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150.南疆双王

150.南疆双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看,我有这么多面首,他们都好看又温柔,你随便挑两个,拿来换轻尘好不好?”

    她大概永远也忘不了明溪公主说这话时的样子。明明是单纯无害,却又隐隐透着一股令人触目惊心的执着。似乎是对方再过分哪怕一点,她就会化身为凶狠的野兽,将对方撕成碎片。

    但她还是道:“还请公主恕罪,此事并非妾身可以决定。妾身为妾,无权管理爷的后院之事。爷要休了妾身,妾身无权过问。爷要娶谁,妾身也不会拦着。所以,公主不必介怀,公主说了会与妾身好好相处,妾身也会好好敬仰爱戴公主您。”

    明溪到底是将她完好无损的放走了。但她心中总归留下了些不好的印象。是人都有私心,她也有。但君轻尘始终尊重两人之间的约定,也未干涉过明溪公主豢养面首,明溪却要拿面首和她换她的爷?

    给她一百个面首她都不换!

    她之所以敢拒绝苏明溪,也是因为这个朝代,历史上最著名的公主只有长公主苏明阳,对于苏明溪,她似乎是没听人说过的。若是没有被人传颂或是指骂,那多半就是没有太大作为。如此,她也未必就是完全惹不起苏明溪。

    这事她没与君轻尘说,是她真的不想去干涉他们两人的感情。毕竟自己来自以后,如果真的因为她出现阻止而坏了他们的姻缘,那她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她在这里,不能不生活,所能做的也只是顺其自然的生活而已。

    在双狼与无双成亲后的第五日,两人游遍了鹃山,吃遍了美食,君轻尘也卖出去不少字画古董,丰收满载,两对夫妻才带着两个丫鬟回到了宫里。自那日明阳长公主找了苏清宴谈话,后面见过苏清宴两次,他就都是愁眉不展的。

    不用说,君轻尘和华徵嫆隐约都猜得到是什么事。

    “明阳与清宴是同胞姐弟,两人性子都是较为洒脱不羁,又是文武双绝,一个关心国事一个维护国威,是皇上最看好的一双子女。”

    “前日妾身到天音琴坊与冷坊主比试后,虽未谈胜负,但冷坊主还是略逊妾身一筹,因此与妾身说了一件事。大约……是问妾身肯不肯助她冷家一臂之力。”

    两人说完心里的话,相互看着,心里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如今天音琴坊虽不及昨日,但其中仍汇聚着大批才子佳人,凡一集体出场,必定引得各路文豪前来观摩。此事听来似是与国事无关紧要,但若有一日,天音琴坊中的女子联名起义讨劝,先不讨女子主权,而说与男子平起平坐,那么那些胸腔中有豪迈之气的文人墨客又当如何?是向着深宫中始终不如长公主被看好的太子,还是采纳一番佳人们的建议,试图拥护能力与气魄远超太子的长公主?

    苏明阳虽不羁,但她也十分耀眼。论文论武统统不输男儿,也将国事放在心上。除去“女儿身”这名号的累赘,她与太子若真要争个高低,恐怕太子只能甘拜下风。

    至于冷家,冷雪的父亲是鹃山有名的兵器商,掌心只有冷雪一颗明珠,几乎宠到了天上。冷雪自己本身也在鹃山占了一席之地,想要引起一些人的共鸣并不在话下。如此,有冷家助阵明阳长公主,说不定还会加上其他一些长公主党派的人,那皇上驾崩之后,长公主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开元女帝一般的存在。

    此时最为左右为难的怕就是苏清宴。一边是太子亲哥,一边是同胞长公主亲姐,两人要争皇位,他总得帮一个。那样,局势就可一边倒,才能最快的解决问题。否则两败俱伤,反而可能会让长期驻守南疆的两位王爷有机可乘。

    毕竟,苏清元与苏清澈一文一武并称南疆双王也不是好惹的。

    南疆双王回来之后,苏清宴和君轻尘特意去与二人见了一面。由于二皇子苏清元是带着家室,君轻尘便也带了华徵嫆一起。两方都有女眷,倒是说起话来不会那么尴尬。

    至于这南疆双王,他们的战绩华徵嫆也是听说过的。因此见到时,心里还是有几分激动。只不过,如今的她不能透露以后的事,也就不能表现出来。含蓄的站在君轻尘身后,听着他一一介绍。

    “这位是二殿下,清元。镇守南疆渭临城,你要称作渭王。”

    此时四皇子还没到,华徵嫆便先行行礼道:“臣妇拜见渭王殿下。”

    苏清宴同所有兄弟姐妹关系都不错。因此虽说苏清元与君轻尘只见过两次,但还是较为友好的冲着他们点了点头,“无须多礼。”

    而后,君轻尘便苏清元闲搭了两句话。苏清元是个练武的,言语不多,属于容易动手不易动口那种。因此对于君轻尘的话也是拿“嗯,是”和点头作答。直到远处走来一位看似不及弱冠、长相清秀的年轻人时,君轻尘顿了顿,轻咳了两声,“咳咳,嗯……这位便是四殿下,鸩王。”

    华徵嫆一愣,惊道:“四殿下什么时候去世的?”

