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刨地探陵 > 第三章 银针探陵

第三章 银针探陵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月正白,山中不用火把,都看得清楚。黄地火看着那个寿材,只觉浑身阴冷无比,而且发觉竟如刚买不久一般,还能闻到淡淡的木材味道;还有刨出来的土块,先是暗黑,再到暗红,最后碰到正主之时,竟是猩红如血。黄地火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也知道不妥,只是还在观察之时,那几个本家兄弟,已经在撬着那个寿材。

    “莫急,等等!”黄地火大惊下奔上前去,却见一个本家兄弟用力一撬,终是将材板翻了开来。

    几人凑近一看,只见一具干尸,躺在寿材内,面目苍白却是仍如在生,而手足处却不似以往,并没见到金银首饰等物。

    “搞的什么,这么大坟,一件物事都没有?”一个本家兄弟见废了那么大劲,什么也没见到,就要去翻。

    黄地火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心中害怕,看那兄弟就要伸手进去,急忙去拉,口中同时叫道:“不要动!”

    可是却晚了一步,那干尸口中忽然张了开来,对着几人吞出一口黑气。众人大惊,纷纷倒地,只是本就靠得近了,要躲还怎么躲得过去。竟有两人,将那黑气直接吸了进去,当即倒地痛苦大叫,惨叫声传出老远。

    黄地火也多少吸入了一点,但他站得远,只觉得天旋地转,就要晕倒。而那个被他拉开的本家兄弟因为他这一拉,也退了开去,不过却是被黑气熏到了眼睛,同样捂着眼睛在地上痛苦大叫。

    众人倒地,手上的火把掉在地上也都灭了,黄地火隐约中看到,原本躺着的干尸,竟缓缓坐了起来,对着月光,身上裹着的寿毯一上一下,似在吸气。

    “诈鬼了,快行!”农村中关于僵尸鬼怪的传说,一下子在黄地火脑中涌现,吓得他大吼一声,几个本家兄弟相互搀扶,飞奔似的逃出了那里。

    所幸那干尸也并无追上来,只是黄地火等人一到家,便有两个本家兄弟因为吸入了那黑气,直接挂掉了,而剩下吸得少的,也多是体弱气虚,不到几年,又死去了两个本家兄弟,还有一个是因为眼睛被熏瞎,腐烂而死。死状之惨,让人心惊肉跳。

    几人上山刨坟,竟都死了,黄地火也算是命大,不过他这一吓,也再不敢去刨坟了,重新安安分分地当个农民耕地。只是他多少也吸入了那些黑气,几年下来,也是体弱气虚,只怕就要跟着几个兄弟去了。

    也是他命不该绝,这年兵慌,又有许多人从北方逃难下来。这****正在田间刨土,只是没几下,就累得要命,想起几个本家兄弟,也算是被自己间接害死,不由眼眶泛红,就要掉下泪来。却忽的发现田边有一个走难之人,四十上下年岁,穿着单薄的青衣,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

    黄地火本就伤心,想到将死,一看竟被人笑话,也不知哪里来的火气,两步跑到那人面前,就要开骂,没想那人却是先开口对黄地火道:“你去挖坟了吧?吸了气啦?”

    黄地火心里一惊,自己伙同兄弟几人挖坟是秘事,连家里人也尽数瞒了,这一个走难人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他人虽本份也不蠢,知道这人能一眼看出自己的事,定是个有本事之人,便哭着将自己等人的事说了出来,求他救命。

    那人嘿嘿一笑,道:“也算你命大,吸得气少,不然只怕和你那几兄弟一样,早去见了阎罗王。”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他后道:“我看你不像短命之人,就救你一命。这药你拿去,每天一颗,就着早上的露水服下,十日后不死的话,就到村口的土地庙找我。”

    黄地火千恩万谢接下了,接下来十日,便按照那人所说,每天一颗,就着露水服下。也当真他命不该绝,等到第十日之后,觉得胸口不再闷痛,不再头晕眼花,生好如从前。他大喜下,当即带着一些钱财饭食前去土地庙感谢救命恩人,果然见到那人正端坐在庙中。

    黄地火自是对那人感激不已,还拿出前些年刨坟得到的一些钱财相赠。那人也是老实不客气,尽数收下,看着黄地火神色,知他尸毒已除,道:“刨坟乃缺德之事,也乃手艺之活,不是你这种人能做的,我知你也是一时被逼急了才为之,往后不可再做了。”

    黄地火点头称是连连,不过这人总是好了疮疤忘了疼,一想起此人连尸毒也能除,定是此中高人,机灵劲一上来,便苦道:“先生,你也知我就是一个种田的,这老天一不开眼,地里颗粒无收,我这才被逼着去做那缺德事。如今被你救回,本也不该再做,可是这天的脸要变就变,万一以后给个****脸,我一家老小还不都得饿死了……”

    那人看着黄地火眼神闪烁,他走南闯北,如何会不知这老实巴交的农民心中想些什么,笑了笑,说道:“你可是要我教你一些本事,也好在大难之年有个保命的手段?”

