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149.她是不是太狠了

149.她是不是太狠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哥?”君轻尘蹙眉,“你是说呈墨?”

    “嗯。”

    君轻尘观察着她的神色,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他对你说了什么?为什么你当时没告诉我?”

    “对不起。”华徵嫆道。

    她这么一说,君轻尘更慌了。她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还是要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他美满的生活才刚开始,这时要是结束了,岂不是太荒唐?

    不管如何,他先上前一步自背后抱住了她,“我们之间无需言论对错。有什么事,你直接说。”

    华徵嫆垂眸低首,淡淡的道:“是我有私心了。我不想将那件事告诉你。我这人……明明说好了不会在意自己的地位的,明明不会去拦着爷的。可是……二哥说,让我劝一劝爷快些娶明溪公主时,妾身真的不想这样做。不想告诉爷这件事。”

    语气分明是镇静而平淡的。但是说出这句话时,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哽咽。只是在不断的克制。

    “傻鸡崽子。跟了我这么久,非但没聪明,怎么更傻了。”君轻尘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又弯腰亲吻她的眼角,“我喜欢真实的你,一个带着真实感情的鸡崽子,会尝试护着人、也会啄人的那种,而并非处处避让、忍气吞声的妾,你知道么?”

    “爷?”华徵嫆抬起泛红的眼看他。

    “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君轻尘爱怜的抚摸着她的手臂,“答应明溪的事情要做到,这是我的责任。但是答应了你的,我也会做到。无法做到的事,我不会说出口。眼下爹刚去世,皇上的身子也日渐衰弱,他已召回了南疆的两位皇子,如此我此时是断不能娶妻的。若明溪执意嫁我,怕是也要等到一两年之后了。在这之间,我会试着劝她放弃婚约。”

    华徵嫆默了默,才叹道:“妾身都听爷的。只要爷认为可行,不要为难到爷就好。”

    “傻子。”

    到了第十日。双狼和无双成亲了。宾客不多,只有君氏夫妇、两个丫鬟、还有墨尘轩里的掌柜和两个伙计。虽然显得冷清了些,也没游街,但在屋子里的礼数一样也没落下。并且在两人准备拜堂之时,还有个意想不到的人赶了过来。

    “降魔!?”

    “属下拜见主子,华主子!”降魔行过礼后,又朝双狼拱手:“老弟,哥哥来晚了些,你可莫怪。”

    “大哥无事就好!”双狼有些激动,“你失踪了那么多日,我们都猜测你是遇到了什么以外。今日看到还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

    降魔看了一眼自己被紧身黑衣裹着的手臂,叹道:“那日我被世子秘密掳去,关在暗无天日的牢中,逼迫我转投向他,助他顺利坐上云王位置。而我死命不从,又被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直至前几日才被云王寻到,得见天日。王爷特派我来报信,说明世子谋害主子的罪名已经坐实,被王爷拘禁了起来,等候审判。而我来时又得梵音之信,说是双狼老弟大婚在即,就特带了礼物和梵音与缱绻姑娘的贺礼一道赶来,没想到竟赶上了!”

    “降魔,辛苦了。”君轻尘道。

    双狼也道:“辛苦了,大哥!这路上累坏了吧?一会儿咱们好好喝两杯!”

    降魔只笑道:“没事,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可不要耽误了你成亲。这贺礼我交给谁?”

    墨尘轩的掌柜始终记着自家东家的话,该听的听不该听的全忘记,直到听了这话才凑上去道:“壮士交给我便好。”

    降魔回来,大家也都放下了些心。并且华徵嫆想到之前让无双写信给缱绻告诉她要成亲的消息,缱绻又送了礼物来,这样来往没有断了关系的感觉也让她十分欣慰。正好双狼成亲需要温存,降魔来了可以代为保护一下君轻尘。于是当夜双狼和无双便留在了他们的小宅子里,降魔跟着君轻尘到了墨尘轩中,守在门外。

    夜里,一个人影儿悄然潜入屋内,来到床前。

    华徵嫆在外侧蜷缩着身体熟睡,君轻尘则是笔直的躺着,面朝上方睡得悄无声息。

    在黑暗中,幽幽的月光衬得降魔双目如狼,狰狞而冷漠。

    降魔悄然将手伸向君轻尘,一把抓住了他的颈子。君轻尘在梦中惊醒,难以置信的看着降魔。

    “对不起,为了世子,您必须死。”降魔低声的说出这句话,转动双臂运力欲拧。

    君轻尘挣扎着想要出声,两手抓在降魔的手腕上却撼动不得半分。这时,躺在外面的华徵嫆却突然睁开了眼,冲枕下抽出一把匕首,趁着降魔双手没有空闲,狠狠扎进了降魔的胸膛,又是一拧,再将匕首抽出,捅在了另一面的胸膛上!

