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120 完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智媛一听这话这还了得。

    她恨不得一下子把顾远给抓过来,“顾远,你到底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顾远看到徐智媛是真的生气,他忙过来解释。

    解释之前顾远又瞪了陆子健一眼,“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气,不过等一下苏小姐就会明白的。”

    陆子健一听特别不高兴,“什么苏小姐啊,她明明是陆太太好不好?她是我媳妇……”

    苏在景也转眼瞪了陆子健一眼,“这个时候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吗?等一下你也得好好解释才行。”

    苏在景虽然对陆子健的态度还是不好,不过相较于来这里之前,已经是很好了。

    陆子健翻了翻白眼,然后什么也不说了。

    “今天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的,给大家造成了困惑,我向你们道歉,智媛,我这样做其实是因为想给你一个难忘的婚礼。”

    徐智媛打断了他,“这话你刚才已经说过了,而且我不相信你这话,说起对婚礼的要求与布置,我不敢说自己是个行家吧,但是我最起码比别人懂的多一点,你们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能接近别的女人罢了,也包括我大哥。”

    徐智媛的火气不小,她上网查过了,孕妇早期的情绪会有些激动,她觉得她这样也可能和怀孕有关。

    徐长风被点名了,自然是有些不高兴,他想要反驳时,秦苏却制止了他,“大哥,让智媛说吧……”

    徐长风只好没吱声,陆子健一听这话肯定也是不高兴。

    “我可不算在这些男人里面的,我冤枉……”

    苏在景瞪了他一眼,陆子健也只好闭嘴。

    顾远现在真是有种一个头两个大的感觉。

    “智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知道你对婚礼这方面很懂,但是我就是想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我想要结婚,你不是说还不想结的吗,我就是想如果我的心意能打动你,咱们结婚不就快了吗?”

    徐智媛虽然是火气很大,不过她也是个快脾气的人,本来她对顾远就有感情,她生顾远的气也并不是故意的,顾远这样一说,她的气立马消了一半。

    徐智媛撇着嘴,“那你们也不用整这么大的动静啊。”

    “我原本是想找个专业的人咨询一下就行了,可是陆子健说他对这个在行,然后又听说那个唐可挺懂时尚的,陆子健就约了她,让她给我们出出主意,智媛,我们真没做什么,就真的只是讨论的。”顾远这边说着,陆子健那边真想撕了顾远。

    但是一边的苏在景还在瞪着他,陆子健只好先对苏在景解释,“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们的幸福啊,智媛是你最好的朋友,我容易吗我,他们一个两个的说自己的身份特殊,不能公开约那个唐可,就让我来约,我牺牲的可是自己的形象,我知道这些天对我的报道是什么样的,虽然有些被压下了,可你知道的也不少,但是在景,请你相信我,我和那个唐可真的一点事情也没有,我们是公开出现在大众面前,但是约了她之后,都是我们几个在一起的,我们没有单独在一起过,我有你和涛涛了,我吃饱了撑的啊,我找这些事作。”

    苏在景一直定定地看着陆子健,事到如今,苏在景一点也不着急,但是从苏在景的表面上来看,一点也看不出苏在景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你们几个一直在一起,那为什么刚刚你衣衫不整出现在门口?”苏在景一开口,陆子健的气一下子消了一半,敢情他刚刚说的全白说了。

    不过陆子健又重新鼓足勇气,抬眼看向苏在景,“刚才是因为酒洒在了我的身上,我换衣服的时候,你们正好来了,不信你可以问他们,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你说还能发生什么事啊,老婆,你就相信我吧,我可以对于发誓,我和那个唐可真的没有什么,我这样做也全是为了顾远和徐智媛。”

    苏在景看到陆子健这个样子,现在她不想说话,苏在景双手环胸别开眼不看陆子健。

    陆子健是最着急的,他转头看向顾远,“顾远,你倒是快说句话啊,我真是让你害苦了。”

