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059.是哒我变心啦

059.是哒我变心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地上打滚的白衣人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身子僵了僵,立即不动了。

    华徴嫆死死地盯着他,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从他的声音和这身牙白色的长袍辨认出了他。

    “容沅,是你吗?”

    容沅这个名字,听都没听过。但是姓容……君轻尘的心里沉了沉。他记得华徴嫆曾两次向他和赫连打听姓容的人。那么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就是她打听的人?

    地上的人保持着蜷缩的姿势僵硬了一会儿,而后竟然从喉咙里发出了类似恸哭的哽咽,“带我走吧……带我走!”

    看他一动不动却止不住发抖的样子,便知道是被吓坏了。华徴嫆垂眸低叹,扯住他的袖子,“走,我带你走。”

    容沅这才抬起惊慌的脸,双目胆怯的看着她。

    嘴唇微动,双手却比声音更早出动。华徴嫆被握紧了手,深深地皱了眉。原本见这人是容沅她就很不舒服,这下被握住了手,抽还抽不出,心里更是一阵厌烦。

    但是君轻尘还在这,她的身份不能暴露在这。

    容沅看清了她的样子,又看见周围一圈全是人,竟不怕了,反而激动得不行,大叫着:“我出来了?我出来了!?”

    华徴嫆沉了脸色,对众人低声道:“这人是我的朋友,可能因为被方才的雷击中了脑子,有些疯魔了,吓到了大家还请见谅。”说罢她阴沉着一张脸,带着容沅往外走。

    众人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柳胭脂的反应倒是快。

    “哎哎哎,你朋友砸了我的场子,吓跑了今年的评审,你就这么走了?!”

    君轻尘原本两次想伸手抓住华徴嫆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时干脆就站了出来:“姐姐莫气,今儿出的问题损失了多少,统计出来报了账到王府东宅去,账目我全数报销。”

    柳胭脂听了这话,也不见她乐呵。但是愁眉紧锁的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君轻尘立刻叫上双狼追了出去。

    “行了行了,撞到的桌椅啊都给我摆起来,没事啊,就一个疯子掉下来了而已!”柳胭脂这么说着,心里却不踏实。她这顶棚可搭的结实啊,竟然就破了个大洞?她怎么就不信这无缘无故的能有一个被雷劈成傻子的人从上面掉下来呢?

    况且今儿这赛也是比不成了。她精心挑出来的云飘脸脸儿都没露第二次就没资格参赛了?

    亏了多少啊……这算恐怕都算不过来,可她怎么好去找平日没少照顾她生意的君少爷多要?

    亏了啊……亏了。

    董妈妈见到柳胭脂这副肉痛的样子倒是挺开心。让她嘚瑟?被人开天窗了吧!虽然徵嫆带了个莫名奇妙的男人走了,但她这曲子都没弹完,花魁赛铁定是没戏了,也就不在意她有没有票数。反正她落香坊的姑娘都比完了,华徴嫆是最后一个。

    只是……君少爷就算了,华徴嫆这一贯保守的孩子怎么还会与另一个男人那么亲密?

    这对韶青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董妈妈心里犯着嘀咕,但想到柳胭脂这可要亏上一大笔,还是很高兴的,就假模假样的安慰了柳胭脂两句,然后摇着扇子和其他看热闹的人一起走了。

    而华徴嫆还在拉着容沅思索该去哪。

    瞎转了两圈,也没想到除了落香坊自己还有哪能去。华徴嫆叹了口气,这时君轻尘却走到了她旁边,“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华徴嫆欲言又止,顿了顿道:“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

    容沅跟着走了两圈,除了满脸狐疑,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被华徴嫆牵着袖子也没做声。

    他只好奇这眼熟的地方是哪,这个陌生的姑娘又是谁。

    不过不管这里是哪,她又是谁,总好过在那个可怕的暗无天日的地方待着!

    君轻尘看了华徴嫆一会儿,又看容沅,才道:“那就去君家的茶馆吧。”

    这时候想到自己家了?

    华徴嫆有些哭笑不得,压在心里沉甸甸的情绪反而减缓了些,点头道:“那就去吧。”顿了顿,又道,“多谢君公子。”

    君轻尘眼中漫上温柔,伸出手放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揉了揉,“和我客气什么。”

    这动作弄得华徴嫆脸上发烫,但不知怎么的竟有一种在前夫面前与人勾结的罪恶感,只得躲开了些道:“那就请君公子带路。”

    君家产业大,很多领域都有涉及,离得最近的就是这座茶楼。平日路过时可以看到这儿的客人都挺多的,但今日不知是怎么了,一楼二楼加起来竟只有他们一桌人。

    难道是被方才的雷声吓跑了?

