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年王者 > 011、第一笔收入

011、第一笔收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画笔买来以后,开始绘画。

    拆开包装的时候我发现,韩宇这小子买的竟然是细头彩笔。就是那种细细的,看上去像铅笔一样的东西。

    但凡学过画画的人都知道,笔尖越细画起来越难。如果只是单一色调还好,一旦涉及到多彩,细画笔容错率更低。

    打个比方来说,让你在一厘米宽的地方涂出多彩或许很简单。让你在一毫米宽的地方涂出多彩来试试?

    或者换句话说,让你用一毫米宽的笔尖涂满整张A4纸,不许留下一丝缝隙,也不许重复涂抹。否则的话,颜色就重了、偏了,你感觉难度有多大?

    难不死你才怪。

    实际上,绘画也好其他职业也罢,最终考量的还是基本功三个字。在此基础上,才能衍生出各种有意义的技巧。

    如果只有技巧没有基础,全都是空谈罢了,根本落实不了。

    万丈高楼平地起。

    你的基础有多好,注定你将来走多远,任何行业都不例外。

    且说当前。

    我观察过韩宇买来的彩笔,每一根的笔尖真的只有2B铅笔这么粗,用起来非常困难。

    我敢说,如果我李天行用不了这种彩笔,丘安县任何人都搞不定,包括我那个自诩为画家的变态父亲在内。

    这是我学习绘画十六年,从生时候就开始拿起画笔慢慢积累出来的自信,毋庸置疑。

    但是,这里是燕京,大城市,我可不敢随便吹什么牛皮,否则很容易丢脸。燕京乃国度,卧虎藏龙之地,谁敢随便放肆?

    我也不能抱怨韩宇不懂行情,无意中给我出了个难题。人家是外行,没有理由抱怨人家,硬着头皮上吧。

    为什么说硬着头皮?

    因为,一旦使用这种彩笔绘画,耗时特别长。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慢工出细活。

    虽然我不是追求完美的人,可也不愿意糊弄差事,最少也得画到80%满意才行。

    或许有人会说,作为一个画匠,怎么可以不追求完美?

    对此我想说,世界上根本没有完美二字,只有物尽其用、人尽其功。

    好了,言归正传。

    我拿起一支画笔,笑着询问众人:“谁乐意当我的模特?我给他免费画一张。但是我提前声明:这张画耗时特别长,如果大家忍受不了,千万别出头。”

    人群中有人询问:“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回他一句:“一个小时吧。”

    “我草,你到底行不行?画什么画需要一个小时?”人群中立刻有人瞎起哄。

    我一本正经道:“单画头像一个小时,如果让我画全身,没有三个小时搞不定。”

    “瞎扯淡吧,谁家画画那么慢!”人群中不乏好事者,这边质疑完了,那边立刻响起。

    我笑着跟他们说:“如果想要快,那也好办。我用一个颜色画,三分钟一张。”

    人群中立刻有人起哄道:“真的三分钟?”

    我点点头,没错。

    “要是超时怎么办?”立刻有人询问道。

    韩宇小声跟我说:“看来大家的兴致被你勾起来了,你可要小心点,万一把牛皮吹大了,不好收场的。”

    我示意他稍安勿躁,小声道:“没事儿。”

    我的极限是2分钟素描,跟他们说需要三分钟已经考虑到周围的干扰因素了。其实画画这种事儿多一笔少一笔无所谓的,一般人看不出门道来。

    而且,画速快慢并不影响绘画质量。所谓的2分钟素描只不过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而已。

    过去时候,我闲的没事儿干,经常自己和自己比赛,这才练就了一手速绘本领,实际上意义不大,瞎玩罢了。

    可是放在现在来说,最适合调动大家的胃口,人群中立刻有人跃跃欲试。

    第一个选择让我绘画的人20岁左右,彪悍青年。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问:“您想要什么颜色?”

    对方说:“蓝色。”

    我拿起一直蓝色画笔,开始作画。

    单一色调的绘画技巧谈不上多高,无非是留白和重彩。

    可是,在哪里留白,留多少,在哪里重彩,重多少,都是问题。

    把这些问题处理得当,称之为画匠。

    把这些问题处理优秀,并且赋予独立的思想,称之为大师。

    把这些问题处理到极致,没有。

    绘画中不存在极致,即便有极致,也是画家自己的极致,不是其他欣赏者的。

    至于那些看到大师作品以后,口口声声说着极致的人,你就当他放屁。

    这些人除了会放屁和拍马屁以外,狗屁不通。

    试想,如果某一个画匠看到大师作品以后完全没有了自我思想,只懂得溜须拍马,他算狗屁的画匠?干脆叫他跟屁虫好了。

    现阶段,我是画匠,称不上大师,只能把留白和重彩处理的比较得当。

    绘画的时候,周围众人齐齐看表,他们在掐时间。

    其实我早就画完了,可是为了低调起见,仍旧拿着这个画笔描来描去的。如果你仔细去看,就会发现我的画笔根本没有碰到纸张。

    直到人群中有人说:“三分钟到了。”

    我才放下画笔,笑呵呵的跟那个彪悍青年说:“看一下吧,像不像?”