    顾远这边徐智媛还没有给他回话呢,他对着陆子健摆摆手,然后再向徐智媛解释,“智媛,我说的可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虽然这件事情搞到现在也没有成功,还被你发现了,我也不整那些没用的了,智媛,咱们结婚吧,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我们生孩子,我们一起醒来,一起睡着,一起变老……”

    顾远的话让徐智媛很感动,她转头看看秦苏她们,这样的时候秦苏也不可能说什么,徐智媛撇撇嘴,再转回来看着顾远,“你现在说的好听,可是谁敢保证你以后会不会变呢,你们男人常常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结了婚以后变心的男人太多了,顾大哥,虽然我是很爱你,不过我害怕,我们结婚以后也是经不起生活所迫,最终我们会分开。”

    顾远一听徐智媛这话急了,“你说什么呢,智媛,我不是那样的男人,这一点你最清楚啊……”

    “那也很难说。”徐智媛说话时眼睛撇向了陆子健那边,陆子健就像是惊弓之鸟,连忙摆手,“你看我干嘛啊,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陆子健一直在极力地撇清自己,但是这个时候他越说这样的话,只会让人更加觉得好笑些。

    “都说女人善变,其实我看男人才是最善变的,结婚之前很恩爱的,但结婚之后不好闹着离婚的,不都是因为男人的原因的吗?”徐智媛接着说道。

    顾远有些想哭了,“智媛,我真的不是那样的男人,自从发觉我喜欢上了你之后,我的心里就一直只有你,以后也只会有你,智媛,你要相信我,行吗?”

    顾远转头对秦苏求救,“秦苏,你快和智媛说说啊,我不是那样的人,智媛,男人也是分很多种的……”

    “是啊,我身边就有很多不同的男人啊,你,大哥,陆子健,还有我二哥,现在来说,就二哥算是改造好了,但二嫂也是吃了很多苦才换来的。”徐智媛现在坚持的就是男人结婚之后一定会变。

    徐长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起身,“我还是不要在这里听你埋怨男人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我目前单身,所以怎么做个好男人我还是以后再学吧。”

    徐长风说完之后就走了。

    陆子健伸手去拉苏在景,“老婆,咱们也回去吧,如果你再和徐智媛在一起的时间长点,你的思想也被她给传染了,我们夫妻恩爱的日子就不多了。”

    苏在景抽回手,她看着陆子健,“虽然你的嫌疑暂时被取消了,但我好朋友的事情没有解决,所以我还没不能走,如果你能等,你就在这里等,如果你不能等,就滚吧。”

    陆子健张了张嘴,最后只能含笑轻声说,“我等,我等。”

    徐长风走了,秦苏也站了起来,她走向顾远和徐智媛。

    秦苏拍了拍徐智媛的肩膀,然后看着顾远说,“顾大哥,智媛这应该是太没有安全感了,我也劝过她了,可是她还是会多想,也是因为你在她心里太好了,她怕自己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以后你看透了,对她就不会那么好了。”

    顾远一听真是有种无力的感觉,但是却又不能对徐智媛不管不问的,“智媛,我不是都说清楚了吗?我不是那样的人,你如果还不相信的话,无论你让我做什么保证,说什么话,或是发毒誓都行。”

    顾远一脸真诚的样子,徐智媛看了又有些不忍心,“顾大哥,你其实不用这样的,我知道你是好人,只是害怕和你结婚,就是纠结这个问题……”

    苏在景听到徐智媛这些话,她甚至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徐智媛,你既然怕这怕那的,这婚干脆还是不要结的好,甚至是连恋受也不要谈了,你想的这些事情是有可能会发生没错,不过也有男人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像顾远这样身份的人,能做他的女人是你的荣幸,当然做他的女人你也有压力,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做顾远的女人,不用你想着他会出轨,他自己就对自己有个衡量,他的身份决定了他不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如果真做了,就会身败名裂,是不是这样,顾市长。”

    苏在景的话,有贬低徐智媛的,也有贬低顾远的,徐智媛听后只是难受地撇撇嘴,而顾远的脸色则是不太好看。

    只不过顾远还是表了态,“照苏小姐的意思,我虽然不想承认,因为身份的问题,我不会做一些出格的事,但今天我还是要说,不光是因为身份的原因,我不会做出格的事情,还有我对智媛的心,智媛,现在还看不出来我的心到底什么样,但是以后就看出来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行吗?”

