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江郎财不尽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杜挽书怎么想都觉得下午自己一定是脑抽了,否则怎么会出这么个馊主意?这要是被人发现了,指不定得说成什么样儿呢!再说,就算没人发现,顶着疯过的名儿俩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敲敲自己的脑瓜壳儿,越想越想不出办法来,连带着晚上和江清石说话都有些漫不经心的。江清石看他走神的厉害,干脆把安安哄睡着了,放到小床里,拉着人进了空间,当然儿子也得带上,随便放到空间那里都比放在外面更安全不是?

    于是,等杜挽书反应过来时,已经被脱光了衣服,赤条条的被江清石压在身下,惊呼了一声。

    江清石停下嘴,抬头看他,故意冲他舔舔唇,却一本正经的问:“不走神了?”不等杜挽书搭话,“那我们来做点正经事!”

    “唔!”想当然,杜挽书被封了口!

    好在江清石有分寸,没有无止境的沉沦下去,只两次就放过了他,这会儿才问他:“今天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

    杜挽书想了想,虽然内心里不想分了江清石的心,但对于安小尤这一对的担忧压过了这种不情愿,他把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然后懊恼的说:“我也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疯,出了这么个主意!现在害怕他俩用这个法子,又想不出来更好的法子,清哥,你快想想办法吧,我实在没辙了。”

    江清石摸摸下巴,现在是六月了,距离前世死亡的日期还有一个多月,那么半个月左右的时间,那个消息就该传出来了吧?

    “不用担心,等上半个月,时机就会出现,不用担心一丝名声的问题。”江清石抱起儿子先出了空间。

    杜挽书一头雾水,急忙也跟了出去,手脚却有些不受控制的发软,出去直接倒在床上,本来就没穿好的衣服拉得更开,露出带着几朵艳红色梅花的胸口,光溜溜的大腿也跑出来凑热闹。

    江清石安置好睡的呼呼的儿子,回头就看见这么一副美色,刚刚平息的地方再度翘起来,呼吸也急促了不少,几步跃至床边,压倒他就亲上去,舌头灵巧的钻进挽书的口腔内,缠住还有些发蒙的小舌。

    一吻平息的时候,杜挽书脸上的□□都重了些,但是两人却没有其他动作,仅仅是抱在一起等着冷却。

    “清哥,你说的时机是啥?我怎么蒙着呢?”杜挽书调整了一下位置,靠在他的胸口进入就寝模式。

    江清石同样调整姿势,就如就寝模式,“再等上十天你就知道了,明天你只要告诉大山小尤不要轻举妄动即可。”

    眼睛盯着江清石,“可是清哥,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真的能说服他俩?他俩看上去好着急的样子!”

    江清石动动头,抵在他的脑门上,眼睛看着他,“放心,你就这么说就好,其他的交给我,这事不难的,只是需要等几天。你相信我吗?”

    杜挽书一秒都不犹豫的说:“相信!我信你,我不问了,咱们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读书呢!”

    解决了一桩心事,杜挽书很快就睡着了,江清石却有些失眠,接近那个日子了呢!原来已经整整两年了,但是一切都不同了,那么要不要再给那些人添点小礼物?庆祝一下嘛!

    江清石眯了一下眼睛,狡诈又狠毒。然后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亲了一口已经睡着的挽书,搂着媳妇睡了,意识消散的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一句话,“自己的快乐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也许就是这样的道理,别人倒霉才能显得出自己幸福,这是江清石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

    杜挽书劝服了安小尤两人,没费多大劲,只说了一句:“清哥说他有办法,等半个月就有办法了,让你俩等着。”然后无比信任江清石的两人就做了保证,不会轻举妄动的。其实俩人也没打算这么快就能处理好这件事,因此杜挽书的主意他们肯定会放到最后才使,现在有了更好的法子当然更好,他们不急于这一时的,现在也天天在一起不是吗?

