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年王者 > 009、歌手和流浪汉

009、歌手和流浪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寻找地下通道的过程中,殷焓挠着脖子说:“燕京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国庆都快结束了,大街上还有蚊子。”

    我说他缺心眼,就知道买馒头不知道买花露水,这下被蚊子咬成狗,活该我们受罪。

    殷焓骂道:“买了花露水就没钱买馒头,花露水能吃饱人啊?草你的!”

    我竟然无言以对。

    科源小区东边,接近中观村“挺好大厦”的地方有一个地下通道。我们赶去的时候,这里被摆摊和说唱歌手们占领。

    有位歌手见我们带着被子,慢条斯理的把吉他放在旁边,笑道:“马路当被,地当床?”

    我俩冲他微笑点头。

    那人又问:“背着画板?你是画画的?”

    我再一次点头。

    歌手说:“大家都是搞艺术的,来,我给你让个地儿。”

    说着话,一脚踹开旁边竖着的直板,示意我俩坐过来。

    我们不跟他见外,一起走过去坐好。我支起画板和马扎,殷焓坐在被子上。我俩的背包放在身后,紧靠着水泥墙。

    歌手感慨道:“燕京居,大不易。你看我的吉他盒,里面一毛钱都没有。”

    殷焓瞅着吉他盒里层层叠叠的一元纸币,质疑道:“这是不是钱?”

    歌手仰天长叹,头顶上只有轰鸣的马路背面,根本看不到天,无奈道:“全他妈我自己的钱,拿来冲门面的。”

    我和殷焓相对无言。

    歌手感慨说:“这是个浮夸的年代,金钱至上艺术无名,歌手也是一样。”

    我听他操着一口京片子,忍不住问:“你是燕京人?”

    歌手点头,笑道:“是呀,我是燕京人,今年大四,马上要写毕业论文,特意跑出来感受生活。可惜这生活呀,总是和艺术脱钩,极其无趣。”

    我看着他,就好像听人在我耳边说:“这肉啊,吃多了以后全无意思。”

    可他哪里知道,世界上还有大把的人吃不起肉,比如说我们。

    歌手问我:“贵姓?”

    我说:“李天行,丘安人。”

    歌手拿起吉它拨动琴弦,叮叮咚咚两三声,如泣如诉。

    我说好琴。

    他说:“我叫韩宇,宇宙的宇。”

    殷焓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道:“我哥们夸你琴好,你却自报家门,驴唇不对马嘴。”

    韩宇不以为意,说他很有趣。

    殷焓舔着嘴唇问:“低级趣味的趣?”

    “不,”韩宇摇着头,拨弄着琴弦说:“情趣的趣。”

    “草,”殷焓第一时间想到了“情趣用品商店”,悲愤道:“这他妈一个意思。”

    韩宇哈哈大笑,露出脖子上一根粗粗的金项链,这小子挺有钱啊。

    我有些搞不明白,像他这么有钱的人为什么非要跑到地下通道来体验什么生活,而且还能弹出那些如泣如诉的忧伤琴声。

    韩宇留意到我在观察他,笑问:“看啥呢?”

    我说:“我感觉你挺有钱,又感觉你挺忧伤,一时间想不明白。”

    韩宇笑眯眯看着我,不置可否道:“你会画画?”

    这是他第二次问我同样的问题。第一次发问的时候语气随意,此番发问比较正式。

    我感觉,如果我没有两把刷子,最好不好胡乱吹嘘什么“我会画画”,否则肯定被他鄙视。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绘画水平位于什么层面,说我是画匠,有点普通了,说我是大师,又够不上。一时间,我有些心虚,没敢随便开口。

    韩宇笑着看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几分钟以后,他收拾好东西,背着吉他离开。

    转身之前,跟我说:“不管搞什么艺术,最重要的是自信。”

    我不是没有自信,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绘画水平到底如何而已。可是我感谢他的好意提醒,笑着跟他点头。

    韩宇走后,空出来一块场地。我和殷焓铺开被子,凑合着坐在一起。

    界外大楼上的时钟响了八下,晚上八点整。以前在丘安县,没到晚上8点,几乎全城熄灯。如今在燕京,彻夜通明。

    殷焓说:“我有些困。”

    他和我不同,到点就要睡觉,早早形成的生物钟,一时间调不过来。

    我说:“你先睡,我拿着画板坐一会儿,说不定有人找我画画呢,顺路赚点儿钱。”

    殷焓把被子铺在地上,随便整理一下背包,歪着脑袋一躺,真的就睡过去。

    夜色中。

    人来人往。

    晚上的燕京几乎比白天还要热闹。

    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说,燕京居,大不易。

    不知道琳琳姐咋样了,她是否和我一样,居无定所?

    想起琳琳姐的时候,我心中忧郁。手拿着画笔,只想尽情宣泄。

    可是我画什么呢?

