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生死命途 > 第六十三章:曲终人散

第六十三章:曲终人散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终是回到了戏楼,和他就此分别。

    向夕继续唱着她的戏,只是换了曲目不再是那个浣纱记,一曲桃花扇,葬了一生的梦。

    “香梦回才褪红鸳被,重点檀唇胭脂腻匆匆挽个抛家髻,这春愁怎替那新词且记。”

    若说这戏,她唱起桃花扇台下的呼声是要高于曾经的浣纱记的,只是台下再也没有了那个不去鼓掌不去喝彩更不去评论的那个人。

    也许只见过这么两次,只是有的人哪怕一次便足矣了。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得了别人赞赏的心灵寄托罢了,只是却总是觉得与众不同。

    正如他赞叹的向夕波摇明月动,更以神女弄珠游。只怕只是一声轻微的赞叹也足矣表达初见的惊鸿。

    台下,她一件件拆卸着头上的佩饰,看着镜中粉黛秀颜,轻声叹息。

    时光一闪而过,半年了,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这日,她依旧唱着这半年来唱遍了的桃花扇,“楼台花颤帘栊风抖倚着雄姿英秀春情无限金钗肯与梳头闲花添艳野草生香消得夫人做今宵灯影纱红透见惯司空也应羞破题儿真难就”楼台上彩依蹁跹,音弦递进,鼓乐流转,她水袖丹衣,轻扬漫起,唱着戏词唱着李香君的故事,看着戏里的人,向着戏台上的故事。

    台下叫好声不断,那些看客欣赏着台上风姿绰约的青衣旦角,笑着,议论着,只是台上的戏,他们怎么晓得?

    台下,距着看台最远的那张桌子,茶只怕已经凉了,一个人,孤独的站在那里,看着台上的人,笑得满足。

    光着头,头上还有几个戒疤。不是尘喧又是谁?

    也许他以为她看不见,只是台上唱的正起的她已是泪流满面。看客们看着这个流泪的香君,无一不赞叹这戏子的戏好,只是那泪只怕已经不再是戏了吧!

    人道戏子无情,实来,不过是不敢入戏罢了!她们的一生本就是一场戏,一场只能看着别人欢笑悲伤,一场只能诉说别人悲欢离合的的戏。

    开场时人声涌动,坐满了茶肆,坐满了戏楼,曲终人又散,看得欢喜只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她进入了一场不属于她的戏,在唱着别人的故事之时,自己的故事却不经意间脱离开来,成为了另外的戏。

    只是何况,她心动的那个人,只是一个看戏的。

    不,应该说是一个路过的看客,这个看客还是一个和尚。哪怕他游戏红尘,堪破尘缘,他也是一个和尚,她不该爱上他。戏子爱上了和尚,多么讽刺的一场爱情。只怕再深再浓的情最后也会付之东流吧!

    只是,他怎么还是来了,若是今生从此再也不见,也未尝不会断了念想,只是偏偏,还是见到了,他们真不般配。

    人早已散尽,他也离开了茶肆。

    很久,到了夜晚,她还是追了出去,原来他没有走远。

    “能不能,再为我唱一出浣纱记?”

    “好!”

    “光阴似箭日月梭,人生在世奈如何。不求富贵求安乐,母女浣纱度日活。……”

    月光温柔洒下,映着戏中的她,照着戏外的他。

    街边的老树在月光下留下一片暗色的投影,风吹树叶沙哑,和着她的戏,他听的入迷。

    曲终,人醒。

    “庙里出了点事,方丈要我回去,临行前,我再来听听这首曲子,再看看你。”

    “不回来了吗?”

    “可能吧,也许以后就真的要潜心修佛,再不问世间事了!”

    “那你小心。”

    “红尘炼心,只是这心只怕也早就炼的干净了,向夕,以后别太累。”

    “以后也许你真的能顿悟呢,你这个和尚,和别人不同的!”

    “是啊,不同……”

    ……

    他走了,只怕这一别真的是永远,临别,她赠了他她随身携带的那方绣着幽谷之兰的丝帕,他将他日夜把持的佛珠赠了。从此,红尘陌路。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分明一个出家人,却偏偏对一个戏子动了心。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如果当初没有来着戏楼,可能这辈子就没有这段孽缘了吧!

    两年后,春。

    戏班子一如既往的唱着戏,只是月怜却回来了。一同的还有当初那个男人。

    他拦着她的要,扶着她的手臂,眼底尽是宠溺。

    她的小腹微微隆起,怕是已有了身孕。

    “我说的便是他们,这儿的整个地界,他们戏班子也算是有名,而且他们的戏也确实是不错的!这次奶奶大寿,若是他们能唱的高兴,奶奶无疑也会对你另眼啊!”

    男人宠溺的笑着,用手肚刮着她的琼鼻,“好,都挺你的!”

    向夕看到了这个从小到大的玩伴,她想过去打打招呼,只是,现在还合适吗?

    向夕也就站在他们的不远处,向夕看的到他们,他听到他们的电话,月怜又怎么可能会不认得自己?

    如此,只怕是不愿意过来絮絮旧。

    他们听了一出戏便离开了,没有打招呼,只派了手下跟老班主商量着老太太祝寿的事。

    平常虽然也有这种为别人祝寿,但是这次可是军阀老大的母亲过寿,如此贵人哪怕仅仅说一个赏字,以后就可能不需要再如此忙碌了。

    老班主开心的让她们联系着这一出又一出的戏,累了也不许休息,谁若是偷懒就要罚的。

    半个月后,老太太的寿辰也到了,老班主协着众人来到了老太太家中,等待着为他们送上戏班子最诚挚的祝福。

    这次老班主亲自上台,他要让老太太喜欢,要让老太太开心。

    很快,一场戏接着一场戏,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老班主看的也是无比开心,看来老太太是喜欢他们的戏的。

    也是,精心准备半个多月,怎么能不喜欢呢?

    这时,正笑得开怀的老太太脸上突然漏出痛苦的神色,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下了们看的也更是害怕,这下,府里直接乱成了一团,手忙脚乱的忙活着老太太的事。

    只是这老太太笑着笑着出了事,只怕也是要迁怒怪罪的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生死命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崖苍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崖苍鹰并收藏生死命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