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068.别的心上人

068.别的心上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君轻尘这么问的时候,语气中没带半点责备,倒是有些啼笑皆非。君颜被他说的也有些红了脸,小声嘀咕:“我就是……希望哥哥能好好的。”

    “你哥现在就好的很啊。”君轻尘当真是哭笑不得。

    殊不知这一句话却听得君颜眼前一亮:“对,就是这样!”

    “什么就是这样?”

    “这个语气啊!这才是我熟悉的哥哥!方才太温柔我反而不习惯了!”君颜一本正经的说。

    君轻尘笑着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你哥永远是你哥。只是因为闹腾的太久了,累了,想静下心想一些正事了而已。但是颜儿,你的终身大事至关重要,不能因为我而影响了你自己的一辈子,知道吗?”

    君颜垂下头咬了咬唇,“我只是……虽然我一直都很想念白,但是他回来之后,我才发现很多事情都已经过去太久了。他离开的时候我才三岁,他回来之后我却已经及笄了。哪怕我对他向往的心没变过,可他呢?他现在真的变得令我陌生了。我好怕自己嫁给他只是一个错误,等到往后追悔莫及。”

    “念白确实变了。他以前是个很老实的人。”君轻尘也赞同她这个观点,但是转而又道:“但他毕竟在鹃山闯荡那么多年,现在父母双亡,身边只有一些朋友相互扶持,能够做到今天的成绩已经是他实力不俗了。变化是必然的,若他不变也难在鹃山有这样的成绩。”

    听到沈念白的身世时,君颜的心里是苦闷并且隐隐抽痛的。

    但是她所担心的事情也不能就那样被盖过去。

    “哥,我真的怕,怕我与他成亲之后,他会将君家的财产全部夺走,怕他对你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就那么大点脾气,再多也装不出了,这么个软柿子一样的,嫁给了他再没你和爹娘撑腰,我自己怕是也不会好过。”

    君轻尘无奈的笑了:“颜儿,听哥说,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的,哥哥也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一击。与念白争君家产业这事是爹为了防止我懈怠,一早就决定的,并且爹也留下了一手,就算我们其中一方输了,也能得到两成的财产,这样一来,想想啊,就算哥哥输了,也没你想的那么惨啊。”

    “可是……”君颜噎了噎,想了许久辩解的话才道:“哥,不是颜儿说屈了你,这些年你真的是玩得太过头了,眼下你的名声与人脉都远不及念白,与他相争,连我都能看出你的赢面不大。念白变了,我真的怕他变得冷血,变得六亲不认了。颜儿只有你这一个哥哥,若是念白欺负你,颜儿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傻丫头,都想哪去了?”君轻尘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念白虽然是比起之前有了变化,但他也有没变的地方。你想想,在念白的心里,你还是很重要,那么不论是哥赢了还是他赢了,往后咱们一家人都是纯粹的一家人,都能安然无恙的好好相处。”

    君颜担忧的看着他,欲言又止,只能委屈的噘着嘴摇了摇头,眼睛还是红彤彤的。

    君轻尘也很无奈。对待某个鸡崽子他可能有一百种方法让她收回眼泪,可对待自己妹妹他反而拘束了很多。到底还是因为妹妹是在为他着想才想放弃自己的婚约和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他又怎么能糊涂的支持她这样做?

    不管念白变成什么样,他对颜儿还是真心的。这一点,君轻尘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反正就是能打包票。

    难道是因为他和沈念白一样,都在思念着一个人,又在苦于不知如何才能好好的和她在一起?

    谈话间,楼上的琴声已经转为了两个姑娘的歌声。歌声过去了,又换上了另一首不同的曲子。君轻尘心里一动,掐了一下君颜的脸蛋,“走,咱们上去一趟。”

    “上去?”君颜纳闷,“倒是从我和念白谈话到一半起就听到上面吵吵闹闹的,又是琴又是歌,上面在做什么?”

    “算是在庆祝吧。”君轻尘说着打开了门,而后在门口似是随口道,“你未来的嫂子也在上面。”

    君颜登时一哆嗦,瞬间沮丧了脸:“什么啊,明溪也在啊?那我不去了!”

    回过头便见到她扁着嘴的样子。君轻尘倒有些茫然:“为何提到明溪你是这般表情?”

    君颜闷了闷,很不开心的道:“哥,你这脾气和娘一样死撅死撅的,看着是没什么,好说话的时候当真是好说话的样子,可说到你不乐意的地方你可是要赌气呢,有些话我就不说了,讲到这个份上你能听懂多少就看造化吧!”

