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106.人生在世何须作

106.人生在世何须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赶人。三皇子吩咐若有人来扰,一并赶出去。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不忍心啊!

    好歹是认识的人呢,看样子伤的是挺重的。

    “梵音大夫!您若听到的话,烦请出来一下!双狼的伤口裂开了,您不出来他会死的!”

    无双又喊了一声,声音是她从未发出过的高昂而惶恐。焦急间泪水肆意流淌,带了哭腔却也不自知。

    他死了,会有下一个护卫来接替。

    可是……

    可是谁来接替,谁来接替他在她心里头的那份重要?

    吱呀一声推开了门,梵音轻步自房中走出,转身又关上了门。余光扫了台阶下的两人一眼,“清静之地,莫要吵闹。扰了主子的清休,可是大事一桩。”

    他出来,两侧的守卫都要抱拳低呼一声“前辈”。梵音特别有前辈风范的点了下头,背着手悠悠走下两层台阶,却先是看了无双一眼。

    “缱绻的朋友?”

    无双咬唇,低头道:“是。”

    梵音皮笑肉不笑的抽动了一下嘴角,又看向双狼:“早说过年轻人戒骄戒躁。你这平日里深知分寸,怎么还在这受伤的时候犯浑?方才我救你一次是医者之职,现在我救你一次是看在这位姑娘与缱绻的份上。时至这身伤口愈合,你再作死一次,我都不会再动容半分,谨记。”

    双狼默了默,低头道:“前辈教训的是。”

    梵音又扫了二人一眼,命令道:“那就抬到这位姑娘的房里吧。外面天冷,再迟恐怕就没救了。”

    无双也感觉到了双狼的步伐已经虚浮,所幸她的屋子离得也不远,抄近路过两个小门儿就到了客房。无双住的客房挨着下人房,此时门口还有下人在讨论,吵闹的很,看到双狼负伤至此更是喋喋不休起来。无双见状垂了眼眸,默默将双狼扶进了屋子,见梵音搁下药箱准备施救,自己则挂着一身淋漓的血迹出了屋子,冷眼看着那帮下人道:“府里头出了事不代表你们可以消极怠工,养你们不是让你们在这市井八卦的!都去各司其职!”

    这声音不大不小,但冰冷的让人听得都忍不住禁了声。君府的下人不算多,但此时在这堆在一起确是不成样子。有两个听话懂事的仆人听到命令后立刻就去扫洒院子了,却有几个丫鬟平日里就对无双看不上眼,反驳道:“华主子的院子已被烧毁了,人也打扰不得,教我们怎么伺候华主子和少爷?这府里虽然暂且没有人吩咐我们该做什么,但也轮不到您一个住在客院儿的指点我们吧?”

    平日里她们就见着无双总冷着一张脸,从不会打招呼,对谁都视而不见的样子,看着可是不服。仗着是华主子的朋友就可以在府里横行?她们可不依!一个青楼里出来的不干不净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站在她们头上叫嚣管事!

    无双闭了闭眼,冷静的睁开眼道:“纵是主子不在,也轮不到你们这群奴才翻天。院子毁了,君府还在。难道只因毁了两座院子,你们便要弃君府于不顾?鼠目寸光的奴才永远只能做奴才,成不了大事。如此不如劝徵嫆散了你们,去找些懂事的来!”

    “哎你这什么意思!”一个火气大的丫鬟直接指着无双的鼻子叫了起来,“一个舔着男人脚丫子求生存的贱货,有什么资格说我们这些脚踏实地做工的!?”

    这话说着算是过分了。再怎么说无双也是华徴嫆的好友。华徴嫆从前也是落香坊的,现在照样是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了。这丫鬟一说完,倒是令其他仆从丫鬟都冷静了些。互相对视着想想,此时就算没人安排活儿,自己也得找活儿干。找到了说不定能得到主子的赏赐,找不到就一定没好果子吃。

    原本蝉鸣是担忧姐姐担忧的坐立难安的。这样一闹,她也给自己打了打气:“不行。主子出了事,我更不该给主子添堵才是。君府还在一天,我就得老老实实的当一天下人!外头军爷这么多,也不知早膳吃了没。我去膳房看一看,还有没有食材的,没有我想想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出去买!”

    厨娘听后也觉醒了:“哎呀,这早上饭我还没做呢,被少爷知道可是要扣工钱的!不行我可得张罗张罗去!”

