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打倒白莲花 > 第33章 修仙文中的女配(13)

第33章 修仙文中的女配(13)

作者:碧水游水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道黑影,也就是江月丞在房顶观察了一会儿,确认毫无异常了之后才飞身下去,转而破窗而入。

    屋里的人刚准备宽衣睡下,没想到眼前突然多了道人影。那人身着夜行服,还蒙着面,看上去就不怀好意。

    “你是谁?”屋里人,也就是当年江寒御门下的大弟子,沈恒一脸警觉地看着面前的人。

    在这人出现之前,他竟然丝毫未觉……在本们弟子中,他也算是佼佼者了,而这人显然功力比他高出许多。

    江月丞并没说任何话,而是直接一掌就打向了沈恒的心口,沈恒也算有所戒备,下意识就出手格挡。

    好在江月丞这第一掌只是试探,沈恒总算勉强接下了,但他还是被推着向后了几步。

    糟糕,对方可是强敌!沈恒能感觉出来,对方这一掌只出了五分力,而自己可是拼尽全力才抵下了的!

    果然,那人根本不给沈恒喘息的机会,就拍出了第二掌,这一掌掌风和力度都远比第一掌凌厉得多,看来是动了真格,想要把他杀死!

    沈恒下意识侧身去躲,但他也知道根本躲不过去的。只是他不明白,他究竟与谁结过仇,要置他于死地……?

    然而,就在沈恒已经绝望的时候,忽地又是一道身影破门而入,直出一掌打向江月丞的手肘。

    江月丞的手掌一歪,从沈恒身侧擦了过去,打到了后面的床柱上。床柱当即裂开了一道缝隙,咔嚓几声,竟然就拦腰折断了。

    沈恒看着那根床柱,仍然心有余悸。要是这一掌真打到了自己身上……可就真是不堪设想了。

    江月丞没想到竟会突生这种变故。虽不知后来的这位是敌是友,但他明显是护着沈恒的。这位的功力显然不弱,若是自己与他多做缠斗,怕是就要暴露身份了。

    江月丞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决定收回了功力,转身又从窗口出去了。

    无论如何,还是安稳为上。既然过了这几日都不见风声,想必是韩骁还有所顾虑,也不急在这一时,总能找到其他的机会。

    何况看沈恒的神色,他看来是始料未及的,若是真有揭发自己的意思,多少都会对自己的出现有所预料。可看他现在的反应,应该尚未起这种心思。

    可江月丞不知道的是,如今屋内形式又是一突变。

    沈恒本欲对来人道谢,可刚想抬头,却感到脖子上忽地一凉,只见对方的一只手已经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什么情况?!来人不是救自己的么?

    沈恒向那人看去,却发现,这位竟然也是一身夜行衣的蒙面客!

    “别动,你要是乱动,我可不能保证你的脖子会不会断掉。”能听出来,那人为了不让他人辨识出来,刻意扭曲了声音,“我是奉掌门之命而来的。”

    掌门?可是为什么……自己就算做错了什么,也不至于到要来杀自己的程度吧?

    “掌门他……他要你来杀我?为什么?”沈恒一开口,才发现自己抖得厉害。

    “不,准确的说不是杀你,而是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选择?”有什么选择是要被掐着脖子做的?

    “对。你只有一次机会。你是想帮掌门继续把谋害江寒御一事隐瞒下去,还是想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听到这个选择,沈恒的第一反应竟是惊讶。

    “师父……是掌门害死的?”沈恒一脸不可置信。

    嗯?韩骁看到他的这个反应,不由也暗自挑了挑眉。他竟然并不知情么?看来江月丞倒真是瞒得水滴不漏。只可惜他到底做贼心虚,听自己那么句话,就抓出来这么个莫须有的“证人”。

    “不要左右言他!”韩骁又紧了紧手下的力道,“说!你帮不帮掌门!”

    “你……”沈恒刚想说什么,却突然被“砰”的推门声打断了。

    “沈恒,你这里出什么问题……”门外来人竟是苏宛。她看到屋内的情况,当即反应过来,迅速移动到韩骁身边,双同时掌向韩骁胸口攻去,“何人敢在我派造次!”