    只能说,杜挽书叫做关心则乱或者想太多,安小尤没有那么急迫,只不过他被安小尤那句大不了直接去官府登记吓到了而已。也可能是忙的太累,神经太过于敏感了,把一些事情自己放大了。

    果然,过了十来天的功夫,一件大事突然砸在了众人头上,朝廷下发文书,年满二十岁无功名的男子必须去军营报道服军役,可交钱延后一年,但是一个人要三十两,普通家庭根本承受不了。家里只有一个儿子的人家砸锅卖铁的砸锅卖铁,借钱的借钱,收拾行李的收拾行李。家里不止一个的,自然就好接受多了,别的儿子也去服过军役,套路都熟悉,只要不打仗,两年后人就回来了。因此,好多爷奶爹娘开始求神拜佛求祖宗保佑,千万不要有战事!让孩子平平安安的回来。

    江清石等这个消息确实传了出来,就把安小尤和江清山叫了过来,他的主意非常简单,叫家里凑钱是不可能的,干脆就说两人要做军户,为了家里人的前途,他们两家也会把他俩分出去,然后去服两年军役就好。大乾朝建立之初就文武分家,文人有文人的一套体系,武人有武人的一套体系,泾渭分明的很。

    因此,家里又要考科举的就不能有入了军籍的,那么就只有分家一条路可走。在大乾朝,武官的待遇要优于文官,也是因此文官想尽办法抹黑武官,但有了皇家撑腰的武官根本不当一回事。百姓们却被文官的言论所误导,再加上开国之初到现在,大乾朝每年都会打仗,只不过最近都是一些小摩擦而已。

    但被文官们一宣传还有百姓心里对上战场的一种下意识的排斥,军营还是在老百姓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尤其是大家都怕死的情况下。军队的可怕被夸大了无数倍,导致了军户越来越少的现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贪生怕死是人之本性,再加上现在太平的日子过了三十几年,更加没人愿意白白送死了,除非是家里穷的厉害,入了军户还能活下去,否则老百姓们还是希望自己的子孙去科举,光宗耀祖!

    但是江清石仔细研究过大乾律法,军户可比工农商都好太多了,各种优待不用说,身份地位就高于三者。为了这个,入军户只不过是要冒一点风险,但是对于肯定考不中举人功名的安小尤俩人来说,是提高地位的最好方法,而且可以一劳永逸的摆脱拖后腿的家里。

    江清石的方法很简单,甚至不用小尤大山两人自己打算,衙役来村里通知的时候补充了,入军户的人可以得五两银子!就为了这银子,相信今年入军户的人就不少,更不用说偏了心的两家父母。

    果然,不到七月半事情就顺利解决了,而安小尤和江清山损失的不过是五两银子,但是两家人估计不会再跟两人走动了。

    于是雷厉风行的两人决定下个月就成亲,订好了日子,俩人风风火火的准备起来,等到一个月后两人成婚那天才被通知的两家人脸都黑了,江清山的父母还好,毕竟大山是娶妻,等到他服兵役回来他还是要奉养父母的,可是安小尤是出嫁,那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回娘家看看是情分,但想像之前一样拿着他的工钱就不可能了,一想到一大笔钱损失了,安小尤他娘和大嫂肉疼啊!恨不得马上就停止这个婚礼,不过她们反对全被江有珍讥讽的驳斥了。

    江有珍的意思大概就是,俩人即以分户单过时嫁娶一事在分户书上写着自行决定了,现在他做了媒又跳出来反对,是不是对他这个村长有什么不满?若是不满,叫来村里的长辈,聚到一起说道说道,这外姓人也敢在这挑三拣四的了?!

    一通话儿下来,安家父母哪还敢说什么?!他们本来就是二十五年前逃难逃过来,村里就他们一家安姓的,哪里敢得罪村长,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于是堆着笑脸把安小尤嫁出去了,而江清山的父母兄弟一看村长心情不好的样子一句反对都不敢说了,反正娶了男妻子嗣艰难更好,可以把钱都留给小儿子!

    两人的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了,至于偏心偏到没边儿的人心里咋想可不在俩人考虑之中了,入了军户,夫夫俩会长期住在军营里,军户可没有退役一说,等他们回来?哼,慢慢等吧。

    且不说安小尤和江清山的婚事,提前一年服军役的诏令一出,总有人上门借钱,不论关系好的坏的,全都想让江家除了这笔钱,甚至有人想趁此机会捞一笔。江清石倒是开了门让借钱的人进了家门,借钱好商量,那什么抵押呢?

    江清石一说借钱好商量,好多人喜笑颜开,却听见了下一句话——那什么抵押?大家迷糊了,抵押是啥?江清石也做不解的道:“各位乡亲来借钱,总的写下字据吧?字据里面要写抵押物品啊,否则还不上钱怎么办?而且没有字据我怎么想我父亲说明这件事?”

