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打倒白莲花 > 第62章 古言虐文中的女配(10)

第62章 古言虐文中的女配(10)

作者:碧水游水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

    双蕊这一昏,还真就昏了一晚上,连带着睡觉也“昏”过去了。她这一觉逃避得倒是安稳,但她不知道,就在这一晚,苏宛已经与茹卉和韩骁都好好“聊过天”了。

    第二天双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找茹卉好好谈谈。毕竟昨天虽然暂时躲过去了,可这事不解决,迟早也是个问题。

    可是,如果自己去,目标也太明显了些……

    然而,就在双蕊犹豫不决的时候,茹卉却自己来了。

    “蕊夫人,别来无恙啊。”门被猛地推开,传来了茹卉的声音。

    “茹卉!”双蕊见茹卉竟然自己送上门,自然是惊喜的。但语中多为愤愤,毕竟那是背叛了她的人。

    此时,贺隐书房。

    “王爷,奴才听说蕊夫人醒了,王爷可要去看看?”这人自然又是苏宛之前买通了的下人。

    “双蕊醒了?”贺隐猛地起身,不难看出眼中的关切,“你为本王准备准备,马上就去蕊夫人那儿!”

    “是。”那位下人转过身,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王妃说的可真准,看来自己那一锭银子可是到手了。

    再说双蕊这里,自然还不知道贺隐会来,对话还在继续进行着。

    “茹卉,你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双蕊双手叉腰,横眉冷对着茹卉,“我现在可是受王爷宠得很,难道你就不怕你不能活着出这个王府?!”

    “蕊夫人莫急啊。”茹卉其实就是在拖着时间,“我自然是惜命得很,不会想就这样死在王府里。”

    “那你的意思是……?”双蕊的语气好了些。

    “我的意思就是……”茹卉正说着,突然听到了那位下人暗示的轻咳声,于是有意无意地提高了声音,“蕊夫人,你想想,你当初为何挑中我做这些事,扶我成为妾,再有意加害于你?”

    外面正在赶路的贺隐听到里面竟然有茹卉的声音,还说了这些话,不由停下了脚步。要说之前那事,他完全不怀疑双蕊自然是不可能。只是他更关心双蕊的身体,疑虑一时冲淡了罢了。

    “你的意思是,我看重了你的灵机应变能力?”双蕊皱了皱眉,她没大听懂茹卉突然说这话是何意。

    下一句,贺隐竟然就听到双蕊回了这么一句!他怎么可能听不出其中的意思!

    贺隐猛一抬头,一瞬间目光竟有些凌厉。

    “呀,里面不是蕊夫人和茹夫人的声音么!”旁边的下人还不忘小声添油加醋地惊讶一句,“听她们这话的意思,难道茹夫人害蕊夫人,其实是蕊夫人的命令?”

    听到下人这话,贺隐不由拧紧了眉,想说再继续听听,不要断章取义了。

    茹卉默然,一时并不回答双蕊的话。

    双蕊果然按捺不住了:“你说这些究竟什么意思!这与你在王爷面前不按我告诉你的说,反而来指证我有什么关系么?茹卉你可别忘了,是谁帮你做到这个位置,又是谁给你机会让你攒这么多银子的!”

    “都是蕊夫人您,让我诬陷您,给我银子。还让我管账,有意克扣下人的月钱。”茹卉回答得倒很顺从。

    “你知道就好。”双蕊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是苏宛把你给收买了呢。算了,你为何不按计划来我就不追究了。趁着这件事还有转机,你赶快去和王爷说,还是按原来教你的,就说你就是苏宛的人。至于之前的事情,只是苏宛想陷害我罢了。这样总算……”

    “原来是这样的!本王的好蕊夫人,你居然骗本王!”就在这时,房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原来,茹卉说的是真的!之前的一切,都是你一直在算计本王!”

