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年王者 > 001、逃跑新郎

001、逃跑新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是一个九零后,名叫李天行,籍贯丘安县。

    我爸叫李建国,人长得特别帅。可是他结婚很晚,直到30岁还没成家。

    在我们丘安当地,20岁结婚正好,30岁就是老男人,即便娶个带着孩子的寡妇人家都不太愿意。

    为啥?

    大家怕你有毛病。

    其实我爸没毛病,要不然怎会有我?

    2003年4月,我十二岁。

    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们家家道中落,父亲和母亲搬离省城。

    搬家以前,父亲开着画廊,收入颇丰。搬家以后,他穷的连车票都买不起,只能厚着脸皮搭个顺风车回来。

    爷爷说,你爸得罪了大人物,差点被人家弄死,能够赔钱保命已经是上上之选。

    我爸是个画匠,平日里温文尔雅,怎么可能得罪人?

    我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关于我爸的事情我知之甚少。从小到大我跟爷爷生活在一起,是个典型的留守儿童。

    丘安县平房处处。唯一的亮点只有一个:住在我们家隔壁的大美女林琳。

    她是个绝顶漂亮的姑娘,即便不化妆,比起电视上的女明星毫不逊色。平日里,我喜欢托着下巴看着她发呆。

    每当这时,林琳姐总会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来,轻点着我的额头,娇笑道:“小鬼头看个啥,当心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她这一笑,就连天边的云彩都醉了。

    林琳的母亲开着小卖部、极端势利眼。她非常讨厌我,整天骂我没出息,说我只知道拿着个破板子画来画去的,学习成绩糟糕透顶,注定穷一辈子。

    人家闺女长得漂亮,学习又好,她指望着林琳嫁一个富二代,一举翻身。

    我感觉琳琳姐不喜欢富二代,更加喜欢我。她经常看我画画,嘴里说:“你胸中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没见过蔷薇,可我知道猛虎,于是心里非常喜欢。

    爷爷在铁路系统干了一辈子,退休金每月2000,按说足够我们开销。可是我父母回来以后,日子越过越穷。

    母亲生我的时候落下病根,从此干不得重活,只能替建筑工地做饭谋生,收入少之又少。父亲自诩为画家,瞧不上体力劳动,眼高于顶。

    爷爷说,像你老爸这样的人,活该穷一辈子。

    我爸是什么样的人?

    我不知道。

    我和他相处的太少了。

    我爸最近不太正常,整天神神叨叨的,好似受了什么打击,整天酗酒。

    酗酒之余,偶尔指点我画画。他耐心很差,总说我不得要领,恨不得一下把我教成天才。

    那时候我处在青春叛逆期,他越想让我好我反抗的越厉害,学习和画画成绩惨不忍睹。

    2006年爷爷过世,神神叨叨的父亲懒得管我,我整天猫在学校里跟一群“不务正业”的艺术特长生混在一起。

    那时候我学会了抽烟、喝酒、染发、打架,开始朝着不良少年方向发展。父亲懒得管我,母亲管不了我,只能听之任之。

    2007年8月份,在燕京读大学的林琳姐顺利毕业,带回来一个极其帅气的男友,据说是个富二代。

    奇怪的是,自从我爸见到这个富二代以后,精神焕发,仿佛突然间找回了青春。

    他和富二代聊得爽快,琳琳姐皱着眉头看我,那时候我染着火红的长发。

    琳琳姐满脸不悦道:“天行,谁让你染头发的?看上去像个痞子。”

    我摸出一根烟,嬉笑着点上,吐个烟圈儿说:“痞子咋了?这叫艺术气质!”

    “你给我把烟掐了!”琳琳姐一声怒吼,吓得我手一哆嗦,刚刚点上的烟卷儿凑巧掉进裤裆里,当时就冒了烟。

    掉落的烟头差点把我小弟弟烫断。

    哎呀我去!

    我顾不得丢人现眼,赶紧拉开裤裆来回翻腾,好歹把烟头抖落在地。

    琳琳姐一把揪住我的耳朵,顺手拧了个麻花,呵斥道:“立马把头发染回来,剃成以前的小平头。还有,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抽烟,我把你脖子拧断!”