    这一掌,韩骁自然是躲开了,但这一掌的目的本来就只是让韩骁松了掐住沈恒的手。沈恒终于死里逃生,捂着脖子在那里轻咳着。

    趁着这个时候,苏宛看了看韩骁,稍微点了下头,韩骁也会意地回了苏宛一个眼神,随即再次出手攻向苏宛,苏宛也不甘示弱,两人你一招我一式就这样缠斗了起来。

    两人实力都不算弱,加上本来都是想要拖延时间,所以一时还难以分出高下。

    一边打着,苏宛还不忘嘴上配着台词。

    “你是何人!夜半闯入我派,究竟有何目的!”

    “你怎知我就不是本派之人了?”

    “笑话!若是本派人,何必一身刺客装扮!”

    苏宛一边和韩骁对峙着,一边也不忘抽出空来对沈恒说道:“沈恒,快去叫些其他弟子来帮手!”

    沈恒这才大梦初醒一般反应了过来,赶紧跑了出去叫人。

    屋内两人又缠斗了一阵,渐渐地苏宛有些不支,逐渐处在了下风。好在这时沈恒叫来了一些弟子,虽然实力均不如韩骁,但至少人数占了优势,逐渐为苏宛拉回了局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叫来的弟子人数也越来越多,韩骁见演员已经到齐,知道也是时候该撤了。于是他突然变攻为守,一边后退着一边虚晃了几掌,做势便转身欲从窗口逃出去。

    苏宛见时机正好!她大喝了一声:“不要让他跑了!”说着,向韩骁的方向发了一掌。

    当然,韩骁终究还是逃掉了。苏宛的那一掌并没有快过韩骁离开的速度,只打在了窗户上,打掉了半扇窗户。

    苏宛叹了口气,刚欲说什么,就听弟子里有人喊了句:

    “无色的!大家注意到没有,苏宛门主刚刚那一掌是无色的!”

    众人听到这句,突然反应了过来。刚刚苏宛门主那一掌,确实不同于平时的蓝色,而是无色的!

    无色,若不是没带丝毫功力,便是带着灼心属性的一掌了。而她分明把半扇窗户都打掉了,甚至连威力都不小……这么说来,苏宛门主那一章,竟然是灼心属性的?

    天呐,苏宛门主也有灼心属性?!这么说来……苏宛门主也是天才的存在啊!更何况还是兼负两种属性的天才……在整个大陆都是罕见的!

    知晓这一点后,众人看向苏宛的目光不由有了些变化,他们抬头看着苏宛,眼里满是惊讶和仰慕。

    看到众人的反应,苏宛意料之内地勾了勾嘴角。她让韩骁帮忙安插的一位弟子还真不赖嘛,说的正是时候。

    当然,这么短时间让她能发出灼心属性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次她只是让江寒御帮了个忙,分了她点功力而已。

    不过,也不算骗不是,毕竟这位苏宛是有灼心属性的。

    其实自从韩骁那日说出“有人证”之后,苏宛就一直让韩骁关注着江月丞,关于之后的一切也都是早就预谋好的,就现在来看,发展的还挺顺利。

    后来,苏宛又和大家交代了几句,就让大家散了。

    弟子们一边走出房门,一边在对刚才的事情感慨着。

    “没想到我们内门也会有刺客闯入……”

    “我倒觉得,苏宛门主那件事更让我惊讶!”

    “对啊!真没想到苏宛门主竟然是这等天才!不仅拥有极罕的灼心属性,还同时兼负两种属性,以前从未听说过!”

    “太好了,这样就算兰玉心已经废了,我们还有苏宛门主,还是有机会赢过承影门的!”

    “对啊,太好了……”

    苏宛看着众人对她态度的又一转变,不由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就是多了个属性而已,竟然连地位都瞬间提高了这么多……还真是有不少见风使舵的人啊。

    众人很快就散去了,但唯有苏宛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沈恒看了看站在那里的苏宛,不由有些疑惑:“苏宛门主,您……”

    但他还未说完,苏宛突然开口了:“刚刚那个人,是掌门派来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沈恒惊讶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之前见了一个人。”苏宛在心里对江寒御示意了一下,“而这个人,我觉得你也应该见一见。”

    ……

    兰玉心虽然在闭门练《吸功秘籍》,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两耳不闻窗外事。苏宛竟然是双属性天才这件大事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兰玉心听到这个消息后,对苏宛的恨意简直到达了顶峰。

    凭什么在她成为废物的时候,苏宛竟然成为了天才!明明是她被苏宛害了,为什么老天还要对她这么好!

