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刨地探陵 > 第三十五章 升棺发财

第三十五章 升棺发财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教授看了杨幽一眼,道:“大妹子,都到了这里了,咱明人不说暗话,一起合作把棺开了,你取你的,我取我的,要真有什么大家都中意的,到时再斟酌就是了。”

    杨幽看了看脸上堆笑的贾教授,又看了我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贾教授嘿嘿一笑,又对我和罗大疤道:“大家合伙把棺开了,到时拿了什么好的,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分了就是。”

    罗大疤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在问我的意思,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意思是见步走步。转头间却看见杨幽从背包内掏出一截蜡烛,在高台上走了一圈,最后停了下来,在地上将蜡烛点上。

    “杨老师,你在做什么?这里已经够亮了。”罗大疤看着杨幽的动作奇怪,出口问道。

    “嘿嘿!”贾教授看着杨幽的动作,笑了笑道:“这是他们摸金的老规矩,在东南角点上一支蜡烛,只要蜡烛不灭,就不怕鬼吹灯灭,可以继续动手。”

    我心道这倒与我爷爷传给我的银针探陵术大同小异,无非都是盗墓人动手盗墓时求个心安,忽的心中一动,对贾教授道:“教授,那你有什么规矩没有?”

    贾教授看了我一眼,嘿嘿怪笑了一声,道:“黄兄弟,您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能晓得,什么不应该晓得。我跟您说我没有什么规矩,你相信吗?”

    我对他眼中的寒光假装看不见,也嘿嘿笑道:“当然相信,教授您是专家,我还能不信您。”

    靠,这时候还敢拿话来威胁我,真当我三岁小孩子呢。却在这时候,杨幽走到了棺椁前面,细细看了看,道:“这是玉石椁,如果这南越王的棺椁按汉墓中的常制定的话,只怕里面还有两层,才能到真正的棺材。”

    “那这玩意呢?该怎么办?”罗大疤指着玉石棺椁上的那朵死亡之花问道。

    我见到那朵妖花被我用匕首削断了大部分根茎,却还有一小部分沾着皮,耷拉在棺椁上面,而那根茎的底部竟然是从玉石椁的椁板与椁身之间的缝里面伸出来的。

    贾教授用火把照了照那条缝隙,我忽的心中一寒,如果那死亡之花真从地狱而来,那棺椁底下,该不会真的通往地府吧?是不是只要一打开,就会有一群恶鬼扑出来将我们拉进地狱?

    “先打开椁板吧,黄兄弟和罗队长,你们三个一人一边,将它推开。”贾教授说道。

    我和罗大疤互视了一眼,走到那棺椁前面,却发现这椁板光滑得几乎可以照出人影来,哪里可以着手出力。

    正面面相觑间,忽的杨幽从后面道:“这根撬杆拿去,从那椁缝中入手,先将它撬开了再推。”

    “我来!”罗大疤接过撬杆,将撬杆的一头插入那椁缝中,用力一压,只听得嘎嘣一声响,那椁板上来了一点点,罗大疤一看有戏,又用力往下压,我和芒果头也不敢闲着,趁着他出力的空挡,一人一边,从椁板边缝处往外推。

    这玉石椁板看似轻盈,实际上沉重无比,加上棺椁那么大,我估计得有上千斤,我们三个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再加上肩膀,也只是将它顶开了一点点。最后贾教授和杨幽都上来帮忙,连推带拉,累得半死,才将椁板翻到另一边去。

    还不等我们从地上站起,贾教授就举起火把照往椁内,脸色忽的一变。我们也顾不得一身的大汗,纷纷从地上站起,大着胆子往椁身内一看,同是一愣。

    只见椁内还套着一个青铜棺椁,椁板上刻着无数的图案,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青铜棺椁的椁板上,有一团漆黑如腐烂物的东西,大约占了椁板的三分之一,那死亡之花的根茎,便是从这里伸出。

    “这是什么?这看着像一堆烂泥!”我出声说道。

    贾教授皱了皱眉头,道:“传说死亡之花从地狱中恶鬼的恶念中汲取养分,这些……”

