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情太远,婚姻太险 > Vip 066 徐太太是吃醋了吗?

Vip 066 徐太太是吃醋了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长林带着一股急迫与愤怒,弄疼了秦苏。

    秦苏这才渐渐地反应过来他话的意思。

    她推他,“不,徐长林,你停下来!”

    但徐长林根本听不到她的话,大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里,带着灼人的温度。

    这样的徐长林让秦苏有些害怕。

    她的衣服已被他撕开,秦苏混沌的脑袋此时已醒的差不多。

    从那夜他匆匆离开,到现在突然出现,这样对她,秦苏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秦苏伸手一勾勾住了徐长林的脖子,“徐长林,你若是不怕顾曼青回来怨你,你大可以对我这样……”

    徐长林抬头死瞪着秦苏,眸中似是能冒出火来。

    在男人那里,最大的禁忌就是一次次地当着他的面提曾经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

    徐长林停了下来,这在秦苏的意料之中。

    她再推他,“徐长林,发神经真没有你这样的,会完了前女友再跑我这里弄这么一出……”

    徐长林不怒反笑,手臂用力,把秦苏扣在他的怀里,“听这意思徐太太是吃醋了,所以才会找男人的吗?”

    秦苏推不动他,“谁找男人了,今天是智媛的工作室开业……”

    猛然间她想起替徐智希喝的酒,再联想一下自己的身体反应,秦苏淡然一笑。

    “徐长林你有前女友,我也不能示弱啊,有一天我们离婚了,我得找个备胎什么的吧……”

    “备胎?”徐长林手指用力一捏,秦苏的身子靠向他,两人贴的很紧。

    “徐太太找备胎的眼光真是欠佳,一个前男友,一个顾远,都太逊……”

    徐长林说话时一脸的轻蔑,心里更是酸溜溜的,不舒服。

    “那是自然比不上徐先生的前女友了,徐先生还要继续吗?”秦苏身体向上一送,眼睛直视着徐长林。

    人就是如此,主动权在你手里的时候,别人反而就怂了。

    不过徐长林不是别人,他的怒气还没有消,自然是不会放过秦苏的。

    “当然,奶奶还等着抱重孙子呢……”话完,在秦苏的错鄂中徐长林再次吻上秦苏的唇。

    秦苏没想到会这样,她以为徐长林会放了她,但她现在这样,再加上徐长林对她不停地挑逗,秦苏只觉得浑身难受,反而被他吻着,被他的大手抚摸着,挺舒服的。

    但是仅存的一丝理智在心头,秦苏不想和徐长林走到这一步。

    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婚,心已经丢了,她不想再把身体也丢了。

    徐长林喘息的空档,秦苏终于能说话了。

    但他的大手已经伸进她的底裤里,秦苏马上按住他的手,“徐长林,不能……”

    徐长林的脸色一沉,手指似是碰到什么东西了。

    “为什么?”

    “好巧不巧的亲戚来了……”

    “……”

    徐长林只觉得运气真特么背,愤然抽身,还不忘骂秦苏一声,“秦苏,我特么真想弄死你……”

    秦苏身上的火还没退去,带着丝丝的遗憾,身体想要,可心里在抗拒,秦苏把衣服理了理,徐长林早已下了车,她看到徐长林气急败坏地掏出烟点上。

    离开南城前后五天的功夫,他从来没有这么着急回来,就算当年在部队时他都没有这种感觉,而这一次,他念念想想的是回来找秦苏做那晚没做完的事……

    但再见秦苏她和顾远那么亲近时,徐长林真是恨不得杀了她。

    这个女人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为什么在他不知不觉间竟占据了他的心……

    顾曼青演出前突然不舒服,他知道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他无法放下对她的担心,跑了过去,可无时无刻都在想赶快回来。

    当身体按着自己想法去做的时候,没想到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

    徐长林真想掐死秦苏算了。

    秦苏整理好自己,推开车门,她知道徐长林在生气,于是露出头怯怯地问,“徐先生既然已经回来了,关于合约的事情是不是该进行一下了,徐先生不在,贵公司的纪律真是严,说是没有您的亲笔签名……”

