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年王者 > 003、落井下石

003、落井下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我醒来,琳琳姐起身要走,走之前说:“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她的眼角有些肿,很明显痛哭过度。

    我伸出手,轻轻拉住她,低声说:“琳琳姐,莫哭。等我六年,我娶你。”

    琳琳姐眼泪流出,笑的有些复杂。

    她走上前来,轻轻揉着我的头,低声说:“天行啊,你还是个孩子,哪里知道娶一个人到底意味着什么。姐姐就当你开个玩笑。”

    我使劲儿抓住她的手,一字一顿道:“我,心中有猛虎!”

    说完以后,我定定的看着她,希望她接出那句“细嗅蔷薇。”

    可是琳琳姐泪落双颊、闭口不言。

    她想要把手抽回去。

    我用力的抓着死也不放,眼睛里全是渴求。

    我妈低头拭泪,哽咽道:“天行,放手!你还是个小孩子,凭什么给林琳任何承诺!”

    是呀。

    我凭什么给她任何承诺呢?

    这时候大门推开,琳琳姐的母亲孙兰女士风一般冲进来,一耳光摔在我脸上,破口大骂道:“李天行!你他妈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变态男人留下的小野种罢了,注定穷一辈子,凭什么跟我家林琳瞎承诺,我呸!”

    我妈根本没想到琳琳的母亲躲在门外偷听,更没想到她会冲进来打我一耳光,当时就愣住了,弱弱道:“孙姐,犯错的是大人,干嘛打孩子呀?从小到大,我都没舍得动他一下。”

    李兰打我,我不怪她,她说我爸,我也认。

    可她说我们穷一辈子,我他妈真不相信!

    我抬起头,咬着后槽牙,抿着嘴唇看向琳琳姐,目光炽热。琳琳姐仿佛感受到我的目光,轻轻的回头。

    四目相对时,她冲我淡淡一笑。这一笑吹散了满天乌云。我看着琳琳姐,松开紧咬的牙关,深吸一口气。

    身体放松,野心绽放。

    我带着对琳琳姐的感激、对我母亲后半辈子的承诺,跟李兰女士说:“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

    李兰女士轻蔑一笑,带着琳琳姐快步离开。

    我母亲定定的看着我,低声道:“从今以后,你就是咱家的脊梁,唯一的男人。”

    我重重的点头,不曾流泪,心若钢铁!

    我爸已经堕落过一次。

    我选择坚强面对。

    人,什么都可以没有,骨头不能断,脊梁不能弯!

    剩下的,我拼命去挣,挣出个花花世界,海阔天空!

    那时候,我为游龙你为凤!

    琳琳姐,你等着我!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我还没有来得及出院呢,我爸拐着李明逃婚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县城。与此同时,我们家臭名昭著。

    和我们关系最好的几户人家、包括邻里街坊在内,全都对外宣称:他们不认识我们。

    我亲爱的舅舅、在丘安乡下做蔬菜生意的江万里同志,特意打车跑到医院,推开房门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早就看他不是个东西,当初真不应该让你嫁给他!”

    我这个舅舅,以前是混的,不务正业。后来年纪大了混不动了,胡乱娶个老女人结婚。

    我爸开画廊那些年,虽然不曾给我钱花,对我舅舅着实不错,隔三差五给他寄钱。要不是我爸一直支援他们,我舅舅哪里有钱干什么蔬菜贩卖生意。

    就算我爸再不是个东西,也轮不着他来说!我妈心情很差,一直低着头,不想反驳他。

    我舅舅越说越离谱,捎带脚的讽刺我学习太差,将来一定过不好。听他的意思,想让我妈趁早改嫁。

    来此之前,他甚至连改嫁对象都帮我妈选好了。

    对方是个50岁的老男人,住在酒香镇,距离丘安县城50公里。是我舅舅贩卖蔬菜时候认识的。

    我舅舅说,那个老男人拥有两个临街店铺,小有家底。关键是,人家不嫌弃我妈“名声太丑”,也不嫌弃她带着我这个“拖油瓶”。

    说实话,对于我妈改嫁的事情,我也曾想过。

    她才38岁,距离人生结束还有大把的时间。的确不应该因为我爸的缘故孤单一辈子。那个该死的臭男人不值得她一生坚守。

    可是!