    黄地火连连点头,道:“确实如此,还请先生行行好,教了给我。”

    那人又看了看他,摇头道:“不行,你年纪太大了,学不来。不过你说的也是在理,今日我们见面,就是有缘,这样吧,我传你一物,和三句话,还有你要记住,不可贪心,非到保命之时,不可再乱用,否则必葬身其中。”

    黄地火点头称是,却第一次如孩童一般,认认真真地从那人身上接过一物,还有记住了那三句话。从那以后,黄地火遵从那人之言,平日里老老实实耕地种田,只有到了实在挨不下去之时,才用那人所教授之法,刨物度日,竟也再没出事。

    黄地火死后,便把那人传下之物与那三句话传给了他儿子,并同是将那人所言传下。或许是基因中继承了父辈老实本份的基因,后代之中个个遵从祖训,只在迫不得已之时才用那刨地术度日。这样黄氏一门虽无大富大贵,但也因此人丁兴旺,代代相传,直到传到了我这一代。

    到了我这一代就简单了,我是独子,爷爷那代的亲人因为战争的关系,大多走难到国外落地生根了,剩得我们这支,父亲是老大,还有两个弟弟,一个早夭,就剩得二叔,父亲兄弟二人活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对爷爷说的那些根本是不屑一顾的,没把自己老子当四旧埋了就不错了,哪里还会再去学。

    再加上后来搬到了城市里住,对那些所谓的祖传之术就更加不去碰了,自小就叮嘱我不要去听爷爷那些农村的怪风俗,老故事,不管他说些什么都不要相信。气得本来就卧病在床的爷爷差点不治而愈,跳起来狠狠的扇这不肖儿子一巴掌。

    我儿时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不得已下,倒是有一段时间跟过爷爷,开头那个老故事,就是爷爷跟我讲的,还叮嘱我做人不可贪心,不然就落得跟他爷爷那样的下场。慢慢长大之后,发觉他所讲的故事经常东凑西凑,听起来也不怎么合常理,就真当成故事听了。

    那年我十几岁,卧病在床多年神智不怎么清醒的爷爷忽然如回魂那般,不单口齿清楚,思维就如常人那般,竟懂得瞒着父亲,让我从他一个老箱子里,取出一个布团,打开不知包了多少层的布料之后,我见到了故事中那个走难人传下来之物,一根通体黑色的银针。

    爷爷表情严肃地告诉我,这便是探陵针,刨地之时,便将它折开,看准地头插入,如果针上带黄,表示地下无灵,便可安心刨地;如果针上变黑,切记莫贪;如果针身变红,那转身便走,留也不能留。此乃银针探陵术,便是那神秘先生传给祖先的。

    我问为什么会这样,爷爷翻了翻白眼,害得我以为他这便要去了,谁知他打了个大喷嚏,说祖先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又问他要真找到地头了,怎么知道往哪里插针?他这次更直接,答了不知道。瞬间我头上就起了三条黑线。

    无怪乎父亲与二叔不肯学,样样都不知道,总不可能真找个坟头来随便插一插,再挖开来确定真假。

    可能见我脸上的表情与父亲兄弟当时听见之时没什么两样,爷爷又道当时好像还有一句口诀来定位插针,不过传到他爷爷那辈,出了事之后就再没人知道了。

    不过他又说道银针探陵术还配有三句话,既是“月出莫刨,见红莫刨,刨空莫刨。”解释起来,就是有月之夜不可刨,银针变红不可刨,三下一停,如果第三刨落地听不见声音,又不可再刨。

    我觉奇怪又问为什么,为什么有月之夜不可刨?为什么第三下会听不见声音,这可解释不通。爷爷先是不答,后来被我问得急了,就说人走阳鬼走阴,月出鬼吃食,又说农村中有传地府在下面,你刨空了,证明那下面通往地府,谁还敢刨,不怕阎王索命吗?

    听得我倒吸凉气,不敢再问。

    也许老人家回魂就是要秉承祖训将这所谓的家传手艺传下来,那日之后,爷爷神智又变得不清醒,再过得数月,便过世了。这样,我就成为了刨地世家的唯一传人。

    我那时还小,接过爷爷的东西藏好,又因为后来出去读书,也就没再将这些东西放在心上。后来随着年岁渐长,发觉爷爷所传下来的东西可能只是单纯的一种民间技艺,类似于杂技之类的东西,虽然所用不同,但都是穷苦之人养家糊口保命之术而已。

    不同于如今一些小说电视中那些摸金校尉用风水观星术来寻龙点穴,也没有那些土夫子对此行的集团化运作,所谓的刨地术,只不过是一些农民,在灾荒之年保命的手段而已。

    刨地本来是动词,却在爷爷口中成为了一个名词。后来我遍查资料,也找不到有关刨地的描述记载,只怕在爷爷口中引以为傲的称呼,最多不过是附近三五十里知道之人的戏称,在三教九流中的连下九流也排不上号,更不用说与倒斗淘沙相比,纯粹便是业余与专业之分。

    只是连我也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一些诡异离奇的事,竟会与我这刨地世家唯一传人扯得上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刨地探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冬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冬雨并收藏刨地探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