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079.感情到底太危险

079.感情到底太危险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华徴嫆见三个大男人都出去了,自己的心里头也松快了几分。虽然君轻尘还在,但这感觉像是瞬间就不一样了,卸去一身防备,软趴趴的双手伸直倒在了桌上,令手自然的垂在前面,晾着上面擦的膏药。

    君轻尘坐在一旁,发现杯里的茶水已经不知是何时的了,便道:“去叫伺候你们的婢女换一壶新茶来。”

    华徴嫆抬起眼皮又耷拉下去,“无双出去帮韶青办事了,还要过些时候回来。这阵子我们有什么需要的都得自己去取。”

    估计她是为了避免与人接触,才很少出去吧?

    好在已经替她除掉了一个大麻烦。

    君轻尘问道:“陆无双现在过得如何?”

    陆无双,是无双的本名。华徴嫆偶然听见穆韶青提过一次。不过在青楼里大家从不会直呼大名,哪怕是朋友。

    “她呢,过得还挺好的吧。比起刚开始一时间接受不了的样子,已经好了很多了。虽然每天做着粗使婢女的活,但我们这一排的也没人敢欺负她。她的屋子也没被收回去,不用住下人房,除了洗涮缝补累了些,倒是也不用应付其他客人了。挺好的,我都想去做婢女了。”

    好好的主子不做,要去做婢女……这鸡崽子!君轻尘已经确认无疑了,她一定是谷子吃多了脑子里就没个别的玩意!

    面上不动声色的道:“她没事就好。”心里却是有些无奈张弛这个人的做法。不过终究是旁人的事,他不好多干涉。能做的大概只有吸取教训,至少自己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对于之前发生的这件事,华徴嫆也是有几分唏嘘的。听青楼里的姑娘都认为张弛张公子是个绝对的良人,不成想却害得无双那么伤心。那她眼前的这位,是不是也会如同他的挚友一样,对她好的没话说,把她哄得团团转之后再把她狠心的伤一下?

    感情这事情,到底太危险了。哪怕动了心思,也不能再错下去。

    华徴嫆警告着自己。

    “你就没打算与我细说一说你与那容沅的事情吗?”君轻尘问。

    华徴嫆微滞,“容沅?”

    “别和我说你不认识他了。”君轻尘板脸道。

    华徴嫆犹豫了一会儿,“没什么好说的,都是过去的事了。”

    就因为是过去的事,君轻尘才要知道。现在玄毒还在打听容沅的消息,听闻容沅这人动作倒是快,已经出了鹃山在往道巳山赶去。鹃山城与道巳山城距离之间隔着一个地域辽阔、面积与云来不相上下的浅业,但浅业地广人稀,土地相对贫瘠,可谓行路难。想要从鹃山越过浅业往道巳山赶路,花费必然不小,那人却能在短时间内凑足路费,也是不可小瞧。听玄毒传回来的消息说容沅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不知出了几个什么样的营销点子,竟然令鹃山的几个大户商家都对他赞赏有家。容沅他只是在鹃山走了个过场,出的点子却使得那些商户争相效仿。如此放弃了大名大利而选择继续赶路的人,按理说应是不会那么容易冲动,却做出了害命之事,他是真的很好奇,华徴嫆与容沅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哪怕她的第一次是他的,这也是必须要知道的一件事。毕竟容沅这个人,也是来历不明,但去向却很明确。不似华徴嫆这样始终待在落香坊里没打算出去。

    容沅大概就是要去找其他的容姓之人。但道巳山的那些人里确实又没有一个人知道容沅是谁。

    华徴嫆和容沅,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此时断不可威胁,也不可利诱。君轻尘知道华徴嫆身子不适,也就不去为难她了,而是道:“如今屏门那便大致已经重新整顿分配,桃江似乎正在稳步攀升,受到重视。来年春种之前云来的兵都不好再调,皇上与云王都不会顾此失彼。虽然屏门被攻陷的话,定然是有损我国士气。但云来的粮食产出、矿物产出都太过重要,也是维持着国脉,这一条件若是崩溃,沧澜只能更快走向灭亡。眼下剩下的兵加上临时凑过去的大概有两万余人,由桃家父子带着,至于萧国那边听闻似乎暂时没什么大动静。因为萧国与华辰又打起来了。”

    华徴嫆抬了抬眼,看着他道:“萧国还真是消停不下来。”

