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天道宠儿 > 第65章 沙漠

第65章 沙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黑里的沙漠寒冷刺骨,夜幕之下看似弱小的动物正快速爬行,似乎想要在风暴来临之前寻找一个洞穴充当港湾。

    帐篷内,安柏好奇地抓住了一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蝎子大约有两根手指长,坚硬的尾巴在空中翘着。

    “其实,烤蝎子的味道也不错,可以当酒楼的一道特色菜了。”安柏捏着蝎子慢悠悠地说道,开一家酒楼的想法窜进脑袋之后,他便开始琢磨酒楼的菜色了,甚至把以前的一些吃过的美味一一回忆了一遍。

    “嗯?你打算将我们的酒楼开成什么特色?”齐光打量着安柏手中的蝎子,开始思考这道特色菜的可行性了。

    “你说我们春夏秋冬在东南西北个开张一个月,其余时间把酒楼一关,享受享受生活什么,你觉得怎么样?”安柏一想到以后的日子就眼睛发亮,开一家个性的酒楼是他毕生的梦想,什么时候开张,在哪里开张全由他说了算。

    “这样还不会耽误你修炼。”安柏贴心地加了一句。

    “好。”齐光纵容地点点头,还认真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到时候我们请独一无二的厨师,做独一无二的菜,这样子就不会被人遗忘了。”

    安柏的脑袋像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幻想着日后幸福的生活就差留下口水了。

    可怜的小蝎子一直被捏在手中,瑟瑟发抖,从差点被烤到被完全无视。

    凛冽的寒风在沙漠之上狂刮,似乎要把地上的帐篷与人全部吹起。

    漫天的黄沙忽然像海浪般翻滚,层层相叠,卷起来竟有十几米高。

    安柏与齐光听到动静从帐篷里飞出,便见外面黄沙漫天,几乎席卷了整个天地。

    然而经验丰富的商队似乎对此毫无所觉,甚至连守夜的人也一脸平静。

    “这是怎么了?”安柏瞪大了眼睛,他没从商队身上看出什么不对劲的,问题很有可能就是出现在沙尘暴上。

    “针对我们的。”齐光双手在胸前结印,一个防御的阵法笼罩住商队的帐篷,而后才跟安柏迎着沙尘暴飞去。

    狂暴的沙尘暴就像是一只愤怒的巨兽朝着齐光他们扑来,齐光手中的天魄剑散发着光芒,一道青色的巨龙撞向了十几米高的沙柱。

    沙柱被巨龙撞击得七零八落,然而没一会却又重卷而来。在这一望无垠的沙漠里,最不缺的就是沙子。

    齐光与安柏一边攻击着沙尘暴,一边往外面跑去。

    而海浪般翻滚的沙子却像是有意识般,追着齐光与安柏不放,渐渐远离了在原地休息的商队。

    从风暴一出现时,齐光便有种感觉,这风暴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针对他与安柏而来的。而沙尘暴有意识地跟着他们这一点就更加说明了这一点。

    然而齐光却想不明白,为何他们会一进沙漠就被人盯上?

    沙子无穷无尽,而他们的敌人却隐藏在沙子之后,让他们无从下手,甚至连敌人是什么都不知道。

    安柏集中了心神感受空中灵气的波动,试图慢慢从控制沙子的灵气的来源找到偷袭者的方位。然而对方似乎是天生的沙漠霸主,在这漫天的沙暴里,灵气的波动微乎其微。即使是安柏一时间也难以找到对方的位置。

    齐光身前的天魄剑飞速地旋转着,化身为无数道剑影,在沙柱面前结成了密不可破的剑网,将沙柱笼罩在其中。在强劲的剑气之下,沙柱一下子崩塌,洒落在了沙漠之上。

    而地上的沙子开始躁动,似乎即将形成新的沙柱。此时齐光手中的结印已经完成,五彩的光芒从齐光的手中溢出,在空中交织成一幅神秘的画面,而后印在了躁动不安的沙面之上。

    被封印控制无法动弹,隐藏在暗地里的人似乎变得暴躁,催动着沙子的动作也变得急躁起来。正是这一刻的破绽让安柏锁定了他的位置,一道灵气直击旁边的枯植,一声巨响传来,爆炸在沙漠之中激起了黄沙无数。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枯植正是障眼法的关键,被击中后周围仿佛换了个环境,一只三四米高的巨兽蹿了出来。