    我看向了杨幽,希望从她这里得到不同的答案,这地狱恶鬼的恶念这种答案太玄乎了,我自小长在红旗下,学的是马克思唯物主义理论,还是一些实实在在的解释比较容易接受,哪怕听着也是很扯。

    杨瑶也是皱着眉,好半天才道:“任何生物都需要汲取养分以供生存,这滩‘烂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我觉得也是活物,与这死亡之花构成了一个简单的生物循环系统,这样才能生生不息,生存那么久。”

    我点了点头,罗大疤和芒果头则是一片茫然,贾教授却看着杨幽一笑,道:“没想到妹子你一个摸金的,对这生物学的研究还那么在行,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关键,实在让人佩服。”

    杨幽眼睛盯着那滩‘烂泥’,口中却道:“你也是教授,大家彼此彼此而已。”她说到教授两个字的时候,话音放得有点重,连我也听出了她的意思。

    我不等贾教授的反应,急忙道:“那该如何是好,这堆东西在这里,还要怎么打开这第二层的椁板?”

    “这花一死,下面的东西一定也活不了,只不过我们等不了那么久。还是得继续将椁板撬开才行,不过那堆,那堆‘烂泥’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撬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沾到身上。”杨幽说着,已经从罗大疤身上拿过了撬杆,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青铜棺椁的一头。

    看着她这样子,我的大男子主义瞬间爆棚,迅速走到她身边,从她手里将撬杆拿了过来,道:“罗大疤毛躁得很,你帮我看着他点,别真让他沾到那些鬼东西,这里由我来。”

    杨幽看着我,眼神闪了几闪,便退到了一边,我刚要动手,贾教授忽然走到我身边,又用眼神“电”了我一下,笑道:“哟,黄兄弟,没想到你还懂得怜香惜玉,难得难得。不过这青铜椁板可不比刚才的玉石椁板,你一个人是不行的,还是我帮你吧。”说着握住了撬杆的另一段。

    我也懒得理他,鼓足了全身的力气,用力往下一压,我也不知道贾教授有没有出力,只是觉得撬杆瞬间一弯,倒真的将那青铜棺椁的椁板撬起了一些。罗大疤和芒果头连忙上来帮忙,众人用力,那椁板慢慢往上升了起来。

    随着椁板的角度越来越高,眼看就可以将它翻到一边,却没想那滩“烂泥”带着死亡之花,从棺椁上往罗大疤的方向滑了过去。

    罗大疤正低着头用肩膀顶着椁板,哪里知道躲闪,眼看就要被那滩“烂泥”砸在身上。却在这时候,在她旁边的杨幽眼疾手快,不,应该说是脚快,一脚将罗大疤踢了开去。

    那滩“烂泥”几乎是贴着罗大疤的身子落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得更烂,将地面上的汉白玉地砖腐蚀出一个大洞,吓得罗大疤脸青唇白,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堆可怕的“烂泥”。

    我转头看见杨幽额头上渗出了汗水,刚才那一下力道不小,她用伤腿做支撑,只怕也是受力不小。罗大疤好半天才从地上站起,看着那堆“烂泥”还是后怕不已,对杨幽道:“杨老师,刚才多得你,要不然……”

    谁知杨幽却是看了我一眼,道:“你谢他吧。”

    “谢他?”罗大疤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这时候我也没心情跟他说,转头看见贾教授正举着火把观察着已经打开了一半的椁板,我走近一看,只见那青铜椁板下,已经见到了棺材。

    “见到了,这一定就是南越王的墓,看这金丝楠木做成的棺材,历经千年,还能闻到淡淡的香气。”贾教授一脸兴奋,看着那下面的棺材说道。

    都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再不迟疑,小心避开那堆“烂泥”,将那青铜椁板翻了过去,露出了南越王赵佗的最后安寝之地。

    这棺椁一打开,果然如贾教授所说,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让我们被这环境压迫得晕晕沉沉的脑袋顿时一松。我以前从来都没有闻见过棺材的味道,不过倒听说过金丝楠木自古以来都是帝王将相等封建社会高阶层才能用得起来的,如今看来倒是真的。