    顾远的态度让徐智媛更是纠结了。

    徐智媛无奈地看向秦苏和苏在景,看这意思,她俩现在都不是和她站在一条线上的人了。

    “智媛,你就别为难顾大哥了,他的诚心如何,以后你就会清楚了,而且现在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你就别折腾了,赶紧和顾大哥商量一下赶快结婚吧。”秦苏也真是看不下去了。

    顾远一听秦苏的话有些震惊,但更多的还是惊喜,他拉住了徐智媛的手,“智媛,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怀孕了?你怀了咱们的孩子了?”

    徐智媛被顾远这么一问,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我竟然都不知道你怀孕了,对不起,智媛,我是疏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更得要快一点结婚了,智媛,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还有你的不安,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先对我进行观察,像现在流行的试婚也可以啊,智媛,只要你不推开我就行。”顾远真是太激动了。

    徐智媛现在没有什么想说的,最好的朋友秦苏和苏在景现在看来也是不完全站在她这边了。

    而顾远的话也是让她挺感动的。

    陆子健一看事情发展到这样了,他起身拉过苏在景的手,“老婆,看来这事情还是得靠他们双方当事人亲自解决才行,咱们还是先回去吧,秦苏,你也回去吧,你挺着个大肚子,挺不方便的,如果真要是打起来了,还有可能伤到你,那样就不好了。”

    陆子健说的话虽然有些过份了,不过他的话也在理,秦苏看了看苏在景,“在景,我们先回去吧,让他们两人好好谈谈。”

    秦苏又看向徐智媛,“智媛,你的想法可能没有错,但是也是有些极端了,好好和顾大哥谈谈,把事情解决了。”

    然后她又看向顾远,“可能是智媛看到周围不幸的婚姻太多了,她对婚姻有些偏见,你好好和她谈谈,她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只是一时没有想过来。”

    顾远对着秦苏点点头,“我知道了。”

    “二嫂……”徐智媛喊秦苏,但秦苏只是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跟着陆子健和苏在景就走了。

    徐智媛单独面对着顾远还是有些紧张,徐智媛想起身离顾远远一点,但顾远却抢先一步拉住了徐智媛的手,“智媛,我能理解你的担心,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既然决定要和你结婚了,其它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我对感情是负责的,这一点请你放心。”

    “顾大哥,从你开始和要和我交往,到现在说到结婚,我也怀孕了,在我觉得好像就是太快了,原谅我还是觉得这一切像是假的,是我不好,我想的太多了。”徐智媛其实也说清楚自己到底在怕什么,但就是心里很不安。

    “我明白,就因为你也知道我曾经是对秦苏有感情的,你觉得突然之间对你表白了,你还没有完全试应我们恋爱的时间,现在突然之间让你有了孩子,再说到结婚,你有些心慌了,我能理解你,智媛,在没有给你保障的情况下就让你怀孕了,是我不对,但是既然已经怀孕了,孩子就得生下来,而且我也不愿意让你做一个单身妈妈,智媛,请你相信我,我们结婚吧。”顾远不愿放开徐智媛,也不想放开徐智媛。

    “顾大哥,我……”徐智媛面对着顾远这么直白的告白,她还是有些犹豫,没有在秦苏她们面前那么信誓旦旦了。

    “我不会再说一定会对你好,或是别的好听的话,但是我会用行动证明的,你可能看到了很多对婚姻不负责的人和事,但是我不会是那样的人,还有你二哥以前对秦苏没有一点感情,现在两个人不也是很好吗?还有陆子健,他表面上看着很风流,到处玩,但他对苏在景也是有一颗忠诚的心,你的朋友都能得到幸福,你也是一定会得到的,真的,智媛,我会接受你和徐家所有人的监督,请给我一个做丈夫和父亲的权利,好不好?”顾远半跪在徐智媛的面前仰脸对她说道。

