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天道宠儿 > 第63章 混沌

第63章 混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成千上万的飞禽走兽围住了淮安城,修士们连一个缝隙都找不到,跟不用说逃出城外。

    忽然,灵兽们似乎是接受到了什么指示,齐齐奔向了淮安城。

    淮安城内的修士奋力抵抗。然而经过了与不死人一战,修士损伤严重。在数量庞大的灵兽面前,修士们陷入了苦战,胶着不下。

    鲜血染红了淮安城,城内的青石板上几乎血流成河。厮杀之中,修士们被猛禽一口吞食者不在少数。随处可见残肢断臂。

    原本安宁的淮安城一下子成为了修罗场。

    被修士屠杀的灵兽尸体也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然而涌进淮安城内的灵兽却似乎无穷无尽,修士的人数逐渐减少,然而灵兽却依然在增加。

    无穷无尽的灵兽就像是乌云笼罩在城内每一个修士人的心头。

    曲亦双与沈君昊并肩而战,两人的衣袍染满了鲜血,然而此刻已经无人区在意这些了。他们紧紧握住手中的法宝,警惕地盯着四周,防备着随时会冲出来的灵兽。

    就在灵兽准备准备在突击一次时,一声嘹亮的呼啸声从远方传来。

    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不绝于耳,而成千上万的灵兽忽然战战栗栗,若不是脸上皆有厚重皮毛覆盖着,此刻恐怕就可以看见它们脸上惊恐的表情了。

    远处,一只白虎踏云而来,啸而生风,如铜铃般的眼睛环视了一周灵兽,就像是国王在审视自己的臣民。

    白虎身长有一米有余,立于淮安城上空,对城外颤颤的兽潮似乎不屑一顾。只见他低头望向城内,似乎在寻找什么,鼻子抽动几下后,略微失望地收回了目光。

    随后,白虎似乎转身欲离开,瞥到兽潮时,忽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喉咙里发出了低吼声。

    血脉上的压制让城外的灵兽不由自主地后退,虽然妖神的血脉也足以趋势这群尚未开启灵识的灵兽,但是在神兽白虎面前却不值一提。

    在白虎似乎不耐烦的吼叫声中,兽潮如流水般,飞速地退回了万丈林,瞬间就消失了踪迹。

    看着兽潮退回时有序快速的速度,白虎满意地眨巴眼睛,然而想起这城内并没有自己要找的人,又失望地离去。

    白虎来去如风,若不是城内堆积如山的尸体,众人还以为只是自己在做梦。望着白虎消失的方向,众人神色怔怔,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厮杀之中回过神来。

    不过城内修士此时心情如何,白虎却是不太高兴。

    它离开这么久,终于成功接受了神兽白虎的传承,没想到自己一出关,却闻不到安柏和齐光的气息了。

    要不是看在以前他跟安柏曾经在淮安城内生活过的面子上,他怎么可能帮助他们赶走那群灵兽。

    淮安城内一片混乱与哭声,然而在深渊之下,安柏与齐光却是另外一种气氛。

    “你说上次淮安城内有妖域的内奸?”安柏瞪圆了眼睛望向齐光,因为无聊,两人闲聊起淮安城那夜的事情,安柏才知道原来另有隐情。

    齐光点点头,看着安柏圆滚滚的眼睛,实在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松开手后见安柏的脸蛋变得红彤彤的,又忍不住俯身,安抚似的吻了一吻。

    “那你就那么相信曲亦双能找到那个人?”安柏努力保持自己脸上严肃的表情不变,瞪着齐光一动不动。

    “她是个聪明人。”齐光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语气里还是透露出自己对曲亦双的欣赏。

    跟齐光生活了那么久的安柏哪能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欣赏,安柏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抓住了齐光的衣领,阴测测地问道:“你很喜欢她?”

    若是之前,安柏这个小别扭最多也只会暗地里不舒服一下,不会怎么直白地问出来,然而现在两人的关系有了大转变,安柏脱口而出的酸溜溜的话就不是无理取闹,而是两人之间的一点小情趣了。

    闻言,齐光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古怪,他对曲亦双有那么一丝另眼相看的感觉,一是因为曲亦双是个聪明且有情义的人,而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的一句话拨开了他心头的云雾。从这一方面来说,曲亦双可以算得上是他的一言之师。

    “很喜欢吗?”安柏一见齐光的表情,脸上的神色更加阴测测。

    “没有。”齐光笑着摇摇头,揉了揉安柏的脑袋,“我喜欢的只有你,嗯?”

    “哼。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哄。”安柏收回抓着齐光的手,“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个了。那你知道内鬼是谁吗?”

    齐光:“还记得那晚那个留着小胡须的男人吗?”