    巨兽身长大约有十米左右,浑身覆盖着墨绿近乎黑色的甲片,后肢强劲有力,前肢虽然短小,却十分灵活。后背上一双翅膀,虽然没有展开,但也可以看出翅膀是多么有力。

    看着巨兽短小的前肢,安柏一下子就想到了偷蛋龙的形象,虽然外形不一样,但是以巨兽这前肢去偷蛋的话,估计能有一样的喜感吧。

    “这是沙兽。”据说沙兽是由沙漠孕育,是当之无愧的沙漠霸主。

    沙兽见自己暴露了,嘴巴一张,一团火焰直朝他们扑来,而齐光与安柏周围也被龙卷风般的沙子围住。

    齐光撑起一层真元将自己与安柏围在起来,长剑直击眼前的巨兽。

    沙兽的背后的翅膀忽然张开,一张一合,卷起了强劲的气流。

    两人一首在黄沙飞舞的沙漠中缠斗起来,而空中的沙兽如鱼得水,身形比起在地面还要更加灵活。

    而专心对付沙兽的两人却没有发现,他们面前的沙兽对着他们的时候似乎没有用尽全力,而且边战边退,似乎有意将他们往某个地方引。

    沙兽身上的甲片十分坚硬,即使是齐光的剑气也不能在上面留下多深的痕迹。

    就在沙兽一边狂吼一边催动沙暴攻击齐光的时候,齐光却突然停下了追击沙兽的脚步。

    在沙暴中间撑起一层防护罩,虽然空间不大,但是也够两人站着了。

    “怎么了?”安柏望向突然停下来的齐光,疑惑地问道。

    “我们似乎中计了。”齐光抚着额头,看起来颇有几分苦恼,然而语气却不是那么回事。

    “唔?”安柏却毫无所觉,左瞧瞧右瞧瞧,却看不出齐光所指的是什么。

    不过很快安柏就反应过来了,因为原本一直跟他们争斗不下的沙兽居然一个转身,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即使安柏再傻也反应过来,这是沙兽特意将他们两人引来此地的。

    “你说对方是敌是友?这个地方有什么独特的吗?为什么特意将我们引来此地?”安柏好奇地问道。

    “应该是友非敌。”大费周折将他们引来此地,却不像是要对他们下毒手的样子。

    “那就是这个地方有独特之处了?”然而安柏伸长了脖子也找不到什么独特之处,除了沙子,枯植,以及偶尔爬过的几只小动物,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

    齐光将神识扩散出去,一层一层搜索着黄沙,却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等明天就能知道了。”齐光伸手摸了摸安柏的头发。

    “你能猜得出到底是谁吗?”安柏缩了缩脖子,眯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嗯。”齐光微微沉吟,在安柏期待好奇的眼神下慢慢开口,“能够控制得了沙漠霸主沙兽,自然也是这片沙漠中的霸主。”

    而沙漠荒无人烟之中,隐藏的最强大的门派,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天极门。

    “是他们。”安柏一点就通,心底的其他疑问却又冒出来,“既然他们知道我们来,这么大费周折又是为了什么?”

    “大概还有考验吧。”既然能主动现身为他们提供线索,自然不是不想见的。但是隐世门派又那是那么容易见到的,对于每一个踏入他们领域的人,都要能令他们满意吧。

    安柏吧咂嘴,真是折腾啊。“我们意志坚定,不为外物所动,才不怕什么考验呢。”

    “你怎么知道考验是什么?”齐光见安柏听听胸膛小骄傲的样子,忍俊不禁,魔爪伸向了安柏的脸蛋。

    “既然要考验我们是否有资格见上一面,那么无非就是考验心性一类。”安柏总结前人的经验,隐世大能什么的最喜欢意志坚定,心存善意的人了。

    “真聪明。”齐光赞赏地点了点头,心中却似乎有另外的想法。他总觉得天极门不会多此一举。

    “那今晚我们就先在这安营扎寨?”安柏伸伸懒腰,虽然不用靠睡觉来恢复体力,但是前世养成的良好习惯,让他还是每天按时睡觉,按时起床。

    齐光没有异议地点点头,这个地方跟刚才商队的地方没有什么区别,自然不用再多此一举返回去。

    “啊。”安柏突然一声叫了出来,苦恼地望着齐光。

    “怎么了?”被安柏的一惊一乍下了一跳,齐光关切地问道。

    “刚才忘记把帐篷收起来了,这下我们睡哪啊?”安柏苦恼地挠挠头,这可不比南疆的深渊之渊,直接睡泥土上就行。

    “呐,这是什么?”齐光从储物袋拿出一样东西递到安柏的眼下。

    “咦?你怎么会有这个?”刚刚他明明没有看见齐光收了帐篷的呀。

    “城里买的。”齐光好笑地敲了敲安柏的头,“那个时候你盯着隔壁的肉干目不转睛,自然没有注意到。”