    徐长林转眼瞪向秦苏,他看到秦苏的眼里全冒着钱……

    怒气再次升腾,徐长林丢掉烟头,狠踩几下,不过随即他就想到一计,“这事明天再议……”

    **

    后来秦苏也没急着催徐长林,因为柏征那边的动作小了,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动静了。

    没有人逼着秦苏了,所以她也就没那么着急了。

    现在的日子挺舒服的,徐智媛有的忙了,徐智希虽然怀孕了,不过前期她还是会去。

    刘美有时会陪着徐智希一起去,秦苏注意了一下陶清浩,他倒没有什么反常的。

    自那天之后也没再见过苏在景,打过一次打电话那小妮子说话有些吱吱唔唔的,但具体情况没有说。

    徐长林会按时回家,两个人也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一开始的时候秦苏还排斥,不过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也就那样了。

    这天秦苏回去的时候只有陶清浩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着看报纸。

    秦苏打了声招呼便要上楼,陶清浩却拦住了她。

    陶清浩的脸上有些憔悴,“秦苏,请你告诉我在景她在哪?”

    秦苏有些鄂然,轻笑,“姐夫,你觉得你现在还问在景在哪有意思吗?第一在景她已经明确她的态度了,你们从此之后不再有关系了,第二,大姐她现在有孕在身,你还是把精力都放在她身上吧。”

    秦苏本不想再提这件事情,但陶清浩今天却亲自来找她,看来他是找不到苏在景了。

    陶清浩有些激动,“我与在景是真心相爱的,没有她我活不下去……”

    “姐夫,这样的话您以后最好还是别说,在景她以前并不知道您有家庭,如果知道您有的话,她肯定不会与您发展的,事情到了这样其实挺好,好好对大姐,还有你们未出生的孩子。”

    陶清浩抓着秦苏的胳膊突然大笑,即而瞪着秦苏,“你懂什么,苏在景怎么会不知道我有家庭了,她知道,她也甘心当小三,秦苏是不是你,肯定是你让她动摇了,你怎么可以拆散我们,怎么可以……”

    陶清浩说话间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使劲地掐着秦苏,秦苏握着他的手挣扎,“姐夫,请你放开我,你们不会有结果,趁大姐还不知道你还是赶快收手吧……”

    “我不知道什么?”突然而来的一道声音,惊到了正在挣扎的两个人。

    陶清浩的手上还在用力,秦苏转眼看到不知何时,刘美推着徐智希已经在门口了。

    她们的身后还站着徐长林……

    徐长林阴沉着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秦苏只觉得他凛冽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有些碍眼。

    “啊?倒是说说啊,你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徐智希很激动,她已经摆脱了刘美的手,独自朝着他们过来。

    陶清浩不放手,也没有人上来拉开他们,秦苏最后也放弃了挣扎,就在她以为她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陶清浩突然松手,秦苏重获新鲜空气,猛然间后退几步,一手捂着脖子,抬眼看向徐长林。

    不知为什么,她很在意徐长林此时是怎么看她的。

    刘美可能是终于反应过来了,她快步走到秦苏的面前,扬手就打了秦苏一巴掌,“真不要脸,我们怎么就没想到过你还会勾引清浩呢,他可是你姐夫……”

    秦苏的脸火辣辣的,被刘美打的偏到一边,她也没有马上转回来。

    紧接着徐智希也过去冲着她的腿狠狠地踹了一下,秦苏险些没站稳。

    “秦苏,勾人居然勾到我头上来了,你哥坏,你贱……”

    秦苏不能再忍了,转过头瞪着她们,“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姐夫什么事都没有,姐夫你倒是说句话啊……”

    陶清浩刚刚还很凶的样子,现在却垂着头,不肯抬头。

    秦苏的视线最后落在徐长林那,徐长林一直没有动作,两只眼睛一直盯着秦苏。

    秦苏望着徐长林,眼神中带着丝期盼,“我们真没有……”

    “还说,秦苏,你马上给我滚出徐家……”刘美上前又是一巴掌。

    秦苏一直盯着徐长林看,徐长林也终于迈开了步子,大步流星地走过来,阻止了刘美再打秦苏的手。

    刘美不可思议地望着徐长林,“长林……”

    “妈,她不是说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吗?”徐长林把秦苏挡在身后,秦苏感觉到徐长林的身体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