    她这绕来绕去的话,反倒令君轻尘无奈,妹妹摆明就是有话想说但怕他听不进去,只是这一招欲擒故纵用得可不太巧妙。

    “行了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你也知道你哥不喜欢绕这些没用的弯子。”

    君颜扁了扁嘴:“反正我就是觉得,明溪这人分不清好坏,不适合哥哥。”

    “分不清好坏?为什么?”

    君颜耸肩:“她看着呀,是挺机灵的,也挺可爱的,毕竟比我还小一岁呢,天真点也正常。但是她这天真的连好坏对错都分不清,有时候明明厌烦还要装作随和却带着委屈可怜的样子,可能你觉得还好,我这同样身为女人的可就忍受不了。”

    君轻尘眸光微动,“先上去吧。”

    君颜叹气:“我就知道说到她的坏话,你就听不进去。去年我去鹃山想看念白的时候不是没见到么,可却见到她和别的……”

    “上面的不是她。”君轻尘打断了她的话,脸色捉摸不定,“是别人,但也会是你的嫂子。”

    虽然这个“但也会”就摆明了他还是要娶明溪,但“是别人”这个词已经足够让君颜大吃一惊了。

    哥哥还真的有别的心上人?

    先前听娘亲说哥哥另有心上人的时候,她还小小的期待了一下哥哥会不会放过自己,离那明溪公主远点。可当她见到其人的时候,发现竟还是一个比她小的小丫头,长得又瘦又小,衬得眼睛又大又贼,也不知道哥哥和娘亲是怎么喜欢她的。好在后来误会解释,原来哥哥根本就对她没什么兴趣,但她还是死皮赖脸的讨好娘亲,甚至还成了她的干妹妹,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人!

    那这一次,哥哥的心上人又是谁呢?

    君颜默不作声的跟着君轻尘上了二楼,刚到楼梯的转角便能听到清晰的琴声铮铮入耳。

    “这琴声可真好听啊。”君颜小声嘟囔,完全忘了这是在自己家的地盘似的,悄悄跟在君轻尘旁边扒着扶手探头探脑。

    君轻尘听着她惊讶的赞叹,心里顿时涌上一股骄傲的情绪。明明八字只起了个笔,可他听着就感觉是自己即将过门的媳妇被家里人夸了似的开心。

    往上走去,发现二楼的空场竟被挪成了百人宴的样子,从她的角度看,一排美人曼妙的背影映入眼帘。君颜忍不住咋舌:“怎么这么多女人,她们来干嘛的?”

    有着琴声和宴席上谈论的声音做掩盖,她在楼梯上说话也没人听见。君轻尘见她好奇的想往上走,及时的拉了一下她的胳膊。

    “颜儿,你不宜再往上走了。”

    “为什么?”君颜不解。

    君轻尘拿指背抵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上面的姑娘,都是妓女,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上去有失体面。”

    君颜:“……”

    君轻尘看着她瞬变的脸色道:“她也是里面一员,但不是低俗的风尘女子,而是中间弹琴的那个。”

    君颜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但听了他这话,还是悄悄的探头往中间看了一眼。

    前面的人都坐着,她却是站着,视野范围广阔些,一眼便望见了中场席地而坐的女子。只见她轻装粉黛,一袭浅粉色罗裙紧裹在身,笑容恬淡而平和,不张扬做作也不故作矜持,自然得令她第一眼看上去便想离得近一些,细细了解这是怎样一个女子。

    这时面对楼梯而坐的两个姑娘和宾客透过缝隙看见了君颜,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君颜也发觉自己有点走出去了,忙躲在了君轻尘身后。

    这时曲终,华徵嫆收了琴站起身行礼,转身时刚好见到了君轻尘和他背后躲着却露出头的姑娘,心里蓦地一紧,垂眸装作未见的回到了穆韶青身旁坐下。

    “徵嫆,你脸色又不是很好看,是遇到什么事了吗?”穆韶青这样问着,下意识的就往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楼梯上除了两个守着的小二,没有其他人。

    华徵嫆摇头:“只是手指稍微有些疼,估计是方才弹奏时有些用力了,没什么大碍。”

    这样说着,她强制自己似的没往楼梯看。

    虽然好奇的心像被蝼蚁啃噬一样。

    穆韶青不疑有他,关怀道:“既然不舒服,那我们早些回去吧?”