    兰玉心又看了一眼手里的秘籍,恶狠狠地想,既然她也是灼心属性,那等练好这个秘籍之后,就要把她的功力全部吸走!

    不,这还不够,她还要让苏宛彻底身败名裂!

    兰玉心眼睛眯起了一道狠毒的光,她想到了一个地方。

    ……

    “掌柜的,按照这个笔迹,帮我把这封信抄一遍!”兰玉心压低了帷帽,将两封信放到了某家书画店的柜台上。

    那位掌柜的拿起来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可以。两百两银子。”

    这么贵!兰玉心有些肉痛,但想到苏宛那张脸,还是咬了咬牙掏出了银子,拍到了桌上:“好!我今晚来取!”

    待兰玉心走后,苏宛也跟着走到了店里。这次真是纯属碰巧,她本来以为兰玉心专心连那个邪功,也生不出别的心思,就没去注意最后苏宛被诬陷成叛徒一事。幸亏江寒御想去看看兰玉心功练的如何了,这才发现她的异动。江寒御一路跟踪至此,并召唤苏宛也赶到了这里。

    “锋霆书画”?苏宛瞄了眼牌匾。怎么有点眼熟?

    但苏宛并没深思,当务之急还是那封信。

    “掌柜的,我出你两倍的价钱,把刚刚那人的两张纸买下来。”

    掌柜本来正拿着那两张纸看着,没想到竟然有人说这话。他抬头看了看苏宛……

    这个女子身上,似乎有一些他很熟悉的气息?可是究竟是什么……这个念头在那位掌柜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很快就被他忽略过去了。还是她手里的两锭银子更值得注意。

    “可以是可以。”那位掌柜笑得一脸商人的奸诈,“但是,我是商家,失信于人也不好,要不然,容我先抄一份如何?”

    “好。”他说的也有理,让兰玉心太早察觉了,就没那么有意思了,“那我只要其中一张就行了。我出原价,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有些地方帮我改一改……”

    ……

    当天晚上,兰玉心如期取到了她想要的“货”,看着这完美的字迹,兰玉心满意地把它装进了一张信封里。

    苏宛,虽然你是天才,但是你说,大家是会相信证据呢,还是相信“天才”呢?

    又是一日过去,苏宛其实知道兰玉心潜入了她的房间,但苏宛并未加以阻止。

    既然她想挑今天,那就今天吧。毕竟算算时间,也是走火入魔该发作的时候了。

    果然,下午兰玉心又去了江月丞的房间,极其委婉地举报了苏宛和承影门似乎有秘密来往一事。

    江月丞一来对兰玉心已经恢复了好感,二来对苏宛这个灼心属性的竟然与承影门往来本就在意,于是决定去对兰玉心的房间进行搜查。

    江月丞的这条指令一出,门派上下一片轰动。有人对苏宛的身份表示怀疑,也有人觉得苏宛一定是被诬陷的,甚至有人联想到了韩骁的那话,只有灼心属性才应做掌门,总觉得内里还有乾坤。

    反倒是苏宛淡定得很,大方地表示,尽量搜,很是坦荡。

    搜查是在弟子训练结束后,日近黄昏的时候进行的。为了表示公正,所有弟子都可以参与搜查,并互相监督。

    门里多数弟子都对这件事很有兴趣,就算轮不到进去搜查,在外面围观的也不在少数。

    当然,这么重要的时候,兰玉心自然也来了。

    搜查一阵过后——

    “找到了!”发出这个喊声的是兰玉心。她藏的自然她自己最清楚。

    众人听此,当即都围了过来。

    “嗯?一封信?有什么特殊的么?”

    “等等,你看这个题头!是承影门掌门韩骁!”

