛里对着老炮叫骂着。本来就因为迫击炮角度问题愁的老炮更加的烦躁了,他也想早些把炮弹打出去,可是距离敌军太近了,迫击炮的角度不好调整。照明弹就快要消失了,老炮急的满头是汗,他要在照明弹熄灭前把最后的4颗炮弹打出去,否则照明弹一经熄灭,老炮就会失去敌军的踪迹。

    老炮急眼了,索性还是老办法,直接把迫击炮的炮筒抱在了怀里,把最后的4颗炮弹呈扇面打了出去,不管轰击的效果如何,提着支冲锋枪便蒙头冲了出去,他要把赵志带回来。这次出来的人已经伤亡过半了,不能再失去了指挥官,要不他们就是回到了新平洋也是无颜去见其他弟兄们的。

    赵志已经是在苦苦支撑了,他背包里的弹药已经被打空了,冲锋枪子弹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弹夹,手雷都被敢果趁着赵志不注意扔了出去,虽说准头差了些,可也给敌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至少他们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直起身体攻击了。其实赵志的射击准头也不咋地,他纯是靠着冲锋枪扫射在压制敌军的攻击,如果不是赵志背包里带的子弹充足,恐怕他和敢果再就成了死尸了。

    老炮终于及时的出现了,在赵志最后一个弹夹打空之前出现在赵志身边,还没有等他举枪瞄向敌军,就被脚下散布了一地的子弹壳滑了一跤。“狗日的小白脸这是打了多少子弹呀?“老炮暗自在心里嘀咕着,顺手扔给敢果两个弹夹。随着老炮那支冲锋枪的加入,赵志顿感轻松了不少,压力一小,赵志才感觉到了自己肩膀的剧痛,估计自己的肩膀已经被冲锋枪的后坐力给震伤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远征军之溃兵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锋利的柴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利的柴刀并收藏远征军之溃兵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