    有股热热的感觉充斥着她的眼眶。

    她不在乎别人打她,误会她,这一刻她最在意的是徐长林的看法。

    “那你倒是说说刚才陶清浩是什么意思?”徐智希的脸色不好看,她对秦苏的态度不好,对陶清浩的也不好。

    徐智希这么一问,他们倒都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秦苏见他们的视线都落在她那里,秦苏挺了挺身子,“这件事情我不是当事者,我想你们最该问的人是姐夫,而不是我吧。”

    虽然刚刚她被打了,也被踹了,但不代表她就是个软柿子。

    秦苏心里也是有意不想说,苏在景的名声毕竟更重要。

    徐长林站在一边盯着秦苏看,眼睛微眯,果真是演技派的,刚刚像只兔子,现在像刺猬。

    刘美和徐智希的表情都不自在,恨不得杀了秦苏,但徐长林和她站在一起,傻子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徐长林对秦苏没有那么排斥了。

    徐智希果真转眼看向陶清浩,语气极冷,“说说吧,那个人是谁?”

    秦苏盯着陶清浩,她觉得如果陶清浩真的爱苏在景的话,他为她着想,肯定不会把苏在景说出去。

    陶清浩抬眼看了他们一眼,随后低下头,“事情已经过去了,智希你就别问了……”

    “不行,我被你瞒着,欺骗着挺好玩的是吧,陶清浩,你必须现在马上就给我说出来,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要脸的敢勾引我老公。”徐智希越说越激动,最后轮椅竟然一斜,一边的轮子歪了。

    徐长林眼痴手快,一把抓住了轮椅,但徐智希还是受到了重撞,只见她捂着肚子,额头上流着汗……

    徐长林见状不好,上前抱起徐智希对着陶清浩喊了一声,“快去开车。”

    陶清浩反应过来之后也忙着往外跑,刘美猛推了一把秦苏,骂了声贱人,随后也跟上。

    一时之间客厅里就只剩下了秦苏,秦苏也很担心徐智希,随后她也去了医院。

    医院里徐智希在抢救,几个人等在外面都很着急。

    “秦苏,如果智希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刘美走到秦苏的面前大声说,虽然是在医院里,但她一点也不给秦苏面子。

    老祖宗去度假了,最近刘美对她的态度倒还行,只不过今天的事情又让她的恨漫溢了。

    “妈,这是医院,而且姐在抢救呢。”徐长林走过来皱眉看着刘美说道。

    刘美悻悻地离开,也不忘瞪陶清浩一眼。

    最终徐智希的孩子没能保住,他们结婚多年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刘美不知什么时候给徐智媛打了电话,徐智媛一来到就开始哭。

    “大姐很在意这个孩子,这可如何是好……”

    徐智希被转去了病房,一行人急匆匆地往病房走,秦苏跟在最后面也要进去时,却被刘美一把推了出来,“你滚开,这里不欢迎你……”

    秦苏险些摔倒了,苏在景不知何时来到了医院,她正好扶住了秦苏。

    秦苏见到她有些惊讶,苏在景把秦苏拉到她的身后,“等一下再和你解释……”

    然后她站在刘美的面前,“这件事情又不是苏苏的错,她也是关心你女儿,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刘美本来心情就不好,她也认出了苏在景,和徐智媛还有秦苏,关系最好的三个人。

    “我这样对她还算是好的,我不对她这样我对谁这样。”刘美懒得同苏在景说话,瞪了她一眼,要进病房。

    可是苏在景却先她一步把病房的门推开了,气得刘美说不出话来,“你……”

    苏在景站在门口气势非凡地将他们看了一圈,最后她伸手一指指向陶清浩,“你要怪就得怪那个男人,他是你女儿的丈夫,如果没有他的出轨,你女儿就不会受到伤害……”

    陶清浩本来发信息让苏在景来,是想让她看看他的情况有多糟糕的,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套。

    刘美非常轻蔑地看苏在景和秦苏一眼,“真是物以类聚。”

    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徐智媛,“以后你给我离她们远一点,都是些什么人。”

    刘美没打算理苏在景,她想越过苏在景往里走时,苏在景却突然伸手拉住了她。

    刘美惊觉,甩了一下手没甩开,怒瞪着苏在景,“你干嘛?”