    听了她的评价,君轻尘笑了笑:“这片土地上,已知的大国有四个,小国有两个,其他叫不上名号的不知有多少个。萧国却在轮番开战,不仅在与沧澜和华辰打,还在与北处的富饶小国无征国打。其余的千齐和闽越都是因离得稍远,不方便开战,并且之前千齐分离出的郑家藩王还联合过,虽然郑家灭了,但萧国也不好再找千齐国的麻烦。还有津淮国,虽然兵力不行,但能人异士过多,国家也富饶得非其他国所能比,听闻是有九尾狐族佑护,更是在隔离着几座城之间的海中央有一座名为通天的岛屿,说是上面直通仙界。也与魔界相连。如此玄乎的说法虽不知是真是假,但萧国也出过凰族之后的故事,他们向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愿与有灵物庇护的国家开战。”

    这些说法,华徴嫆都若有若无的听到过一些,倒是挺感兴趣的,听的入了迷,“那不是传闻沧澜国也有孔雀神女庇佑吗?怎么萧国还是打来了?打的还是雀屏之城。”

    “攻其羽翼,断其心力。”君轻尘简明扼要的用八个字形容了下这件事情,又解释道:“虽然传闻中沧澜分上下二界,有天地二境之分,但好像除了沧澜国的孔雀多了些,并没有人见过什么奇观异景。很多人,包括我和桃江,其实都是不相信世上有如此灵异的说法的。想要在乱世之中存活下来,终究是要靠兵力、人脉、还有银子。”

    对此事,华徴嫆扁了扁嘴,不知道怎么解释,干脆就默不作声。

    果然她还是没办法按照实情告诉他,虽不知沧澜是否有神族庇佑这种玄乎的说法,但她是遇到过玄乎的事的。能来到这里、见到他,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不论如何,妾身只想劝爷一句。”终究她还是鼓起了勇气,“爷这几年可能会多灾多难,虽不知具体事宜,但稍有不慎就是丧命的危险。爷还是要多注意些。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不管身边有谁,都要小心才是。”

    她梦到君轻尘无数次在各种地方遇到危险与意外,总是不由得联想到在小舟上时他说的六次死亡事件。她不知道六次是不是终点,也不知道自己出现在他身边能够解决多少问题。原本屏门那次助他脱离危险两次,她是以为帮他躲了过去的。结果经过前两日他遇害的事情提醒,她深觉这事还没结束。

    无论如何,她也要冒险帮着他提示一把。就算不为感情的私心,只为在小舟上他的一句温暖言论。

    哪怕这样说之后,真的印证了她的想法,她或许会被当成谁拍来的奸细,或者什么奇怪的妖孽。

    死都死过一次了,没什么好怕的了。她这样劝说着自己,效果倒是很好。

    君轻尘听罢只是安静的注视了她一会儿,而后问:“你怎么会知道我多灾多难?”

    华徴嫆想了想,起身在妆台上拿起了一根被红色的妖异花纹缠绕的竹签,上面的“灵签”二字异常夺目。

    “这是?”君轻尘也跟过去看。见她手指上涂着药,拿着不大方便,便接了过去。接过的一瞬却觉得这竹签有些微微的烫手,很快又恢复了冰凉,诡异的很。

    “这是玉屏节时妾身去神女庙替爷求的。原本是要求平安,可却掉落了一根灵签。庙里的小师父说这是一根好签,但非吉非凶顺应天意,缘分与寿同其。具体的意思小师父没有多讲解,但妾身总是有些担忧。故此提醒一下爷,希望爷能多注意几分,万不可松懈而出事。”

    “替我求的?”君轻尘倒是独听重了这一句,“非吉非凶,灵签……还真是让人有些好奇啊。”勾了勾嘴角,细长的眼眸带着深意看向旁边的少女,“华徴嫆,你有多欢喜我?是不是欢喜我许久了?”

    突然被这么问,华徴嫆倒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则是心里撞击的厉害,后退了两步,满脸通红的看着他:“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玉屏节之时,你就替我求了签。是在担心我。”君轻尘摇着头道,“回家之后娘亲还与我说过见到你的事,说你劝慰了她几句,我却没多想,原来你是为了我。”

    顿了一顿,君轻尘笑的比灵签上的花纹还要妖冶,“说说看,那日你是否也求了姻缘签?”

    原本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没什么底气,听了这话华徴嫆更是口干舌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求……是求了,但妾身只是偶然路过,随便求了一签,并未去想其他的,而且就连求来的签看都没看到一眼,就弄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