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惑乱天下(gl) > 第一百二十章 信笺真假

第一百二十章 信笺真假

作者:陌上花angel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甫景彦对着站在大殿里的宜信王冷声说道,脸上的神色比方才的还要冷上几分。

    皇甫景彦的脸色变得极为不悦,大殿里的众人,心神一禀,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诺。”

    宜信王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一打信封,躬身上前。

    “宜信王,你让慕楼主看一下,看她是否上面的字?”

    皇甫景彦知道那些信件里,没有一封是出自慕倾城的手笔,那么最后可能是慕容含影。

    “诺。”

    宜信王两步走到慕倾城面前,把信递给她。然后嘲讽的说道:“慕楼主可要看清楚了,过会莫要说没有看清。”

    “多谢宜信王。”

    慕倾城带着淡淡的笑意接过信件,然后一封封的打开。当看到里面的字时,已经知道结果。不过有些字,就算在模仿,它也只是模仿,并不是真实的。可是描摹和真的笔迹总会有细微的差别。

    等到慕倾城看完,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温和的模样,这样在场的人琢磨不透她在想什么。

    “慕楼主可是看清?”

    皇甫景彦看着慕倾城淡然的神色,还以为她是不识得上面的字。

    “看清了,多谢宜信王。”

    慕倾城回了皇甫景彦一声,侧身把信全数还给皇甫龙泰。

    “慕楼主既然看清了,那一定知道上面的字出自谁的手笔。”

    宜信王就是想抓住机会整治一番慕倾城,这次给了机会,也可能会把慕威给解决掉,所以更加的得意。

    他以为自己的计划是□□无缝,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大有人在。

    “慕容含影,这次大部分是出自慕容含影,逍遥楼的执事。”

    慕倾城说的很大声,就怕大殿里的其他人听不到她说的人是谁。这种明显高出好几分贝的嗓音,让皇甫景彦的心木得一沉。她现在完全不知道慕倾城到底要做什么,慕容含影如果真是这信件的主人,那么她肯定是脱不了干系。

    “既然如此,慕楼主是确认逍遥楼与夕月勾结了?”

    宜信王看着慕倾城如此快承认,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这个表现太过反常,反常的让人忐忑。

    “宜信王就这么希望逍遥楼与夕月勾结?方才说的话,似乎你未曾听得清楚。我可没说逍遥楼的执事与夕月勾结。”

    慕倾城樱色的唇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眼角的笑意,似带着某种诱惑。

    “信件出自逍遥楼执事的手笔,慕楼主,你又怎能否定她未曾勾结夕月?”

    宜信王冷哼一声,站至到一旁,两眼冷然的看着慕倾城要如何狡辩。

    大殿里亲王派更是想要看慕倾城的笑话,如果慕倾城出事,慕威也逃不了罪名,这样在大殿里就会少个敌人,他们怎会不高兴?

    “宜信王似乎未曾听清我的话,我说的是大部分字迹是慕容的,并没有说全部都是。”

    “这有区别?有慕容含影的字迹,那就说明她是通敌卖国的贼人,慕楼主还想狡辩?”

    宜信王步步紧逼,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这个样子,更让慕倾城觉得好笑。

    “一张信笺上出现不同的字迹,宜信王不觉得奇怪吗?”

    慕倾城根本不屑与他理会,若不是迫不得已,她才懒得来这里说这些事情。

    “慕楼主这话什么意思?”

    皇甫景彦好奇的问出来,果真里面有蹊跷。

    “回禀陛下,这些信,显然是人伪造的。不过民间有个拼字的游戏,就是把写下的字,最后拼在一起组合。而这几封心里都是这样做的。”

    “果真有此事?宜信王你怎么解释?”

    皇甫景彦眉头紧促,对于这个答案有些意外。自己都未曾看出那些字迹的不同,慕倾城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她对于慕容含影的了解到底到了何种程度?心莫名的有些憋闷。

    “陛下,慕楼主说的一派胡言,这些确实是出自慕容含影的亲笔书信。贾希然可以证明。”

    宜信王心里开始有些慌乱了,他自认为做的是□□无缝,而慕倾城如此轻易的就看穿所有,这让他更加坚信这个看起来病怏怏的女人,绝对是个棘手的人物。

    相比这些年和慕威斗得不相上下,可眼前这个传说活不过二十的慕家三小姐,似乎比她的父亲更加的难对付。

    “宜信王,慕楼主说的这些未必就是假的。至于贾希然,朕会自行问他。”

    皇甫景彦多少还是站在慕倾城这边,如果事情是真的,会有很多人被牵扯,首先慕家就会以灭门之罪论处。现在的朝堂失去慕家,这对于宜信王来说简直是老天赐给他除去敌人的机会。

    “贾希然,宜信王说的可都属实,若你敢有半点欺瞒,定当欺君之罪立刻拉出去斩首。”

    皇甫景彦看向贾希然,那个人一直低着头。不过他的身子似乎不怎么对劲,哆嗦的是不是太厉害了?

    “草民,草民说的句句……句句都是实话。”

    贾希然显然是感受到宜信王投来的阴狠视线,说话战战兢兢,几乎快不完整了。跪在地上,双手不停的哆嗦。慕倾城看着他如此的执着,估计是害怕宜信王。

    贾希烈为逍遥楼做过很多的事,原本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不想对他这个弟弟做些什么,现在看来他这是欺君,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救他。事情败露,宜信王会把所有的事情推给他。如果成功,宜信王同时也不可能留他。他知道太多,又太危险,唯有死人的嘴是最严的。

    “慕楼主,你说这信件是假的,可有证据?”