    苏在景挑眉,“你不是想知道陶清浩外面的女人是谁吗?就是我,苏在景……”

    所有的人都很震惊,只有苏在景最淡定,她转头看了一眼陶清浩,然后别开眼。

    “我苏在景自认为看人一向很准,可我从来没想过会看走眼,居然和一个有妇之夫谈起了情,还打算要结婚,我没想过要破坏谁的家庭,如果说我早知道陶清浩是个有家庭的人,他妈的跪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看他一眼……”

    “啪”的一声,苏在景被打了一巴掌,是刘美打的。

    刘美恶狠狠地瞪着苏在景,“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晚了,我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小三,居然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秦苏已经站到了一边,她看到徐智媛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她走过去按住徐智媛的肩头,“媛媛,我们都要相信在景……”

    徐智媛转头看着秦苏,声音沙哑,“你早就知道了……”

    “比你早几天……”

    “……”

    徐智媛没再说什么。

    苏在景还是站在刘美的面前,她不躲也不生气,反而还笑了,“是小三人人都恨,我自己也恨。”

    “但我真的不知道陶清浩结婚了,对象还是徐智希。”

    “在你们面前我就是比你们矮人一等了,我说什么你们都觉得虚伪。”

    “但自从知道他结婚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如果你打我能让你解气的话,你就打吧,最好连徐智希的那份也一起打了。”

    “因为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今天不打,以后再见了我,也不能让你们打了……”

    苏在景说完之后笑笑,很洒脱的样子。

    秦苏看着她,都有些佩服苏在景的勇气。

    徐长林一直沉默着站在一边,这时已经来到了秦苏的身后。

    秦苏转头看他,徐长林盯着秦苏的脸,“刚才你一直不说,是在保护她?”

    “在景她真的不知道陶清浩结婚的事情,她还没结婚,名声很重要……”

    “倒是知道女人的名声很重要,自己的却声名狼籍。”徐长林冷哼一声,眼睛看到刚刚拐过弯的陆子健。

    “不过你朋友的名声你不用担心,就像你臭成狗屎了也能嫁给南城最优秀的男人。”

    秦苏想这都哪跟哪啊,贬低她抬高自己的方法用的还真是好。

    而那边陆子健已来到了苏在景的身边,轻轻圈住苏在景的肩膀带入怀里,面带微笑地瞅着刘美,“不好意思,阿姨,我家小景太冲动了,我早和她说过这件事情不用她出面,可她不听,非得要来,一是为了她的好朋友秦苏,请你们不要再误会她,二是为了让陶清浩死心,小景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很快就会结婚了,小景与陶清浩是有过一段感情,但她听说陶清浩结婚了之后,马上就分手了。”

    “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与小景无关。”

    陆子健很绅士地护着苏在景,而且他的话也让人找不出什么毛病来。

    苏在景一直靠在陆子健的怀里,倒是让秦苏和徐智媛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看到他们这样最淡定的就是徐长林。

    徐长林长臂一勾揽过秦苏就往外走,秦苏挣扎,“徐长林,你干嘛?”

    “还没被骂够,打够啊,回去啊,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徐长林转头看着秦苏说道。

    秦苏有些鄂然,“你从刚才开始一直都在相信我。”

    徐长林没说什么,转头时手上更用力拉着秦苏走。

    秦苏转头看到苏在景也被陆子健揽着往这边走,而后面的陶清浩一直视线复杂地瞅着苏在景。

    刘美好长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待他们都走了,她这才大骂出口,“陶清浩,你怎么能这么对智希,她是个多么可怜的孩子,你真不是人……”

    徐智媛过去扶着刘美,眼睛还不时地看向她们这边,陶清浩只是站在一边低着头。

    秦苏知道这样的情况徐智媛的心里最难受,一边是她的亲人,一边是她最好的姐妹,偏偏她和苏在景都碰到了徐家的逆鳞。

    秦苏转头看一眼拉着她的徐长林,“徐长林,咱们就这么走了,好吗?”