    “……”刚走过来的苏清澈虽已经习惯了被误会,但这么耿直的疑问还是让他面上有些尴尬。白皙的脸庞有些泛红,下意识就往苏清元的身后躲。苏清元的王妃习以为常的给他让了道儿。

    君轻尘向他递了个歉然的眼神,向着华徵嫆解释道:“四王爷被分在鸩垣城,称做鸩王,饮鸩止渴的鸩,并不是他阵亡了。”

    华徵嫆了然,顿觉尴尬。看着躲在苏清元高大身躯后偷瞄她的清秀少年,大概也猜到了这位应该就是四王爷,鸩王。

    ……从前只听闻南疆双王云云作为,今日一听分开的称谓,这都是什么鬼!

    众人一同往太子行宫走去时,君轻尘在后面悄声对华徵嫆道:“鸩王爷与你同龄,较为内向。你莫要吓着他。”

    华徵嫆指了指自己:“妾身很吓人吗?”

    君轻尘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华徵嫆噘嘴,收回了好奇的目光,没再打量前面走着的南疆双王。

    太子已在行宫设好了酒宴。两位公主也已落座。在场的明面上除了君轻尘,都是皇室。只有苏清宴知道,这在座的已经是他们苏家这一辈凑得最齐的一次了。

    往后,不管是为了战乱还是为了和平,大概他们都不会再这样圆满的坐在一起了。

    沧澜国的摆宴,向来是夫妻同坐,或者兄弟姐妹同坐。在场苏清离与苏清宴、苏明阳与苏明溪、还有君家夫妇和苏清元带着王妃坐在一起,单个剩下苏清澈想了想,去苏清元的身边加了张桌子坐下了。

    华徵嫆如芒在背。

    对面就是明溪公主啊!

    在座的,也基本都知道君轻尘和明溪的关系。这样看来,确实就尴尬了。君轻尘本身只是画师,能坐在这他们多半都是看在他与苏明溪的关系上的。可这人来了,却带着自己的妾一起坐在这,可就是有些怠慢苏明溪了。

    苏明阳看在眼里,自然是不乐意的。她可疼自己的亲妹妹,本就不愿意苏明溪嫁给一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挑的男人。何况这人还敢带着妾来侮辱明溪!

    只是,他的这个妾室也算有些来头。听闻冷雪说,此女琴技超常,又不重名利,能够招揽到自己手下,定然会是一件对改朝换代有利的事。于是苏明阳还是吞下了这口气,照旧豪气冲天的举杯共饮。

    一场酒席下来,君轻尘也如同往常装作大醉了一场。和苏清宴一道儿晃晃悠悠的回了清宴殿。而刚到房中,他便换了一番模样,握着华徵嫆的手问:“紧张坏了吧?”

    “妾身还好。”华徵嫆虽是这么说着,可到了自己的房间,还是想要大口的呼吸一下,觉得特别放松自由。

    君轻尘默了默,苦笑道:“这就是苏家这一代的所有人了。往后争得你死我活的,也会是这些人。”

    华徵嫆自然知道他的这番话是将自己也算作在内了的。不禁有些担心:“爷,既然云王已经将世子收监待审了,您要不要回云来一趟?君家只有娘亲和奶奶了,云王此时也是孤身一人,身边连个养子都没有。放着两位孤身独处,您放心吗?”

    君轻尘闻言也是心里沉重,但还是道:“这时候我已经不能走了。长公主既然已经联络了天音琴坊和冷家,那么我的墨尘轩势必也会被波及。鹃山重文艺,手持毛笔的书生未必不能起到作用。有我墨尘名号坐镇墨尘轩,关键时刻或许还可挽救一下时局。毕竟国事为大,我还是要留下。”

    “那……”华徵嫆犹豫了一下,到底说出了心中想的话:“若您担心的话,要不要试着撮合娘亲和云王一下,让娘亲和奶奶搬到云王府去住?这样沈公子也就可以早点解决问题,一并来鹃山,也能靠着他来管一管君颜小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