    降魔也是无比惊愕,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手上还想再用最后一次力,华徵嫆却再次抽出匕首,在他两臂上狠狠划过。

    “啊——!”降魔终于发出了一声怒吼,被华徵嫆扳着手死命推到了地上。

    华徵嫆气喘吁吁,半跪在床上看着他,“对不起,为了爷,你必须死。”

    君轻尘被掐得够呛,险些一口气没传上来,有些惊魂未定的一咕噜爬了起来,看着地上的尸体,再看华徵嫆。

    “你……”

    华徵嫆的背影似乎是有些萧索。在那里看了降魔好一会儿,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迹,才回头朝君轻尘笑了一下。

    “初春,云世子兄长与鹃山楼中刺杀云王嫡子,侍卫相拦,未得手。云王怒,斩世子,除宗籍,葬于荒郊。”华徵嫆声音微颤的道,“妾身一直在防备着。”

    君轻尘一把抱住了不住发抖的她,“鸡崽子,这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华徵嫆摇头道:“妾身也不知道具体会什么时候发生这事。甚至不知道妾身来到之后,这事还会不会发生。但与云世子多见过两次之后,妾身分明辨认出了,降魔虽一直以黑布蔽面,双眼却与世子有几分相似。今日爷信他,赶在双狼成亲的时候,若是他要下手,大概再好不过。夜里妾身一直未能安睡,便是在时刻想着这事。”

    “这么说,降魔与清廉是亲兄弟?”君轻尘踩着鞋子下了地,燃起烛灯看向地上凶光毕露又无比惊愕的尸体,扯开了他的面纱。

    降魔与苏清廉的脸倒不是很像。但看眼睛,却是带着几分相似。而整体看来也有些相似的模样。

    “妾身觉得,应该是吧。”华徵嫆道,“既然爷怕妾身提前告知您事情,会使您做出什么变更历史的事。那妾身想了想,妾身在有意阻止爷出事之间会不会也做出了什么令爷涉险的事?这一次,就是妾身证实了自己想的没错。因为妾身出现,双狼和无双成亲了。这一日爷的身边便没有人守卫。三殿下的人都在一楼与墨尘轩外,他们不会想到爷自己带来的信任的人会是对爷不利的人。若非今日妾身一直防着,心里做了准备,怕是要造成无法挽回的事情。”

    君轻尘重新搂住她道:“辛苦你了。只是不知降魔所言是真是假。他带来的梵音与缱绻的贺礼倒像是真的,但他说的清廉已经被关押的事情……罢了,多想无益,稍后我写一封信给舅舅,向他问个清楚。”

    从出发起算上到现在,他们也才离开鹃山一月有余。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尤其是看着眼前这血淋漓的尸身,更忍不住唏嘘。

    “妾身是不是太狠了?竟然……下这样的狠手。”华徵嫆现在连看都不敢看降魔一眼。

    “你是为了我。这不是狠,是勇气。”君轻尘拍了拍她的背,转身又去床边,吹了声口哨,立即有黑影由远及近跳落在窗沿上。

    “公子有何吩咐?”

    君轻尘道:“屋里的尸体,处理下,莫要让人发现。”

    “尸体?”那人惊异,来到屋里更是险些没控制住情绪,“降魔前辈!?”

    “这是叛徒。交给三殿下处理。”君轻尘平静的说着,却是也不忍再看降魔一眼。

    降魔块头略大,一个暗卫抬不走,又召唤来了另一位。两人都是难以置信,有名的降魔前辈竟然会成为叛徒。

    尸体被带出去,血迹还在。华徵嫆已经简单的披了衣裳,看了一眼地上的狼藉道:“妾身出去打盆水来清理一下吧。”

    “还是我去吧。”君轻尘阻止她,“你不是怕水吗?”

    “可爷不是晕血吗?”华徵嫆反问。

    “只是看了会有些不舒服,没你想的那样严重。”君轻尘道,“夜里还凉,你的女子,冻坏了身子怎么办。我是你的男人,我来去就好。你乖乖去床上等我。”

    床上的被褥也有些染血。但好在还有一套换洗的。在君轻尘出去打水时,华徵嫆将换洗的被褥铺在了床上。而后行至窗边,望着皇宫的方向,心里的担忧越来越重。

    怎么这么快,就到这一步了?

    圣上抱恙。皇子齐聚。云来颠覆……其实她之前没想与君轻尘说让他娶明溪的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明溪自己也曾找过她。还将一众各式各样的男子排开给她看来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