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纵然杀 > 第八十三章 密室逃脱

第八十三章 密室逃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房间很简单,只摆了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布局一目了然,根本就没有可以成线索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的话,倒是有几处很可疑。

    首先是室内的东墙,上面没有壁画,也没有雕刻,反而是用格子砖铺成的。

    还有就是,石床上铺了一张厚厚的暗色布料。

    最奇怪的是,墙壁上上明明嵌有夜明珠,桌子上去还摆了烛台。

    我点燃了桌子上的蜡烛,也许是有什么东西,惟有火光能够照出,而夜明珠照不出的。

    “喂!夜琅!你快起来,把你身下的布撕成四块,分别挡在墙壁上的四颗明珠上。”

    夜琅将身上的衣服裹好,“黑灯瞎火的,你打算对本皇子做什么?”

    我瞪他一眼就去扯他身下的布。“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我还要留着你给我干活呢。”

    夜琅咯咯咯的笑出声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要本皇子干活儿的。”

    我们两个将布严严实实地裹在夜明珠上,然后里里外外到处搜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线索。

    我沮丧地坐回到桌子前,难道是我分析错了?一定有线索!

    在哪儿?还有哪里是我没有注意到的?

    “瘸子!快来看这是什么?”夜琅从石床的夹缝里,掏出了一些石片。

    “这不是东墙上铺的格子砖吗?”我将格子砖一一抽出,一共十五片,大小尺寸是完全一样的,反正面也没有刻什么特殊的符号与字迹。

    东墙那一面并不缺格子砖。怎么回事?究竟是要传达什么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似乎能听到蜡泪的流动。

    走回桌子旁,我看到蜡烛已经燃烧到只剩一小截了。

    “等等,这是什么?”

    热蜡滴到的地方竟然出现两个数字:二八!

    什么意思?还有一十五又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坐标?回头看向东墙,横向二十块,纵向五十块。

    我惊喜地扑过去,找到十五,二十八的坐标处,用手背轻轻敲了敲。

    声音清脆!

    “夜琅,快过来!这里是空的,你快把它砸开!”

    夜优雅的走过来,手中拿着一块格子砖,冲着东墙轻轻一碰,墙上便碎出一个窟窿。

    “就这点小事儿,还要我帮忙?”

    我吐了吐舌头,取出窟窿中的钥匙。看来这间密室还是属于初级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拿到钥匙。

    我举起要是在眼前晃了晃,“接下来我们只要找到门的位置就好了!”

    夜琅淡淡一笑,走到桌子前吹灭了蜡烛。

    “喂你干嘛?”我吓了一跳,整个房间漆黑一片。

    “你要找的门是不是那个?”黑暗中传来夜琅淡然自若的声音。

    我回过头就看见,刚刚石床的位置上闪烁着淡淡的荧光。光芒很微弱,如果不是这里极度黑暗根本看不出来。

    我兴奋地跑过去,就看到整个石窗上面,就是用这种荧光画了一个大大的门!

    还有门把手!我在门把手处摸了摸,发现没有可以插钥匙的钥匙孔。

    我又使劲儿敲了两下,感觉下面也是空的。于是掏起一间匕首,狠狠砸下去。

    果然也砸出了一个窟窿!

    我兴高采烈的掏出钥匙,然后插入钥匙孔轻轻一扭,北墙上便浮现出一扇门。

    夜琅走过去,用手轻轻一推就开了。

    我高兴地手舞足蹈,“你怎么知道要吹灭蜡烛的?”

    夜琅冲我眨眨眼,“看你之前的行为就知道了。”

    ……

    出了密室之后,能看见一条长长的台阶通向上方。

    夜琅理所当然地顺走了两颗夜明珠。

    我打开地图,“如果没有写错的话,密室旁边就是古墓的后门。现在我们的位置,应该马上就能走出去!”

    夜郎抖了抖衣摆上的灰尘,“但愿如此吧。”

    台阶漫长而且坡度极陡,我感觉受伤的地方又开始出血。

    不过好在终于走到头了,台阶最顶峰是一个十平米左右的门厅。奇怪的是,与台阶正对的的确是一座大大的门洞,可惜门洞不但被巨石挡住,而且门上有很多带有倒刺的铁栏杆。

    我沿着栏杆周围仔细观察了一番,用普通的兵器根本没有办法打开。

    奇怪,怎么会被封死了呢?

