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纵然杀 > 第一百三十章 胡言乱语

第一百三十章 胡言乱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们俩能不能别像个老头子似的,净说些陈年旧事啊!我们好不容易聚到一块,就不能叫几个姑娘,好好乐呵一下?”不知不觉中,朴逆已经喝了好几坛子醉花阴,扯着外衫在那里耍酒疯。

    我苦笑笑,“朴逆说得对,我们何必再谈故人之事?”

    柏侯轩突然按住我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道,“子沐,我知道你这次回京一定是在盘算什么,无论是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做,至少,不是一个人做。”

    我愣了愣,没想到这个榆木脑袋倒是个重情重义的真汉子,不过我要怎么告诉他,我不是他眼中那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我轻叹一声,也换上了正经神色。“柏侯,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现在已经身在局中,纵然我想以新的身份好好生活,也不会有人如此轻易的放过我。”

    “你难道就不能离开这里么?跟我一起回夜北!”柏侯轩诚挚地声音真让我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柏侯你死了这条心吧,谁稀罕你那个破夜北,小沐可是要和我回鹿丹的男人!”朴逆又不合时宜地插嘴道,然而并没有人理睬。

    “我现在还不能走,很多事情还等着我去处理!”我坚定地说道,“这也是我不想和你们相认的原因。”

    朴逆不安分的手臂再一次压到我的肩膀上,“你说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是怕我们给你拖后腿么?我告诉你!这世界上就没有我朴逆拖不了的后腿!”

    我的心中此时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说得没错!”柏侯补刀中,“你若是害怕败露身份,我们可以假装不认识你,但我们是绝对不会眼看着你一个人深陷危险之中的。”

    “不如这样吧!”朴逆的气息离我太近,酒气熏得我都快醉了,“我们私下派些人手给你,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我满脸黑线,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明摆着不是给自己添堵嘛,家里的眼线已经够多啦,你们兄弟俩能别再来添乱了么?

    当然,这只能是心理活动,我掐着大腿愣是挤出一个感激涕零的微笑,“那子沐在此多谢两位兄弟了,我们今天还是不要再聊不开心的事情啦!来!我们不醉不归!”

    我举起酒杯,豪爽地连饮三大杯!

    “好!不醉不归!”

    “哎!你们两个不道义!我都喝这么多了!”

    ......

    “年少,你怎么喝这么多酒?”郁晚急忙搀住我鬼画符的身体。

    “呀!是郁晚啊?你怎么一个人站在风中,不冷么?”我努力控制自己讲话不要大舌头,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的外衫呢?”郁晚心疼的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

    “别别别!郁晚,我不冷!就是头有点晕,我们快回滟澜渡吧!”我笑嘻嘻地拉着郁晚温热的小手,旁若无人地往回走。

    ......

    “郁晚......郁晚......”可能是刚刚吹了冷风的缘故,我感觉思维越来越混乱。“郁晚,你知道么?这里!”

    我拉住郁晚的手放在我的心口,“这里!”

    郁晚脸色微微泛红,“年少,你醉了!”

    “是!我醉了!”我甩着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些,“就是因为醉了,我才敢这样看着你!”

    “我明白。”郁晚缓缓低下头。

    我皱了皱眉头,突然一个熊抱将郁晚扑倒在床上,“不对!你不明白!郁晚,我自己都不明白!”

    郁晚的身体绷得紧紧的,但却没有挣扎,大大的眼睛反射着我的影子。

    我只觉得眼前模糊一片,不知她此刻是惊是喜,但她的沉默却鼓励着我继续说下去。“郁晚,你要我拿你怎么办?你是那么善良,那么柔弱。想来这世上,愿为你去死的人一定不止我一个!可是我怎么也搞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究竟算什么?我知道爱一个人的感受......如果没有他的话......郁晚,我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你了!但我知道,我们不能......”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只觉得天地万物都开始旋转。

    就在这时,突然感到唇上微凉,头脑空白一片,不知何时我已经将郁晚紧紧地抱紧怀里,回吻,缠绵,没有任何思绪......

    接下来的事情,接下来就没有任何事情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只觉得头痛欲裂,环儿也没有按惯例来打扰我。

    昨夜的事情我记得一清二楚,只不过后面突然眼前一黑,昏睡了过去。

    懊悔着自己的冲动,我使劲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却上来一阵恶心,赶紧冲到夜壶......

    以后真的不能在喝酒了,喝酒必出事!!!

    也不知道郁晚怎么样了?她会不会生我的气,这毕竟关乎一个女孩子的名节,可是我现在又不能告诉她我是女儿之身。

    不管怎么样,先去看看她吧。

    我起身刚迈出两步,胃里便又翻腾起来......

    头痛欲裂的我终于龟速踱步到了疑雨楼,环儿见了我也没打招呼。

    “小姐,少爷来了!”环儿没好气的瞪我一眼。

    我自知理亏,也便没有计较,不过看环儿的态度,怕是郁晚真的发火了。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就听屋内传来郁晚无怒无喜的声音,“进来吧。”

    环儿将我引进内屋,便关好门出去了。

    想起昨晚的事情,我有点拘谨,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偷偷斜睨郁晚,她半倚在窗边,正在专心剪弄花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一向不喜脂粉的她似乎点了些许腮红。

    “郁晚,昨天的事......”本想赶快打破尴尬,不料一开口就紧张得破了音。

    郁晚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转身看向我,“酒后之语,郁晚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我顿时感激涕零,“郁晚最好了!”

    突然想起在花满楼时柏候的话,便正色道:“郁晚,你知不知道,这栋宅子原来住的是何人?”

    郁晚微微愣住,随后轻轻点了点头,“是当今圣上之弟——逍遥王的府邸。”

    “那你可知,这府邸很多年都没人敢住。”郁晚既然知道,当初又为何不提醒我呢?

    “这个我也知道,刚开始搬进来的时候,我也有点怯懦,可是我相信,年少不可能毫无准备便入住少郎府。”

    我表情僵硬,“呵呵,还是郁晚善解人意。”

    “可是,年少你为什么又提起?”郁晚扑闪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

    我别过头,咿咿呀呀地说道:“这个,郁晚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只希望你快快乐乐的生活,什么都不要想!”

    “对了!”我清了清嗓子,“我今天是来告别的。”

    “告别?”郁晚惊异的声音中,还夹杂着一丝失落。

    我宠溺地拉着她坐到我身旁,“我只是最近有些事情,可能会经常在出府,偶尔还是会回来,并不是你担心的那个。”

    郁晚长长地舒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你是少郎府的主子,不必事事都与我汇报。”

    “那怎么行!如果你什么都不说就走掉的话,我肯定要担心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纵然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延九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延九年并收藏纵然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