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情太远,婚姻太险 > Vip 078 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Vip 078 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苏、徐长林与顾曼青之间的事最后平息了。

    老祖宗出面保全了徐家与秦苏的面子。

    这对于秦苏来说是个极大的维护,而这次的事情徐长林没有针对秦苏,这让秦苏有些例外。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陆子健前去邀功,没想到徐长林不在家,倒是碰到了苏在景。

    陆子健觉得一天不见苏在景,他就觉得很是想念。

    “亲爱的,我们的合作真是完美,不只是找出了柏秋,还一并找出了顾曼青。”

    苏在景白了陆子健一眼,“你不是一直觉得顾曼青是个圣女吗?眼真瘸。”

    陆子健在苏在景面前他什么都承认,“对,我眼瘸,我唯一眼不瘸的事就是看上了你。”

    苏在景白他一眼,秦苏在一边看着他俩,只是笑。

    “亲爱的,今晚去我那吧。”

    “没时间。”

    “那我去你那吧。”

    “说了没时间,听不懂人话啊。”苏在景真是服了他了,一个大男人烦起人来像个孩子。

    陆子健依旧嬉皮笑脸,凑过嘴去要亲苏在景,苏在景生气转过头要打他,可因为靠的太近,陆子健呼出的气正好落在苏在景的脸上,苏在景的胃里一阵翻滚,她急忙捂着嘴跑向洗手间。

    陆子健吓了一跳,他惶恐地看了一眼秦苏,秦苏表示她不知情。

    陆子健马上担心地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亲爱的,你哪里不舒服……”

    秦苏无奈地摇摇头,都说爱情让人变成了白痴,谁能想到陆风集团的陆子健和大律师苏在景会有这样的一面啊。

    可问题是他们还不承认这是恋爱了。

    秦苏上班下班的很规律,徐长林也是如此。

    对戒的初稿徐长林已经看过了,下一步就是制作了。

    秦苏也终于想起了那个图案是什么。

    是曼陀罗花。

    黑色的曼陀罗花代表着妖娆与诱惑。

    而徐长林让其制作的是黄色曼陀罗。

    据说带有敬爱,幸运儿,心中有止不住的幸福的意思。

    徐长林没说明真正的用意,秦苏自然也不会问,不过她想的是这对戒与花的图案,倒是像极了顾曼青的名字。

    不打探顾客的真正理念,这是商家的原则。

    他们回家下班后会回家,会一起吃饭,还会做*爱。

    每次秦苏把避孕套举在徐长林面前时,徐长林都会黑着脸狠狠地瞪秦苏。

    最后的结果就是秦苏被强占的更加彻底。

    秦苏已经习惯早上起来跑步了,有时会和徐长林一起跑,有时会自己跑。

    秦苏跑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忍不住给徐长林打了电话,三天了他都没回家,这现象有点不正常。

    徐长林倒是接了,秦苏一边喝牛奶顺手打开了电视机。

    “徐长林,你几天没回家,我通知你一下,对戒的样品做出来了,你有时间去秦氏看一下。”

    “不急,等我回来再说吧。”徐长林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低沉。

    秦苏愣了愣一边调台,随口问了声,“你在哪呢?”

    “瑞士。”

    “怎么跑……”那去了。

    话还没有说完,秦苏就突然被一条消息吸引了,钢琴演奏家顾曼青匆匆回国后又秘密出国,据可靠消息称,顾曼青女士因外界影响心脏病突发后,导致心脏衰竭,前往瑞士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这下秦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回去。”徐长林走到一边低声说道。

    秦苏答应下,挂了电话之后,收拾收拾去上班。

    医院的走廊里除了徐长林和顾远之外,还有一个人,司长明。

    顾曼青手术因为一些原因推迟了几天,现在手术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了,顾曼青的情况目前还不清楚。

    徐长林走到顾远旁边,想掏烟给他时,想了想又装了进去。

    此时两个男人的心情都比较平静,不再像以往那样冲动了。

    顾远转头看着徐长林,“曼青这次出来,你好好对她吧,另一边也要尽快解决你与秦苏的关系,三个人一直这样矛盾着,对谁都不好。”

    徐长林挑挑眉,“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对曼青不也不是兄妹之情吗?现在对你来说不应该是个机会吗?”

