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攻略:重生为后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王府一叙(三)

第一百九十四章 王府一叙(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振理自然是聪明的人,所以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睁大了眼睛,恍然大悟,才反应过来,有些窘迫的笑了笑,对沈安嫣道:“哦!沈小姐,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不是……反正我不是这个意思,香囊暗解什么的我都听不懂。所以刚才不是有心的。”

    沈安嫣笑了笑,表示理解,也不气,解释道:“这种东西要是被看见,后果是很可怕的。”

    宋振理赞同的点点头,然后也解释道:“这个香囊和普通香囊不一样,不然我也不会随身携带。这个香囊是实在好用,沈影卿手受伤了,睡的肯定也不适应不踏实,虽然等过一个月就会好一些,适应下来,不过现在肯定还是膈应道难受。这个香囊可以安眠,而且祛除药味的效果也奇好,普通香囊只是散发别的味道掩盖,更几种香味和药味混在一起更是闷得慌,所以,普通香囊就是十几个也不见得抵的上,这是稀罕的东西,你还是帮沈影卿拿着吧。”

    宋振理一口气嘱咐了一大堆,才重新把香囊再递给沈安嫣。

    沈安嫣犹豫了一下,不过只是一下,她就接了下来,想了想,说道:“居然世子有心,我回去把这个香囊再包一层便是了。”

    “嗯!”宋振理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那就劳烦你费心了。”

    沈安嫣笑了笑,没有说话。宋振理俨然拿沈影卿当自己人了,沈影卿可是她亲妹妹,她照顾沈影卿那是理所当然的。

    宋振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就急急忙忙的道:“对了,我那里有好多上好的伤药,我回去给她找几份来,这个脱臼是难好的快,但是至少要少受点苦是不是!我这就去拿,回头再见。”

    说罢,宋振理就转身准备离去。

    还没走开,却被尹宸琅喊住了。

    “等会,宋振理,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尹宸琅问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宋振理叹了一声,就解释说到:“没有,就是过来拜个年,进来的时候是余公公来的,余公公就让我自己休息一下,说你现在有事不见人,就让我在那边坐着。”

    “那余衷人呢?”尹宸琅问道,“我有事找他。”

    “我没让他跟着,自己进来的。”宋振理说道,“你要找他去喊喊就是了,他现在就在大门那边接待和应对各种来客。”

    余衷在王府的权势是很大的,就是管理整个王府的人,也跟了尹宸琅很久,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余衷。接待各位王府来客,也只有余衷这样有头有脸的人才能应对,左右逢源。

    尹宸琅点点头,摆了摆手,无奈道:“算了,你先走吧。”

    “好,那我先走了!”宋振理一得到许可,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这人啊!”尹宸琅看着宋振理消失在白茫茫中的背影,没好气的道,“重色轻友。”

    沈安嫣笑了一下,没有接尹宸琅的话,反而话锋一转,问道:“刚才宋振理说你有经常提到我,说了什么?”

    尹宸琅桃花眼含着情,深情的看着沈安嫣,沈安嫣也看着尹宸琅,等着尹宸琅的回答。

    尹宸琅嘴角微微挑起,声音温柔如水,开口就如同清脆的山泉,出谷的黄鹂,尹宸琅说道:“我就不告诉你。”

    沈安嫣听后,气得轻笑了一声,抬手推了一下尹宸琅。

    “王爷。”旁边传来余衷的声音,尹宸琅回头。

    “王爷,您找我有事吗?”余衷问道,“刚才在那边遇见世子,世子说您有事找我。”

    尹宸琅看向余衷,道:“是的,你准备一份礼物送去林府,是给林府嫡长子林修业的新年赏赐。”

    “是。”余衷点点头,表示应下,然后问道,“王爷,还有别的事情要吩咐吗?”