    双蕊根本来不及反应,手还在半空中给茹卉“出谋划策”,就这样僵在了原地。

    王爷……王爷怎么会来?他究竟听到了多少?双蕊已经不敢去想,许久才咽下了一口口水。

    “王,王爷,您怎么……来了?”双蕊努力赔笑,殊不知笑得比哭还难看。

    “王爷,贱妾之前说,您不是不信么?”茹卉笑得一脸娇媚,“何况蕊夫人还来了个苦肉计。那贱妾就想说,证人也不必了,干脆就让蕊夫人自己说出来吧。只是贱妾还怕蕊夫人醒了王爷不会来看呢,现在看来,王爷倒是对蕊夫人关心的紧啊。”

    茹卉语中满是嘲讽,说得贺隐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确实,他竟然还真被双蕊算计着了,就在前一刻,他还是对双蕊满怀关心。

    “王爷,您,您不要听茹卉瞎说,她是,是苏宛的人!她是来陷害我的!”双蕊勉强撑着,但愿王爷没有听清那么多……

    “蕊夫人啊蕊夫人,你当本王真聋啊!”但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贺隐的怒喝,“玩弄本王的心思,你也真聪明啊!”

    贺隐几乎是喊出了“聪明”二字,已经明显能看出贺隐眼中满是怒火。

    “王爷,您也不看看蕊夫人是什么样的人。”茹卉自然不怕事闹大,“她连丫鬟的命都能用得如此恰到好处,自然是聪明的。”

    “对,我差点都忘了这事了。”贺隐冷笑了两声,眼睛直直盯着双蕊,盯得双蕊都有些发冷,“亏我还感到内疚,连你这个凶手都不感到内疚,我居然内疚!蕊夫人,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啊!”

    “没有没有!一点儿都没有!”双蕊使劲摇着脑袋,终于想到了个借口,“王爷,是苏宛的药!是她的药有问题!我刚刚不想说那些话的!我是被控制的!”

    门外,苏宛一直也在偷听着。听到双蕊居然能编出来这种借口,只觉得好笑。居然还有能“控制人”的“毒.药”,这双蕊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一点。

    “是时候进去了?”看苏宛忍不住要笑出来,一旁的韩骁突然凑到了苏宛的耳边,低声呵气道。

    “痒!”苏宛压低声音叫了句,忙伸手揉了揉耳朵,“你干嘛?马上就进去了。”

    “呵呵。”看着苏宛半皱着眉的模样,韩骁不由低声笑了出来,笑意中夹杂着一种不明状的情绪。

    “控制的?”这话贺隐还真疑惑了。他想了想,莫非真有这种药?

    “是!就是……”双蕊还想编下去,但苏宛可容不得她。

    “王爷,之前下毒的事情,妾身已经找到洗脱我的证据了!妾身适才找您,听下人说您来了这里,妾身便也来了。望王爷见谅。”苏宛在门口现身,高声说道。

    双蕊哪里料得到,这些事情竟一股脑地都来了!她本就手忙脚乱,现在更加手足无措了。

    “苏宛?”看到苏宛,贺隐仍旧皱了皱眉,“正巧,本王还在说你这药呢。那药不是服用大量清水便好了么?怎么蕊夫人还会晕倒?还有,这药是不是还有控制人的功能?说!”

    苏宛听到贺隐这些话,只觉得越发好笑了。她微微笑了笑:“妾身这不正要说呢么。这方子呢,妾身是没见过也没听过,如果真有控制人的功能,王爷这也得问蕊夫人。妾身今日来,是想证明,妾身的药膏内并无任何问题。”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你指蕊夫人自己做的这个方子来诬陷你?”贺隐有些狐疑。

    “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按茹夫人说的,蕊夫人可是能自己让别人陷害自己的人。陷害别人,应该只是小事一桩吧。”苏宛摊了摊手。