    徐长林的脚步根本不停,“不然呢,你觉得你在那里就好了。”

    秦苏想想也是,她若在那里刘美肯定不会放过她。

    秦苏只好快走几步赶上陆子健和苏在景。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成这样了。

    他们出去时陆子健已经放开了苏在景。

    苏在景站在她的车边,转头看向别处,不再陆子健。

    陆子健把脸凑过去哄她,“生气了?生气你就打我吧,打到你解气为止,但千万别憋着……”

    苏在景转头瞪着陆子健,真是又生气又想笑。

    陆子健马上陪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刘阿姨的性格我知道,今天如果我不来,她不打死你,也会让你伤一层皮,我心疼。”

    秦苏看到他们这样真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过去,徐长林正好从后面来了。

    “你不用担心他们,陆子健是情场高手,哄女孩一套一套的,而且他对你这个朋友是真的用心了……”

    秦苏还是有些不相信,“真的?”

    “骗你有什么好处,他几次向我打听苏在景的事,还想托你的关系,被我挡了……”

    “这个我知道,他和我提过,他答应帮柏征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这一点秦苏倒是认同。

    原以为她想利用一下陆子健,可不曾想是陆子健想利用她。

    唉,这关系,还真是不好有弄。

    徐长林有些不敢相信,“陆子健趁我不在的时候找你了,这个家伙,背信弃义。”

    徐长林不说还好,他这一说秦苏也想到了某些事,“他还不都是受你的指使,徐长林你一边想帮我,一边又让陆子健帮柏征,你到底是几个意思?”

    徐长林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几个意思,就是觉得这样可能挺好玩。”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一个大男人心还真是小。”秦苏回他。

    两个人在一边聊着,他们可能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这么和颜悦色地开聊。

    聊了一会秦苏才想起苏在景,苏在景和陆子健两人环臂瞅着他们,一副你们终于聊完的眼神。

    秦苏瞪了一眼徐长林,然后小跑过去,“在景,你没事吧,你们?”

    苏在景微微一笑,“我没事,还有他刚才说的你可以忽略掉,我还有一个案子要去见一下当事人,我的事情有时间再和你说,拜拜!”

    苏在景等她就是为了和她告别的,说完之后苏在景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没再看陆子健一眼。

    陆子健倒也没有被无视的挫败,对着苏在景又是吻别,又是再约她的,看到一边的徐长林都有些不好意思。

    送走了苏在景,陆子健才转眼看向他们。

    “你们家估计这段时间肯定会不能太平了,兄弟我深表同情,有事随时找我,虽然我很忙,但还是能抽出时间陪你喝酒的,我走了,不用送!”

    陆子健说完之后也上车离开。

    秦苏指了指自己车,“我先走了……”

    徐长林眼睛盯着秦苏,刚刚被打的地方如今还有些红,这个女人都不知道疼吗?

    秦苏见他不说话,转身要走时,徐长林却突然开了口,“明天找我签约……”

    “什么?”秦苏没听清楚,转身想再问一遍,徐长林已经走到了他的车边。

    “去风林找我,钱……”

    “哦哦,好好,我一定会准时去的,徐总再见!”秦苏马上换了一副表情。

    徐长林非常嫌弃地瞪一眼秦苏,她这冲钱的态度还真是一个亮点,不过她需要钱这就好办。

    徐长林先秦苏一步离开,她没瞧到徐长林挂在唇边带有深意的笑。

    刚上车,徐长林的手机就响了,徐长林低头一看是顾曼青打来的。

    车速降低,徐长林脸上的笑敛住,接了顾曼青的电话。

    “喂……”

    “长林,我在收拾行李,要收拾的东西还真多,让你和我一起回去,你都不同意,长明会陪着我,你不会介意吧?”顾曼青声音柔柔的,带着一股大病初愈的柔软。

    “你高兴就好。”徐长林眼睛直视着前方,眸光平静。

    顾曼青一有不舒服的消息,他马上赶去,但是见过之后就不激动了。

    他自己都很疑惑。

    那边的顾曼青撇撇嘴,“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急着回去,我才刚刚能陪你,上一次你还是半年前来的,我们都好久没在一起了,长林,我都想好了,给你生个孩子……”

    吱的一声,前面红灯亮起,徐长林突然踩刹车,也是被顾曼青的话惊到。

    这话还是第一次听顾曼青说。

    “长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顾曼青似是放心了,接着她的思路说,“你来的时候我正好不舒服,也没有把想法好好同你说,奶奶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我想了,如果我们有了孩子,她看在孩子的面上会不会,就能接受我了……”