    我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害怕林琳姐,乖乖就范。

    理发回来以后,我爸说:“嗯,像个人样。”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哼!”

    我痛恨他不会赚钱,害的我妈整天给人家做饭,平白苍老了很多。

    琳琳姐的男朋友李明说:“其实你爸很优秀,只是你们欣赏不来。”

    这话说得,好像他多么了解我爸似得。

    考!

    李明见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笑着跟琳琳姐说:“小林,你们这里的人真有趣。”

    我白了他一眼,心说,好好的一个大男人穿的花里胡哨的,看着就恶心。

    林琳姐皱眉问道:“李天行,你噘着嘴白着眼儿跟谁耍横呢?给姐笑一个!”

    你让我笑我就笑?

    老子脸面往哪里搁?

    我撇撇嘴,笑的比花儿还灿烂。

    没办法,谁让我贱呢,只要是琳琳姐说出来的话,我没有不听的时候。

    同年9月份。

    林琳姐就职于燕京北四环物理研究所,担任办公室文员。之所以得到这份光鲜靓丽的工作,全是因为李明的关系。

    同样因为李明的缘故,我爸远赴燕京,当起了富家子弟的家庭教师。

    他想让我去,我拒绝了。

    奶奶的,我看那个娘娘腔李明一万个不顺眼,岂能靠他过活?真不知道琳琳姐看上他那什么了,等我长大了肯定比他有型。

    临走的时候,琳琳姐问我:“你和婶婶住在丘安,真的能行?”

    我拍打着胸脯,信誓旦旦道:“放心,我胸中有猛虎,百兽降服。”

    这是琳琳姐送给我的话,我拿出来送还给她。

    林琳姐呵呵一笑,冲着我眨了眨眼,低声道:“最后那句应该换成‘细嗅蔷薇’。”

    当时我感觉琳琳姐就是那朵蔷薇。可是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儿我没敢说出来。2007年国庆,林琳姐大婚。

    新郎是李明。

    他们把婚礼举办在丘安县城。

    这是琳琳母亲的意思。

    她家姑娘高就于国家单位,姑爷又是富二代,没有理由不显摆,否则就是锦衣夜行。

    琳琳姐大婚当天,我拿着画板画了整整一上午,画板上虎啸山林。我蹲在画板前,眼睁睁看着那斑斓猛虎,泪如雨下。

    琳琳姐要嫁人,我怎么这么伤心?

    我摸了摸头顶的板寸,其上发丝乌黑,再摸摸干裂的嘴唇,一点儿烟味儿都没有。

    四年以前,琳琳姐让我染回黑发戒掉香烟。从哪以后,我再也没去过任何一个染发屋,再也没抽过半口烟,我甚至连酒都戒了。

    现如今猛虎将成,蔷薇已走,独留我暗自神伤。

    母亲戴着大红花走进来,笑道:“天行,今天你琳琳姐大婚,让你去当伴郎呢。”

    我不想让母亲看见我落泪,悄悄擦干泪痕,起身道:“好。”

    母亲递给我一个胸花,鲜红鲜红的,丝带上写着伴郎俩字,看得我头晕目眩,这他妈应该是新郎才对!

    出门的时候,我把那画板一脚踢碎。

    母亲诧异道:“你好像不太开心?”

    我强笑道:“哪里,我看这画不顺眼。”

    母亲皱眉道:“你画的很好啊,怎么看不顺眼呢?”

    我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心说,蔷薇已走,独留猛虎有何用?

    不等我走出门口,就听外面有人说,不好了,新郎跟着李建国跑了!

    当时我沉浸在伤心里,反应有些慢,下意识的问我妈:“李建国是谁?”

    我妈的脸色骤然苍白,幽幽发出一声长叹,好似早就预料到什么。叹息过后,她扶着额头说:“你爸!”

    我草!

    我爸居然把人家新郎给拐跑了?

    他这闹得哪一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少年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忧伤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伤若水并收藏少年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