    这金丝楠木制成的棺材在两层棺椁内保存了千年,棺板在火光下还能反射着光晕,确实难得。不要说其他的陪葬品,只怕单单这具棺材拿了出去,都是一件了不得的物品,要放到某些市场上去,都是有价无市之物。

    贾教授从他那个干瘪的背包内掏出了两个东西,一个递给我,一个递给罗大疤,道:“这是起钉器,你们一人一边,将封棺钉拔出来。”

    我拿在手中颠了颠,只见那起钉器如一柄小锤头,不过扁而长,中间镂空,倒和木工用的差不多。我刚走到棺材边要动手,杨幽走过来对我们道:“拔的时候小心点,以防棺内还有什么机关陷阱。”

    我想起先前遇见的那些,至今仍心有余悸,对她点了点头,又示意站在我对面的罗大疤开始。我原以为起钉器插入之后,要费些劲才能将封棺钉拔出,没想到那封棺钉钉得也不算很牢,只是轻轻一抬,就起了大半,几乎没怎么费力就将两边的封棺钉都拔了出来。

    贾教授走近看了看,道:“可以了,棺板不会很重,你们一人一边将棺板轻轻抬起,小心放在一边。”说着,他自己却是背对了棺材,朝着棺材外比划了几个手势。他比划得很快,我也没看清楚,又听他轻轻道:“升棺发财咯!”

    我心道只怕这便是他的规矩了吧,这时芒果头凑过来问道:“叔,开棺盗墓,又和升官有什么关系?难道他家里有人做官的?”

    “那是棺材的棺,不是做官的官,那开了棺,拿了死人的东西,不是发财了吗?”我不理一脸恍然大悟的芒果头,又看了看杨幽,却见她正盯着她先前放在东南角的那支蜡烛。我忽的一愣,那蜡烛原先点着之时明明是豆黄色的,怎么这会变成了绿色?难不成是被那些鲛人灯给传染了?

    我不知道这对她摸金的代表着什么,不过看杨幽眉头紧皱,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我又转头看了看那棺材,心道难不成我也将银针拿出来探探,看看这棺开不开得?

    几乎是在同时的,贾教授和杨幽一起走到那棺材前,紧紧盯着那棺材,贾教授对我们道:“动手吧!”

    罗大疤看着我,等我的意见。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他点了点头,一人一边,将那金丝楠木做的棺板抬了起来。果然这棺板不是很重,抬起的时候,我听见贾教授和杨幽同时吸气的声音,又听见芒果头轻轻“啊”了一声。

    我心痒难当,急忙和罗大疤将棺板放在一边,下一刻,我看见了南越王赵佗的真身。

    不,正确的说看见了穿着一身铠甲的南越王。

    只见一个人形物体,从头到脚,都包在了玉片制成的铠甲中。那些玉片白嫩光滑,仿佛一碰便能滴下水来,就算我对玉石的了解几近于无,也知道那定是玉中上品。而玉片之间,却是用一条条的金线窜在一起,在火把的光线下,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光芒。

    “金缕玉衣,保存得这么完好的金缕玉衣,这实在是……”贾教授边说边吸气,从他的语气中知道,这件金缕玉衣一定也是非常不得了的东西。

    我倒是从报纸和一些书籍上看见过关于金缕玉衣的报道,玉衣也称“玉匣”、“玉柙“,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玉衣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

    当时人们十分迷信玉能够保持尸骨不朽,更把玉作为一种高贵的礼器和身份的象征。由于金缕玉衣象征着帝王贵族的身份,有非常严格的制工艺要求,汉代的统治者还设立了专门从事玉衣制作的“东园“。

    但是用金缕玉衣作葬服不仅没有实现王侯贵族们保持尸骨不坏的心愿,反而招来盗墓毁尸的厄运,许多汉王帝陵往往因此而多次被盗。到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下令禁止使用玉衣,从此玉衣在中国历史上消失了。

    我看罗大疤和芒果头对贾教授口中的金缕玉衣一脸迷茫,显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于是简单的告诉了他们,他们才知道这东西的珍贵。

    “这东西这么值钱,要怎么扒下来?”忽的芒果头说了一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刨地探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冬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冬雨并收藏刨地探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