    徐智媛的眼泪掉了下来,顾远这样跪在她面前,对她来说是件多么荣耀的事情。

    “顾大哥,其实我也怕结婚之后,你会后悔,你会发现我的很多缺点,到时候你烦我了,怎么办?我真是一点也不想你烦我。”这也是徐智媛的一个顾虑没错。

    “没事的,智媛,结婚之后夫妻之间本来就是得相互体谅包容的,我们一定能处理好我们之间的关系,做一对幸福的夫妻的。”

    在顾远的保证与注视下徐智媛最终还是妥协了,“顾大哥,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当知道怀上了你的孩子之后,其实我是高兴的,能为你生孩子,也是我的荣幸,只是一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就有些打退堂鼓了,我这样是不是很笨,我没有地二嫂和在景理智,也做不了女强人,顾大哥,我怕有一天你会烦这样的我……”

    顾远把徐智媛抱进怀里,很用力,“傻瓜,你这都是些什么想法,我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就行了,你不需要成为秦苏或是在景那样的人,你只做好你自己就行,我喜欢的是你,再说了,你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啊,你有自己的事业,你的工作室不是开的挺成功的吗?智媛,你不要把自己想的这么差,你就是你自己,我喜欢的,我爱的,也是你,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明白吗?”

    “顾大哥,很感谢你今天对我说这些话,也很感谢你心里有我,我知道自己怀孕了之后,其实挺紧张的,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你,我知道你知道了我怀孕的话,就一定会结婚的,这几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一直吐,我真没想到怀孕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会是这么大的反应,但是在景说的好神奇,她说等过些日子,他在你的肚子里能动了,你就更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了。”徐智媛手摸着肚子。

    虽然这时候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什么反应,不过徐智媛却是感觉到他的存在了。

    顾远一听说徐智媛怀孕了,也是非常激动的,“智媛,答应我吧,我咱们结婚,让我来照顾你们。”

    徐智媛的脸一红,“我们结婚的事情不也得向家里人汇报吗?”

    顾远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他抱起徐智媛亲了亲她,“你这是答应了吗?智媛,我爱你。”

    徐智媛看着顾远,虽然是心里还是有一点纠结,不过她愿意给顾远和自己一个机会,没见顾远的时候,她的决定很坚定,可以一个人生孩子,不会对顾远说她怀孕了,还有不会和顾远结婚,但是见到顾远了,看到他真诚的眼神,徐智媛最后还是妥协了。

    徐智媛也抱紧了顾远,“顾大哥,我们一定要幸福。”

    顾远回答她的是深深的吻。

    陆子健本来是自己开车来的,他让她们坐他的车,但是苏在景不坐,她说要送秦苏回去,陆子健也跟着上了苏在景的车。

    苏在景白了陆子健一眼,不理他,专心地开车。

    “老婆,事情不是已经都清楚了吗?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没有说谎,我还一直记得当初你答应嫁给我时,我的那个激动劲,我珍惜你都还来不及呢,我怎么可能会背叛你呢。”

    陆子健对苏在景说,苏在景转眼看他,陆子健马上又来了精神,“我说的是真的,在景,我这辈子能娶到你是我天大的荣幸,这是我的真心话。”

    苏在景一只手把他的头推到一边,“你恶不恶心人啊,秦苏还在车上呢。”

    “正是因为秦苏在车上,我才要说这样的话,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说的话你可能不相信,但是秦苏在,她可以做咱们的证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出轨了,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让秦苏来揍我……”

    “好了,别说了,我开车呢。”苏在景打断了陆子健的话,陆子健的话让她心跳加速。

    陆子健可没顾及到苏在景的情绪,他正说在劲头上呢,“真的,在景,你相信我吧,实在不相信的话,我发毒誓也行,如果我日后对不起你和涛涛,让外面的车撞死我……”

    吱的一声,苏在景猛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子突然转头朝向路边,猛然间停了下来。

    一直坐在后面不言语的秦苏吓傻了,“在景,你怎么了?”

