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振文娱 > 第三十章 激进青年

第三十章 激进青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小说》编辑部。

    潘永强是个编辑,他的工作就是审阅来稿。

    阅稿无数的他,可以说是众多编辑里的老油条。对于各种妙趣横生的文字与情感饱满的故事,他也早已经司空见惯。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些看似不错的文章里,缺少了那么一点味道

    下午的太阳斜斜从玻璃窗照射进来,有些刺眼。而屋子里的冷气又让人觉得有些烦闷。因为那毕竟不是树林里的新鲜空气,身在其中太久,就会造成压抑。

    这种压抑感致使他今天连续看了几篇来稿都觉得索然无味。无论是歌颂生活美好的,还是感叹爱情高尚的,或者是惋惜岁月无情的,这些稿子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个主题,虽然成语运用得很好,文笔也算可以,但就是缺少那么一点味道。

    至于是什么样的味道,潘永强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就像吃着一碟菜,虽然可以入口,但总感觉少了一道调料。

    他打开今天要审阅的最后一篇稿子,标题是《在酒楼上》。

    在酒楼上?

    这名字似乎有些离谱。因为小说的名字相当于是这篇小说的眼睛,如果眼睛黯淡无光,那就会让读者觉得这篇小说已经人老珠黄,同时自然就会失去兴趣。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潘永强还是揉了揉眼睛,提了一下精神,继续阅读下去。

    【我从北地向东南旅行,绕道访了我的家乡,就到S城。这城离我的故乡不过三十里,坐了小船,小半天可到。我曾在这里的学校里当过一年的教员。

    深冬雪后,风景凄清,懒散和怀旧的心绪联结起来,我竟暂寓在S城的洛思旅馆里了;这旅馆是先前所没有的。

    城圈本不大,寻访了几个以为可以会见的旧同事,一个也不在,早不知散到那里去了,经过学校的门口,也改换了名称和模样,于我很生疏。不到两个时辰,我的意兴早已索然,颇悔此来为多事了......】

    潘永强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说不出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篇文章的缘故。

    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吕纬甫’的男子。他曾是个狂热的激进青年,但随着生活的不如意而渐渐失望,过分的失意也慢慢使他堕入颓唐。

    主人公由狂热到失望,由激进到消沉、落荒。这、这不就是他潘永强的真实写照吗?

    潘永强是从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原本怀揣着教书育人平天下的大志,可结果却因为生活的种种压迫而不得不经由小叔子介绍,进入这里当一个待遇更高的编辑。

    而所谓的梦想啊,抱负啊,早已经像滔滔江水一样,一去不返。现在拥有的除了是对生活琐事的抱怨之外,也就剩下对一些鸡毛蒜皮之事的斤斤计较了。

    想到这些,潘永强的两行泪水竟然当真簌簌流了下来。

    旁边的一个编辑见了,大吃一惊:“潘老师,您这是怎么了?”

    潘永强当过两年老师,也是编辑部里的老人,所以大家都叫他潘老师。

    潘永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唉,只是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一直都生活得‘敷敷衍衍,模模糊糊’的,心里很不痛快。”

    听到这话,几个编辑对视一眼,也都不说什么。刚才问话的那人继续问道:“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这么想了?”

    “我给你们看个东西。”潘永强打开QQ,把《在酒楼上》发到了群里。

    十多分钟之后,几个编辑神色凝重的抬起头来。

    潘永强说:“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那样失态了吧。”

    潘永强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叫陈申秀的女编辑。她抹了抹眼睛,声音有些黯哑:“这个叫凭阑人的,应该是个老人家吧。写出来的东西,真是直击人心。看得我都想嚎啕大哭一场了。”

    “嗯,这文章笔调低沉,令人深思,让人忍不住与自己的境遇联系起来。而且,我觉得他大有抨击当下文学疲软的意思。”一个叫张武人的编辑评价说道。

    潘永强不住的点头:“我也这样觉得。我感觉凭阑人小说里的吕纬甫就是现在文人的缩影。曾经许多文人都想重振文学,可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并且不得不接受现实。这说起来,算是一大悲哀。”

    其他几个编辑都不说话,只是各自沉思着。

    张武人突然问道:“潘老师,这文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要的话,就让给我吧。我感觉这文放在我这栏目合适。”

    潘永强喝了一口茶,笑道:“小张,你可真会捡现成的,这文别说放在咱们的杂志上,就算是放到教科书里都没有问题。”

    “话可别说这么早。”张武人说,“就算你觉得这文能行,那还得要过了主编那一关才算真的行。”

    提起主编二字,潘永强的眉头瞬间紧锁。

    陈申秀拉了一下张武人的手臂,张武人这在想起潘永强昨天还跟主编林晓道吵了一架。

    潘永强脸上满是担忧的说:“如果我重点推荐这篇小说的话,你们觉得主编会不会刻意把这一篇给否决了?”

    张武人和陈申秀对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张武人小声的说:“主编那人年轻气盛,有些时候做事情难免会缺乏理智,你是咱们编辑室的老人了,可千万别跟他置气。”

    “是啊。”陈申秀也说,“昨天你就不应该为了一篇稿子跟他生气还当众让他难堪,现在搞得你俩气氛这么紧张,我都感觉有些紧张了。”

    “你们不懂。”潘永强又咕噜咕噜喝下几口茶水才接着说道,“昨天主编临时把原本已经定好的文章换下去,这本来就不符合规矩,而且他还是以私废公,我当然生气。”

    “你就是太耿直了。”张武人说,“咱们在人家底下干活,就得学会忍啊。”

    “唉,不说这个。”潘永强扫了一眼其他几位同事。虽然大家的眼睛都没看过来,但是耳朵却竖得挺直的。

    “你们说,能写出这样一篇文章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潘永强问。

    张武人抓了抓脑壳,像是在绞尽脑汁的想。陈申秀却先开了口:“我觉得吧,或许是个年事已高的老前辈,说不定早前就出过一些作品,只是现在闲来无事了,就又开始鼓捣文学了。”

    潘永强点点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足为奇了。”

    张武人却说:“我看未必。一些有点成就的文人,大多都已经忘了自己早前的梦想了。就像那个现在很被人奉为‘传说’的流大人一样。”

    陈申秀眼睛一亮,问道:“你说的是那个在网上写了很多小说的‘流大人’?”

    “是啊。”张武人说,“听说流大人刚刚踏上文学之路的时候,也发表过一些抨击社会现象的文章,只是后来成名了,有钱了,就把自己的初心给忘了。所以要我说,这个凭阑人估计就是个‘激进青年’而已。”

    “你这样说也有些道理。”潘永强叹了一口气,“但愿这个凭阑人不会像流大人一样,走着走着,就忘记回头看看自己的脚印。如果像流大人这样的人物肯带头重振文学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人响应号召。”

    “流大人写的都是小白文,他怎么可能自断生路?”张武人一脸不屑,“要我说,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已经功成名就的网络写手身上,还不如考虑一下这些来稿的作者。”

    潘永强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振文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凭阑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凭阑人并收藏重振文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