    “曼青……”徐长林有些无奈,但他却说不出口老祖宗说过只要秦苏生的孩子。

    “我现在准备退役了,有的是时间了,回去之后我就求奶奶,你和秦苏毕竟没有感情……”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你的身体最重要……”徐长林打断了顾曼青。

    他说不出拒绝她的话,他现在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样与秦苏相处,让秦苏尽快怀上孩子。

    这话更加不能对顾曼青说。

    “长林,你不会对秦苏产生感情的对不对?我真怕,你们相处的时间久了,你们有感情了。”顾曼青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徐长林知道她肯定又哭了。

    “不会……”当然不会对秦苏产生感情,他与秦苏的相处都是带有目的性的。

    “那就好,那你等我。”顾曼青像是放心了。

    “嗯。”徐长林轻声答应,挂断电话的那一刻他居然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和顾曼青通话居然也是种煎熬了。

    隔天,秦苏早早地去了风林。

    徐长林正要去开会,看到秦苏时他微微一愣,唇角扬着不易觉察的笑,对着秦苏使了个眼色,“去办公室等我。”

    这次来大家都知道秦苏是徐长林的常客了,有人开门送进去咖啡,秦苏对徐长林轻轻一笑,然后进了办公室。

    昨天分开之后,徐长林并没有回徐家,对于此秦苏自知没有问他的权利,他只要记得他的约定就行。

    只不过徐长林没回去,秦苏却在夜里醒了无数次,原来一大家子人住在那,一夜之间都不在家,秦苏确实有些不适应,秦苏是这样为自己的失眠找的借口。

    所以和上次等徐长林时一样,等着等着她竟然睡着了。

    徐长林回来时就看到秦苏歪着脑袋在沙发上,睡容安祥,让他不忍心打扰。

    昨天因为接了顾曼青的电话有些心神不定,所以没回家,在公司看了一夜的文件,却也被秦苏在脑海里占据了一夜。

    在办公室门口看到秦苏时,居然心情突然有些放晴了。

    徐长林过去把秦苏抱起来往休息室走,秦苏一向浅眠,徐长林一抱她,她便醒了。

    感觉自己正在徐长林怀里,她本能地伸手勾住徐长林的脖子,徐长林对她温柔一笑,“醒了。”

    秦苏转头看了看,伸手推他,“放我下来吧。”

    徐长林没听她的,依旧走到休息室,把她放到床上。

    身体一接触到床秦苏就马上想起来,可却被徐长林一把按住了。

    他高大的身体也一并压住。

    秦苏无措地看着徐长林,“你想干什么?”

    刚刚在外面看到秦苏睡着时,他竟然想到上次与她在车里的情景,他对她是真的有反应。

    “徐太太,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是不是到排卵期了?”

    秦苏鄂然,所以呢?

    他接下来是要……

    “不,还没到。”秦苏想都没想地否定。

    徐长林挑眉一笑,“没到?都说前七后八,我算着日子今天刚好是第九天了。”

    秦苏直接被雷到,他一个大男人算这个做什么。

    “奶奶最近虽然不在家里,不过她可是一直盯着这里的,况且大姐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奶奶若是回来了,肯定会不高兴,从而也就会更加催我们。”

    “我这是未雨绸缪……”

    秦苏翻了个白眼,徐长林还真是会替自己找借口。

    “但你今天找我来是签约的事情……”

    “这并不矛盾,如果我们顺利的话,签约说不定会提早一些时间。”徐长林就这样压着秦苏,竟然渐渐地有了一些反应。

    秦苏看着徐长林,这段时间他们的相处越来越超出她的想像。

    徐长林不屑于她,可她却不是,她对徐长林并没有太多的偏见,若不是结婚之后徐长林在再地找她的麻烦,曾经她对徐长林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徐智媛曾经说过,她二哥是她最崇拜的人,而她也多多少少地听话说过一些关于徐长林的事情。