    “你是说小胡须男就是内鬼?”安柏歪着脑袋回想那个小胡须男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却丝毫没有想起来。

    “我也不知道呀,只是猜测而已。”齐光摊手,“良吉那晚并没有说出妖域外的不死人跟妖修数量,可是小胡须男却一言断定妖域的兵力足以灭掉两个淮安城,这不是很奇怪吗?”

    安柏恍然大悟,“所以他一定是提前得到消息。”

    齐光:“难说。不过事情究竟如何,还要等沈君昊查明真相之后才能下定论。”这一次,齐光非常识相没有再提到曲亦双的名字。

    “也不知道淮安城现在怎么样了?”安柏托着下巴喃喃道。他倒不是担心城内那群人云亦云的胆小鬼,只是那百花糕味道确实好,除了淮安城他还没有在其他地方尝到过。

    “流沙带走了一半的不死人,城内又有沈君昊等点苍派弟子,应该不会有大问题。”齐光思索片刻,回道。

    然而齐光肯定没有想到,虽然妖域的不死人并没有让淮安城内的修士有太大的损失,然而紧接而至的兽潮却差点让淮安城成为人间炼狱。

    “哼,死了也活该。”安柏可还记得他们逼迫齐光时那副嘴脸,实在是恶心至极。

    “好了,不像那些了好吗?”见安柏为自己抱不平的样子,齐光内心一阵柔软。

    “你看这是什么?”齐光双手在空中一抓,一朵晶莹剔透的冰花出现在他手中,模样正是之前安柏簪在他发边的花。

    安柏被齐光变魔术般的这一手震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看着齐光手中的花,一是因为那花在星光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芒,美不胜收;二是因为他实在没想到齐光居然还有这么烂漫的细胞。

    “花呗。”安柏努力保持一本正经的样子,矜持地开口道。然而手中接过冰花的动作却一点都不矜持。

    齐光拍了拍安柏的脑袋,没再开口,只是抬头凝视着头顶的七星。

    安柏把玩着手里的冰花,也学着齐光的样子抬头往上望,“你在看什么?夜观星象,推算我们什么可以出去吗?”

    “你看七星的柄勺。”齐光伸出手指描绘着夜空,“等到它的柄勺指向我们的时候,就是结界最薄弱的时候。”

    “所以我们要趁那个时候出去吗?”安柏仔细地观察着柄勺,比起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柄勺的方向已经有了一点点偏移,正是朝着他们的方向移动。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指向他们了。

    齐光点点头,忽然瞥见安柏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眼神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齐光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烧,“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厉害?”安柏正经地说道,原来从一开始齐光就知道应该怎么出去,怪不得这么淡定。“什么都知道。”

    齐光的脸烧得更厉害了,对上安柏的眼睛只觉得口干舌燥,心中好像又一团火在烧,他俯身在安柏的耳边呢喃道:“其实出不去也很好,这样就永远只有我们两人了。”

    安柏一脸惊恐,语气却是难以掩饰的激动,“哇,小黑屋play啊。”

    “你在想什么。”齐光敲了一下安柏的额头,一看安柏的眼神就知道他又想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是你提的头好不好。”安柏不满地嘟囔着。

    齐光俯身亲了亲自己敲了安柏额头的地方,心甘情愿地背锅,“我的错。”

    温馨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淌着,两人躺在地上,看星星数星星。

    然而他们还没等到七星的柄勺指向他们,泥土之下却异变突生。

    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慢慢苏醒,在地底之下伸了懒腰。

    平静的土地开始震动,无数的泥土跟石块纷纷掉落。

    齐光用真元撑起一层防护罩,将安柏与自己笼罩在里面,神情严肃地环视四周。

    “齐光,你快看天上。”安柏指着七星大声喊道。

    齐光闻言望去,只见天上原本正常速度移动七星忽然加快了速度转移,却保持着自北向南移动的方向不变。

    一声巨响,四周的土地开始崩裂。安柏与齐光脚下的土地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忽然开始晃动。

    上方的结界已经松动,齐光揽着安柏连忙向上飞去。

    就在齐光与安柏离开地面的那一刻,地面忽然出现了巨大的裂缝,四分五裂之后,仿佛有巨兽自地底下爬起来。

    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在齐光与安柏两人刚刚躺着的地底深处,一只巨兽忽然出现。

    巨兽浑身泥土,长相犹如一只巨大的恶犬,身上覆盖着长而浓密的毛发,四只壮硕粗壮。似乎是为了发泄被压在地底的气愤,那巨兽张开了巨大的嘴巴,仰天长啸。

    浑厚的声音激起了阵阵气流,掀翻了周围的泥土,齐光与安柏也险些站立不稳。

    “这……”望着眼前长相不太对得起观众的凶兽,安柏目瞪口呆,愣愣地望向了齐光。

    “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罴而无爪,有目而不见。”齐光脸色沉重喃喃道,“这是四凶之一的混沌。”

    若是没有那句预言,即使混沌为上古四大凶兽之一,齐光也不见得会如此脸色大变。

    “这就是混沌?”安柏不可置信地喃喃道,“那预言里的混沌重现,指的是它吗?”