    “……故此,我愿诚心与贵派结盟,贵派帮我夺得掌门之位,我愿带领我派臣服贵派……我呸!我早就怀疑苏宛这属性隐藏得太深,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打算!”

    “就是!不仅背叛我派,还欲夺得掌门之位!”

    弟子们多是随波逐流之辈,一个人开骂就都骂成了一片,只有沐荫等人沉默着,但眼睛里也失去了光泽。

    看来连她们也相信了,只是不愿意接受而已。

    而兰玉心尾巴早就翘到天上去了,根本连看都没仔细看手里的信,只看着周围弟子的神情就觉得暗爽。

    江月丞在一旁,脸早就冷成冰了。苏宛竟然是这等包藏祸心之人……亏的他以前还对她产生了一丝好感,现在想想,幸亏他最后选择的是玉心!

    然而,苏宛倒是一点都不慌乱,她冷声道:“大家再仔细看看,这封信究竟是不是我的。”

    嗯?众人听到这话,都不约而同地往落款看去。可是没想到,落款处分明地写着三个大字——

    兰玉心!

    什么?这封信其实是兰玉心的?!这么说,其实联合外敌欲夺掌门之位的,是兰玉心?可是她功力都废了,要这么大的野心干嘛啊?

    站在兰玉心周围的人都不自觉地向旁边推了几步,纷纷一脸古怪地看着兰玉心。

    兰玉心也发现了四周人的异常,她这才有些迟疑地低头,却见那封信的落款,竟然是自己!

    怎么可能……被掉包了?兰玉心始料未及,猛地愣在了原地。

    “发生了什么?”江月丞听四周的弟子逐渐噤了声,不由也有些不解。他也走上前去看了看那封信——

    这字迹,分明是玉心的字迹,而非苏宛!

    是玉心要谋反?江月丞的眼神一沉,厉色看向兰玉心。

    可是……当看到兰玉心呆愣的神情时,江月丞的神色稍微软下来了些,这信的事情,本来就玉心提出搜查的,她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众人也是怀了和江月丞一般的心思,也一时没说话,只是面面相觑。

    “大家不用再胡乱猜测了。既然大家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就由我来告诉大家吧。”

    苏宛走上前,众人不由自主地就为她让开了一条道路。苏宛走到有些呆滞的兰玉心面前,轻轻一抽,便把那封信抽了出来。

    “其实,这封信是我从兰玉心的房里搜出来的,本来准备今天就和掌门说兰玉心勾结承影门,意图谋反一事。却没想到被先反咬了一口。”苏宛扬了扬手里的信纸。

    “可是……明明知道有证据,兰玉心为什么要自己暴露自己啊!”终于,一个弟子没忍住问出了口,但也是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这很简单。”苏宛从袖子里抽出了另一张信纸,“因为她伪造了一份,将字迹和落款换成了我的,就是这一封。至于她的目的,想必大家都明白了吧。”

    “她是有意要陷害苏宛门主?”果然有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不会吧……”

    对于这种猜测,弟子们都是半信半疑,尽管兰玉心是有过“案底”的人,但是感觉苏宛门主的证据还是不够充分……

    虽然,多数人还是倾向于相信苏宛的。毕竟兰玉心是什么样的人,在那天她们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这种事情,她不是做不出。

    苏宛也知道,光凭着这两封信,肯定还不足信服。所以她特地让那位掌柜的在给自己的那封信上做了手脚……

    “如果大家不信,那大家可以好好看看这封信,是不是出自锋霆书画掌柜之手。”苏宛朗声开口,说着还把这封信传了下去,“就算别人不知,掌门总该知道锋霆书画掌柜的习惯。他总是习惯在他伪造的书信上做个标记。那就是每个派字的三点水,第二点都是反写的。”

    “我来看看……”一位弟子迫不及待地抢了过来,看了看,“真的有哎!这封信真的是伪造的!”

    “真的!”另一个弟子也看到了那个不同寻常的‘派’字,“所以这封信是兰玉心伪造了来陷害苏宛门主的!”

    “天呐,她诬陷苏宛门主一次不够,竟然还来第二次……真当我们都眼瞎啊!”

    众弟子有些恶心地看了兰玉心一眼,眼里满是嫌恶。

    这种女人……亏的她刚入门的时候自己还以为她很善良!

