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 第二百九十章 迎头痛击

第二百九十章 迎头痛击

作者:锋利的柴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桥本男回头看着那些穿着黑色土布衣服的缅甸人,无声的骂了几句才转回了头,他是从台湾抽调来的山地兵,专门是为了追击渗透进缅北地区的远征军部队。{[  <( 两天前夜里的那场战斗,让桥本男失去了他的三个战友,目前这支部队里就只剩下了桥本南一个来自台湾的山地兵。

    不是他看不起这些缅甸人,他厌烦的是那些缅甸人身上散出来的恶臭,好似野兽身上的那种味道。可惜桥本男只是个普通士兵,他只能按照长官的命令带着几个日军士兵,和这些缅甸人编成了一个搜索小队,在平原上寻找着那伙远征军撤时留下的痕迹。从午饭后开始,桥本男的这个搜索队已经走了大约有十几里路了,可还是没有现有远征军的踪迹。

    和桥本男一样恼火的还有佐井,这个家伙已经就快被赵志给逼疯了,在夜战中接连遭到战壕的袭击之后,佐井现了一处赵志丢弃的战壕。茫茫的平原上到处都是细软的黑土,很方便开挖战壕,所以佐井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在平原上追击,有时候甚至会派出近三分之一的士兵去担任搜索尖兵,对行进路线上周围的平原进行仔细的搜索,那些突然从战壕里窜出来的枪火已经将佐井打怕了。

    昨晚派出的缅甸人搜索队说是听见了有飞机飞过这里的声音,佐井猜测那些逃跑的支那军应该就隐藏在周围,那些飞机应该是在寻找他们。佐井猜的都很对,只是他忘记了那些飞机出现的时间是在夜里,而且飞机不光能轰炸和高空拍照,它们还能空降物资下来。自持获知了一切的佐井便催着收到消息的援军向自己靠拢,现在在他的两侧各有一支从密支那来的援兵,人数有6oo人左右,全都是精锐的日军老兵,而这些人都将由佐井指挥。

    “少佐,搜索队回报,他们又听见了飞机的声音,方向已经确定,我们有一支搜索队过去了”佐井的副官跑了过来,显然这是个好消息,佐井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热了,这是临战前的预兆。他已经要急不可耐的抓住那个支那人的指挥官了,“通知咱们的缅甸人,让他们全都上去,这一次一定要牢牢的缠住他们,不过要小心他们的战壕”

    从佐井的部队里分出来了一大片人顺着搜索队的阻击涌了上去,除了其中的一支日军步兵小队之外,其他的都是举着缅刀的缅甸人。在没有看到对方火力点的情况下,佐井乐于用这些缅甸人去试探一下虚实,看看这些支那军是不是又准备了一条战壕。尤其是这样的夜战,佐井更是不会把自己的手下派上去搞什么突袭,他只是想知道那些支那人的具体位置。

    赵志他们赶到坡地上的时候,真好遇见前出的斥候们回撤,山羊手下的一个上士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长官,来的人不少,大约在百人左右,天色太黑了,看不清楚是什么人。前出的弟兄们都撤了回来,两翼的斥候带着步话机已经放出去了,一旦在两翼现有敌军出现,他们立即会把消息传回来”赵志貌似不经意的环视了一圈,把目光放在了那三个来自于司令部的作战参谋身上,三个小子显然是还没有弄清楚状况,还在东张西望的看着坡地上忙碌的士兵,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东西。

    “做的好,你们先下去休息,去把舅爷和他的人都叫过来”赵志挥手让斥候们撤回了营地,这是阵地破袭战,斥候留在这里派不上用场。不去理会那三个参谋,赵志带着狗子他们下了战壕,仔细的检查着战壕和防炮洞,这些是能救性命的东西,可是不敢马虎,尤其是有罗杰那样严厉的教官。

