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侧妃谋略 > 第303章 茑萝已死了

第303章 茑萝已死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越鸿卓的双眼狠狠的瞪着轩辕茑萝,恨不得立刻弄死眼前的妖女,他紧盯着越君浩的方向,颤抖着,却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响。

    人之将死,无论从前这个逆子对他做了什么,可是他好担心,轩辕茑萝会对越君浩下手,可是一切,他已经无能为力,还好,荣嫔和六皇子,已经被他转移到了安全的去处。

    “当年,你害我全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日,我会回来?会回来,亲自结果了你?”

    轩辕茑萝如鬼魅一般的声音,回荡在越鸿卓的脑海,他咧开嘴凄惨的一笑,终究是睁着眼,死了过去······

    彼时的越君浩,还在寻找那疗伤的特效药。

    便听到了越泠然凄惨的吼声,“父亲,父亲,你如何了?你别吓然儿?太医,太医···”

    越君浩刚刚翻到了药瓶,还在手心里攥着,随后便不可思议的回头,三步并两步跑到了越泠然的跟前,探了探越鸿卓的鼻息,随即不可思议的摇头道:“不,不会的,父亲怎么可能会死?这伤,明明只是皮肉伤。”

    随后,越君浩愤恨的瞪了一眼杀侍卫,拿着剑,指着他,冷声问道:“说,你对父亲做了什么?这剑上是不是有毒?”

    轩辕天华的眼神依然狠厉,狠狠的回瞪着越君浩,似乎没有丝毫惧怕的样子。

    这个眼神,激怒了越君浩···

    “你那是什么眼神,别以为,你是然儿的侍卫,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越君浩的剑又近了一步。

    越泠然急忙拦住越君浩道:“哥哥,你不要闹了,跟他没有关系,他只是来保护我的,更何况,他是二殿下的人。”

    越君浩知道,现在他还有用得着冷子修的地方,所以自然不能对二殿下的人做什么,可是他还是莫名的觉得痛心,父亲为何会死。

    就在这个时候,越泠然突然尖叫出声:“血··有血···父亲身后有血?”

    越君浩闻言急忙放下了剑过去查看,果然见越鸿卓的背后有一把致命的匕首。

    他咬着牙道:“到底是何人?”

    越泠然声泪俱下,黑夜中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可是她的哭声,依然感受得到她的伤心。“为什么,为什么,如果父亲不是那么执拗,怎么会被人害死,都是我,都是我害死了父亲,若是我稍微不那么强硬,我可以妥协,我就不会失去他了····哥哥,我们已经失去了母亲,如今竟然连父亲都保不住了···”

    听到这话的越君浩突然紧闭了眼睛,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随后轩辕天华这才冷冷道:“我身边的护卫都可以为我作证,我一直站在越大人的对面,若是说这前面的伤口是我弄的不假,这匕首,可不是我的。”

    越君浩恨得牙根咬咬的,回头凌厉的扫视了杀侍卫一眼,随后太医急忙到来。

    事后验证,越鸿卓的确是被那把匕首所伤,杀侍卫的那点皮肉伤,根本不碍事,然而这匕首到底是谁插进去的,根本不得而知。

    当日,乾清宫没有掌灯,黑夜中的混战,根本看不清局面。

    护卫越鸿卓的两个死士被越君浩一怒之下处斩,不仅如此,越君浩的怒火更是牵连到了杀侍卫的头上,然而看在越泠然和冷子修的面子上,越君浩只是下令不许他再出现在宫里,在公主府好好的呆着便是。

    越鸿卓的死,越家办了隆重的葬礼。颜姨娘闻丧,在葬礼上几度昏厥。

    越泠然和越君浩更是一身孝服,毕竟如今,还要继续扮演着越泠然的角色,她依然是越鸿卓的嫡女,这表面功夫,自然要过得去。

    她一边烧纸的时候,一边就在想,父亲的仇,终于算是报的差不多了。

    越鸿卓坏事做尽,终于得到了该有的报应,那么下一个,该轮到越君浩了。

    越君泽和越君浩一样,一身白色的孝服,似乎还是特别怕越君浩伤心过度,给他递了手帕过去,一边给他倒热茶一边道:“父亲突然这样,大哥虽然伤心,可也要小心身子,这一次的事情,若不是因为荣嫔,定然不会这样,大哥,父亲的葬礼一结束,咱们该好好的去找那对母子算账。”