    这样的话不应该有我亲舅舅现在说出来,太仓促,也太无情。类似于这样的行为,完全是侮辱我妈!

    我从病床上坐起身来,强忍着心口不适,委婉说道:“舅舅,这些话过段时间再说吧,等我妈什么时候想通了,由她自己决定。”

    我那个该死的老爸不知羞耻的跑路了,将来我还得外出上学,说不定一走万里。即便我舅舅再不是个东西,我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否则的话,万一家里有什么事情,谁来照顾我妈呢?

    在我住院期间,往日里和我们关系很好的人家早已经摆明车马,不再和我们交往下去。现如今,唯一有可能帮助我们的人只剩下我舅舅这一支。

    所以,不管他如何羞辱我们,我和我妈都得忍。

    自从我爸堕落之后,我早就学会了审时度势,不该惹的人咱不惹,该低头时就得低头,只要心中那口气儿不断,多大的委屈我都能吃。

    我要是没有这点儿斤两,怎么撑起这个家?

    舅舅被我姥爷宠坏了,脾气暴躁,听不得半句指责之言。他认为,我是个小屁孩,完全没有资格跟他讲道理,直接把我忽略掉,径直问我妈:“你到底嫁不嫁?”

    我妈比我更能忍。如若不然,她不可能跟着我爸那个老变态这么久。

    在我八岁那年,姥爷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当年你妈跟了你爸,我以为她是幸福的。后来你妈吃了很多委屈,可惜她从来不说。”

    那时候我年幼,不知道“委屈”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姥爷早就知道我爸“不正常”。

    关于这件事情,我曾经问过我妈。她说,以前你爸挺好的,自从他开起画廊以后慢慢的变了。

    不管怎么说,我爸终究变成了混蛋,把我和母亲扔进火坑里去,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他。

    现如今,另外一个混蛋找上门来,逼着我妈改嫁。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人啊,最看重的是亲情,最经不起折腾的还是亲情。

    面对舅舅的无理要求,我妈笑了笑,轻飘飘丢出一句:“今天孩子出院,你去帮我把住院费交了我就听你的。”

    我在医院里住了三天,天天挂着心脏监测器。我妈怕我怒火攻心吐血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治疗起来不计成本。

    不说其他治疗费用,单说心脏监测器。这玩意按小时计费,昂贵到死。我看过出院通知单,上面写着醒目的一万二。

    我舅舅是出了名的铁公鸡,想要让他出钱,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不说别的,我姥爷腿疼许多年,想要让他买个好药来吃,我舅舅死活不给买。声称:老年人都是这样,不是胳膊疼就是腿疼,忍一下就过去了。

    我妈和我大姨看不眼去,主动出钱买药。可是我姥爷非常要强,死活不肯接受她们的支援。

    我姥爷是保守派,信奉养儿防老这一套。如果自家儿子不肯出钱,宁可硬挺着受罪也不接受其他人的帮助。

    他怕丢人,更怕村里里指责我舅舅不孝。

    那样的话,我舅妈能骂死他。那个老女人比我舅舅还要混蛋,从来不肯讲理的。

    要是让我舅妈知道,我舅舅“自作主张”的替我交了住院费,她能把我舅舅活撕了。

    当时我舅舅拔腿就跑,连声拜拜都不肯说。

    我冲着我妈做个鬼脸儿,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妈,您真机智。”

    我妈面无表情,低声道:“家里的钱本来就不多,都被李建国那个混蛋带走了。我是真的没钱,交不起那一万二。就算你舅舅不来,我也得找他借去。”

    啊?!

    家里没钱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少年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忧伤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伤若水并收藏少年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