    三两笔下去,竟然画出一副婚纱轮廓。我想到逃跑新郎李明,又想到我那该死的老爸,再看笔下的婚纱,只感觉忧从中来。

    这时候,再也画不下去。

    我把画笔一扔,一把扯下画板上的A4纸,三两下揉成一团,胡乱一丢。

    国庆时分,燕京夜寒。

    凉风过境,身躯微颤。

    我注意到殷焓打了个哆嗦,于是把被子上一拉,可是那被太小,铺了之后盖不住人。

    我怕殷焓感冒,轻轻拽出一个背包,把里面的衣服全都拿出来盖在他身上。

    无济于事。

    当夜凌晨时分,我站在地下通道里跺脚取暖,殷焓的脸庞越来越红。

    我怕他真的感冒了,赶紧把他喊起来。

    殷焓揉着眼睛问我:“天亮了?”

    他的嗓子有些沙哑,眼圈儿都是红的。

    我一抹脑门,还好没发烧。

    这时候,我们手里一分钱没有,只有装在方便袋里的一堆馒头。万一感冒了真的没法收拾。

    我跟殷焓说:“这里睡不成人,走,跟我跑步去,尽量让身体暖和一些。”

    殷焓不想动,说他身上没劲儿。

    “没劲儿你他妈也得跑啊!难不成躺在这里等着感冒啊,咱们没钱买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冲他吼起来。

    殷焓头一回见我发火,嘟囔道:“跑就跑,喊个屁啊。”

    我俩绕着科源小区跑。

    凌晨十分,路上无人。

    殷焓喘着粗气说:“晚上的燕京霓虹闪烁,看起来真美,将来把我爸妈接过来看看。”

    我深有同感,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把我妈接过来见识一下。她老人家活了38年,还没见过燕京啥样呢。

    这一天晚上,我和殷焓跑了一整夜,谁都没合眼,硬是把漫漫长夜给熬了过去。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扛不住了,一个个瞌睡的要死。

    我和殷焓背着画板,拿着被子,夹着马扎,溜溜达达的找地儿睡觉。相对于晚上而言,白天更容易找到地方。

    尤其是早上,各岗位保安都没到位,管理空档很大。我和殷焓找到一个办公楼,偷偷溜进去,拉开楼梯大门,一口气爬到楼顶,打算躲在阳台上睡上一觉。

    办公楼的阳台上方矗立着大型空调机,虽然比较吵,胜在可以遮挡阳光,最适合我们这样的流浪汉。

    这一觉睡到了中午十分。

    我跟殷焓说:“你继续睡,我去白天摆摊的地方碰碰运气,万一遇到好心人找我画画,说不定可以赚点小钱。”

    殷焓挤眉弄眼道:“刚才我留意到这栋办公楼一楼大厅里摆着长条沙发,我看不如这样,我赖在这里不走,晚上你找个机会混进来,咱们睡在办公楼里。”

    我感觉这事儿不靠谱,办公楼保安不是吃素的,不可能总是给我们空子钻。可是我不忍心打击殷焓,笑着点了点头。

    离开之前,殷焓打开塑料袋,取出三个馒头递给我,笑道:“还剩下6个馒头,咱俩一人三个。如果你运气好的话,稍微赚上个三五块,足够咱们接下来吃的。”

    我把馒头装进背包里,拿着画板匆匆离去。走的时候,心里有些难过。我俩混的太惨了,每天只能啃馒头不说,明天还有可能挨饿,真是的。

    走出办公楼之前,保安拦住我:“喂,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感觉这小子故意诈我,办公楼这么大,访客特别多,他能记住每一个人的长相?不可能吧。

    于是我摆出一副牛逼气势来,皱眉反驳道:“没见过艺术家啊?靠!”

    这句“艺术家”震撼了他,小保安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目送我离去。

    等我走远以后,这厮挠着脑门纳闷道:“艺术家?什么东东?”

    地下通道里,还是昨天的位置,韩宇来的比我早,正在拨弄着吉他唱什么自创歌曲。

    我站在旁边停了一会儿,感觉只有四个字:无病呻吟。

    这孩子眼带忧伤是真的,写歌写的稀里哗啦,烂到令人发指。

    通道里来往行人很多,大抵和我一般感觉,于是没人给钱。

    有位老大妈强烈抗议道:“扰民啊,小伙子!”

    韩宇注意到我的存在,顿时有些尴尬,立刻不唱了。

    大部分地下歌手都是如此,没有熟人的时候,唱的无比嗨皮,一旦见到熟人,立刻屁悄悄。

    丢不起那人嘛。

    自从我悄无声息的出现、并且亲耳听到他那些惨不忍睹的自创歌曲以后,韩宇感觉自己丢了脸,想要找回点颜面来,强笑着跟我说:“刚才这首歌发挥不佳,上一首唱的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少年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忧伤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伤若水并收藏少年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