    提起这个,越君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愤恨道:“这个你放心,我自然不会让那对母子逍遥法外,我已经派人去寻了,相信不日,便会有结果。”

    越君泽点了点头,随后也坐了下来,盯着越君浩许久,才试探性的问道:“大哥,听说那一日,父亲的致命伤是在身后,而那两个死士,到死也不肯承认是他们所为?”

    听越君泽问起此事,越君浩不由得点了点头,越君泽又再次皱眉道:“那一日,父亲就在长姐的怀里,太医说父亲是因为流血过多而死,难道当时父亲中了那么严重的伤,都没有和长姐说一声吗?”

    关于这件事,越君浩也挺纳闷的,不过,那一日,越泠然和越鸿卓起了争执,两相不愿多话也是正常。

    加上这些日子,越泠然总是自责,伤心过度,在灵堂上几度昏厥。

    平日里,越泠然就算是对越鸿卓再有怨气,也不可能弑父。所以,即便是越君浩心里怀疑过越泠然,但是还是不可能认为,是越泠然动的手。

    越君浩对着越君泽摇了摇头,道:“那一晚,那样混乱,泠然又受了伤,为兄心里总觉得,这件事和二殿下脱不了关系,尤其是那个杀侍卫,本王看着就心烦。”

    越君泽冷笑了一声,道:“那个杀侍卫,是二殿下身边的得力助手,长姐搬离越府之后,那个男人便一直在长姐的府上,听说,府上的丫头们还说他们来往过密,这件事情,大哥可知道?”

    越君浩皱了皱眉,道:“不过就是那个侍卫有恩于泠然,泠然对他多加照顾罢了,都是父亲生前的人在父亲跟前乱嚼舌根,泠然是什么样的人,你我还不清楚吗?”

    越君泽嘴角一动,喃喃道:“自然,不太清楚。”

    然而这话倒是小声,越君浩也没有注意。

    然而虽然如此,越君泽还是没有放弃对这件事情的怀疑,他始终怀疑,父亲的死,和越泠然脱不了干系。自从他从边关回来之后,他便觉得长姐和从前变化很大。虽然不知道为何越泠然要对付越鸿卓,但是越夫人的死后,越泠然确实处处和越鸿卓为难,几次三番想要扳倒他,这一次,若不是她,越君浩也不可能上位。

    越君泽心里总是有个疑影,加之越君浩每次谈及越泠然的时候,他的心里都嫉妒的要死,所以,他便更加想要抓住越泠然的小辫子,让越君浩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越君浩的身边,只可以有他一个人。

    越泠然自然想到了越君浩和越君泽有可能怀疑到她,所以提早,便已经做好了全部的打算,就连当时的太医,都是她提前让太后和祁天美收买好的,只不过,没有想到,当时的越鸿卓,居然是她亲自动手。

    越鸿卓的死,并没有改变南国的风向,这权势依然掌握在越家的手里。

    而越泠然,也如太后的所愿,亲自去见了老皇帝——祁修齐。

    轩辕茑萝依然记得,上辈子,自己死的时候,见了这位老皇帝最后一面,当时的他,逼着她给祁天凌纳侧妃,逼着她大度,逼着她承认自己是罪臣之女。

    而如今,她又面见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帝王了。

    如今,不同的是,她曾经,救过他一次。

    祁修齐似乎非常的和善,他假死之后,便一直居住在皇后安排的密室里,这里外朝阳光,别有一番天地。

    只见老皇帝身穿一件苍蓝云锦裰衣,腰间绑着一根墨色卷云纹银带,一头墨黑色的长发,眼眸明亮,气色不知道比从前好了多少,见到越泠然的时候,倒是一脸的和善,虽然平易近人许多,却依然掩饰不出从前的威严。