    尹宸琅回答道:“无事了,先赶紧去办吧。”

    “嗯,奴才告退。”余衷点点头,微微一鞠躬,往别处走去。

    刚刚余衷看见宋振理往外走,随口问了一下怎么才来就要走,宋振理火急火燎的样子,没有耽搁,只是对余衷说王爷找他,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走了,甚至都没有停顿。余衷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有想到,就是送份礼物这样而已。

    世子真是奇怪。

    沈安嫣和尹宸琅走向正殿,里面已经有了烧着上好的银霜炭的炉子。有茶水司的宫女正在泡茶,姿态优雅的如同一幅水墨画。

    沈安嫣随口问道:“怎么要给林修业送份礼?”

    尹宸琅笑了笑,回答沈安嫣,声音颇为无奈,道:“刚才林修业来的时候,我说要赏赐新年礼物的,总不能别人来王府拜访,连赏赐都没有吧,现在给他送到府上去。”

    王府每一个登门拜访的人,这是过年时节,都会有赏赐,余衷负责给大家准备新年的赏赐礼物。根据来者带的礼物的贵重与否,以及身份的高低,关系的亲疏,来分发不同的礼物。

    总之这些要赏赐别人的礼物都是早就准备好的,堆积在刚进王府大门后,那一个宽阔的空地,旁边廊上的一个小屋子里,已经都包装好了,而且每一份都是经过仔细思量的,没有廉价之物,王府出手必然得阔绰,不然有失体面和威严。这些余衷都会处理好的,余衷会挑选几份早就包装好的合适的礼物,再喊人都包起来,送给来人。

    “这可不叫拜访。”沈安嫣轻笑道。

    林修业那样气势汹汹,一幅“来者不善”,哪是来登门拜访的,分明是上来找麻烦的。不是找麻烦,也是来找挡箭牌的。

    “最近雪又下起来了,大有恢复的趋势,父皇很担忧。”尹宸琅说道,明明除夕那几天都停了,没想到这才正月十五,只是没过几天,就又重新下起来了,虽然来势并不凶猛,但是最近天总是感觉沉沉的,也冷了不少,估计是有卷土重来的趋势,“注意别着凉了,这种时候着凉最要命了。”

    沈安嫣笑了笑,看着尹宸琅,道:“你也是。”

    尹宸琅之前没有跟人这么亲近过,这时候两人并排坐,侧身面对面,手都捧着热茶,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自从五岁母妃去世,就没有跟人有过亲密接触,一是皇贵妃只生了他一人,他再没有同胞的兄弟姐妹了,二是因为父皇的宠爱,皇子们都不愿意跟他玩,当是的“讨厌”是很表面的,不过却也是那时候才有的可爱,虽然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们唤着一胞的姐妹,不和他接触,但是那时的不喜欢,只是出发于“父亲似乎对这个哥哥或者弟弟宠爱有加”,或者“母妃说了,三皇子是敌人”。当时没有人理他,他从母妃去世之后本就性格有些暴戾起来,因为幼年时期的孤独感,而更加封闭内心,总是对人充满敌意的感觉,玩世不恭的不在意他人,稍大一点后,仗着一切自己能仗着的东西,慢慢开始玩弄权势。当时的尹宸琅,其实是很渴望有人能与他为伴的,那些哥哥弟弟们总是成群结队,三三两两的一起出入,即使不是一母同胞,也能成为朋友,一起长大。

    现在倒好,每个弟弟都给他和颜悦色,慈眉善目的,礼貌而且亲热,但是尹宸琅早就意识到,是从哪一天开始,包括宗室女在内的官家或者贵族的小姐们,华服罗裙,碧玉金簪的来到他的皇子们休息的地方玩耍,读书之余,不管尹宸琅在哪个地方,都有一批貌美娇艳,举止优雅又端庄的小姐们,对自己示好。那些以往只理睬太子,或者只跟其他人玩的宗室女,那些以往排挤自己,被宫人告状到父皇那之后,在她们父亲的带领下,总是一种不情不愿的眼神,给自己道歉的她们,当年明明只跟其他人做朋友,跟其他人玩,却突然有哪一天,尹宸琅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又或者是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之,这些能经常入宫的宗室之女变得情愿与他玩耍和讲话。