    这俩男人,居然在这里互让起来了。

    顾远转眼看向手术室,“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对你说,之前对曼青是有些误会,其实我对她的感情一直都是兄妹之情……”

    因为一些错误的认知,居然把自己的感情也搞错了,顾远想,这样的事情如果说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人笑话。

    徐长林眯了眯眼,站直身子看着顾远,“不对啊,顾远,一直以来可不都是你看着我的东西就想抢……”

    “胡说,那一直都是你自以为的,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想法。”顾远瞪着徐长林。

    徐长林这副样子真是让人讨厌。

    “我哪里胡说了,你见不得我比你强,更想抢我的东西,曼青喜欢我,你出来阻止,其实你不是以大哥的身份,而是以一个男人的角度吧。”

    顾远看着徐长林,随后笑了,“第一我没有见不得你比我强,第二,我说过对曼青那是以前了……”

    “我当兵了你也跟着去当兵,你比我大好几岁,好不好?学我,见不得我比你强。”徐长林一副孩子的样子,揭顾远的好处好像很有意思。

    顾远的眼睛躲了躲,“我是比你大,但小时候因为一些原因我上学晚不行啊,我当兵怎么了,你能当我就不能当,笑话……”

    徐长林嗤笑一声,“反正你就是学我……不过你没有成功,顾远部队那地方真不是你该去的,如果你不去,高华就不会有事,你的市长一位是他用命换来的你知道吗……”

    徐长林最后越说越激动,他两眼冒火,有种要杀了顾远的冲动。

    如果不是在医院的走廊里,他一拳就揍在顾远的脸上了。

    顾远盯着徐长林,对于这次他的挑衅,他什么也没说。

    倒是一边的司长明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把他们看了一遍,“里面躺着的人一直把你们当成是最亲、最近的人,可没想到你们这个时候最担心的却不是她,曼青知道了得有多伤心。”

    徐长林死死地瞪了一会顾远,没理会司长明的话,然后转身走了。

    顾远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这些年他的心情又何时轻松过,高华,你在那边还好吗?

    手术很成功,顾曼青被转入了监护室。

    徐长林与顾远两人吵过之后,谁都不理谁,顾曼青的手术成功了,他们也就放心了。

    司长明抬眼看了看他们,“曼青醒了之后如果你们还是这个状态的话,我见议你们还是离开吧。”

    徐长林和顾远瞅了瞅司长明,这个男人是除了他俩之后在顾曼青身边时间最长的人了。

    徐长林与顾远谁也没离开。

    顾曼青有意识之后,顾远与她交代了几句,便要先开离开。

    顾曼青点点头,顾正与柳如眉已经过来了。

    她把视线投向徐长林,眼神有些急切。

    虽然顾正与柳如眉不太想顾曼青与徐长林再有牵扯,可是感情的事情总归是控制不了的。

    他们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徐长林和顾曼青。

    徐长林走到床边,顾曼青抬了抬手,最终抓住了徐长林的手。

    她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

    “你很坚强,从此之后再也不用害怕了。”徐长林握了握她的手指,轻声说道。

    “做手术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你带着我,我们到了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我们再不分开,就是靠着那个梦我才挺过来的,长林,我的梦能实现,对吧?”顾曼青的声音不大,断断续续地说着。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徐长林,听了她的话之后,徐长林的手指又紧了紧。

    “曼青,你刚刚动过大手术,还很虚弱,不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好好休息。”

    顾曼青摇了摇头,“长林,无论你是什么决定,我都会接受,真的,你对我说实话吧……”

    徐长林看着顾曼青,这个他曾经深爱的女人,如今是这样虚弱地躺在这里。

    他以为他们会相爱一辈子,哪怕是后来他被迫娶了秦苏,但心里还是只有顾曼青。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顾曼青的感觉竟然变了,对秦苏的感觉也变了。

    徐长林垂下头,“曼青,我们想回到过去有些难了……”

    顾曼青的眼泪滚了出来,其实这个答案她早就知道了,她抽出手,看着徐长林的眼神也不再温柔,“你走吧,你对我不会放弃的,你对我即使没有感情了,但也不可能那么快消失,我会让自己努力变的更好……”

    “曼青……”

    “走啊……”顾曼青突然声音提高了,她转过了头,徐长林没有看到顾曼青眼神特别狠毒。

    “你好好休息……”徐长林最终说了句,然后离开。

    顾曼青转回头来,她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眸中的恨意越来越深,她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属于她的东西她不会抛弃,更不会让别人得到的。