    只是因为结婚,她对他的好感没了。

    而最近发生的几件事,秦苏对这个男人又有了新的看法。

    虽然不能把他当成是丈夫来看待,但她心里却对他有了一个衡量。

    这不时地让秦苏想起当年在孤儿院遇到过的一个男孩。

    虽然那人不是徐长林,秦苏也时常会想那个男孩后来怎么样,有没有找到他的家人。

    秦苏的走神让徐长林有些不悦,他反应挺激烈,而她却还有心思走神。

    “秦苏,你在无视我?还是在无视签约?”徐长林扳过秦苏的下巴。

    秦苏想那个男孩肯定不是徐长林,一眼就能看出那个男孩的脾气要比徐长林好多了。

    “徐总,咱们早就说好的,孩子的事去医院就行,我不希望徐总到最后破坏了规矩。”

    “我也说过我不想那样做,秦苏你在怕吗?”

    秦苏苦笑,“怕,有什么好怕的?”

    只不过心里也确实有些怕罢了。

    “很好……”徐长林轻笑着说,随后他低头吻上秦苏的唇。

    秦苏只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想到如果这样徐长林能帮她的话,就算这样做她愿意。

    虽然知道总有一天是要和徐长林离婚的,但离婚之后她没想过会再结婚,或是会遇上喜欢上的人,所以把自己交出去也就交出去了,只是她不会后悔就行。

    只是徐长林却突然停了下来,秦苏睁眼,看到徐长林撑着身子在她上方,“秦苏,虽然咱们不是相爱的关系,可我对奸尸没有兴趣。”

    说完他抽身离开,秦苏躺在床上,呼吸急促……

    当天徐长林和秦苏就签下了合约,十分钟之后徐文就打电话说风林的款已经到帐了。

    秦苏当时还在徐长林的办公室里,挂了电话秦苏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后低头签字的男人,喉间一股苦涩的感觉蔓延开……

    秦苏还没回到秦氏,又一个好消息接踵而至,陆风集团撤了对柏征的投资,现在柏征是孤立无援,再也没有资本与她抗衡了。

    秦苏知道这一切都与徐长林有关。

    本来是要回公司的,秦苏在半路上调转车头去了医院。

    这一刻她的心情复杂,她特别想与外公分享。

    秦苏回到徐家时,恰巧徐智希他们也回去了。

    只是没想看到陶清浩。

    刘美一看到秦苏,脸就拉得很长。

    “秦苏,你到底有没有点羞耻心,你怎么还好意思再回来,智希因为你已经全都毁了……”

    徐智媛站在一边,她们也是好几天没见了,徐智媛看着秦苏的眼神有些复杂,不过刘美这样说秦苏,徐智媛还是不能认同。

    “妈,姐的事情怎么能怪二嫂呢……”

    “你给我闭嘴,看看这就是你交的朋友,一个的哥哥害了你姐,一个抢你姐夫,你天生就是你姐的冤家,以后在这个家里你尽量少说话,也不会有人把你哑巴。”刘美对徐智媛的态度也不好。

    秦苏见不得徐智媛受这样的委屈,“妈,大姐的事情我们也很抱歉,但是谁也不想把事情搞成这样,再说了,智媛更加没有错,你不能……”

    “我还轮不着你来教训我,我知道老祖宗护着你,但现在她不在家,趁着她不在,你和长林赶快把手续办一下吧……”

    秦苏一听皱眉,随后她轻轻一笑,“这件事情恐怕不行,我们的婚姻是奶奶作的主,没有奶奶的话,我们是不可能离婚的。”

    “你……”刘美真是拿秦苏一点办法也没有。

    只能恶狠狠地瞪着秦苏。

    这时一直在一边的徐智希倒是开了口,“妈,不用着急,反正她在咱们家的日子也不多了,曼青马上就回来了,她回来了,长林自然不是会理她了,等到曼青和长林有了孩子,她不想滚也得滚出去……”

    徐智希看着秦苏的眼睛充满了恨,恨不得杀了她。

    秦苏这次没有反驳,她只是在想着徐智希的话,顾曼青这么快就要回来了。

    顾曼青回来了,她和徐长林之间也该结束了吧。

    虽然老祖宗说让他们生个孩子,可是像徐智希说的那样,如果是顾曼青有了孩子,老祖宗也许就不会计较孩子是从谁的肚子生出来的吧,只要是徐长林的就好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歌并收藏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