    “不用的。”华徵嫆连连摇头。她又不是什么有特权的人,提早回去岂不是给自己找难堪。

    穆韶青关怀心切,本没想太多。但被她拒绝之后也想到了他们俩这关系现在先回去必然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也就作罢了。

    倒是楼梯下,君颜揪着君轻尘的衣角道:“哥,你不是说她是我未来的嫂子吗?她怎么还和别的男人坐在一起?”

    君轻尘见到时虽也有不开心,但毕竟在妹妹面前他不好让自己下不来台,只道:“她在青楼身不由己,被安排到与谁坐在一起也是无法抵抗的事情。况且只是坐在一起而已,不会发生什么,也不必计较太多。”

    这头他话音刚落,那头二楼的楼梯上就有女子娇嗔:“哎呀金爷,不要摸人家嘛,这光天化日的多不好呀。”

    “嘿嘿嘿,光天化日不让摸,那晚上咱们再来?”金爷淫邪的笑着,摸着姑娘的手下了楼梯。

    见到脸色全黑的君轻尘,那金爷还愣了愣,而后立刻讨好的笑着拱手道:“哎哟,君大少爷,许久未见许久未见,没想到竟然能在这碰上您!”

    君轻尘黑着脸哼了一声:“我也没想到能在我家的地盘上碰着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如此不入流之事,难道不知道君记酒楼的规矩么?舍妹在此,还未出阁,金兄这样可是影响不大好。”

    金爷听得脸色变了又变,原本还想说正好碰到了就一起喝两杯,麻烦君家照顾照顾自己的生意,可听君轻尘这么说也只有赔礼的份。再者这云来的商业君家占了大头,新来的沈家可以说是唯一能与之抗衡的了,但偏生沈老板的未婚妻就是君大少爷的妹妹,也就是前面站的这位小姑娘,那可是万分得罪不得。金爷只能心里暗暗叫苦,自己调戏个非良家的姑娘怎么还得看着人的脸色呀!

    好在姓君的和姓沈的有一场比拼在明面上摆着,推脱也推脱不掉。他们这些不得不屈辱的求分一杯羹的,只等着两家撕的头破血流,坐收渔翁之利了。

    君轻尘也没有太为难他的意思。毕竟他虽是君家大少爷,但君家的家产他还没权利接手,只是偶尔出现了解一下大致情况,他自己的生意与这些店铺是没有牵连的。

    “行了,你走吧,记得莫要在君记生事,否则后果大该如何应是不用我多说。”

    金爷连连点头:“是是是,在下明白!”而后便快速的走了,连跟着自己的姑娘都没再多看一眼。

    “真怂!”君颜朝他的背影吐舌头。

    “这就是你哥哥在云来城的情况。”君轻尘轻笑,“哪怕再不入流,也有的是人给点头哈腰。”

    君颜无辜的看了他一眼。

    “可是哥你不是一直很讨厌这样,差点弄得和爹爹断绝关系吗?”

    “是啊。”君轻尘点头,“所以当我发现我的举动并不能改善爹娘的关系后,终于放弃怄气了。他们的事到底是他们的事,我也得好好活着才行。往后就算没有爹的势力,我也会做一个在云来站得住脚的人,不能让我的妹妹为我担惊受怕而失望,也要……做一个让她觉得可以放心依靠的人。”

    他说这话时,目光柔情似水。君颜看得都揶揄的笑了:“哥你还挺喜欢那位姑娘的嘛。”

    君轻尘挑眉,不置可否。

    “那哥哥你还去不去鹃山?”

    “去,当然要去。”

    还是在想着明溪啊?君颜忽然觉得有点不公平。她是向往着男人只有一个女人这种生活方式的,若是沈念白已经他娶,她断然不会再喜欢他半分。可就是因为沈念白还是孑然一身的等着她,她也才一直倾心着。若不是沈念白和哥哥的关系太危险,她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

    但是,毕竟她也是向着自己的哥哥的。这沧澜国也早就将一夫多妻化作常态,谁都不好多说什么。何况哥哥娶了个公主,那往后的身份就是驸马,想在哪里站稳都不会太难,她也只能默认了。

    “那哥,我也不好一直在这抛头露面的,就先回家了,念白与我的婚事我还要多冷静的考虑考虑,你们就给我一些时间吧。”君颜道。

    君轻尘点头,又道:“记得嘱咐去备辆软轿,你一向坐不惯马车就不雅硬抗。”

    “知道啦!”君颜快速的往楼下蹦跶去。

    君轻尘无奈的摇摇头,忽觉有人注视,转身只见穆韶青站在他上面一点的台阶上。

    “君少爷,好久不见。”

    “恩。”君轻尘瞬间冷下了脸,“穆公子有事?”