    徐长林刚刚回到住的地方,远在南城的徐长风给他打了电话。

    “长林,你在瑞士是吧,顾远在那边出了点状况,你去帮下忙。”

    徐长林刚洗完澡,倒了杯红酒正要喝呢,“他能出什么事,不是要回去了,我与他不熟,不想帮。”

    “人命关天的大事,长林别耍性子好不好?”徐长风的语气很着急。

    徐长林一听也不开玩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还不确定,你去看一下再说吧,我把他的位置发给你。”徐长风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徐长林换衣服的时候徐长风的短信就发过来了。

    徐长林穿着比较随意、方便。

    不像平时那么古板,看了一眼地址,徐长林便出了门。

    事情比徐长林想像的严重,顾远居然受了枪伤,他去的时候顾远一个人靠在飞机场旁边的停车场里,枪伤在腿上,他不能走,靠在柱子旁闭着眼,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晕了过去。

    徐长林一看到此情景,那些年的画面就在眼前。

    流汗、流血,厮杀的场面历历在目。

    徐长林跑过去伸手摸顾远的额头时,顾远突然睁开眼睛,手里的匕首已经插向了徐长林的脖子。

    眼睛里一片绝然。

    “是我。”徐长林压低声音说道。

    这种时候他没心情多说别的。

    顾远看清是徐长林时,手一软,匕首从手中滑掉,无力地闭上眼睛,有些有气无力地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徐长林瞅了一眼他紧紧握着腿的那只手,伤口处还在流血,他瞪了一眼顾远,伸手撑起他的身子,“高华拼了命把你的命换回来了,如果我知情不来救你,日后我见了他不好交代。”

    顾远随着徐长林的力气站了起来,不过子弹打在神经上,他走不了。

    顾远扯唇笑的特别凄惨,“我宁愿死的人是我……”

    徐长林的手一顿,顾远不能走,他得需要更大的力气把他转移到车边。

    一时之间他们没再说话,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血雨腥风的战场上……

    徐长林把顾远扶到车上,让他坐好,顾远抬眼看向徐长林,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正义对视。

    “黑风有可能出现了……”

    徐长林一听,眸子收紧,“你是说袭击你的人是黑风……”

    “目前只是猜测,不过应该不会有错……”

    顾远说完,徐长林的胸口仿佛压着一块石头,积压了多年的怨气仿佛要蹦出来。

    当年作为部队中的佼佼者,他们参加了一次行动。

    对方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每次与之交手的都是部队中优秀的人,但还是有很多人死在他们手中。

    徐长林与顾远一起参加了行动,在平时的训练中,他们就是对手,彼此谁也不服谁,不过两人都是优秀者。

    平时虽然相互争斗,但有行动时,他们是团结一致对外,当时与他们一起的还有高华,一个比较照顾他们的大哥。

    也就是在那次行动中,高华为了掩护顾远牺牲了,徐长林对顾远的误解更深。

    那次行动之后,他们相继退伍,但都没有放弃对那伙人的追踪。

    他们也同样是对方的目标,那次行动中,徐长林开枪打死了头目黑风的儿子,就此他们的梁子结下了。

    但黑风是个狡猾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刚刚顾远一说,徐长林竟有些热血澎湃的感觉。

    他们虽然彼此看不惯对方,不过他们有共同的敌人。

    “黑风又怎么会知道你在瑞士?”

    “这件事情也很蹊跷,我只是猜测。”顾远说道。

    徐长林点点头,他开车带着顾远离开。

    徐长林找了熟人给顾远把子弹取出来,休息的时候徐长林对顾远说,“你早点好了,赶快滚回南城吧,虽然你这个市长当的不怎么样,不过没有你,那些人会不习惯的。”

    对于徐长林的话,顾远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徐长林是个傲娇的男人,这一点他比较清楚。

    “等曼青好一些再回去吧,有你在身边她应该很高兴。”

    徐长林撇撇嘴,恐怕现在顾曼青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吧,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撵着顾远走的同时,徐长林还警告他,“回去之后不许再找秦苏,听明白了吗?”