    彪悍青年接过画作,皱眉,再皱眉,紧接着还皱眉。

    最后爆出一句:“我草!太像了!”

    韩宇见过我给琳琳姐画的画,也见过我给他画的画,再一对比刚才的画,终于看出一点儿门道来,小声问我:“你偷工减料了吧?图画上只有神采没有情绪啊。”

    我冲他眨眨眼,示意他不要多说。

    所谓绘画,不是让你每一幅画都要倾尽全力。那样的话,非得累死不可。

    我爷爷曾说,人活在这个世上,各种应酬少不了,有些作品完全都是应景之作。

    比如现在。

    彪悍青年替我开了个好头,虽然我再三说着不管他要钱,他仍旧递给我5块钱,连声说:“很满意,不用找了。”

    有了这个好的开始,接下来的事情水到渠成。人总是这样,一旦见到别人在画,自己也忍不住试试。

    于是乎,买卖越来越好。整整一下午,我别的事儿没干,一直在画。

    幸好大城市里时间宝贵,没人乐意耽误三个小时让我画一张多彩图画,所有的买卖全都是单菜色,好歹让我坚持下来。

    如果换成多彩,只需要一张就会累垮我。

    那玩意儿绝对属于费脑子的活儿。各种色彩搭配,各种色调对比,还有明暗光线交叉……全都得印在你脑子里,特别累人。

    今天下午我一共花了4个小时,3分钟一张,始终没有闲着。

    虽然我的实际用时根本不需要三分钟,可是,长此以往仍旧累人。最后画的我手都软了。

    收获颇丰。

    算账的时候,总共卖出去80张画,每张5块钱,总收入400快。我和韩宇一人一半,各收200。

    韩宇高兴坏了,哈哈大笑道:“草,发财了!老子唱一星期也挣不了这么多钱,你小子四个小时就搞定了,老子太佩服你了。”

    我端详着他那条粗大的金项链,笑道:“你都戴着这么粗的金链子,还差这点小钱?至于兴奋成这样?”

    韩宇嘿嘿笑道:“这条金项链是假的,十五块钱一根。”

    我晕。

    原来这货也是个穷B,只不过比我们能装而已。

    韩宇突发横财,高兴地不得了,非要请我喝酒。

    我跟他说:“喝酒改天再说,我得等在这里,万一琳琳姐回来找我呢?”

    结果等到晚上九点半,路上人都少了,我又惦记着天台上的殷焓,再也等不下去,只能悻悻而回。

    回到天台的时候,殷焓都快饿吐了。

    我拉着他,兴奋道:“今天赚到400块钱,分给韩宇一半儿,还剩200,走,咱们吃好的住好的去。”

    殷焓比我还要兴奋,立刻从病蔫蔫的萎靡状态调整到热血高八度,连续在天台上蹦了三四下,嘶吼着着冲下去。

    我俩前后脚走出办公大楼的时候,保安留意到殷焓背着的被子,立刻猜出我们是流浪汉,威胁道:“再来打死你们。”

    我和殷焓懒得理他,狂笑着冲向低下通道。

    韩宇说了,不管我们去的多晚,今天他请客。

    两百块钱不算很多,韩宇不舍得全部花掉,我们随便找了个小饭馆,怎么便宜怎么来。

    这一顿酒喝的,除了发誓不沾酒的我,其他两位大嗨。可以看得出来,这几天把殷焓压抑坏了,终于逮着机会发泄一次。

    至于韩宇,他好像一直很压抑,喝的比殷焓还要猛,醉的也更快。仅仅过了30分钟,菜还没吃几口,韩宇喝高了,一个劲儿的瞎嚷嚷。

    饭店老板生怕我们赖账,赶紧冲过来收钱。消费不多,83快而已。韩宇醉醺醺的付了钱,拉着我们继续聊天。

    他这个人,醉酒的时候话特别多,是不是还要唱上两句,惹得周围顾客纷纷侧目。

    殷焓的酒量非常好,刚刚上头而已。可是这小子喜欢吹牛,嚷嚷起来一个顶俩。

    饭馆老板颇感为难道:“我们要打烊了。”

    现在才九点半,他打个毛的佯,人家嫌我们太吵。

    韩宇的脾气随着酒劲儿往上窜,骂咧咧道:“草,老子还没喝够呢!”

    “你操谁呢,喝点猫尿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一个声音突兀响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少年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忧伤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伤若水并收藏少年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