    越泠然还是同从前一样福身行礼,恭谨的开口道:“臣女拜见皇上。”

    老皇帝急忙道:“快快请起,如今朕可不是什么皇上了,只当朕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罢了。”

    虽然不肯承认自己是皇上,可是话里话外依然自称自己为“朕”,若是真的摒弃了一切的杂念,就应该放弃这从前的架子。不知道是不是他还没有死心,亦或者,改不掉从前的习惯。

    各中缘由,越泠然已经不想思量太多。

    “不知道皇上召见臣女,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越泠然依然没有改口,而老皇帝,已然不再纠正她的称呼。

    他淡笑着打量了越泠然一眼,随后笑道:“不愧是朕看着长大的孩子,从前是朕没有发觉。”

    此话一出,越泠然心里一惊。越泠然本尊可没有在皇宫里长大,除了不必要的宴会之外,她向来都在越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说到这里,越泠然盈盈一笑,急忙否认道:“回皇上的话,臣女自幼在越府长大。”

    老皇帝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也不辩驳,反而转移话题道:“朕听说,越大人,早朕一步,早早的就走了,而且,还是被人刺杀。”

    越泠然嗤笑了一声,道:“既然皇上深居简出,还能得到外面的消息,想必,也应该知道,那正是臣女的手笔。”

    老皇帝似乎并不意外,反而是道:“经历上一次的事情,朕自然已经知道了你的手段,果然不容小觑,你若是友,自然是朕的得力助手,你若是敌···”

    “我若是敌,皇上该拿臣女如何?”越泠然笑着反问,眼神中没有一丝的躲闪。

    老皇帝摆了摆手,面色红润的笑了。显然这些日子,经历太后的照顾,他的身子早已经恢复了,而且,看起来似乎比从前更加的健康。

    “你不会是朕的敌人,朕会尽全力弥补你,不让你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听到这话,越泠然笑着反问:“皇上似乎并没有什么对不住臣女的地方,何来弥补一说呢?”

    “那朕说错了,果然老了,就是糊涂了,等着朕有一日出去之后,自然会还轩辕家的清白。”

    皇上此话一出,轩辕茑萝先是不可思议的望了他一眼,随后,又笑着点了点头,反问道:“皇上为何如此笃定,我与轩辕家的关系?皇上这样说,不过是为了试探臣女罢了。”

    老皇帝笑了笑,坦然的开口道:“朕说过,你从小啊,轩辕夫人去世的早,轩辕将军在外打仗,从来都是将你放在朕的身边照料的,朕虽然从前并未注意,如今却是越发的坚信,你就是轩辕茑萝。”

    轩辕茑萝有一瞬间的错愕,转眼便恢复如常,她摊了摊手,道:“怕是要让皇上失望了,轩辕茑萝已经死了,臣女就是越泠然,之所以对越鸿卓下手,不过是因为他害死了我的母亲,还一次次把我当做棋子,玩弄于股掌之间。”

    老皇帝笑了笑,摇了摇头,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朕知道,你是在狡辩,虽然你像极了轩辕茑萝,但是顶着一副空的皮囊,你量朕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朕是死过一次的人,若没有十足的把握,自然不肯说出这话。朕弥留之际,亲眼看到了你的灵魂,朕今日·找你过来,自然不是为了威胁你,而是为了,和你们轩辕家做一个交易。轩辕家,一代忠良,因为朕的糊涂,让轩辕家满门,遭受了灭顶之灾,如今,你若是能让朕重回大殿,朕答应你,发布罪己诏,洗清轩辕家的冤屈,至于当初害了轩辕家的人,包括越家,一个都不会给你留着,你意如何?”

    轩辕茑萝只觉得脸上僵硬无比,这个老谋深算的老家伙,这是打算利用自己。

    当年轩辕家的灭门,难道和他的猜忌,和他对轩辕家坐大的畏惧,根本分不开。

    他们之间的账还没有算清楚,他就开始谋划着利用她了吗?

    “皇上,您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帮你?”(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侧妃谋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妍色y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妍色ys并收藏侧妃谋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