    陆子健也吓傻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在景,反应过来之后,上前抱住了苏在景的头,来回地摸了好几遍,看了好几遍,“苏在景,你别吓我,你哪里受伤了吗?你说句话啊……”

    陆子健正说着的时候,苏在景突然伸手也抱住了陆子健的头,在陆子健还没反应过来之时,苏在景吻上了陆子健的唇。

    陆子健瞪大了眼睛,这一刻他还没有明白过来,他这是被强吻了。

    秦苏本来还挺担心的,但是这时她只能减少她的存在感,无力地靠向车座,秦苏转头看向车外。

    陆子健反应过来之后,有些欣喜,一下子变被动为主动,深吻苏在景,他就是喜欢苏在景的热情与直接。

    秦苏觉得她真是不应该让苏在景送她的,这下可好,她坐在车上当起了大电灯泡,下车,会打扰到他们,可是不下车让自己很尴尬。

    陆子健还在意犹未尽之时,苏在景咬疼了他,陆子健不得不放开苏在景,还一脸的不高兴,“干嘛咬我啊!”

    秦苏借机咳了两声,陆子健听到之后转头笑呵呵地看着秦苏,“嘿嘿,忘了你还在车上了,不过呢,咱们都是过来人了,接个吻算什么啊,是不是?”

    苏在景打了一下陆子健,“你还说……”

    “可是你突然之间吻我的,我只不过是借机加深而已。”陆子健一身的正义,这一切的开始并不是他的错。

    苏在景白了他一眼,“谁让你无缘无故地发什么毒誓,幼不幼稚。”

    陆子健这一听更加高兴了,“原来是担心我啊,在景,我只知道你喜欢直来直去,可没想到你还有藏着掖着的时候啊,但我我也喜欢。”

    陆子健说话的同时靠向苏在景,苏在景嫌弃地把他的脸推到一边,然后回头对秦苏不好意思地笑笑,“让你见笑了,现在就送你回家。”

    秦苏对着苏在景耸耸肩,“看到你们这样和好了,我也不用担心了,要不你在前面的超市放我下来吧,我要去洛洛买点好吃的。”

    苏在景点头,“没问题,我陪你一起。”

    “不用了,我买完了之后,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那不行,我得保证你的安全,你现在是重要保护对象不说,你的安全更为重要。”苏在景可不听秦苏的。

    陆子健在前边也点头,“没错,我们陪着你吧,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徐长林可不会放过我的。”

    秦苏只好笑笑,她也了解他们的不安,虽然黑风的事情解决了,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地发生什么事,一切还是小心些好。

    本来徐长林也是想多陪陪她的,只是听说最近公司里的事情又比较多,秦苏这才得空出来。

    再加上一直惦记着苏在景与徐智媛的事情。

    想到这秦苏松了口气,“你们在我面前恩爱我看着了,但是回去之后,也不准再吵再闹了,在景,你找人拍的那些照片什么的,都销毁了吧,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只相信所谓的证据,夫妻之间最重要的还是沟通,懂吗?”

    苏在景和陆子健这次是无话可说了,尤其是苏在景。

    她是律师,她自然更懂得证据还有沟通的差距。

    “好了,秦苏,这件事情是我冲动了,以后再也不会了。”苏在景也是个敢做敢当的人,意识到自己错了,她就耍爽快地承认了。

    陆子健也不好意思地笑,“我也有错,如果我要是把事情的真相提前和你说,不让你误会的话,你也不会找人跟踪我了,是我不好,老婆,你放心,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苏在景白了陆子健一眼,“你们这些大男人也真是,想到的主意简直比我们这些女人还逊。”

    陆子健心里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表面上还是附和着苏在景,“谁说不是呢,现在想想我们真是二百五,哈哈……”

    陆子健这样自嘲地说自己,苏在景也只是白了他一眼,不过陆子健却是很不要脸地说道,“老婆,你白我一眼的意思我懂,你这是对我另眼相看呢,是不是?”