    “也许是后人为之。”夜琅不知什么时候跑到我右边的一处暗道中。

    暗道的入口非常狭窄,只能容下一人通过。因为它的方向正好与台阶垂直,所以我完全没有发现。

    “你说有人故意堵死了出口?”我赶忙掏出地图再仔细核查一遍,发现上面的确没有画出纸条暗道。

    “古墓整体的造墓风格壮观中略带朴实,呈现出纯正的王者作风。然而此处压迫感甚强,处处散发着戾气,倒更像是牢狱。”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有这种感觉,像是完全被困起来了一样。

    夜琅转头冲我明媚一下,“不过无论如何,我们只能往前走了。”

    我咬咬下唇,心里说不上来,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暗道并不深,很快我们便走了出来。

    尽头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石洞,正中央被一条约二十米左右长的深潭所阻隔。

    我尾随着夜琅的步子也迈进了石洞,与此同时,身后的暗道突然发出一阵巨响。

    我连忙转身,就发现暗道口被一道石门堵死了。

    “让开!”伊朗抽出腰间佩剑,向石门狠狠砍去,无奈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回事?”

    “嘘—”夜了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他走到水边左右望去。“遭了!”

    “什么遭了?怎么了?”

    “两边的墙壁正在向中间移动!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什么?”我也左右望去,墙壁果然在向中间移动!而且更加可怕的是,上面还布满了无数触目惊心的尖刀!

    “这水也不知深浅,你会游泳吗?”我脱了鞋子就要跳下去,却被夜了一把抓住。

    “应该没那么简单。”他随手香水中丢了一颗夜明珠,只听见咝的一声,一股青烟冒出,夜明珠就完全消失!变成了泡沫!

    我不禁倒吸一冷气,暗暗后怕,若非刚才夜琅阻止,我现在估计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激性气。“浓硫酸!这是浓硫酸!”

    “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夜琅急切地问道。

    这一会儿两边的墙壁,离我们的距离又缩进了。可怕的是浓硫酸的水位,居然也在缓缓地的升高!

    我摇了头,“没办法!按正常情况,我们脚下的岩石也应该很快被腐蚀的。”

    “找!这里说不定还有什么机关!”夜琅表情严肃,再不见从前那般懒散。

    我手忙脚乱地拍打着墙壁。

    “这里!这里有一张拼图!”我赶忙凑过去。

    拼图并没有图画,也不是要我们根据图画来拼揍。而是需要我们移动石块的位置,将正确的石块从下面出口处移出来,说起来就和游戏华容道一样。

    只不过上面不是图片,而是各国君主的名字。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里面竟然还有两个石块上,分别写着天主和海主!

    “又是十八葬!”夜郎咬牙切齿的嘀咕道。

    “什么十八葬?”

    夜琅叹了口气,“先别管那么多了,能不能破解?”

    我点了点头,“给我一点时间。”

    “快点!我去找找还有没有其它的法子?”说完他便去对面墙壁一一敲击,确认有没有隔层。

    飞速回忆着曾经背过的华容道口诀,试了好几种方法,最后终于将最大的写着天主字样的石块移到了出口。

    不对,怎么不对?大小尺寸竟然差了两厘米!要移出来的不是天主么?可其它石块的尺寸就更不对了!难道是设计机关的人弄错尺寸?不可能呀!

    怎么办?怎么办?

    我回头就见浓硫酸已经又向岸上逼近了半米!

    “夜琅……”

    转身见他好像正摸索到了什么东西,与此同时我身前的拼图也发出了咔嚓一声。

    “你再试试!”夜琅扯着嗓子喊大喊道。

    于是我又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拼图上,手心尽是冷汗……

    等等,这是什么?我看到拼盘侧面稍稍向内凹陷。我试探性的轻轻一推,整个拼盘便以中心为轴等转到了另一面。

    我瞪大了双眼,这里面也同样是华容道的拼图!只不过摆放的顺序不大一样,天主只剩下最后一步便可走向出口。

    我毫不迟疑地狠狠推下天主的石板,就听轰隆一声,浓硫酸对面的石门开了!

    与此同时,浓硫酸上方缓缓降下一张巨大的格子铁架。

    此时浓硫酸已经靠近我的脚边,两排墙壁中间只剩下五米左右距离。

    伊朗抓着我,立刻跳上铁架,谁知刚是站上铁架他的一只脚便踩空陷入浓硫酸中。

    我匆忙扶住他,就听他闷哼一声,稳住身形,“我先走!”

    我攥紧手心,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刚刚分明看到了,夜郎左脚踩到的铁架,直接掉入浓硫酸中溶掉了!

    铁架竟然并不是完全固定的!看来其中有一部分只是装饰,也就是说,一步踏错,我们就有可能坠入浓硫酸中。

    刺刀已经移动到伸手可及的地方!我们仍在摸索着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纵然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延九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延九年并收藏纵然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