    君轻尘将华徴嫆安置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间,自己则坐在外面的桌前。华徴嫆与容沅进了小间,华徴嫆转身就要关门。

    “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像什么样子,你还想关门?”君轻尘皱眉。

    华徴嫆犹豫了下,扭头看容沅。

    容沅则是有些警惕,更多的是茫然。

    “妾身要与他谈的事情很重要,不好被旁人听见,还请公子见谅。”华徴嫆道。

    不好被旁人听见?

    对啊,他就是个旁人。

    君轻尘顿时瘪了一股气,朝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意思是随她去,而后就鼓着两腮不说话了。

    华徴嫆犹豫了下,到底没把门完全关上,留了窄窄的一道缝。想着这墙挺厚的,门也挺厚,君轻尘坐的离门还是有一段距离,应该不是特别容易听见他们说的话吧。

    她不是因为防备他而不想让他听见,而是和容沅的谈话定然不会很容易让他们之外的人懂,更不要说理解。

    关了门,华徴嫆转身肃穆的看着容沅:“随便坐吧。”

    容沅已经完全恢复过来,见只剩下了她一个柔弱女子,防范也少了许多,先是极有礼数的行了礼,道了句“多谢姑娘今日救命之恩”,才撩起衣摆坐在了华徴嫆对面。

    一旦两个人相处起来,当日那些种种不愉快的事情又浮现在了脑海之中,令她身上发冷,眼神也控制不住的凉:“容沅,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

    容沅迟疑了下,“恕在下愚钝,请问姑娘是?”

    “华徴嫆。”

    不等他话音落下,她便冷冷的回答。

    容沅愣住了。

    “嫆儿?”

    亲切的称呼,却只属于哪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妹妹。华徴嫆忍不住冷笑,果然这个男人不会想到是她。

    “嫆儿,真的是你?你怎么变了个样子?”容沅站起身子就往她这边走来,还亲昵的伸出了手想要拥抱她。华徴嫆一贯不算敏捷,这一次却飞快的站起了身子躲开,防备的朝他低吼:“不要过来!外面可是有人在守着的!”

    容沅看了她一会儿,语气软下了:“嫆儿,真的是你么?经历了这么多事我都不知道该如何了,但是能再见到你真好。”

    庆幸的语气,十分的亲切。

    华徴嫆只有冷笑。

    她可不觉得再见到是什么好事。

    此时容沅心里满是他乡遇故知的心喜,也就没怎么注意华徴嫆的冷漠。毕竟他遇到那些事之前刚和“她”吵过架。

    “嫆儿,这是哪儿?”

    “云来。”

    “云来?我自小在云来长大,对云来再清楚不过,这里虽像,可绝不是云来。”容沅摇头。

    华徴嫆深吸了一口气。

    “现在是凌帝统治下的沧澜国历八零六年,这里的云来城,是你生活的云来城的前身,两者相差壹佰零九年。”顿了顿,冷冷的看着满脸惊讶愕然的容沅,淡淡道:“这里是百年前的云来城,算起来此时容家还未在云来扎根,大概就连容老夫人也还要几十年后才会出生。”

    容沅半张着嘴听了半晌,笑得有些没底:“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么?”华徴嫆绕到了另一侧坐在软座上,抬着下巴看他,“你和我一样,回到过去了。但你又和我不一样,我回到了这个百年前的云来城,相貌与身份都变了。但是你……容貌还在,声音也未变,你还是你自己。”

    那个杀了她的容沅。

    哪怕有着俊朗的容貌,此时看她也没了那时的嫌憎。可当她真的表明了身份呢?他会如何?

    她突然很好奇。

    容沅失神的坐在了圆桌旁,消化了好一阵子才道:“那……嫆儿,你在这生活了多久了?”

    “几个月。”

    “还习惯吗?”

    “也没什么不习惯的。”

    “那就好。”容沅松了口气,“那我们的家就还在。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也不是不能在这生活。不能回去的话,我们就在这生根发芽……”

    “别做梦了。”

    自我安慰般的话被生生打断,华徴嫆看着他冷笑,“你知道我是谁么?”

    容沅一顿。

    “新婚之夜,受老妇人之托放下了最后一点尊严求你一起为容家延续香火,却被你扛着扔到了井中,我死而复生来到这里……你猜我是谁?”