    苏在景再次白他一眼,“你这种人真是无治了,自恋病又发狂了,下车,你滚吧。”

    苏在景说话的时候,就要把车再次停到路边,不过陆子健却阻止了她,“别,别,老婆,好歹你老公在南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样把我甩在大街上,让别人看了影响不太好,连带着给你的脸上也无光啊,是不是?”

    “你还真是要脸。”苏在景又瞪他一眼。

    陆子健答应的也很干脆,“当然要脸啦,人要是连脸都不要了,那不就毁了吗?你说是不是?秦苏。”

    秦苏本来想闭目养神的,这两口子就是一对活宝,这陆子健现在一喊她,秦苏马上睁开了眼睛,陆子健从后视镜里看着她。

    秦苏看了一眼苏在景,苏在景虽然表面上是在陆子健吵架,其实此时的苏在景别提有多美了,瞧瞧她的嘴角都在上扬着,偷笑。

    “对对对,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啊,像陆总这么要脸的人所以才会活的这么有滋有味的。”

    秦苏顺着陆子健的话说,可是没想到陆子健却听出不一样的味道。

    “不对啊,秦苏,我怎么听你这话不像是好话啊……”

    “有吗?哪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秦苏挑挑眉说道。

    陆子健来了劲,转身看着秦苏说道,“你说我是要脸好呢,还是不要脸好呢,要脸的人都活的太累,像我这样,不要脸的人可能活的就潇洒一点,就像徐长林……”

    秦苏有些哭笑不得,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然后举到陆子健面前给他看,“说曹操曹操到,关于这个要脸不要脸的问题,要不你亲自和徐长林探讨一下吧。”

    陆子健的脸黑了黑,他转过身去坐好,“不了吧,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心善,吵嘴之类的事情我不在行,每次与徐长林吵嘴我不都输了。”

    “你就那点出息了。”苏在景瞪他一眼。

    陆子健就一副你无论怎么说我,我就这样的感觉。

    秦苏笑了笑,然后她接了电话,“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在哪啊?”徐长林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着急。

    秦苏看了看陆子健,他又转过了头正用眼神示意,让秦苏别把他说出来。

    秦苏只是轻轻一笑,“我现在和在景在一起,要去超市给洛洛买点好吃的。”

    “我去接你。”徐长林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陆子健松了一口气,秦苏笑着对他说,“徐长林说他来接我。”

    “啊,他要来?老婆,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我现在临时不要见他为好。”陆子健刚刚松了一口气,马上又紧张起来,他让苏在景赶快停车。

    苏在景正好要赶他下车,陆子健一开口要求,苏在景马上满足了他,给他停了车。

    陆子健下车之后还不忘对苏在景说,“老婆,我回家做好饭等着你,你早点回家。”

    陆子健说完之后就跑了,看着陆子健跑的比兔子还快,秦苏笑的不行了,“你家陆子健至于这样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的时候他好像就很怕徐长林,他这是抱着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心态。”

    秦苏这次倒真是开怀大笑了,笑过之后她对苏在景说,“陆子健对你还是不错的,你以后也别再怀疑他了,如果能怀上孩子那是最好了,如果怀不上,也不要灰心,反正都有涛涛长着了。”

    “嗯,我心里有数了。”苏在景答应道,不过事到如今苏在景也终于说实话了。

    “还没确定陆子健是不是真的出轨之前,其实我也害怕的,如果真出轨了怎么办,我也是个女人,当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她不会像男人那样,说忘就能忘的,我也是女人,所以我也是这样的心态,如果当初那么痴心的陆子健真的变了,我也不知道我该如何面对,离婚可能是一种很洒脱的表现,只是这种洒脱却不是我想要的,苏苏,其实陆子健没走到那一步,我是真的高兴……”