    尹宸琅能看出来,她们的眼神里,真的不是被强迫的。但是或许是太久没有和人亲密接触了,尹宸琅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了,依旧是一幅玩世不恭,性格乖戾,在外人看来,是尹宸琅不屑和这些“胭脂俗粉”为伍,看不起她们,也不想和她们说话。把这些除了他的直系亲属皇室公主以外,身份最尊贵的宗室的女儿们,将她们的感情和好意“弃之如敝履”,不屑一顾。

    别人说他如何冷漠无情,清高的不理俗人,却没有想到,是谁把他逼成这幅德行的。

    “高处不胜寒那时形容有血有肉的人,三殿下那种玩弄感情和权势到无情无义的人,又怎么会感觉寒冷呢!”

    这是尹宸琅第一次听见这种言论,随着他年龄的增大,意识逐渐清晰。他厌倦了那些宗室之女,他不想理别人的时候,在宫内听见了一个太监总管与人的谈话,也是运气太差了,诺大的皇宫,不只是只有那位总管一个人发表这样的言论,只是那是尹宸琅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言论,他不敢相信那是别人眼中的自己,又或者惊恐于自己居然已经成了那个样子。

    反正,尹宸琅不知道带着什么样的情绪,本能的走了出来。所有人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着他,他好像看见了母妃,看见了萧贵妃,看见了皇后,看见了父皇,看见了各位宗女,这些人围绕着他。尹宸琅脸上的冷笑令所有在场的人胆战心惊,即使是现在,那些看见的人都说是永生难忘。尹宸琅的笑带着暴戾和邪气,不是什么正派的角色,尹宸琅只是轻吐了几个字,就一幅好玩的样子,坏笑的看着眼前不断求饶的人,不过这的确不是玩笑话,尹宸琅真的下令了,那位总管,也被凌迟处死了。

    尹宸琅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肉被一刀刀割开,一刀刀割下,尹宸琅没有进去看,虽然说那个地方皇子进不去,但是说实话,如果尹宸琅想,没有人能拦得住他。他听见了,他知道了。那是撕心裂肺的惨叫,那是他干的事情,别的原因也就罢了,只是因为那位总管说了一句大家都在讨论的话被尹宸琅听见,初次听见了而已。

    最后,父皇闻风而来,问尹宸琅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于皇子来说,处死一个太监是可以的,但是在天子脚下,皇宫重地,随意的凌迟一个太监,太监总管,还是影响重大的。那日父皇看他的眼神有些变了,但是又好像没变,他该得的宠爱依旧还在,他更加玩弄权势,凭着身份和权利,“目中无人”。

    父皇没有管他,是不是因为父皇相信他不会走火入魔?

    谁知道。

    或者父皇就是想放纵他,尹宸琅不知道。

    尹宸琅确定自己内心不是那样的人,但是近些年来,他越来越不确定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是他要来争那个皇位,只是感觉有一只无形的手,那也许并不是太子的目光,可能也不是自己对权力的贪欲,不知道是什么,就这样推动着他,他无法反抗,无法自拔,就一步步的走成了现在的局势,绝无退路!

    “我喜欢你,沈安嫣。”尹宸琅依旧是温柔的笑,没有变,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吐出了一句话,让沈安嫣惊了一下,然后直白的问道,“你喜欢我吗?”

    尹宸琅从来没有问过沈安嫣这个问题,因为他从来都不敢直面这件事,他也不愿意这么直白的承认,原因,他不希望出现任何不完美的情况。

    他已经脆弱的经不起一点打击,不然他的心脏一定会被覆满悲伤和绝望的黑暗藤蔓,放纵自己的暴戾,走向那个他不希望的深渊。

    沈安嫣没有想到尹宸琅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惊讶的看着尹宸琅,尹宸琅这个可望不可即的位高权重的三王爷,直白的承认了自己的感情,对于皇室的人来说,真的很稀少。

    在尹宸琅这里,那更是奇怪。

    “我不要听好听的话语,直接告诉我。”尹宸琅问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庶女攻略:重生为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记子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记子陌并收藏庶女攻略:重生为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