    明艳得不可方物的脸儿安上了诡谲的笑容,阴森里带着恨意的杀气,这巨大的反差反而更叫人心惊胆战。容沅脸色顿时惨败,身子抖着往后一蹭,直接带着长椅一起坐在了地上。

    “你……你是华……”

    “华徴嫆。和你的正牌妻子一样名字,但是生得丑陋的人。”

    容沅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出声。倒是房门旁似乎有个人在站着。华徴嫆发现了,也没多说,只是沉着脸盯着容沅。

    等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她真好奇,杀了人的人,却发现自己杀过的人正在面对着他,而且还成了他唯一认识的人,这种感觉是该如何。

    她只觉得此时的自己痛快极了。以这种高傲的身份与口气对着自己的仇人说话,哪怕还没报仇,也能让她舒坦许多。

    然而片刻之后,容沅的答案却与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基本就是在避重就轻的转移了话题:“不管你说是哪个嫆儿,都是我容沅的妻子。先前对你那样是我一时间昏了头,往后我定然会好好待你,补偿欠下你的那些。”说着他站了起来,向华徴嫆迈出步子,还伸出了手,“嫆儿,和我一起回家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回家?重新开始?

    华徴嫆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心情说出的这种话,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但至少,她只觉得冷。单纯的冷。连笑都笑不出了。

    “容沅,你还不明白么?此时容家还未迁徙到云来,就算云来有云家,他们也不会认你这个几代之后的子孙,所以——你没有家了!你的爹娘、你的奶奶、还有你那可爱的妻子,我的妹妹,他们都不曾出现在这个地方过,你在这里一个家人都没有了!”

    容沅的笑容有点僵,苍白道:“至少我还有你……”

    华徴嫆摇头:“你不会有我。在这里我毫无牵绊,你以为你还会成为我不得不攀附的对象吗?”

    容沅皱起了眉,“嫆儿,别这么说,你不是因为我的好才嫁给我的吗?嫆儿,我们……”

    “别和我说我们这个词!”华徴嫆站起身子怒吼,“你是你,我是我,我们的关系早就被那口井隔开了!”

    容沅还想说点什么挽回,可房门却被推开了。刚想怒斥来者不懂礼数,却见进来的是之前和他们一起走的男子。容沅不是傻子,还很有头脑,只是有时候容易冲动,但关键时刻还是可以冷静的思考。

    路上他听到这家茶楼都是进来的人的家里开的,现在的他若真没了容家做依靠,恐怕在这人眼里只是蝼蚁般不值一提。

    迅速收敛了神情,回归到温文尔雅,容沅朝华徴嫆伸出手道:“嫆儿,跟我回去吧。毕竟我们是夫妻,我们二人相互扶持的话,往后的日子不会太难过的,我会尽自己所能给你最好的。”

    华徴嫆在看到君轻尘进来后就没打算和容沅对话了。只白了容沅一眼,而后就站在原地垂眸不语。

    君轻尘在外面听到华徴嫆的喊声,本就觉得奇怪,再进来看着这两人的态度,加上他进来之后这个白衣男子说的话……

    他眨了眨眼睛,表情微妙的扭头看向华徴嫆:“你成过亲?”

    华徴嫆眉心一跳,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可真会抓重点。

    容沅想说话,但在发出了第一个模糊的音时就被君轻尘制止了:“二狗,把这位公子带出去,本少爷稍后有话和他说。”

    双狼领命,毫不留情的一手捂住了容沅的嘴,另一手拖着他就往外走去。

    华徴嫆看得竟有些暗爽。容大公子也有这被人拖着走的一天啊。

    真是报应。

    但是君轻尘还被完全蒙在鼓里,只觉得匪夷所思。见她目光闪闪的看着门口,心里更是一阵不悦:“他真是你丈夫?”

    华徴嫆才注意到他发黑的脸色,吞了吞口水,“妾身……”

    “是,还是不是?”君轻尘咬牙。

    华徴嫆移开眼默了默,终于毅然与他对视:“曾经是,但现在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他是你前夫?”君轻尘的表情很微妙,“你是弃妇?”

    这个样子,用弃妇来形容合适吗?