    秦苏听到苏在景这么说,她坐正身子,苏在景还在开着车,秦苏怕她情绪激动。

    “在景,我理解你的心情,别说你和陆子健没结婚的时候就有些好感了,我和徐长林一开始是死对头,但到了最后我们不也是对彼些有感情了吗?婚姻生活里,并不是结婚的时候有感情结婚之后就一直很好,有些感情也是后来才培养出来的,我以前不理解我妈妈说过的话,她说到最后夫妻之间的感情就变成亲情了,爱情可能也有,但是多数就亲情,我们虽然还没到那一步,不过我现在能理解我妈说的话了。”

    苏在景也点点头,“以前的性格无论怎么样,结婚了,有孩子之后也会所改变,女人一开始的思想都是纯洁神圣的,但到最后都会有变化,曾经的想法妥协了,有的是为了自己,有的是为了孩子,还有的是为了家庭。以前在接到离婚的案子时,我一听到男人出轨了,第一反应就是让她们马上离婚,我也和她们说过会给她们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就算是离开了男人也一样生活,但是有的女人只是咨询咨询,最后她们或者说为了孩子,为了谁谁谁,最后没有离婚,我那个时候还有些不理解,但自己亲身经历到了,才理解了。”

    “有时候会对自己说如果不是我自己亲眼所见,就这样吧,其实那只不过是给自己的一个借口,想到要和陆子健离婚的事情,我的心里也很难过,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如果真的离了婚,也就再也不可能再找男人了,自己过的好也罢,过的不好也罢,反正是再也不会找男人了,以前换男人的时候没感觉,不过现在想想心里就挺难受的。”苏在景这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说自己的心事。

    秦苏听到苏在景这样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女人可能就是如此吧,无论曾经再有想法,曾经再有抱负,但是如果她一旦有了家庭,她的想法就会改变很多,她的人生观甚至也会有改变,这可能就是女人的悲哀吧,女人到最后生活的圈子就只剩下家庭还有孩子了。”

    “不过女人不应该这样生活,如果家庭幸福还可以,如果家庭不幸福的话,万一遭遇到了老公的背叛,女人就失去的太多了。”

    苏在景听了秦苏的话之后,苏在景想了想,“我有一个想法,现在我不做律师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的职业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如果家庭幸福还行,如果家庭不幸福了,老公出轨了,我面对的就是失去家庭与生活的残局,苏苏,你说我们成立一个专为女人解决难题的机构好不好?现在在家的女人越来越多了,她们都是居家女人,像我们这样的女人毕竟是少数,也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我们的男人那样,所以现在离婚的才那么多,如果我们成立这样一个机构的话,可以减少一些妇女的悲局,我们可以给她们介绍工作,最起码的可以让她们有信心。”

    秦苏一听也觉得可行,“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我现在这个样子在家里也是没事做,我支持你,精神上,经济上都可以支持,你来操做,行吗?”

    苏在景一听得到了支持,她当然是自信满满了,“行,没问题,回去之后我就先做一个可行的方案,具体的也还得考察一下再说。”

    两个人就这样说定了,苏在景看上去特别兴奋,“我们先实施着,到时候也把智媛拉进来,我们俩都做的事情,她肯定也不会有意见的。”

    秦苏点点头,“不知道他们两个谈的怎么样了?”

    苏在景倒是不担心这事,“你就放心吧,你又不是不了解智媛,她对顾远的感情很深,我觉得她就是一时知道自己怀孕了,有些心烦意乱了,你没看到她一见到顾远,整个人都变了,他们的事情咱们不用担心,再见面的时候智媛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了。”

    “但愿吧,咱们都幸福才是最重要的。”秦苏笑着说道。

    秦苏这边下了车,徐长林的车子也到了。

    苏在景看了看秦苏,“你老公既然来了,就让他陪着你吧,我先回去了,还得去老家接涛涛。”

    “好,回家之后和陆子健好好谈谈,夫妻之间没有隔夜仇。”

    “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想开了。”苏在景对着徐长林扬扬手,然后上车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歌并收藏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