    “哦。”安柏一点都没有感到不好意思,反倒是催促道:“快点将帐篷弄好,我们还能躲进去吃点肉干,犒劳犒劳自己。”

    看着一想到吃就眼睛发亮的安柏,齐光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任劳任怨地支撑起帐篷。

    一钻进狭小的帐篷里,安柏立马朝着齐光伸出手,意思不言而喻。

    齐光好笑地拍了一下安柏的掌心,然后才拿出了肉干放到安柏手上。

    一望无垠的沙漠里,一个矮小的帐篷孤立着,而里面的两个身影相依想靠,寂静的夜幕下仔细听还能听到一丝吃东西般窸窸窣窣的声音。

    沙漠的夜晚寒冷而又漫长,似乎很难熬过去。

    然而这对抱着人形抱枕的安柏而言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虽然地下的沙子不像海绵垫那么柔软,但是睡在上面却别有一番滋味。

    一觉醒来,安柏才发现自己手脚并用,像八爪鱼般紧紧扒住齐光不放。

    安柏眨巴着眼睛,迷迷糊糊还未睡醒的样子,伸长了脖子往齐光脸上吧唧一嘴,差点糊了齐光一脸口水。

    齐光也跟着睁开了眼睛,却见偷袭自己的安柏满意地调了个舒服的姿势,又开始呼呼大睡了。

    好笑地看着这个还没睡醒就耍流氓的小坏蛋,齐光的手轻轻拍着安柏的背,像哄着小孩子睡觉般。

    不知过了多久,安柏才重新睁开了眼睛,伸伸懒腰,眨巴眨巴眼睛。

    对安柏的习惯已经了如指掌的齐光起身,顺手将安柏也捞起来,拆开了安柏头发上的绸带,从储物袋里摸出了一把梳子,慢慢帮安柏梳顺了头发,有重新绑上了绸带。

    而后伸手整理了安柏因为睡觉而歪掉的衣领,抚平了衣服上微不可见的褶皱。

    做完这一切,齐光才伸手掐了掐安柏的鼻尖,“该醒啦。”

    安柏扭扭身子,在齐光脸上吧唧一嘴,“早啊。”

    不一会,收拾完毕的两人就站在沙漠之上,顶着烈阳环视四周。

    “这个地方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安柏敏锐地发现这个地方在白天看似乎有些不一样。

    这个地方的温度比起昨天他们所在的地方似乎高了不少,而昨天他们路过的沙漠,虽然荒无人烟,但是偶尔却还有几株枯植和藏在洞穴里的小动物。然而今天这个地方,除了沙子,他们却找不到其他东西的存在。

    “这个地方不会就只有我们两个活物了吧?”安柏咽了咽口水,他似乎真的没有感受到其他生物的心跳声。

    齐光却觉得安柏的表情不像是在害怕,反倒像是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你在想什么?”

    “这二人世界也太凶残了点吧。”安柏咋舌,如果让前世那些追求二人世界的情侣或夫妻们见识见识这个真正的二人世界,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好了。

    “是凶残了点。”齐光点头赞同道。“这应该是无尽海。”

    无尽海说是海,但事实确实沙漠,被称为沙漠中的沙漠。无尽海并不是一个地名,而是指代了一片无穷无尽的沙漠之海,没有人知道无尽海在哪里,没有人知道无尽海的尽头是什么。只是有传说每当沙漠月圆之夜,无尽海变回悄然出现,而后神秘消失。

    然而传说只是传说,没有人见过无尽海到底长什么样子,又或者见识过无尽海的人都已经死了。

    “真的是无穷无尽?”安柏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听起来更像是幻境,人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乱撞,自然找不到出路。”

    “你说的也有道理。”齐光附和道。“但是唯一能肯定的是,目前没有人知道出去的办法。”

    安柏的脸一下子跨了下来,搭怂着脑袋。

    “不过,既然能进来,就一定能出去。别沮丧,嗯?”齐光扯了扯安柏的脸蛋,笑着说道。

    “嗯。”安柏用力地点头,握着爪子一副加油呐喊的样子。

    “往这个方向走,应该能达到无尽海的中心。”齐光指着一个方向突然说道。

    “嗯?”安柏疑惑地朝着齐光手指的放向望去,然而却没有看出任何不同。原本就不分东南西北的安柏在这沙漠里简直就跟睁眼瞎似的。

    显然对自己有着足够的认识,齐光一指出方向,安柏就毫无异议地点头,甚至仅仅拽住齐光的衣袖,生怕自己迷失在这茫茫无际的沙漠里。

    而齐光指出这个方向也不是心血来潮,识海里的无上天书正散发着温润的蓝光,无尽海的概貌就出现在了齐光的脑海里。事实上,除了齐光指向的无尽海的中心上有一处明显的深颜色之外,无尽海的概貌就是无边无际的沙子。