    “有何证据?”看来,贺隐如今对双蕊确实是极不信任了。虽然双蕊编了“控制”的这么个理由,但只需要小小证据就足以把贺隐最后一点希望打倒。

    “自然是有。”苏宛把手指向了身后的韩骁,“王爷应当知道,这是五王爷的侍卫,但同时也是五王爷的贴身医师,韩骁。”

    韩骁走了出来,对贺隐拱手一礼:“参见六王爷。”

    “韩先生好。”贺隐也回了一礼,看来韩骁的地位还真不低。

    “韩先生听说这红颜烂肠膏,也十分感兴趣,便想来研究研究这药究竟是何,毒性又是何。”苏宛有意挑衅地看了眼双蕊,“我便想着,也让韩先生为我这药验验毒。”

    说着,苏宛从胸口拿出一瓶药:“蕊夫人您看,是这瓶吧。”

    双蕊被苏宛那一眼看得斗志有些昂扬。她点了点头:“不错。”

    “那韩先生便验验吧。”苏宛将药递了过去。

    韩骁从药筐里取出了些许用具,鼓弄了许久,最终转过头对贺隐说道:“六王爷,王妃此药,无毒。”

    “无毒?”贺隐一听,当即转了矛头,“蕊夫人,你又在骗我?!”

    “王爷,您别轻信她啊!”双蕊忙解释,“她能交出去的药,当然是处理过的!”

    说着,双蕊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这里还有当年丫鬟沾的,那个绝对没有作假!妾身请求韩先生再验!”

    “好。”韩骁自然是乐得答应。

    接着又是一番像模像样地检验过程。最后,韩骁拎起了一根发灰的不知道什么针,叹了口气:“王爷,这里确实有毒啊。”

    “王爷!您听到了没有!有毒!有毒!”双蕊几乎是兴奋的,“就是苏宛害我的!就是她!”

    听到这个结果,贺隐自然也很气愤:“原来还是苏宛!那韩先生,这药可有控制人的作用?”

    “别急,听我说完嘛。”韩骁笑了笑,“这毒挺珍贵的。名字呢,不叫什么烂肠膏,而是叫三日醉。这种毒啊,一旦喝下,会沉睡三日,在沉睡中死去。若不是技艺高超的大夫验毒,多半会被人认为是自然死去的,尤其是对于年长的人。但若只是涂抹,自然无碍。”

    “是这样啊。”茹卉冷眼补充了句,“但贱妾可是听说,王妃只是为蕊夫人抹伤药。难道这蕊夫人丧心病狂,连伤药都要喝一口尝尝?”

    “茹卉……!”双蕊一看茹卉那张嘲讽的脸就来气,但如今重要的不是那个,只能转过头看向韩骁,“韩先生,可是那药分明是红颜烂肠膏,您是不是弄错了?”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韩骁冷笑了一声,“红颜烂肠膏,一听就是女子编造出来的,若真是毒.药,谁会起如此艳俗而又诡异之名!再者,我还未曾听过有什么毒.药是涂抹就能让人‘烂肠’的,更可笑的是,清水冲洗竟然就能解掉,根本编得驴唇不对马嘴!”

    “这怎么可能!这方子分明是从苏宛身上掉下来的,不是我编造的啊。这药,也确实是从那瓶子里沾的。那两个丫鬟没理由骗我啊……”双蕊说到最后,已近嘀咕。连她自己都开始心虚了。

    “够了!”听完这些,贺隐已经彻底明白了。原来从头到尾,都是双蕊在骗他!无论是茹卉的事情,还是这毒.药。居然用内服的药伪造外用的药,还自己编了这么个满是漏洞的药名,简直是——玩弄他到极点!

    “双蕊!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连这么个满是漏洞的药名,都听不出来!”

    “王爷,这些真的不是妾身做的!妾身毫不知情啊!”这回双蕊说的的确是实话,只可惜贺隐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打倒白莲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水游水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水游水母并收藏[快穿]打倒白莲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