    “赵营长,司令部空投了那么多的武器,怎么你们还躲在战壕里怯战,应该主动出击用强火力击溃敌军呀”一个麻子脸的参谋显然是有些不满意赵志他们躲进战壕里的做法,极力的想要鼓吹让赵志带人主动出击,他身边的那两个参谋虽然没有说话,但从他们的眼神中就不难看出,这三个小子想的是一样的,居然都认为赵志和直属营是在怯战。

    麻子脸的质问被站在赵志身边的严世军听的一清二楚,但这三个小子的官阶比他高的多,只是尉官的他是无权驳斥麻子脸的。可赵志却没有这个顾虑,只是一伸手便把那麻子脸拽到了战壕边,“看见外面的东西了吗?能看见吗?回答我,快点”。战壕外面就是漆黑的夜,哪里能看得见什么东西,被抓住了衣领的麻子脸一脸恼怒的挣脱了赵志的手,就连严世军他们也不知道赵志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外面是啥呀看不见的,那你能保证我的弟兄们出去了就能看得见,能找见那些日军是吗?”赵志卓华的声音不大,却是极其的尖利,颇有些歇斯底里的意思,让麻子脸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可是赵志的话他又反驳不得,战壕外面的确是一团漆黑。而且赵志的话一出口,战壕里忙碌着的士兵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都转头看向这里,估计要是自己现在反驳赵志的话,一准会遭到士兵们的唾弃。

    “长官,敌军距离这里一里地停住了”疾奔过来的斥候打破了战壕里的僵持,这的确不是个好消息。赵志沉吟了一会,这才把馒头叫了过来,“叫喷火兵过来,进正面阵地,听见枪声就喷火,面积越大越好”本来赵志不愿意现在就动用喷火兵的,可是外面漆黑一团,在这样的环境里野战,直属营的士兵一定不是缅甸人的对手,赵志早前就吃过这样的大亏。

    战壕里的士兵们鱼贯而出,按照赵志的布置进入各自的位置,斥候们全体回撤带领1oo补充兵防守营地,国舅和老炮的人都是一分为二布置在了两侧的山坡上,正面战壕里就只是2oo补充兵和赵志他们这些人在防守。人数多了,而且占据了地势的便宜,赵志终于可以大打出手教训一下这些讨厌的追兵了。

    全行军一里路需要多少时间,有很多的答案,但是很显然桥本男满意他们现在的度,这帮缅甸人还真是天生的追踪者,在这样的夜里也居然能现支那人留下的痕迹。虽然桥本男看不上这些散着汗臭味的家伙,可是对他们这天生的追踪本领还是佩服无比,至少自己是比不上他们的。

    桥本男愣神的功夫,搜索小队前面的缅甸人突然停住了脚步,停顿来的有些突然,桥本男甚至还差点摔倒在地上。祖居山林的缅甸人生来就对危险有一阵莫名的预感,在他们前面的黑夜里显然有着他们惧怕的东西,所以他们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已经有人在向后退缩了。“站住,不准后退,继续向前”桥本男用步枪上的刺刀挡住了他们,他身后的日军士兵齐齐上前一步举起了手里的步枪对着那些缅甸人。

    显然已经看见的危险要比隐藏着的危险有更大的说服力,缅甸人选择了继续前进,因为只要他们有一丝的不愿意,这些刺刀就会扎进他们的身体里。“呜”的一声闷叫响起,走在排头的一个缅甸人突然之间就矮了半截,他踩中了一个陷阱,自腰部以下都掉进了那陷阱里。旁边的缅甸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拉了出来,可是已经晚了,那陷阱底部的十几支木钎子已经深深的扎进了他的下体,甚至有一支木钎子透过他的下体深深的扎进了腹腔。

    所有人都觉得背心凉,只有桥本男欣喜若狂,出现了陷阱就说明距离支那人藏匿的地方不远了,至少自己是这么判断的。那个受了重伤的缅甸人直接就被桥本男用刺刀抹了脖子,在漆黑的夜里带着这样一个重伤员行军,指挥暴露了他们的位置,自持已经接近了支那人的桥本男可不想这么早和他们交火,还是等着后面的部队赶上来为好,自己的这点人手还不足以撼动对面的支那人。

