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漫渡仙途 > 第二章:竹马绕青梅

第二章:竹马绕青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日为众阳之宗,月为太阴之象。今天我们学学幼学琼林里的天文,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

    “夫子,天地有界,气有清浊,那天之上有仙人吗?”稽令徵求知若渴。

    他曾在祖父醉酒之后听到祖父口中无不遗憾的嚷着说希望祖先有灵,能让后辈开启仙门、成就大道。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叫仙门大道,但夫子一定知道,夫子是整个稽家村最为博学之人,所以问夫子肯定没错。

    “仙呐!”稽则脸上闪过兴奋、惊喜、追忆及至最后全都归结于说不清道不明的迷茫。

    良久才像是反应过来般正色道:“据闻仙者宫室伟大,气序平和之状,餐其草木,则可以长生不死,至於仙者,唯顺笃志至信,能恬能静,便可得知,也就是说:仙凡之事,信则有,不信则无,若信之不疑,且心之至勤至诚者,也许可以遇见也说不定。”

    “长生不死啊!那夫子,我若至勤至诚,坚信不移,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仙人了?”稽笃瞪大乌溜溜的眼睛,脸上兴奋不已。

    稽则见底下的学生俱都眼睛一亮的表情,轻咳一声:“不是说了是也许么?我的意思是告诫大家不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有一颗坚定的心,能顺应天时,诚勤不怠,就有成功的希望,平常没看到你们这么积极,怎么对于这种虚无缥缈之事如此兴致高昂?回去都把今天所学背默清楚,明儿等着我检查!”

    看到大家耷拢着陆陆续续回去的身影,夕阳斜照下拉长的身影,稽则不由望着远处的天际出神。

    据说稽姓祖先是仙人,可移山倒海、上天入地、长生不老。

    据说稽家祖先本不姓稽,姓的是更为古老的姓氏,姬姓。

    据说稽家祖先成仙后留下训言:稽家祖训:稽姓子孙,不分嫡庶,不论男女,只要能让稽家遗珠耀光者便可冠姬姓、归姬族,启仙门、踏仙途、修仙路。

    这些都是据说,经过一代代的传承,对于现在稽家村人来说曾经的据说已成了遥不可及的传说,不管传言祖先曾经如何显耀、如何厉害,如今的他们,只愿安居一隅、衣食无忧,岁月静好。

    “徵哥,你说这世上真的有仙人么?还有夫子的话什么意思?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一下学,稽笃就扯着稽令徵的衣袖巴巴的望着他,稽令徵好学,成绩也好,又是村长的孙子,这一片孩子都不约而同的以他为头。

    “我猜,这世上肯定有仙人,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凑近暨笃悄悄耳语:“我告诉你,你可别和别人说呐,上次祖父醉酒嘀嘀咕咕的,我就隐约听到他说我们稽家的祖先就是仙人呢!”稽令徵虽然平日里端的平稳,但毕竟也只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对于虚无飘渺的神仙之事也是心有所往。

    “若真是有仙人,你可要小心了,仙人要是知道你揪了夫子的胡子还不晚上在你屁股上画个大乌龟,书上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对夫子不敬就等于对父不敬,这可是不孝,你说仙人会不会小小惩戒一下?”稽莲芽鼓着腮帮子凑近暨笃身旁,突地龇咧着牙一笑,倒是把正沉静在答案中的暨笃吓了一跳。

    “臭丫头,我们说话你少插嘴,学学人家小七和琳丫,要有女孩的样子,你看看你,比我们小子还黑,你不是生出来就在碳里滚过还是咋的?且爱告状,真是个讨人厌的丫头。”稽笃冷不防被吓了一跳,待看清罪魁祸首是稽莲芽,恨不得上前揍她一顿。

    “你!胖墩子,你也不看看你啥样,你倒是长得白胖,可惜浑身油腻腻的像肥肉团子,你才是个讨人厌的小子!”稽莲芽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黑,平常她娘还会说黑也有黑的美,她在镜子里看自己也不丑,柳眉翘鼻,大大的杏眼,唇瓣如花。

    可今天被暨笃一说,看看身边的稽琳,眉眼温柔,亭亭玉立,脸上笑意盈盈,再看看小七,清冷中透着一份无法言说的安谧,肌肤莹白,虽然身形瘦弱,可一双墨玉般的眼睛,像是掬尽了夜晚的星光,宁静平和,她猛然间就觉得稽琬一点也不像她们,整个人竟透着一股大人才有的雅致。

    稽莲芽不由的愣愣看着她晃神,直到稽琬伸手碰了碰她:“莲芽?”