    据齐光推测,那一处的深颜色就是走出无尽海的关键,只是以往的人还未找到便已经迷失在了无尽海里了。

    然而虽然有了方向,但是无尽海的大也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即使以齐光与安柏御气飞行的速度,走了整整一天,他们里中心那处也不过近了一小步。

    一整天都在赶路,虽然安柏能够调动天地间的灵气覆盖在自己身边,隔绝了烈日,然而不知是不是安柏的心里作用,他只觉得这沙漠中的灵气也带着一丝灼热的气息。

    “在沙漠上赶一天的路还不让洗澡,真是要命。”安柏嘟囔着,只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

    齐光见安柏不停地扭着身子,似乎对自己十分嫌弃,不由得一把揽住了安柏的身子,凑到安柏的颈间深吸了一口气,“还是那么好闻啊。”

    安柏见鬼般地望着齐光,直觉自己被调戏了,然而想起平日里的齐光,又觉得他不像是那种人。一时间安柏纠结的眼光落到了齐光的身上。知道感受到脖子湿热的触感,安柏才如梦初醒般推开了齐光,指着他无言以对。

    齐光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察觉,手指间捏了一个清洁术,施展在安柏身上,带着安抚的意味开口道:“将就一下?”

    清洁术施展在身上有一种春风拂面的舒适感,觉得自己浑身内外都干净了的安柏也就不跟齐光计较刚才的事情了。

    无尽海的晚上一片漆黑,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然而散发的光芒却显得有些诡异。

    安柏在齐光的储物袋里掏来掏去,最后取出一颗散发着光芒的珠子充当照明工具。

    “我觉得进入无尽海的人很有可能是被环境逼疯的。”修真者对水和食物要求没有那么多,沙漠艰苦的环境不足以成为他们的威胁。但是长期处于紧张,又是在这种寂静无人的环境内,修真者容易出现心魔,最终死在心魔之下。

    “大概是因为他们意志不够坚定,不能做到不为外物所动?”齐光捏了捏鼻子,又想起安柏说这句话时骄傲的小表情。

    “那是,不像我们。”安柏皱了皱鼻头,大言不惭。

    于是齐光也跟着厚脸皮地点头承认了。

    休息了一夜之后,齐光与安柏又接着赶路,这次的速度比起之前更快了些。

    而此时,原本闭着眼睛专心推算的老人却倏地睁开了眼睛,眼神闪过一丝意外。

    “怎么突然失去了踪迹?”老人似乎在喃喃自语,而后脸色一变,“难道是进了无尽海?”

    似乎是为了印证老人的这句话,房间内蓝色的光芒闪烁一下,却让老人的脸色更加沉重。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行踪一直被推测着的安柏与齐光已经不知道在这无尽海里赶了多少天的路了。

    然而即使是一望无际毫无对照物的沙漠里,齐光也不曾迷失方向一分,这让安柏一路上都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盯着齐光。

    而他们所到的地方,有一个沙坑。若是从上往下俯视,沙坑的形状便如一只眼睛。而坑内的沙子颜色也比黄沙深了不少,接近了赤褐色。

    “这是什么地方?”安柏指着下面的沙坑问道。

    “传说中的沙漠之眼。”齐光幽幽地说道。“孕育沙漠的源泉。”

    “那是不是我们毁了沙漠之眼,无尽海也会消失?”安柏兴奋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齐光有点为难地看着沙漠之眼,“但是沙漠之眼毁了,无尽海也就没了。”

    而身处无尽海的人,就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了。

    安柏苦恼地挠了挠头,随即下定决心般地说道:“要不我们下去看看?”

    齐光点点头,两人缓缓降落在了沙坑之上。

    近看才发现赤褐色的沙子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在阳光下缓缓的流动着,速度缓慢但却从未停止。

    越靠近沙坑,一种奇异的感觉就越明显,就像是透过了沙漠之眼看到了许多被遗忘的过去。

    安柏像是被蛊惑似的伸出了手摸了摸赤褐色的沙子,入手的触感没有沙漠里沙子惯有的灼热感,反倒是透着一股清凉的感觉。

    而仔细观察着沙漠之眼的两人也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沙漠之眼的沙子流动的速度突然增快许多,就像命运的长河往着他们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天道宠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半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公子并收藏[穿书]天道宠儿最新章节