    于是大家都沉默了,其中有一个稍胖的男人眼珠子骨碌一转,张口就来,“那我家村东头那四亩上等田担保可以吗?”周围的人呼吸一滞,那四亩地根本就是江家的,他怎么敢?但是有的人也想到了,这江清石是个书呆子,可能不知道家里的地都在哪。那他们不就能无抵押的借走钱,不还都可以了,到时候他家的地他家拿走有啥?!藏不住事儿的人眼睛都暴露出来狂喜,面上却还要装作着急的样子。

    江清石把所有人的表情收于眼底,低头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呵呵,原来你家还有村东头的四亩上等田呢?天天在家里读书,清石竟没有听说呢,看来你也不需要再租种我家的地了,那我就收回了,正好周猎户说想种种地,就租给周家吧。小水,记得通知周家。”

    话一说完,那个男人一下就灰了脸色,赶紧自打嘴巴到:“我胡说霸道的,石头啊,叔给你开玩笑呢,你别往心里去啊。叔还得租你家的地才能生活啊,石头,你叔我就是嘴贱,别往心里去。”

    江清石看他做戏似的打了两下嘴巴,说了一车轱辘的话,等他说完了,他才理理衣袖,也不看他,“说完了?那换我说了,我不喜欢开玩笑,也不能不往心里去。那我家的地抵押借我家的钱,好主意啊,要是我不知道自己家都有那些地方的地,你不还钱都拿你没办法了是不是?就算不租给你,你也有了三十两银子可以自己买地了,是,不是?”看着他一脑门子的汗,还有脸色各异的其他人,江清石冷哼了一声,“可惜,爹为了能教育我撑起门楣,可是让我一步一步的丈量过我家的土地,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知道我家的土地都在那里、租给谁了呢!”

    要不说,这人啊,总是爱占便宜没够,看着江清石年轻,读书人心气高,便想糊弄一番,不过今天来的人都是村里有名的贪财鬼儿家,也是江清石故意把这些人凑到一起招待的,省得麻烦。能借给的他都私下借了,但也让写了借条,跟字据不一样,不需要抵押物,若是借钱不还可以拿到官府告他,但一般老百姓都不会去官府,因此要是不还,有欠条也没办法。字据要写下抵押物再到村长那里公证,不还钱就可以把抵押物拿走。

    两种方式是自行选择的,但一般都是要选择写下抵押物的这种,以前发生过太多借钱不还的事情了。今天来的这些人就是想空手套白狼的,可惜江清石不傻,自然不可能让他们成功。

    杀鸡儆猴,这是江清石最喜欢做的事,这样就会消停好长一段时间了,他就能专心做自己的事。江清石捏捏手指,烦躁!突然没了心思跟眼前这帮子糙老爷们玩了,“木头,李三,小水!”叫来三个人,江清石站起来,“好了,玩笑话我也是会当真的,所以这事就这样了。剩下的各位叔伯,想好了抵押物的就写下字据,不会写的话我家长工可以替写,拿到村长那里公证完时,我会把钱带上的。现在,我要去看书了,各位自便吧!”

    说完,十分失礼的走了,头也不回,再加上刚才说话的语气满不在乎,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心生恼怒,但是看着那个想要追江清石却被黑脸长工一只手就拦下的胖子,还是忍了,家里的地可不能失了!

    这边江清石出来,却没去书房,而是回到卧室关进房门进了空间,江母和杜小妹带着安安去镇上赶集了,家里还剩五个人。杜挽书早上起来就进了空间,一直在捣鼓着什么,不,应该说,最近好几天,杜挽书都没有像之前那样跟着江清石,或是时不时给江清石做点补品,而是完全忽略他一般全心全意的在空间里捣鼓着。

    想到这里,江清石有那么一瞬间十分不开心。他的媳妇不应该全心全意在乎他吗?现在是什么牵住了他?你看,连他走到他身后他都不知道,看着一屋子的花瓣、花汁,这是要做什么?屋里太香了,江清石有些不适应的揉揉鼻子,忍着喷嚏出去。即使不知道挽书在捣鼓什么,也不开心他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但是江清石还是不愿意打扰他,这还是他第二次这么全神贯注的做事情,想必是很重要的事。

    想到这儿,江清石压下心里的不愉快,深吸两口气,活动活动身体,还是读书吧!等到他弄完了总会告诉他是怎么回事的,那时候再算总账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江郎财不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发女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发女妖并收藏[重生]江郎财不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