    稽莲芽反应过来瞪了眼暨笃后,蓦地,“哇…!”一声哭着跑了。

    稽琬由于家中贫弱和母亲的病一直和村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她不像其他人可以肆无忌惮的撒娇玩乐,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她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她没有这个恣意的权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也不记得了。

    大概是父亲身陨的那天?还是在夜晚寥寥寂静恍惚听到母亲压抑的嘤嘤哭泣声那天?稽琬只知道似乎突然间她必须强迫自己长大,只有长大了才能肩扛起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就像她心里想的那样,就算没有父亲,她也可以照顾好病弱的母亲!

    是以,一下见莲芽哭着跑回家,隐隐还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她稍稍呆愣了一下竟是有点反应无措:“稽笃,你…你把莲芽弄哭了,赶紧的去道歉!”说到最后声音里已是带着厉色

    “道什么歉呐,没事,爱哭鬼,明天就好了!”暨笃满不在意的嘟了嘟嘴,看到稽琬脸上的无措才傻笑着挠了挠头:“真的没事,那黑丫头就是怪我落了她的脸,铁定回去在心里骂我两句就没事了。”

    “是啊,莲芽就这脾气,风风火火的,小七你不用担心。”稽琳见稽琬面有急色,凑近安慰了两句。

    稽琬见他们上前的身影,嘴巴张了张,终是没有再开口说话,其实她不单单是担心稽莲芽生气不生气,而是,她觉得自己似乎与他们有些格格不入,所以才急着想要来缓和这突如其来的矛盾。

    “过两天的七天一休,我们准备去后山找天香兰,你要不要一起来?不过,如果你有事那就另当别论。”稽令徵见稽琬愣在原地,笑着凑上前,双肩耸了耸,似乎漫不经心的样子。

    稽琬和他们不太熟,虽然平常在一块儿上课,但她总是安安静静的,不大和他们闹在一起,也就碰到会打个招呼,不过,稽令徵私下里还是很喜爱稽琬的,人小知礼,虽然家里单薄,却很坚强,当然,也不排除他爷爷平日里嘱咐要他多看顾稽琬。

    稽琬眼睛一亮,略带感动:“当然可以,我那天正好没事,你们……我在后山等你们。”说完见稽令徵脸上略微泛红,不由的抿了抿唇:“谢谢!”

    第二天上学在路上碰到稽莲芽,见她正笑嘻嘻的和稽琳说着什么,正想过去打声招呼,没曾想稽莲芽倒是早先开了口:“小七,快点,我刚刚出门的时候看到夫子往学堂去了,今天可不能迟到了。”

    说完想起夫子戒条打在手心的痛苦,忍不住咬着唇,缩着肩膀打了个哆嗦,配上那双大大的杏眼,自有着一股娇憨灵动,唬的旁边的稽琳扑哧一笑:“你哟,胆这么大,尽吓人家小七。”

    稽琬略略一笑:“那赶紧走吧,我可不想挨夫子的戒条。”

    稽笃在一侧看到三人有说有笑,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衣襟,双脚飞快的朝三人飞奔:“黑丫头,等等我。”

    稽琳闻言朝后看了看,撅着嘴碰了碰稽莲芽。“喏,这胖墩子可真是没心没肺,也不怕你再拿泥巴堵他的嘴。”

    说完便咯咯笑了起来,一转首看到稽琬迷惑的表情,解释道:“你不知道,前段时间嘟子和莲芽为着一株天香兰吵了起来,嘟子口无遮拦,把莲芽说哭了,莲芽这丫头倒也不示弱,竟是往地下抓起一把泥巴就把嘟子的嘴给堵上了,哈哈…你没看到他那样子,满嘴的污黑,瞪着眼睛都傻住了,活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公鸡。”

    稽笃刚赶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听到稽琳说的话,涨红着脸朝稽琳呲牙:“稽琳,你什么时候成长舌妇了。”

    “怎么着,许你做还不许我说了。”说完看着稽莲芽眨了眨眼睛。

    “就是,你这胖墩的样子,就算是公鸡也是一只丑公鸡。”说完便拉着稽琬和稽琳噌噌往前窜。

    稽笃站在原地愣了愣,想想便追了上去笑嘻嘻道:“好了,这下被你骂也骂了,嘲笑也嘲笑了,不生气了吧。”

    “谁和你生气了,我可没这精力生你的气,快点,小心迟到,夫子的戒条可饶不了你。”稽莲芽见着稽笃嬉皮笑脸凑上来的样子,昨天那点子闷气早就消了。

    稽琬看着他们无忧融融的样子,心里突然间就想起夫子说的那句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来,虽然她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晨光氤氲下几个雀跃中小小的身影,喳喳的笑语,嬉闹飞扬的神彩,在她眼里竟是别样的快乐美好,想忘都忘不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漫渡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久香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久香泮并收藏漫渡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