    “不是的,你们不要就这样听信苏宛的一面之辞!我的那封信才是被伪造的!”兰玉心看到众人的目光,心中满是焦急,她大声地辩解着,“大家快去看!我的那封才是被伪造的!”

    毕竟那份原稿现在还在她手里,苏宛不可能有自己的原稿!所以苏宛的那封肯定也是伪造的!兰玉心还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无论如何,至少也要把苏宛一起拖下水!

    负隅顽抗么……苏宛暗自笑了笑。我既然敢拿出手,那么自然是早就做了完全的准备。

    于是苏宛平静地看向兰玉心:“是么?既然你坚持要污蔑我,那给大家看看又如何。”

    说完,苏宛把另一封也大方地亮了出来。

    苏宛怎么会这么爽快……兰玉心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兰玉心,你胡说!”果然,裳阳第一个喊了出来,“这封信分明就没问题!”

    怎么可能?兰玉心猛地抢过苏宛手里的信,苏宛也没加以阻拦,只是冷眼看着兰玉心将那封信仔仔细细从上到下看了一遍,然后冷声道:“可看仔细了?不知兰玉心弟子还有什么话可说?”

    这,怎么可能!兰玉心看着那封信,猛地瞪大了眼,她的这封竟然……没问题?!

    兰玉心眼睛瞪得通红,把那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却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她捏着信纸的手微微颤抖着。看着那封完美的“证物”,她终于忍不住了,猛地伸出另一只手,做势竟要撕碎那封信!

    凭什么她的就没问题!凭什么连老天都眷顾她!

    众人均是一惊呼,可是谁也来不及制止她,眼见着那封信就要被撕成两半,就在这个时候,江月丞却突然出现,毫不留情地就对兰玉心的手一计重击。兰玉心吃痛,手下自然松了下来,而那封信就这样被取走了。

    如今两封信都在江月丞手里,他对比着看了看,目光越发冷了下来。

    他用他那凌厉的目光扫了兰玉心一眼,然后冷声宣布了结果:“弟子兰玉心,不仅通敌别派,还欲诬陷他人,罪加一等,先行软禁,容后判决。”

    怎么,会这样……兰玉心瞪大了眼看着江月丞,听着他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的“宣判”,手中的信封逐渐滑落在地。

    听着周边的冷嘲热讽,兰玉心逐渐没了力气,缓缓坐到了地上。应该遭受这一切的,明明应该是苏宛!怎么会是她!怎么会!

    兰玉心看着一脸冷酷的江月丞,忙爬了过去抱住他的腿,楚楚可怜地开口道:“月哥哥,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江月丞看了一眼欲盖弥彰的兰玉心,只冷漠地就把腿抽了出来,还差点没踩到兰玉心的手。

    “蠢女人。”

    是御!这时候,兰玉心突然听到了御的声音。御肯定就在这周围!要是她夺回自己的功力,那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兰玉心似乎看到了一颗救命稻草,也顾不得去求情了。

    “御,你在哪里?好久不见你了,我很是想念呢……我还怕你是出了什么意外…”哪怕是在心里对话,兰玉心还是努力装出娇嗔的调子,以诱惑御现身。

    她相信御对自己是有好感的,听到这些话,他一定会出现的。

    可没想到御却根本没有出现,而是意外冷淡地传话给兰玉心道:“蠢女人,你不用装了。我直白地告诉你把,你的功力,不是被打没的。是我收回去了。”

    “什么意思?”兰玉心有些恐惧的预感。

    看着这蠢女人到现在还能这么蠢,江寒御简直懒得和她多费唇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的功力,是我有意把它弄没的。”

    “你在说什么?我们不是共同修炼的么?你怎么可能会把我的功力弄没……”兰玉心勉强笑了笑,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那是我骗你的。”没待兰玉心说完,江寒御就轻描淡写地打断了兰玉心的话,“我之所以选中你,根本就没想过帮你成为天才什么的,而是从头到尾只是单纯地想利用你报复江月丞,因为我就是江寒御。”

    “你是……江寒御?!”兰玉心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变成黑龙?”