    “借一步说话,想与你谈一谈徵嫆的事情。”穆韶青道。

    君轻尘抿着唇看他,而后又抬眼往更上面的方向看去。

    穆韶青心觉有异,也回头看,发现华徵嫆竟站在他身后。

    “徵嫆,我不是……”

    “本想下来透透气,但是好像打扰了二位谈话,我便先回去了,你们二人请便。”华徵嫆牵起笑容道,说罢转身迈步。

    穆韶青想解释,但又不知该拿什么借口留下她令她不要误会。正在犹豫间,已经有人跨了两步上去拽住了华徵嫆,“已经来了,就想这么走掉?”

    华徵嫆其实心里是有点忐忑的。她总觉得今日的穆韶青有些不自然的古怪,好像一直在留意着什么,所以她也装作不在意的注意着。直到君轻尘的声音隐约传来,穆韶青又借口出去一趟,她才彻底心里没底,生怕是因为穆韶青发现她与华芷柔的不同,找君轻尘询问。

    脸色苍白的笑了笑,华徵嫆问:“那要怎样公子才肯放妾身回去?”

    “亲我一下。”君轻尘毫不客气的说。

    华徵嫆猛地一愣。

    “公……公子,妾身……”

    “你不亲?那我可要亲你了啊。”君轻尘说完,毫不客气的把她扯到了自己身边,按着她的后脑侧过脸就在她的唇上轻轻印了一个吻。

    华徵嫆慌乱的看了穆韶青一眼,脸颊飞速漫上两朵红云,“公子,你怎么可以……”

    “我说可以就可以。”君轻尘霸道的笑着松开她,满意的打量着她道:“脸色好看多了,这才像个样子嘛。庆祝的日子就不要白着脸了,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通通和我说,你方才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那个神气活现的鸡崽子。”

    华徵嫆听得鼓起了两腮,怨怪的噘着嘴,提起她粉色的裙摆道:“妾身今日本就不是鸡崽子。”

    “那你是什么?”

    “……”听他问得语气,她都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行了,回去吧,我原也想与穆公子谈些事情,谈完再找你慢慢聊。”君轻尘说罢还别有用意的眨了下眼,而后舔了下嘴唇凑近她耳边,“还有,你方才叫我什么?恩?”

    这声音,听得华徵嫆毛骨悚然的直起了身子:“爷!妾身先走一步!”

    君轻尘彻底满意,摆摆手道:“去吧,多吃点,瞧你这憔悴的样子,我都要怀疑落香坊是不是虐待你了。”

    听见这话,穆韶青明显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华徵嫆受到的对待,已经与孽待相差无几了。

    待到人影儿消失在视野中,两个大男人才相继下了楼。还是方才那间坐过的小间。君轻尘随意的倒在了软座上,手一挥:“随便坐吧。”

    穆韶青道了声谢,正经的坐在了他对面。

    君轻尘也不客套,开门见山道:“你想与我谈什么,但说无妨。”

    穆韶青顿了顿才道:“今日在下的娘亲来君家点菜,可是与君少爷事先沟通过?”

    “没有。”君轻尘果断道,也不多解释一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穆韶青沉默了一下,“那可真是巧合。”

    君轻尘哼笑了一声,不在意似得慵懒的看着他。

    虽然眼前这个比自己大概小上两岁的男人对华徵嫆一直不错,也算替他照顾了她一阵子。还替他轻易就找到了答案,知道偷华徵嫆银子的人是谁。但是,他看他还是觉得不爽。

    “君少爷与徵嫆相处的时日大概也不算少了,对她也一直照顾有加,在下对此是十分感激的。”穆韶青道。

    君轻尘抬起眼皮,又缓缓眯起细长的眼,“我照顾自己的女人,用不着你觉得感激。”

    “君少爷已经笃定了要娶徵嫆吗?”

    “是。”

    “那为何君少爷迟迟不将她赎出去?”

    “……”

    为何不将她赎出去?这个话题正是他不想提到的。与燕商那边洽谈之后交付的定金全数来自云王,虽然一个月内便收益斐然,但他的性子是不愿欠人的,本金回来之后立刻先将云王那边借来的还清了。原本是剩下一些的,可是桃江那边又暂时需要大量银子来补给他手下专挑出来养的精兵护卫,因此他是想将她赎出来,但这个想法也只能暂时被耽搁一下,等着下一笔收益统计出来。

    然而资金不够这个话题,君轻尘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