    “难说。”齐光目光担忧,若真的混沌便是预言里的混沌,那么下一句的众生之劫是不是也距离不远了?

    趁着混沌刚刚苏醒还未恢复过来之际,齐光揽着安柏正试图离开这地方,却没想到齐光还未有所动作,混沌却忽然朝着他们的方向转过来。

    混沌生而不见,却能感受到身边的种种。传说混沌身为四凶之一,抵触有德行之人,听从残暴凶恶之人。

    而安柏与齐光显然就在混沌抵触的行列之内。感受到清新善良之气,混沌变得狂躁不安,发出这阵阵哼哧的声音,仿佛身体在冒着火气。

    齐光见状不好,揽着安柏连忙往天外飞去。

    然而混沌速度更快,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安柏与齐光扑去。

    齐光与安柏连连后退,却没有看见混沌在扑向安柏时那微微的一顿,似乎有所顾忌。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虎啸声。

    飒飒的大风从四面八方刮起,卷起阵阵尘土。

    一只身长一米多的白虎踏风而来,望着张开血盆大口还没来得及合上的混沌怒吼。

    琥珀色的虎瞳圆睁,锋利的虎牙朝着混沌张舞着。

    混沌在安柏与齐光面前急刹车,生生转了个方向,冲着白虎扑去。

    神兽白虎与凶兽混沌在云层之上相争,卷起阵阵狂风。

    齐光撑着一层真元层,将狂风与飞沙走石阻隔在外,两人神色在在地观赏着上古神兽与凶兽之间的斗争。

    “那是滚滚吗?”安柏的视线跟随着云层之上英姿飒爽的白虎移动,不可置信地问道。他记得白虎离开他们闭关的时候,不过成年猫咪的大小,他还能抱在怀中揉揉搓搓。不过一个月没见,白虎居然长了大虎了。

    “是的。”齐光也一点都没有感到惊讶,“滚滚接受了白虎的传承,所以长大了。”

    安柏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心中甚至有了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感。

    “滚滚不会有事吧?”虽然神兽白虎听起来很威风,但是滚滚在安柏心中还是那只只知道撒娇卖萌的小老虎,对上素有凶名的混沌,安柏不免担忧。

    “没事。虽然滚滚刚刚接受了传承,力量还不稳定,但是混沌也刚刚苏醒,混沌占不了便宜的。”齐光分析道。

    “那就好。”安柏松了一口气,他当然希望紫自家的小孩子打架能赢了。随即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刚刚即使没有滚滚,混沌也不会冲上来。”

    虽然混沌的脸被长毛覆盖,但是安柏还是能从那张脸上看出一种类似惊恐的表情。

    闻言齐光静默,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之前化身十方秘境的狍鸮,无上天书曾言,秘境内有狍鸮忌惮之人,所以他们才得以逃生。但是狍鸮身为四凶之一,素来无物不食,所过之地,皆成荒芜。能令狍鸮忌惮的存在,到底是什么?

    “齐光?”见齐光良久不言,安柏疑惑地转而望向他。

    齐光顿了顿,将自己所思的东西尽数告诉安柏,而他没有所出口的是,他猜测,能令狍鸮忌惮,令混沌止步的存在,说不定就是他身边的安柏。

    听完齐光的话后,安柏想的却跟齐光相反。他可是时刻记着,齐光是表妹笔下的男主,男主一般都是气运之子,是整个世界气运所在,所不定那些上古神兽上古凶兽正是感受到了齐光的威武霸气,才会心生忌惮的。

    还好两人都没有将自己所想的说不来,要不神兽与凶兽斗殴的现场,就会变成了两人互吹互捧的现场了。不管事实如何,只能说在齐光与安柏心目中,对方都是最特殊的存在。

    两人思量许久,却依旧对事情的所以然无法下定论。此时,云层之上,一声不甘的吼叫声响彻天地,而后只见混沌身形化作一道流云,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白虎作状在身后吼叫几声,似乎是在警告示威。等到遥远的天际再也见不到混沌的身影,白虎才怕不急待地转身,朝着安柏飞去。

    身形高大却不自觉的白虎像以前那样朝着安柏横冲直撞,似乎想将自己塞进安柏的怀里。然而它却失落地发现,安柏被齐光揽着闪身,躲过了它的投怀送抱。

    白虎滚滚不甘地吼叫一声,似乎在控诉着安柏的不近人情。

    安柏站定身子后,一巴掌毫不留情地糊在了滚滚的虎头上,“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体型了,这一撞,我的老腰还要不要了?”