    顾远无奈地摇摇头,“我的事情你管不着……”

    “秦苏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休想插进来。”

    顾远认真地看着徐长林,“徐长林,你是不是对秦苏产生感情了。”

    徐长林的眼神晃了晃,仰头傲娇地说,“产不产生感情的,还得向你汇报一下吗?我们是合法夫妻。”

    徐长林说完之后走了,顾远的心情突然之间有些沉重了。

    **

    老祖宗打了电话,让秦苏回徐家一趟,这段时间秦苏也经常回去。

    老祖宗岁数大了,需要人陪,他们这样搬出来,秦苏的心里其实有些难过。

    因为顾曼青的事情,老祖宗是站在秦苏这一边的,刘美和徐智希心里明白,老祖宗在家的时候,她们就是见到秦苏也不敢轻易地给她脸色看。

    秦苏一回到徐家就被老祖宗叫去她的房间了,刘美的心里特别不舒服。

    “原本还想着顾曼青回来了,秦苏就能从徐家滚出去了,可没想到老祖宗这么维护秦苏,现在连长林对秦苏的态度也不一样了,智希啊,妈知道你的心里不舒服,天天面对着伤害自己人的妹妹,你过的比谁都辛苦……”

    刘美心疼徐智希,说着说着居然哭了起来。

    徐智希的心情最差了,每一件事都不顺利,她和陶清浩离婚了,也被赶出徐家了,但是徐智希却高兴不起来。

    她这一辈子就这样毁了吗?

    让她不恨秦苏也不可能,只要秦苏在徐家一天,她的心情就好不起来。

    “妈,我还不如死了呢,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刘美一听徐智希这样说吓坏了,立马拉着徐智希的手,“智希啊,你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你别吓妈妈啊。”

    徐智希看到自己的妈妈这样,心里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们的对话刚好被从老祖宗屋里出来的秦苏听到了。

    秦苏想无论她们如何对她,但她们总归还是徐长林的家人。

    秦苏走的时候,刘美她们可能因为太伤心了,居然没再找秦苏的麻烦。

    秦苏出了门就给徐智媛打电话,这小妮子自从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之后,很少见她的面了。

    把徐智希的情况同徐智媛说了之后,徐智媛那边吓的哇哇大叫,“苏苏,这怎么办啊,我知道大姐一直对你不好,还有妈,但怎么说她们也是我的家人啊……”

    秦苏就知道徐智媛会这样,她忙说,“你别太担心了,大姐这样得转移她的注意力才行,我想想大姐有什么喜好,找一点事情让她做,她的注意力转移了,就自然不会胡思乱想了。”

    徐智媛有些慌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唉,大姐除了跳舞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啊……”

    秦苏一想也是,上次虽然是找到一份工作,但因为孩子的事情耽搁了,想再让徐智希重新找的话,她肯定也不愿意。

    “智媛,要不这样吧,你工作室那边有什么位置,让大姐先去吧,就当是大姐散心了。”

    徐智媛想了想说,“行吧,我回家问问她,但也不一定会同意啊。”

    “试试吧,总比待在家里强。”秦苏说完之后上了车。

    秦苏回去时,兰嫂已经做好饭走了,这段时间兰嫂家里有事,秦苏让她多顾着家里,但兰嫂还是会来把饭给她做好。

    兰嫂说,徐长林不在家里,怕她一个人不做饭吃了。

    秦苏没什么胃口,草草地吃了几口之后,就上楼了。

    这几天徐长林没在家,她反而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看了一会书就觉得困了,倒下之后就睡着了。

    可刚睡了一会,秦苏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

    秦苏伸手挥了挥,嘴里嘟囔,“滚开……”

    徐长林含笑盯着床上的秦苏,她睡觉的样子真是让人好笑,本来回来想给她一个惊喜的,可没想到这头猪居然睡着了。

    徐长林还是忍不住想逗她。

    看秦苏还是不睁眼,徐长林低身深吻住她,这下秦苏不能呼吸了,嘴一张开,徐长林的长舌直入,身体压住秦苏的,一吻便不可收拾。

    秦苏感觉到熟悉的男性气息包围着自己,这下她清醒了,睁开眼睛便看到徐长林含笑的眼睛。

    徐长林的大手摸向她的胸,他在用行动证明着他真的回来了。

    一鼓作气,把秦苏要了好几遍,秦苏有话想问他,可徐长林一直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地冲撞,好像离开的这几天他变了个人似的。

    秦苏承受着徐长林带着她的感觉,这感觉把她这些天的落寞一并消除了。

    秦苏也不再问,让自己跟着感觉走,徐长林感觉到秦苏的回应时,他的精力好像更大了。

    旖旎一室,温柔四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歌并收藏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