    佐井带着的后队距离桥本男他们不远,只有不过3里的路程,只要十几分钟就能赶到这里。在等待佐井的这段时间里,桥本男也没有闲着,十几个缅甸人被派了出去向前继续搜索,他需要知道那些支那人具体的防线在哪里。周围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意思声音,黑夜就像是个能吞噬了一切的怪兽,把桥本男派出去的那十几个缅甸人吞噬的一干二净,一直到佐井的后队赶了上来,桥本男也没有等到那十几个缅甸人带着消息回转,就好像他们齐齐的消失了一样。

    赶上来的佐井听完了桥本男的汇报之后,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临晨2点钟,距离天亮还有3个多小时,佐井并不想等那么长的时间,所以他命令手下所有的缅甸人去打头阵,借着夜色悄悄的摸上去潜伏在平原上,等待天亮的时候突然起攻击,打支那人一个措手不及。虽说这样做的风险很大,还有可能造成很大的伤亡,可这是佐井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有动静了,叫弟兄们小心了”伤愈归队的砍刀趴伏在赵志身边,在夜色的掩映之下,战壕前方有了一丝微小的声响,可这逃不过砍刀的耳朵,是有人在草地上爬行的声音,而且是很多人。赵志显然是不想现在就出手,大部分的士兵被他严令躲在战壕里休息,在战壕里负责戒备的只有几十个跟着他转战多次的冲锋枪手和狗子他们那些年轻人。

    “咣啷”一只空罐头盒被碰响了,趴在战壕里的鱼宝一呲牙乐了,那是他晚饭的时候从战壕里扔出去的,没想到还真是起到了警示的作用。空罐头盒突然的触响,让慢慢摸上来的缅甸人们齐齐的停止了前进,战壕前方的空气都好像要凝固了一样的压抑,让这些靠上来的缅甸人感到了一阵恐惧和后怕。

    “喷火“随着战壕里赵志的一声喊,早就准备好了的喷火兵从战壕里站了起来,对着战壕前方扣下了扳机。”呼“”呼“”呼“三道火焰从战壕里窜了出去,把战壕前方照的通亮,摸上来的缅甸人全部都暴露在了火光之下。“开火”赵志手一挥,战壕里的三挺机枪立时就打响了,炙热的弹雨窜过火焰扑向惊慌失措的缅甸人,在他们的身体上打出一个个的弹孔,直至他们倒地不起成为尸体为止。

    赵志一方的动作来的太突然了,以至于桥本男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火焰和弹雨就已经扑到了自己的面前。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自己中弹之前借助同伴的尸体,趴在地上向对面闪着枪火的位置射击或是立马转身逃跑。火焰为国舅手下的枪手们提供了很好的照明条件,在火焰的掩映下,那些慌乱的缅甸人和敢于反击的日军士兵都一个个的被狙击手击倒,而日军却很难生藏匿于两侧山坡上的狙击手。

    随着战壕前缅甸人和日军士兵的逐渐减少,赵志命令机枪停止射击撤回到了防炮洞里,战壕外那些剩下的日军残兵就交给步枪手们解决好了。桥本男艰难的趴伏在地上,他中弹摔倒的时候,步枪就已经脱手而出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所以他现在只能是死命的用手捂着自己中弹的腹部趴在地上装死,等待合适的机会能逃回去。

    枪声停了,战壕前1o米内的火焰都被补充兵们从战壕里扔出来的泥土掩灭,赵志他们重新回到了暗夜里,而知晓了战壕位置的桥本男等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趴伏在地上不敢乱动。附着在尸体上的火还在烧,散着衣服和**的焦糊味,把桥本男他们趴伏的地方照的不是很亮,但足够狙击手寻找目标了。桥本男亲眼看到自己身边有一个想去抓枪的士兵被子弹撕开了半个脖子,而对方只开了一枪就击中了那士兵,桥本男不想做下一个被子弹击中的人,所以他只有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远征军之溃兵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锋利的柴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利的柴刀并收藏远征军之溃兵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