    皇甫景彦不能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过度的明显的偏向她。明知道是宜信王的阴谋,自己却没有办法帮她。

    前些日子还在抱怨她干政太多,现在她一个人面对如此危险的人物,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然后审判,甚至有可能把她送进那凄冷阴暗的牢房。如果真的如此,自己宁愿她干政,也不想看着她受折磨。

    “回禀陛下,这信件是有人拼凑而成的。里面的一些字确实是慕容含影的,而有些是别人仿效她的字迹填补上去的,以做到以假乱真的目的。”

    慕倾城欠身行礼,说话的语气轻柔缓慢,又不*份。

    “何以见得?”

    皇甫景彦从未听过还有此等事情,一直待在宫中,并未了解民间还有此等能力的人。

    “能够得到慕容含影的字迹,那个人一定和逍遥楼有生意来往,而且还是逍遥楼重要的生意伙伴。因为有些协议需要她来亲自书写,除此之外想要得到慕容含影的字迹,几乎无可能。”

    慕倾城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出卖逍遥楼,不过今日的事情,似乎不能一时半刻解决。

    “那如何让一张信件里出现不同的字迹?”

    “有人把慕容的字剪下来,然后拼在一起,这一封信不可能所有的字都能拼凑,那么没有的字,只有让人模仿,最后拼出一封完整的信。”

    慕倾城说完,大殿里的人唏嘘不已,不知是感叹这种技术,还是在愤恨这件令人不齿的事。

    “既然是拼凑的字,为何信笺上未曾出现裁剪过的痕迹?”

    皇甫景彦好奇,那些信,自己也亲眼看过,上面根本没有任何拼凑的痕迹,一眼看去,就像是一气呵成。如果是拼凑的,这也太完美了吧?

    “陛下是否能命人端来一盆水,水一定要温的。”

    “好,来人。”

    皇甫景彦大声应下,宣人进来。

    “陛下。”

    “你按照慕楼主的吩咐去端一盆温水过来。”

    “诺。”

    大家都在好奇慕倾城要端水作何?事情依然朝着慕倾城的方向发展,这几乎是所有人心里的猜测。

    侍卫下去端水,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侍卫端着水进来,放在大殿的地上。

    “慕楼主,朕已经派人把水端来了,你打算如何做?”

    皇甫景彦轻声问着慕倾城,方才在大殿里的冷然模样,已经温和许多。

    “陛下,民女可否请宜信王把取出其中一个信笺,平铺到这盆水里。”

    “宜信王,你看?”

    皇甫景彦看向宜信王,看到他脸上未曾出现太多表情变化,还以为他很有自信。

    “诺。”

    宜信王去除一封信,完全铺开放在盛温水的盆里。过了片刻之后,信笺上的字迹开始变得模糊,而上面未曾出现其他的变化。这下全场的人,开始议论。

    慕倾城看到盆里的那张信笺,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不是自己曾经看过的。她觉得里面有问题,方才一时疏忽未曾在他放下信笺的时候观察,这下有些麻烦了。显然这个不是自己看的那几封信。

    “慕楼主,你还有其他的话要说吗?”

    宜信王一脸奸邪的笑对慕倾城,仿佛早预料的结局。

    慕倾城春山眉黛一蹙,显然不能再次要求宜信王如此。他是做足了准备啊,自己完全是现场发挥,随机应对。

    “宜信王很自信,既然信笺无恙,那么可否三日后,我们再次议谈?”

    慕倾城淡雅一笑,双手作揖对着宜信王行了一礼。

    “慕楼主这是承认这些信是真的了?”

    “呵,宜信王既然如此的强调这信件的真实性,三日之后,民女一定会让众人知晓这些信件的来源和真假,难道王爷等不了三日?”

    宜信王知道慕倾城要耍花招,他心里那肯在拖上三日,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还好自己多个心眼,藏在衣袖里一封完全模仿的信笺,不然今日定要出丑。

    “慕楼主这是想要逃?”

    “逃?你觉得民女能逃到哪里去?”

    慕倾城脸色依旧温和,好似她完全不受这个结果的影响,一脸淡然自若。

    “陛下,事情已经如此,还请陛下定夺。”

    宜信王把问题抛给皇甫景彦,皇甫景彦左右为难。这次她不能帮慕倾城,又不能顺了宜信王的意,一时半刻没了主意。

    “陛下,民女愿者三日收押刑部大牢,三日后,自会把所有的证据拿来,洗去逍遥楼的冤屈。”

    慕倾城已经没了别的选择,事情只有这样发展才能有一丝机会。

    “这……你的身体?”

    皇甫景彦的剑眉蹙了又蹙,如果进了监狱,想出来未必容易。

    “陛下,凡是讲究证据,宜信王手里握着所谓逍遥楼勾结外敌的证据,那么民女同样也有证据,只是时间问题。宜信王怕民女逃跑,那么收押不是最好的选择?”

    慕倾城劝皇甫景彦能够听从自己的意见,此刻只要她一句话,所有的事情都会改变。

    “陛下,这是她强词夺理。”

    宜信王大声说道,脸上神情严肃异常。

    “宜信王,你说逍遥楼卖国求荣,那么起码也要让人家有伸冤的机会。那么今日议朝到此为止,来人把慕楼主押进刑部大牢三日,三日后提审。退朝。”

    皇甫景彦冷声说完,一个人退了下去。

    宜信王脸色很难看,藏在衣袖里的手,不自觉握紧,很是恼怒。

    侍卫把慕倾城押到刑部大牢,事情等待三日后的复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惑乱天下(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花angel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花angel并收藏惑乱天下(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