    一个带头,两个带头,周围的人就这么走的只剩下了指着无双骂的丫鬟一个。这丫鬟见大家走了,心里也有点忐忑。但她想着自己好歹是君府的人,她可是君府第一批入府的丫鬟!当即就多了些底气道:“无双姑娘!无论如何,请你自重!这儿是君府,轮不到你这外人来指手画脚!还有,平日请你离我们远点儿,嫌脏!”

    无双静了许久,淡淡开口,只问一句:“我好奇,若是你去舔男人的脚丫子,能混到我这头牌的地位么?”

    丫鬟一愣。

    “光是知道在这动没有用的口的奴才,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低贱?”无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进屋。

    丫鬟咬牙追上去,伸手狠狠抓住了无双的衣服:“你别太过分!”

    这时有尖锐之物穿过窗纸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甚至来不及看清是什么,那东西就飞速的向外射去了,仿若从未来过,但却留下了窗纸上的一个洞,和丫鬟惊坐在地脸色煞白的情景。

    双狼忍怒的声音自屋子里传来:“奴才多嘴,自掌二十耳光,不从者逐出君府。”

    丫鬟看着自己衣服上被那飞去的东西划破的口子,便知道了双狼说的是谁。心里想着平时双狼不是对这无双避得远远的么,怎么今日倒帮起她来了?

    就她这愣神儿的功夫,双狼怒道:“还不动手!”

    丫鬟一惊,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道:“是!双狼总管,奴婢知道了!”说着恨恨的瞪了无双一眼,抬手犹豫了一会儿,不轻不重的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无双看也没看一眼,推门就进了屋子。

    丫鬟这也才恍然发现,双狼方才进的是无双的屋子。

    难道……这屋子里好一点儿的男人都要被那些妓子给占去了?

    丫鬟不甘心的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无双的注意力却在屋子里。见到双狼明明痛的脸上的肉都在抽搐,还在咬着牙忍耐,一边的梵音一副看热闹都不好好看的神情,悠悠的警告:“你再射出一镖,伤口就会再扯开一分。这也是自己作死,我是不会多管的。”

    双狼将头扭向床铺里侧,闷声道:“晚辈知错了。”

    “人生在世何须作,时候到来都得死。”梵音语重心长的教导,“等到你哪天真的要死了,就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心愿没有完成。虽然带着遗憾去入轮回,那遗憾会被留在身后,你会忘记,但那遗憾永远都会是遗憾。你想做过的,却没能做的,那些事别人不知道,但是你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想一想,你舍得现在就作死自己,令遗憾永远成为遗憾么?”

    梵音前辈的古怪脾气和话多这两条特性都是出了名的。双狼以前听着他和主子说时,都是自动无视了那些琐碎的言语。但当今日梵音对着自己说时,双狼又有些迟疑。

    似乎,前辈说的很对的样子。

    默了默,双狼道:“早听说前辈经历过很多事情。这是前辈自己悟出来的道理?”

    梵音也是一顿,而后道:“是许多年前,一个女子告诉我的道理。那时我不信。”

    后来……

    梵音闭了闭眼,低声道:“现在的你也可以不以为然。等过去许多年,再讲这句话拿出来细细的品吧。”

    双狼沉默了。

    始终站在梵音身后的无双看了双狼一会儿,脸上的泪早就擦干了。但是身上的血还挂着。干净的衣裳在床边的柜子里,走过去大概会令双狼想要避嫌吧?就算他现在避不了,心里也会不舒坦吧?

    从未想过自己会被这样一个人避之不及,也没料到过自己会这样在意一个人的目光。无双想了想,还是转身在丫鬟刚打来放在架子上的水盆里洗了洗手,而后悄声的走了过去,缓缓打开柜子,挑出了一件青白色的有些旧的对襟夹袄,抬着夹袄在身前不置一言的离开了屋子。

    “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安静的姑娘,身上染了这么多血,眉头也不皱一下。”梵音回了一下头道。

    “安静吗。”双狼低声嘟哝了句,也把头扭了回来,冲着头顶素色的窗幔愣神。

    是啊,平日的无双,是很安静。知道他在躲避也不曾说过什么,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独处在客房中。

    只是今日,一向安静如她,竟然那样敞着嗓子去叫梵音出来。

    也大概只有安静如她,纵使泪水满面,也未发出一点恼人的哽咽,还会那般冷静的说着理智的话,做着她认为对的事。

    想起他曾说她不知自爱,主子却评价过她一句:“人都自私,也都知爱。她却不知自爱,只因太无私的将爱全数给了另一人。她是个傻姑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