    “你有什么资格知道?”江寒御不屑地冷笑了声,“我当初之所以挑中你,就是看你资质最差,容易被‘天才’的光环吸引。没想到你这个蠢女人能力不大,欲.望倒不小,竟然喜欢上了江月丞。所以你对于我来说,已经毫无作用了,我为什么还要平白提供你功力?”

    不难听说江寒御话中浓浓的讽刺:“如果你的根基真的被打坏了,你觉得你能这么快就站在这里?少说也得卧床四五个月吧。”

    怎么会这样?听着江寒御刺耳的冷嘲热讽,兰玉心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居然是御……居然是御把她的功力拿走的!

    兰玉心之前还为这么强的一只召唤兽挑中了自己,并且喜欢上了自己而得意呢。

    毕竟本派里,几乎是最强的两个人都喜欢她啊。

    可是现在……竟然一夕之间……她失去了所有让她觉得骄傲的东西?!

    “还有,我苏宛听说,你好像有我喜欢你的错觉?真不知道你的自信哪儿来的。”江寒御自然发现了兰玉心难以接受的颓色,还不忘补上这不屑的一句。

    被江寒御这么直白地讽刺了一句,兰玉心的脸又白了白,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难以接受。

    等等,苏宛?兰玉心突然注意到了江寒御那句话里的这个名字。

    御怎么会认识苏宛?御不应该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么!

    难道……御接下来挑中的,是苏宛?怪不得她突然有了灼心属性!

    想到这里,兰玉心猛地瞪大了眼。就是她把属于自己的一切都夺走了!是她!

    想着,兰玉心转头,死死地盯向了一脸悠哉的苏宛,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

    众弟子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在他们看来,兰玉心分明就是恼羞成怒了嘛!

    分明是自己陷害他人,居然还有脸生气,这种人……众人看向兰玉心的眼神越发鄙夷。

    不知是因为太过激动的原因,兰玉心突然感到自己丹田处热了起来,里面本来不多的真气却涨得难受,脑海里吸食江寒御功力的念头也越发的强烈。

    对了,她还有《吸功秘籍》呢。兰玉心森森地笑了,江寒御,抛弃我?等我吸了你的功力,我倒要看最后是谁抛弃谁!

    就在这个时候,兰玉心看到了江寒御一闪而过的身影!

    兰玉心几乎是立刻就扑了过去,想都没想就手下运功开始吸食对方的功力……

    但她却没看到,周围弟子一脸古怪的神情。兰玉心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去攻击掌门……她可是一点功力都没有啊,没想到她都自不量力到这种程度了?

    而苏宛只是一笑。鱼儿上钩了。

    “兰玉心!”江月丞是第一次如此恶狠狠地叫出兰玉心的全名。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功力正向兰玉心掌心的方向流失,竟然是当年他给了江寒御的《吸功秘籍》!

    江月丞反手一握,握住了兰玉心的手腕,接着一用力,只听“咔哒”一声,兰玉心的手腕竟被卸掉了!

    她疼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却在这时听到了江月丞愤怒的声音:“你竟然修炼了本门禁法,吸功秘籍!”

    怎么回事?兰玉心缓缓抬头,却对上了江月丞铁青的脸。她心下一颤,她刚刚吸的,居然是江月丞的功力?!

    兰玉心的脸色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而变得惨白。这可是禁术,可如今江月丞不仅知道自己修炼了它,而且她还把这阴毒的术法还用在了江月丞的身上!完了,彻底完了……

    “兰玉心,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果然,江月丞冰冷地吐出了这几个字。他就这样冷眼看着一脸狼狈的兰玉心,不带一丝温度。

    江月丞知道,这本秘籍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禁法,更重要的是,当年这本秘籍在江寒御死去后就神秘消失了!而如今,却是兰玉心拥有了她,也未免太巧合了。

    更何况现在还有这封通敌篡权的信件,江月丞简直就在兰玉心身上看到了江寒御的影子,就好似……江寒御回来复仇一般!

    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人。兰玉心既是个要篡权夺位的,在自己的地位面前,所有的所谓感情都只是空话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打倒白莲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水游水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水游水母并收藏[快穿]打倒白莲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