    被打了一巴掌的白虎却不恼,反倒是从这一巴掌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即使是接受了传承却依旧斩不断它对安柏的亲昵之情。滚滚趁机在安柏的手心了蹭了蹭,不看身形的话,简直乖得像只家猫。

    安柏被滚滚毛茸茸的脑袋蹭得手痒,忍不住双手揉搓着滚滚的虎头。毛茸茸的触感让安柏不由自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齐光笑着看了一眼腻在一起的一人一虎,而后转过头仔细地观察着四周。因为混沌苏醒而四分五裂的地面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而因为两兽争斗而风起云涌的天空也变回了万里无云的模样。就像是雨后新阳,带着清新,新生的味道。

    原本安柏与齐光被困于深渊之渊,那里终年只见星星,不见太阳。而伴随着混沌苏醒,他们冲破结界飞出外面,却是阳光灿烂的白天。不过一线之隔,却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什么。

    “什么,你说淮安城被万兽包围?”跟滚滚交流着分来这段时间的经历的安柏忽然惊呼出声。

    “看来是妖神。”齐光心神一动便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看吧。”安柏担忧地说道。

    “嗯,我们这就离开。”齐光毫无异议地赞同。

    滚滚一听,用身体蹭着安柏,让他差点站不稳。而后只见滚滚弯下毛茸茸的前爪,示意安柏坐到它身上去。

    安柏思量片刻,便跨腿坐了上去。因为他可以感受到滚滚的心情,最重要的是,有一只白虎当坐骑,那是一件多么拉风的事情。

    两人一虎踏风而行,不一会儿便离开了深渊,回到妖域。

    明明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对于妖域内的连翊跟千暮平等人却算得上是度日如年。

    黑腾死后,连翊还没来得及整顿妖域,便遭受到了妖神的攻击。

    刚刚苏醒的妖神吞噬了许多低阶的妖修跟修士用以恢复自己的修为,为了妖域内的修士,也为了防止妖神恢复修为后肆意妄为,连翊可以说是苦不堪言。高阶妖修对低阶妖修有压制的作用,连翊手下的妖修在妖神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而千暮平与释然等来自人间的修士也心有担忧。若是妖域以连翊为王,至少暂时还可以保证妖域与人间的和平共处,这也是齐光费尽心思帮助连翊夺回妖王之位的原因之一。然而若是换成了残暴而又肆意的妖神,只怕比起黑腾更加难以控制。

    只是妖神神出鬼没,在自己修为未恢复巅峰时期之前,他是不会直面千暮平等人;然而若是等妖神恢复了,千暮平等人却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了。

    而万兽围城之时,妖神更是趁着视线混乱之际,潜入了淮安城内,吞噬了不少的人间修士,若不是白虎突然出现,妖神不想与神兽白虎对上,只怕淮安城此时就成了一座空城了。

    然而白虎来去如风,丝毫没有逗留。吞噬了修士的妖神实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便觉得妖域内那群小辈不足为惧。

    而此时,妖域内连翊与千暮平如临大敌,面对的正是已有巅峰时期七八成修为的妖神。

    妖神一身黑袍,披风的帽子已经被摘下。许是常年被关于深渊不见天日,妖神的皮肤苍白,一双如寒潭般的眼睛是不是闪过诡异的绿光,嘴唇薄薄而且鲜红如血,浑身是一种阴暗暴虐的气息,让人心生不喜。

    而他凌空而站,居高临下,似乎在俯视着地上的蝼蚁,而出招更像是在戏耍眼前这群人,丝毫没有将人当作自己的对手。

    被当作玩具的连翊努力平复自己内心的气愤,将自己的真元提高到了极致。

    而玩耍了几天的妖神似乎失去了兴致,双手张开,以他为中心的四周狂风发作,阵阵黑暗的雾气弥漫着,飞沙走石,似乎能将一起卷进自己的领域之内。

    “结束吧。”妖神沙哑如破鼓的声音想起,眼神望向远方,“还要去找其他人算账。”

    当年算计过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就在妖神手中一团黑色的火焰慢慢扩大,朝着连翊扑去之时,一声清脆的凤鸣从东方传来。

    一条如散发着星光般的光芒的长绫飞出,卷走了妖神与连翊中间的一团火焰。

    一道青色的身影从东方出现,清脆的凤鸣在昭示着来着的身份。

    青色为鸾,来者乘青鸾而至,在半空之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天道宠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半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公子并收藏[穿书]天道宠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