    好像说是被害人更合适呢……

    纠结了一下,华徴嫆挺起胸脯道:“妾身不是弃妇。是妾身不要他了,他才是弃夫。”

    “……”

    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君轻尘差点就信了。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开元女帝的年代,女子抛弃丈夫这种事应该已经极为少见了吧?一般有些忍耐力的女人都会与自己的丈夫一直相处下去,哪怕有许多不愉快,为了孩子与家人以及自己的生存之类也都不会去轻易抛弃自己的男人。

    何况眼前这个虽然脾气波动有些大,但是忍耐力看起来还是很强的鸡崽子。

    只是……她的身世他大概都调查得清楚了,里面分明没有她成亲的桥段。成亲可不是小事,看对方的样子虽然开始疯癫了些,但也不像是随随便便找个大树下跪一跪拜一拜就算是娶了妻的人。

    “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的?”君轻尘忍耐着满脑子的疑问,打算逐一问完。

    华徴嫆道:“就在今年。”

    “你去落香坊之前?”

    “是。”也可以这么说。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休了他的?”

    “就在方才,口头上。”

    “……”

    华徴嫆特别想叹气,但她必须坚持一幅淡定的样子。所有的答案她都不算骗他,也真的不想骗他。只是偷换了概念,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不信神佛,不信转世。她怎么解释都只能苍白无力。

    “不知君公子可否借妾身一副纸笔,妾身现在就要写下休书给他。”

    君轻尘看怪物一样看着她,半晌才踉跄了一步开了门,出去对着二楼的小二道:“拿一副纸笔来,要上等的!”

    茶楼中常有文人墨客拼一拼吟诗作画,也因君少爷曾经极爱书画,所以一直备着上好的笔墨纸砚。听到少爷叫了,小二立刻卷起袖子就从柜子里拿出了最好的家伙送了过去。

    只是,竟不是少爷用,而是少爷旁边这个姑娘用?

    小二看着姑娘拿起了笔,以为人家要写什么厉害的东西给少爷过目,就好奇的留在一旁看着了。结果,华徴嫆写的却令他大跌眼镜。

    “意不合不相为谋,情不合不如离散。愿相公相离之后,可重振雄风,再创伟业,巧娶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女。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落款,华徴嫆。

    君轻尘眯起了眼,视线落在那落款上,眼眸的颜色深不见底。

    小二则是大吃一惊,这姑娘咋写的是休书?她要休谁啊?少爷?

    看少爷这脸色,还真像少爷。

    可少爷不是没成亲吗?

    双手拿起休书吹了吹上面的墨迹,华徴嫆看着君轻尘:“那妾身现在要去把休书交给他了。”

    君轻尘深吸气,“去吧,我陪你一起。”

    小二更是目瞪口呆。

    这姑娘难道是为了少爷,休了自己的相公?

    罪过啊罪过!他们一直以为少爷长着这张好看的忍不住让人上去划两刀的脸却鲜少有女人主动向他示好是因为少爷命里头有什么问题呢,原来他们只是没看到人家小姑娘为了少爷有多疯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好像已经习惯了并肩而行。华徴嫆原本想后退一些,但她慢了脚步,发现君轻尘的脚步也跟着慢了。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就走成了这个节奏。

    也是这一段短暂的路上,华徴嫆才蓦然想起,自己正和朝思暮想的人在一起。他们没有变成陌生人。

    真是……被容沅这么一搅合,她整个人都蒙了。

    容沅在楼下被一脸冷漠的双狼扣押着,身边有这么一个彪形大汉在他这个文弱商人也不敢多动作,只能焦急的等。见到君轻尘和华徴嫆一起下来,他立刻站了起来,面色不善特别有底气:“你是谁,为什么和我的妻子站在一起!”

    华徴嫆一见到他就不高兴。刚想开口,手里的休书却被抽了出去。

    真是上好的纸,被她那么紧握着,抽出去竟然只有两道褶皱。

    君轻尘拿着休书送到了容沅面前,字字低沉深刻:“看好,她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

    “你……”容沅瞳孔骤缩,扭头去看华徴嫆,“嫆儿,为什么?为……不,不可能,是他逼你的对不对!”伸出指头怒气冲冲的指着君轻尘,他几乎忘了这是在一楼,虽然茶楼里没人,但街上还是有很多人的。

    “是他逼着你写了休书对不对!嫆儿,你不可能抛弃我的!一定是他逼着你的!”

    华徴嫆咬了咬唇,“不是他,是我自愿写下的。”

    容沅沉默了一阵,动了动嘴角,笑的有些阴森。

    “是不是因为他长得好,又有钱,所以你看不上现在一无所有的我了,你变心了?”

    君轻尘听了这话,也多看了华徴嫆一眼。

    华徴嫆的眼神冰冷,没有愧疚自责,也没有逃避掩饰。

    “是,我变心了。轻尘比你长得好,比你家世好,就连身高也高你一头,你有什么资格和他比?”

    容沅的脸,瞬间就黑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